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一百四章 古源的婚礼(一)

第一百四章 古源的婚礼(一)

作者:恩很宅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

    “我感谢你,让我这么晚了,还没能吃晚饭。”乔汐莞一字一句。

    顾子臣看着她,半响,从电脑椅上面站起来,“下楼吃饭。”

    “嗯。”

    乔汐莞自然的拉着顾子臣的手,两个人手牵着下楼。

    楼下,顾耀其、齐凌枫和古源的父母聊得正欢。

    看着顾子臣和乔汐莞手牵手下楼,顾家的人都有些诧异。

    顾子臣很少会让人这么亲近,何况,还在是大庭广众之下。

    “大哥。”顾子颜大声的叫着顾子臣。

    顾子臣看着她。

    “你过来一下。”顾子颜笑眯眯的说着。

    顾子臣牵着乔汐莞走过去。

    两个人十指紧扣,看上去亲密无比。

    顾子颜故意笑嘻嘻的说着,“大哥,你和大嫂感情可不是一般的好,我发现自从你腿好了之后,就对大嫂更好了。”

    顾子臣牵着乔汐莞自若的坐在沙发上,似乎是难得搭理顾子颜。

    “子颜。”齐慧芬叫着她,说道,“你大哥和大嫂关系好不正常吗?你这孩子。”

    “我也就是羡慕一下而已。”顾子颜嘟嘟嘴。

    “你和古源不也这么好,有什么好羡慕的。”齐慧芬温和的说着。

    “那倒是。”说着,顾子颜就这么亲密的抱着古源的手臂,头自然的枕在他的肩膀处。

    齐慧芬看着顾子颜这般有些大大咧咧的模样,无奈的耸肩,对着古源父母道,“让你们见笑了,子颜在家排行比较小,一直以来都是被宠着长大的,稍微活泼了点。”

    “活泼点才好。”古源的母亲连忙说着,“我们家小源就是一直以来太沉闷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我们家庭环境所致,我们家都这么安安静静的,我就一直盼着一个活泼点的小姑娘到我们家来,让我们家也欢快欢快。子颜的性格正好,和小源也算是佳配。”

    “你能这么说我就放心了。不过倒是,子颜。”齐慧芬对古源母亲很是礼节,对着自己女儿就显得要严厉得多,“子颜,以后嫁给古源之后,要学着成熟和长大,不能动不动就耍小孩子脾气知道吗?”

    “知道了。”顾子颜调皮的伸舌头,虽然有些不耐烦,但还是非常乖巧的点头,又说着,“何况我都是要当妈妈的人了,当然要学着成熟,要不然以后怎么照顾孩子。”

    “说起孩子,你们去医院检查了吗?”齐慧芬连忙问道。

    “检查了,医生说一切正常。”顾子颜回答道。

    “那就好。”齐慧芬行为的点头,又对着古源说着,“古源,子颜年龄比较小,贪玩了些,但怀孕这段时间你一定得看着她,别让她到处蹦跶,我看着都心惊。等孩子生下来了,你们年轻人爱怎么玩都行。”

    “放心吧阿姨,我会看着子颜的。”古源很温柔的说着。

    那般神情,似乎真的有着,为人父亲的担当和幸福。

    乔汐莞坐在旁边,轻轻的靠在顾子臣的身上,就这么看着古源,以及古源的一家人,沉浸在结婚生孩子的幸福里。

    有些时候还是会很遗憾,遗憾自己真的就错过了很多。

    可有些时候又总是在想,不是这么不停地错过,怎么能够遇到对的人。

    只是……

    乔汐莞转头看了一眼顾子臣。

    她会是自己对的人吗?!

