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一百零五章 古源的婚礼(二)小猴子受欺

第一百零五章 古源的婚礼(二)小猴子受欺

作者:恩很宅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

    周六。www。しwxs520。com乐文小说

    古源的婚礼如期而至。

    古源是一个温文尔雅的男人,从很小的时候就有着书香门第家养出来温润的大少爷气质,喜欢的东西也和现在的公子哥不一样,几乎从来不逛夜店,第一次去夜店是陪着霍小溪,那年不到16岁,两个人撞着胆子就去了,准确说,古源撞着胆子和天不怕地不怕的霍小溪去了。

    霍小溪会心血来潮的做很多神奇的事情,而这些事情,古源一般都陪着。

    这么多年,霍小溪的路子越走越歪,古源似乎还是在原地。不受任何人的影响,一直在原地过着自己的生活,又似乎是怕自己的生活改变了,该等的人,就再也不会来了!

    这份一成不变的日子,就在今天结束。

    早上9点10分,古源接亲的队伍就浩浩荡荡的出现在了顾家大院。

    顾子颜从早上5点就开始起床准备,此刻正安静的在房间里面等待,幸福的表情不言而喻。听说古源已经到了大门口,正在过三关斩六将的进来,心跳一下子就剧烈了起来,连美艳的表情上,也有了些紧张。

    乔汐莞陪着顾子颜在她的房间,叶媚也在。

    房间里面还有今天的伴娘顾家最小的一个女儿顾子馨,以及今天的小花童是顾明月和顾明理。

    对的,顾明理让人从美国送了回来,叶媚这段时间在齐慧芬的眼中,越来越贤惠。

    顾明路也在顾子颜的房间,因为不是小花童,有些失落的一直躲在乔汐莞的身后,尽管如此,还是乖巧的没有表现出来,只是用无比羡慕的眼神看着穿着白色西装打着红色蝴蝶结的顾明理,还有穿得像个小公主美得恨不得去捏一下的顾明月。

    “他们会不会很为难古源。”顾子颜一直很紧张,咬着唇的唇瓣都僵硬了,忍不住问房间里面的乔汐莞和叶媚。

    叶媚笑得很灿烂,直白的说着,“就算为难古源,也该。咱们家这么乖的妹妹就嫁给他了,他连这点都坚持不下来,以后还怎么照顾你。”

    “可是,我真怕古源被他们给欺负了。古源这么好说话,我那帮同学和朋友,玩起来疯狂得很,而且古源是古教授的儿子,这些人指不定把对古教授的怨恨发泄在了古源身上……”越说,越担忧。顾子颜看着叶媚,“二嫂,你去楼下帮我看看行吗?”

    “行行。”叶媚翻白眼,“你啊,果然就是爸说的那样,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谁,这都还没过门呢,就一心向着古源了。”

    “二嫂你真坏。”顾子颜有些害羞,脸上的红润清晰可见。

    叶媚笑着,对在房间里面玩得很开心的顾明理和顾明月招呼了一下,走了出去。

    顾子颜看着叶媚出去,整个人又是无比端正的紧张到不行。

    乔汐莞忍不住笑着说道,“看你紧张的,古源这么大的人难道还被吃了不成。别怕,每个女人都是这么经历过来的。”

    顾子颜转头看着乔汐莞,今天的乔汐莞其实穿得很简单,一件淡紫色连衣裙,头发也是随意的披在两肩,似乎是故意避免抢了新娘风头一般的,选了比较冷色系的裙子和打扮。尽管如此,却似乎无论怎样都是绝美妖娆的,心里面有些说不出来的滋味,在她越不想要去在意就会越这么不受控制的滋长,她深呼吸,尽量让自己不去在意,尽量让自己心情放松的回笑着,“我们班那帮同学,跟狼似的。还有过暗恋古源的,以前没机会接触古源,搞不好就趁着现在想方设法的折磨古源。”

    乔汐莞笑得很夸张,一直玩笑的口吻说着,“古源这种性格的人,被折磨一下也好。”

    “大嫂是和古源很熟悉吗?听口吻就跟老朋友似的。”顾子颜看上去毫无心机的问道。

    “不太熟。不过到了我们这个岁数看一个人还是看得的准,毕竟也讨古源要过古董,有过几次接触,就自然有了些了解。”