    “婚礼是定在下周六吗?”齐慧芬再次确定。

    “时间上会有些赶吗?”古源母亲一直都很尊重顾家人的意思,解释道,“我考虑到子颜的肚子会越来越大,就找了一个师傅看了看时辰,说下周六正好。问了小源和子颜的意思,两个人都说没意见。当然,我们也会尊重亲家你们的意思,婚姻是喜事儿,大家开开心心才好。”

    “耀其,你觉得时间上如何?”齐慧芬问着身边的顾耀其。

    顾耀其今晚上其实是有些心不在焉的。

    今天谈了合同,合同上棘手的事情一大堆,他现在还眉头紧锁,应该还在想如何让银行贷款给顾氏,让自己资金能够顺畅的执行这个项目。

    突然听到自己的名字,顾耀其和气的笑了笑,“你们定了就行。反正早晚,还不都是嫁出去的女儿了。”

    所有人都笑了笑。

    顾家子女其实都有些怕顾耀其。

    所以顾耀其说话,顾子颜也不敢撒娇,只是笑。

    “既然如此,我们就这么定了。至于聘礼。”古源的母亲又说道,“我们也就这么一个儿子,也都还没有娶过儿媳妇,亲家,我们既然都是一家人了,你也就不要客气,聘礼什么的,我们能够满足,就一定满足。”

    “那都不重要,孩子们幸福才好。”齐慧芬连忙说着。

    古源的父母也是笑笑。

    古源父母一直知书达理,做人处事都是周到无比。

    自然,不用提出过分的要求,那边也会知道准备。

    “你这么说,那我也就按照我的意思准备了。”

    “都行都行。”齐慧芬连忙说着。

    古源父母也都是笑了笑,气氛一直很好。

    婚礼,本来就是一个让人喜庆的事情。

    乔汐莞看着他们融洽的一幕,笑着想,当初自己的婚礼是个什么样子。

    嗯。

    对了,当初顾子臣是残疾。

    而当时的乔汐莞,感觉不到一点点幸福。

    有一种,心如死灰的感觉。

    因为那个时候的这个女人,爱着顾子寒。

    “大少奶奶,吃饭了。”佣人突然走过来,小声的在她耳边说道。

    乔汐莞点头,放开顾子臣,到饭厅吃饭。

    离开的时候,沙发上的所有人似乎都还沉浸在接下来的婚礼中。

    乔汐莞看着古源,看着他也是如此。

    就这样,就行了。

    她坐在饭桌上,吃饭。

    吃着吃着。

    顾子臣突然出现在她面前。

    她扒饭看着他,“你干嘛过来了?”

    顾子臣没说话,就坐在她旁边。

    乔汐莞翻白眼,自顾自的吃着。

    吃得有些多。

    “古源结婚了,你在想什么?”顾子臣突然开口。

    乔汐莞在吃肉,嚼着肉的嘴突然顿了一下,“没想什么。”

    顾子臣转头看着她,似乎有些不相信的眼神,但却没有多问。

    乔汐莞低头一直吃着饭,很久,突然说道,“顾子臣,我突然很羡慕有这么一场婚礼。”

    顾子臣眼眸微动。

    “以前一直以为自己能够穿着绝美的婚纱,价值连城的礼服,一步一步挽着父亲的手臂走向自己最爱的那个男人,然后父亲把我的手交给他,对他说,我女儿交给你了。他会说,岳父大人,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她,一辈子。”乔汐莞静静的说着,嘴角拉出一抹讽刺的笑,“想来这辈子,都没机会了。”

    顾子臣没有说话,也没有任何表情。

    乔汐莞很多时候都会觉得顾子臣不太会受别人的事情影响自己,他似乎习惯了对周围的一切,冷漠无比。

    吃过晚饭。

    乔汐莞走向沙发。

    古源他们一家人似乎也和顾家谈得差不多了,起身正准备离开。

    顾家人礼貌的把他们送到门口。

    送走之后,齐慧芬揉着自己有些酸的肩膀,欣慰的说道,“总算是了了一桩心思了。子颜能够找到古源,那真是她上辈子修了福。古源这个孩子本身就不错了,父母也知书达理,以后子颜嫁进这么个家庭,也真算是找到了好的归宿。”

    “婚礼的事情,你就多和古源的父母沟通着,别到时候出了什么纰漏,惹人笑话了。”顾耀其在她耳边说着。

    “行了,这事儿你就放心吧。不过倒是,我一个人也忙不过来,莞莞,这几天你忙不,帮我……”齐慧芬对着乔汐莞,话还没有说完。

    顾耀其突然打断她,口吻有些严厉的说着,“她这段时间都会忙,哪里有什么瞎时间来做你的事情?!你自己找其他人帮忙去。”

    齐慧芬皱了皱眉眉头,想了想,“我让叶媚来帮我,行吗?”

    “叶媚你随便用。”顾耀其丢下一句话,就上楼了。

    乔汐莞心里暗笑。

    要是让叶媚知道,顾耀其对她如此的不看重,不知道会不会气得吐血。

    不过倒是,叶媚分明有提前下班,这么晚了怎么没在家。

    她有些诧异的问着齐慧芬,“妈,叶媚今天不在?”

    “说是回娘家了。”齐慧芬不在乎的说着,“把明月也带回她们娘家去了。”

    “这段时间,叶媚和明月的关系倒是好了很多。”乔洗完没什么特别情绪的说道。

    “是啊。”齐慧枫点头,“以前还以为叶媚会对小孩子反感,没想到她这么喜欢明月,前两天还对我说,说去美国把明理接回来住几天,趁着子颜结婚。想来,她考虑得确实周到。也真是亏了叶媚,子寒不在家,还能够这么的在家里面安分守己,不容易。以后你们都要好好相处知道吗?”

    “知道的,妈。”乔汐莞乖巧的点头。

    叶媚这段时间倒是真的,知道了如何讨得婆婆的欢心了。

    她眼眸一紧。

    越是这般的举动,越觉得这个女人,不安好心。

    “不早了,我也上楼了,你们也早点休息。”齐慧芬对着乔汐莞说道,又转头对着顾子臣,“子臣,你这段时间多养好身体,你腿才好,不要急着到处走动。你爸给我说让我劝劝你回公司上班,我想你就多休息一段时间,公司的事情先别忙。”

    顾子臣不耐烦的点了点头,“嗯,我的事情,我知道怎么处理。”

    齐慧芬似乎也是习惯了顾子臣这样的冷冷漠漠,点了点头就上了楼。

    看着齐慧芬离开,乔汐莞忍不住问着顾子臣,“你爸让你回公司上班?”

    “嗯。”顾子臣点头。

    “你要回公司上班吗?”乔汐莞问。

    “以后再说。”顾子臣没什么特别表情。

    乔汐莞咬着唇。

    她实在不希望顾子臣在她和傅氏谈合同的这段时间回公司上班,那样,她的计划……

    她眼眸一紧,很认真的看着顾子臣,“这段时间都不要去上班行吗?”

    顾子臣眉头一紧。

    “我不想你去上班。”乔汐莞一字一句,很坚决的口吻。

    “为什么?”

    “就是不想要你去上班。”

    顾子臣脸色微变,眼眸一直放在她的脸上,似乎是想要看出点什么不一样般。

    乔汐莞回视着顾子臣,说道,“我不会做什么对不起你们顾家的事情,但是我希望,你现在不要来插手我的事情。”

    现在,她所有一切都已经到了现在的地步。

    她不知道顾子臣会不会信任她,也不知道顾子臣在发现她做了手脚后会不会对她出手!所以,她现在只希望顾子臣什么都不知道,她不想冒险。

    不想自己处心积虑的发展功亏一篑。

    也不想知道……顾子臣对自己的,不信任。

    顾子臣没有给她答案。

    那个晚上,顾子臣看着她,然后只是转身的离开。

    乔汐莞不知道顾子臣要做什么,会做什么?!