    “大嫂也只比我大了4、5岁,却总觉得,你比我大了一个辈分似的,什么事情都能够游刃有余。”顾子颜说着,灿灿的笑容,掩饰着什么。

    乔汐莞眼眸微动,用幽默的语调化解此刻有些尴尬的气氛,她说,“你不就是说我老成呗。”

    “没有,我是真的很羡慕。”顾子颜解释,“何况,我说你老,我大哥肯定会揍我。”

    “老?你居然还说我老?”乔汐莞故意生气的模样,“看我不收拾你个小新娘子。”

    说着,就挠顾子颜的痒痒。

    顾子颜被乔汐莞弄得哈哈大笑,那一刻也似乎忘记了紧张。

    乔汐莞看着顾子颜的模样,心里一紧。

    她是发现了什么吗?!

    咬着唇,有些若有所思。

    正时。

    房门外响起敲门的声音。

    “新娘子,开门了。”不是古源的声音,应该是伴郎。

    “他们来了。”顾子馨一下子就蹦了起来。

    刚开始还在一边玩着手机,现在就跟打了鸡血似的走在紧闭的门前,乔汐莞也跟着过去,在门口不开门。

    “不开门。”顾子馨大声的说着。

    顾子颜坐在大床上,美丽的婚纱铺开在深红色的大床上,唯美的跟一幅画似的,此刻也因为有些紧张,不自觉得,正襟危坐。

    “不开门,怎么促成佳缘。伴娘同志,你这是影响了人类的进化发展,辜负了当年女娲和夏娃在伊甸园的开花结果。”伴郎用无数幽默的语言说着,引来内外狂笑的声音。

    “可是我就偏不开。”顾子馨故意说着。

    “伴娘同志,时辰快到了,这耽搁了就不好了,你要什么好处你给伴郎哥哥说,咱们都是一个”伴“字辈的,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谁跟你一个辈分的。”顾子馨故意挑刺,“我偏不开。”

    “我说伴娘同志,你怎么就油盐不进呢?!小心我撞门了,要是伤到谁哥哥可不管!”伴郎在外面一直谈判。

    “那你试试啊?”顾子馨忍着笑,严肃的说着。

    外面似乎是象征性的撞了两下,动作很轻的,过了一会儿,伴郎又开口了,“咱们都是文明人,不做这么粗鲁的事情。”

    “哼。”顾子馨高傲的冷哼。

    “伴娘大爷,你到底怎么样才开门?”伴郎在外面都要崩溃了。

    顾子馨调皮一笑,转头对着乔汐莞,“大嫂,你说怎么才开门?”

    “让古源说几句好听的。”乔汐莞说。

    顾子馨连忙点头,大声说道,“伴郎你哪边凉快哪边蹲着去,新郎官,你倒是说几句话。”

    外面安静了一会儿,很快就传来古源的声音,“小姨子,开门,给你红包。”

    “我姐门都没过,谁是你小姨子了。”顾子馨贼兮兮的笑道,“说错了话,先做5个俯卧撑,门口的兄弟姐妹,你们数清楚了。”

    “好嘞。”外面响起一群声音。

    今天来送亲的人不少,大多都是顾子颜的同学朋友,年龄很小,玩起来自然就疯狂无比。

    “一、二、三、四、五!”外面边数边笑。

    “做完了,可以放我进来了吧。”古源商量的口吻说着。

    “不行,这么快就把我姐嫁给你了,那怎么可以。说两句山盟海誓给我姐听听。”顾子馨邪恶的说着。

    外面沉默了很久。

    古源似乎不是一个能够当着很多人说情话的人,现在应该也有些害羞。

    外面的人开始起哄,声音越来越大。

    顾子颜一直有些紧张,看古源一直不说话,也知道古源不太会说这些,忍不住对顾子馨说着,“子馨,你别太为难了古源……”