    她其实,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

    古源的婚礼就在忙忙碌碌中,越来越近。

    齐慧芬这段时间一直辗转在顾子颜的婚礼上,一天忙个不停。

    叶媚也因为被齐慧芬倾点,而不停的跟着齐慧芬忙进忙出。

    今天的天色,正好。

    古源和顾子颜拍婚纱外景。

    时间太仓促了,这段时间这对新人的形成,形成排得满满的。

    叶媚受齐慧芬的吩咐,跟着顾子颜到了拍摄基地,因为顾子颜现在有身孕,所有得多加保护。

    顾子颜和古源一直不停的在摄影师的镜头下变化着各种姿势。

    叶媚站在旁边,想着自己似乎都还没有拍过婚纱照。

    还好没有排。

    要是和顾子寒排了,她估计肠子都要悔青。

    一套衣服拍完。

    顾子颜心情一直很好的走向叶媚,“二嫂,我们去换下一套衣服吧。”

    “嗯。”叶媚笑着,和顾子颜离开。

    两个人走进换衣间。

    衣服比较繁琐,叶媚一直帮着顾子颜穿戴。

    顾子颜心思比较淡出,拉着叶媚的手说着,“二嫂你怎么对我这么好?!”

    “还不就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呗,你是我老公的妹妹,自然就是我妹妹了,说这么些话,多见外。”叶媚无所谓的说着,看顾子颜的衣服穿戴整齐了,带着她到梳妆台前。

    化妆师会为每一套衣服定妆,所以换完衣服后,顾子颜就规规矩矩的坐在那里,由着化妆师在她脸上不停的化妆。

    叶媚就陪在顾子颜的旁边,“子颜,平时看你不怎么化妆的,这化完妆出来,简直就是仙女下凡。”

    “二嫂你这么说我会害羞的。我怎么能够比得上你和大嫂的美貌。”顾子颜有些不好意思。

    “谁说的,新娘子永远都是最漂亮的。你看看你流露出来的幸福,真是让旁边人都感受到了。”叶媚逗笑着。

    顾子颜害羞的笑着。

    笑容突然顿了顿,“其实我一直觉得我配不上古源的。古源人好,长得又帅,年纪轻轻已经接受他爷爷的古董生意了,在上海都算名人,而且对我又真的是无微不至,包容我所有的缺点和任性,这么完美的男人,我真的有些,患得患失。我甚至有时候在想,古源有点脾气也好,至少让我觉得,我身边的男人是真实的,不是那么,有种身在云层里面的感觉,怎么碰都喷不真切。”

    “有个好男人你还抱怨,你完全是在炫耀吧。”叶媚故意打趣,“难道你想古源像你大哥二哥那样,冷冷冰冰。”

    “那倒不是……但是……”顾子颜欲言又止。

    叶媚看着顾子颜,嘴角不着痕迹的拉出一抹邪恶的笑容,脸上瞬间换上一脸关心道,“子颜,你有什么不能对二嫂说的,我们都是一家人,你还这么吞吞吐吐的,小心我生气了。”

    “不是的,二嫂。”顾子颜连忙说着,“你听说过霍小溪吗?”

    “霍小溪?”叶媚蹙眉,“不是所谓的商业奇女子吗?不过这个女人都死了半年多了。你问起她做什么?!”

    “霍小溪是古源的初恋。”顾子颜说。

    “然后呢?”叶媚看着她。

    “我其实……”顾子颜似乎是真的在犹豫,犹豫着要不要把心里话说出来。

    叶媚看着她的模样,也没有催促。

    顾子颜其实不是那种特别对人没有防备的人,但好在,顾子颜从未出生过社会,在顾家大家又都是明理上和和气气,私底下的事情对小姑娘而言,哪里知道!所以顾子颜对她,还不会特别的防备。

    “我就给你说了吧,二嫂,其实我憋心里面很久了,却又一直不知道对谁说。”顾子颜下了很大的决心般。

    叶媚嘴角一笑,“我洗耳恭听。”

    “古源的父母都挺好的,对我也很喜欢,可能觉得古源都28岁了,也该成家立业,何况我们顾家和他们也算是门当户对,古源也不会委屈了。但是古源的爷爷硬是不喜欢我,不管我怎么讨好他老人家,他对我都是爱理不理的,而古源又对特别的敬重他爷爷,经常又把我带到他爷爷家,我总是觉得我自己很尴尬。”

    “这没什么,萝卜青菜各有所爱,你现在不能讨得他老人家欢心,以后就会了。不要急于一时。而且古源既然愿意把你经常带给他最尊敬的人,自然也是承认了你的身份,你应该高兴的。”叶媚安慰着。

    “我也知道,所以我也没什么抱怨。有一天我跟着古源去了他爷爷家,我就无意听到他爷爷拉着古源语重心长的说着,他说小源,这么多年了,你真的放下了小溪了吗?!然后古源一直沉默。最后我听到他爷爷有些无奈的声音,他说,小源,别委屈了自己。”顾子颜说道这里,有些难受的模样看着叶媚,“我虽然觉得我自己真的配不上古源,但听着他爷爷这么说,我真的很难受,我真的让古源委屈了吗?”

    “……”叶媚似乎也一时之间没有找到什么好的话去安慰顾子颜,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你们都要结婚了,还想这些做什么?古源这么大的人了,有喜欢的人也正常,而且霍小溪也都死了。你来不成还跟一个死人过不去。”

    “我不是和死人过不去。二嫂你怎么就不明白呢?我就是觉得古源不是那么一心一意的对我,我总是在想,古源能够这么接受我,是不是就是因为,除了霍小溪,他谁都可以将就。”顾子颜有些生气的说着。

    “不要这么想。”叶媚充当好人的一直劝慰着,“我看古源对乔汐莞也挺上心的……”

    似乎是脱口而出的话。

    叶媚有些惊讶的看着顾子颜,似乎是为自己说了这样的话而极度后悔般的,连忙解释说道,“子颜,你别想多了,我乱说的。看看看,你都结婚了,我还说些什么话。”

    “二嫂你不用掩饰了,其实我知道的。”顾子颜说,“古源对乔汐莞真的不一样。”

    叶媚看上去脸上都是自责,嘴里却拉出了一抹残忍的弧度。

    “上次你不是对我说古源和乔汐莞关系不一般吗?我也不是刻意,但就是注意到了,古源似乎是处处都在维护乔汐莞。古源的爷爷似乎也挺喜欢乔汐莞的,提起乔汐莞去他那里抢古董的事儿,口上说着乔汐莞的坏话,但明显的,古源和古源的爷爷都是笑着的,似乎只要一谈起乔汐莞就是愉快的,而自己怎么都插不进嘴,每次那个时候,我都觉得自己像是透明的一般。还有……古源的母亲说,乔汐莞和霍小溪很像……”顾子颜有些崩溃的说着。

    “这样。”叶媚看上去有些为难,就像是突然找不到安慰的话语一般,只能默默的陪着难受。

    而这份默默,显然就是认同了顾子颜的观点。

    认同,就表示,这是事实了。

    顾子颜突然抓着叶媚的手,“二嫂,这事儿你不能说出去,我就是随便给你抱怨抱怨而已。我怕古源知道了,反而会看不起我,我其实不是这么小气的人,我以前没这么容易吃醋的,但是遇到古源,我都觉得我自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就怕自己做得不好,惹得古源生气了。”

    “我们俩什么关系,我给谁说去,放心吧。”叶媚很肯定的说着,“我还不把你当亲妹妹的看待,也见不得你受了委屈。古源确实是个好男人,你可得好好珍惜。”

    “嗯,我知道。”顾子颜连忙点头。

    “乖了,好好化妆,等会儿让自己拍得美美的,迷惑古源……”

    “二嫂。”顾子颜有些害羞的笑了笑,“我其实和古源也就一次……而已。”

    “一次,就怀上了?!”叶媚有些夸张的打趣,“古源,这么厉害。”

    “讨厌。”顾子颜不好意思极了,“那晚上也是水到渠成,我和古源都喝了点酒,两个人迷迷糊糊,就做了……”

    “迷迷糊糊还这么厉害。”叶媚继续打趣。

    “二嫂你怎么这么坏?!那你和二哥呢?和二哥这么多次,感觉如何?”

    “我和你二哥的事情你就不要问了,他现在也不在上海。”

    “那倒是。爸太狠了,不管怎样,也不应该就把二哥送到沈阳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去啊。”顾子颜打抱不平。

    “还不都是你大嫂……”叶媚说着,又陡然收了收嘴,“算了算了,有些事情你就不要知道了,乖乖的当你的新娘就行了。”

    “哦。”顾子颜也不多问,“二哥会回来吗?我结婚。”

    “也许会吧。”叶媚说着。

    但愿,永远别回来!

    ……

    乔汐莞坐在顾氏大厦。

    昏天暗地的忙碌了好多天。

    一本几本已经完善的方案就整理得差不多了。

    现在,就差顾耀其的资金了。

    她深呼吸,看着窗外的夜色。

    今晚又加班到现在,9点。

    其实也不算太晚。

    以前还在为环宇打拼的时候,通宵达旦的都有。

    不得不说,有个大的靠山,什么事情做得都不会那么累。

    她伸懒腰,拿起放在办公桌上面的电话,拨打,“贝迪,出院了吗?”

    “嗯。”那边大的声音,清清淡淡。

    “我还没吃晚饭,出来陪我吃饭。”

    “怎么这么晚了还不吃。”

    “工作忙呗。”

    “还是像以前那样,一工作就没心没肺的。”

    “你不也一样,但凡约到潇夜的事情,就单纯得跟一白痴差不多。”

    “……”明显的,对方被打击过度。

    乔汐莞无所谓的笑了笑,“出来吗?”

    “在哪里?”

    “老地方。”

    “好。”

    “对了,古源要结婚了。”乔汐莞说。

    “我知道。收到请帖了,就是下周六。真是好快。”姚贝迪感叹。

    “嗯,是挺快的。”乔汐莞点头,说得云淡风轻,“不说了,见面再聊。”

    “好。”

    乔汐莞挂断电话,看着手机,半响,还是把它放进了包里面。

    古源……

    应该有他自己的世界了。

    她打开办公室的门。

    milk还在加班汇总最后的整理方案,抬头看着乔汐莞离开,恭敬的站起来,“乔总,您要走了吗?”

    “还没弄完?”

    “还有一点点。”

    乔汐莞微点了点头。

    milk看上去不像是个会认真工作的人,却意外的,在她手下做事情,一丝不苟。

    她踏着脚步准备离开时,又停了下来,“顾子俊呢?”

    “他?”milk有些惊讶,随即说道,“准点上下班。”

    乔汐莞脸色沉了一下,直接拿出包里面的手机,拨打。

    “喂。”那边传来嘈杂的声音,似乎是夜店独有的音响效果。

    “你在哪里?”

    “啊,你说什么?”顾子俊似乎听不清楚般的,问道。

    “我说你在什么地方?!”

    “我在……”

    “不管你在什么地方,顾子俊,你马上给我回公司加班!”乔汐莞一字一句。

    “现在这个点加什么班?!”那边不爽的抱怨。

    “你不回来,我马上给你爸打电话,你自己想想后果!”

    “乔汐莞,你丫的别这么狠。”

    “那就试试。”说完,乔汐莞就挂断了电话。

    milk看着乔汐莞的模样,讪讪的说着,“其实没多少事儿……”

    乔汐莞一个眼神杀过来。

    milk立马闭嘴。

    最多十分钟。

    顾子俊气喘吁吁的从外面跑回来,似乎是因为酒精的作用,脸通红,说话也上气不接下气,“乔汐莞,你到底要做什么?!”

    “在公司叫我乔总。”乔汐莞摆出架子。

    顾子俊翻白眼,安分了些,“乔总,您有何吩咐?”

    “milk,把你手上剩下的工作交给顾子俊。”

    “哦。”milk点头。

    顾子俊有些不爽。

    “我先走了。”乔汐莞吩咐完了,就准备离开。

    顾子俊一听乔汐莞要走,嘴角立马就笑了,反正她前脚一走,他后脚就跟上。

    正打着如意算盘。

    乔汐莞突然说着,“公司有监控的,明早milk把顾秘书加班的视频,拿给我,我拿给顾董事长看,付出肯定也要有收获的。顾秘书,放心吧,我在顾董事长面前,多多赞扬你的。”

    顾子俊气得吐血。

    这个乔汐莞,就是故意的吧。

    明知道他今晚玩得正欢……

    乔汐莞无比温和的微微一笑,“我下下班了,辛苦二位了。”

    说着,就扭着柔软的身躯,离开。

    顾子俊就这么直直的看着乔汐莞离开,咬牙切齿。

    milk忍着笑。

    乔总想要弄一个人的时候,真丝什么手段都能够用上。

    心里一笑,对着顾子俊说,“顾秘书,我们开始吧,不要耽搁了时间。”

    顾秘书……

    麻痹,这个称呼让他全身发毛。

    ……

    乔汐莞坐在武大开的小车内,离开顾氏大厦。

    一路到达溪水家人。

    乔汐莞突然说道,“武大,一起吃饭,就我和姚贝迪而已。”

    武大想了想,也实在是因为等乔汐莞肚子饿了,也就点了点头。

    两个人走进包房。

    姚贝迪已经在里面等候了。

    一向都是这么安安静静的模样。

    头上还包着纱布,低着头在玩着手机,看着乔汐莞和武大出现,嘴角笑了笑,“点了你最喜欢吃的饭菜。”

    似乎早就料到会如此,也就连句感谢的话都没有,很自然的坐在饭桌边上。

    服务员很快上菜。

    武大吃饭有些快,整个过程几乎不会说一个字。

    姚贝迪就看着武大吃饭的样子,有些好奇的眼神。

    武大似乎感觉到一道视线,抬头,“你找我有事儿?”

    “没。”姚贝迪连忙低下头。

    武大笑了笑,“你朋友还挺害羞的。”

    “她就这样,要不然怎么可能被潇夜那男人欺负到这个地步。”

    “乔汐莞。”姚贝迪似乎不想要说潇夜的事情,有些不爽的开口。

    乔汐莞耸肩,继续大鱼大肉的吃着。

    “那个,我弟在跟着你学什么吗?”姚贝迪问道。

    因为吃过晚饭,她也不用再吃东西,就这么陪着她们。

    “嗯。”

    “他身上的伤也是你……”

    “是我。”武大承认,很大方的样子。

    姚贝迪点了点头,“哦,这样……你下次能不能轻一点,听我妈说,我弟每天回去都叫疼……”

    “是吗?我还以为你弟没心没肺的,不知道痛。”武大随口说着。

    姚贝迪满脸黑线。

    武大并没有说谎。

    练拳的时候,姚贝坤是被打得差点牙齿掉了都不会哼一声的,她还一直诧异,诧异的以为,姚贝坤是没有痛觉的。

    “对了,你什么时候离婚?”乔汐莞突然问道。

    姚贝迪脸色有些微沉,没有说话。

    “找机会和潇夜离了吧。当然,如果换做我是你,我绝对不会放手让潇夜就这么的和雷蕾双宿双飞了。但是贝迪,你和我们都不一样,你的性格本来就不适合和雷蕾这种女人去斗,她能够想到侮辱你的方式比你能够想到的更多还要多,到头来受伤的还是你自己。”乔汐莞很认真的说着。

    姚贝迪咬着唇。

    她是真的不太适合和别人吵架,也不太适合和别人争抢什么。

    就算和潇夜的婚姻,她也总觉得,一切都不是她的能力抢来的,是阴错阳差的,就成了。

    “哦。”姚贝迪低着头。

    很多时候,就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一般。

    乔汐莞有些无奈的叹气,“放心吧,像雷蕾那种人,她就算是让潇夜离婚了,也幸福不了?”

    “为什么?”姚贝迪诧异的问道。

    雷蕾如愿以偿了,怎么会幸福不了。

    乔汐莞忍了忍,没有将那句,潇夜又不爱雷蕾的话说出来,她怕说出来后,姚贝迪又这么的给了自己希望,而她总觉得,潇夜这种男人,是真的配不上姚贝迪,是真的不能够给姚贝迪想要的幸福。

    “我猜的。”乔汐莞随口说着。

    姚贝迪也没怀疑,只是笑了笑,似乎是不想要再谈这些,转移了话题说道,“古源就这么结婚了,总觉得有些恍然若失的感觉。”

    是啊。

    乔汐莞点头。

    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她嘴角一笑,“别告诉我,你对古源还有想法?”

    “你想哪去了?!我是在为你感叹。”姚贝迪没好气的说着。

    “谁让你感叹了,我现在有顾子臣,我幸福得很。”

    “性福吗?”姚贝迪眨眼睛,有些调皮的一笑。

    “是啊,幸福。”乔汐莞点头,看姚贝迪的表情,瞬间明白她在说什么,“你个色女。”

    “哈哈。”姚贝迪笑着。

    乔汐莞总是在想。

    姚贝迪的笑容这么温馨,这么暖,潇夜失去了,就真的失去了。

    “不过,顾子臣不是残疾吗?他怎么给你性福?”姚贝迪很认真的问道。

    “谁说他残疾了,他能走能跳能蹦跶了。”

    “真的?”姚贝迪不相信的问道,“什么时候的事儿啊?”

    “近期。”乔汐莞直白的说道。

    姚贝迪一脸不可思议,“这么快就能够起来了?”

    “你是在嫉妒我?”

    “你这人,怎么老是往坏的想。”姚贝迪不爽的说道。

    乔汐莞耸肩,无所谓的说着,“什么时候我把顾子臣遛出来,让你看看。”

    “好啊。”姚贝迪点头,“我其实挺好奇的,你还能够这么的去喜欢一个人,这个人打底有多大的魅力!”

    “反正,比潇夜好一百倍。”

    “……”姚贝迪无语。

    乔汐莞理所当然的说着,“是吧,武大。”

    武大一怔。

    她吃得正开心,听着乔汐莞和姚贝迪的对话也觉得挺好笑的,还说把顾子臣拿出来遛遛,遛狗吗?!

    她擦了擦嘴,“我不予任何评价。”

    “一点都没有情趣,以后怎么嫁得出去。”乔汐莞不爽的说着。

    “我没想过嫁人。”武大很肯定。

    “你就准备这么孤独一辈子?”

    孤独一辈子?!

    他们这种人,本来就没有明天可言。

    所以她其实是真的很佩服,顾子臣能够这么的让乔汐莞待在他的身边……

    顾子臣也是在寻找短暂的快乐?!

    还是说。

    顾子臣其实下定了什么决心?!

    她眼眸一转,看着面前的乔汐莞,看着她这么直白这么淡定的样子。

    哪一天她真的发现她身边男人的不一样时,她会不会,选择逃离?!

    嘴角抿出一抹淡笑。

    总觉得越是临近,也是会想一些,虚无缥缈的事情。

    ------题外话------

    小宅无耻的,要票票。

    然后再无耻的,飘过。

    本书由乐文小说网首发,请勿转载!</p>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