    “姐你就安静的在床上坐着吧,你再说一句话,我就不开门了。”顾子馨似乎是非常不满顾子颜这么的维护古源。

    顾子颜只得闭上嘴,心跳一直跳个不停。

    “快点,耽搁了时辰,可不是我的错哦。”顾子馨催促。

    门外突然响起古源的声音,所有人一片安静。“子颜,对不起。让你在成为新娘的这一刻,就做了准妈妈。我不太会说话,连结婚的事儿都是你先提出来。现在……以后,我会好好照顾你,一辈子照顾你,做一个好丈夫,做一个好好爸爸。”

    很朴实的一段话。

    乔汐莞却莫名那一刻,眼眶有些红。

    做一个好丈夫,做一个好爸爸。

    她转头,看着顾子颜,看着顾子颜也似乎红透的眼眶。

    其实这样挺好的。

    至少古源真的找到了一个,全心全意爱自己的女人。

    不着痕迹收拾好自己的情绪,小声对顾子馨说道,“时间不早了,让古源进来吧。”

    “听大嫂的。”顾子馨打开房门。

    房门打开。

    古源穿着白色西装英俊挺拔的站在门口,手上捧着一束红色的玫瑰,嘴角带着浅浅笑意。

    他的眼眸自然的看了一眼乔汐莞,很快的将视线放在了大床上红着眼眶的新娘子,大步走进去,半跪着,送上鲜花,“子颜,嫁给我。”

    顾子颜包裹着眼眶中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的往下掉。

    她接过鲜花,重重的点头。

    “嗯。”

    所有人响起剧烈的掌声。

    结婚,真是一件让人觉得感动的事情。

    乔汐莞微笑着,看着这么一幕一幕。

    “怎么样?”身边,突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女性嗓音。

    乔汐莞转头,看着姚贝迪。

    姚贝迪随着古源一起来的。

    乔汐莞看着姚贝迪似乎也眼眶红红的,应该也是在感动,隐忍了这么多年的古源,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归属。

    “挺好。”乔汐莞说。

    姚贝迪微微一笑,不再多说。

    古源抱着顾子颜从楼上一直到接亲的主婚车内,所有人有秩序的跟着婚车一路到了婚礼现场。

    婚礼现场设在上海高级高尔夫球场的草地上,弥漫着彩色斑斓的心形气球,洁白的婚纱丝带,一排排整整齐齐的座椅,各色各样的糕点、香槟,温馨浪漫。

    古源一直在忙碌着招呼客人,顾子颜在新郎的专用化妆间休息,等候着时辰完成仪式。

    乔汐莞一个人在婚礼现场,吃着糕点。

    姚贝迪说回去接潇笑和她父母过来参加婚礼,顾子臣那厮从早上开始就不在,不知道去了哪里。顾明路也和顾明月、顾明理去不了不知道什么地方玩耍了,小孩子的天性,她也不能去阻止什么。

    所以她就一个人,有些无所事事的看着古源一家人的忙碌。

    她抿着唇,往高尔夫球场临时大家的一个建筑物里面走去。

    前面人的脚步突然停了下来,转头,看着她。

    白色西装,温文尔雅。

    “古源。”乔汐莞走近他,说,“新婚快乐。”

    “谢谢。”

    两个人的气氛在那一刻,莫名有些,异样。

    乔汐莞嘴角突然一勾,故意的说着,“就是告诉你一声,我包了一份大红包,你记得好好数数。”

    “……”古源有些无语。

    总是这么出其不意,也只是因为在故意的回避什么。

    “本来想送一张卡的,后来想了想,卡太薄了,哪里能够体现我土豪的身份。”乔汐莞继续说着。

    古源就这么直直的看着她,看着她有些红红的眼眶。

    “小溪。”古源突然叫她的名字。

    叫她霍小溪的名字。

    “嗯?”乔汐莞直直的看着他。

    “你别动。”古源说。

    “嗯?”乔汐莞纳闷。

    古源迈动着脚步,一点一点走近她,走到她的面前,很近很近的距离。

    “小溪。”古源修长的手指,划过她的脸颊,眼底有着迷雾一般温柔,他说,“我会幸福的。”

    “好。”乔汐莞笑着。

    古源伸手突然抱住乔汐莞。

    这个地方,人来人往。

    顾子颜就在里面那个化妆间里面。

    乔汐莞跟上古源的脚步,其实就是淡淡的说两句话而已,总是要祝福的,总是要看着他幸福的。

    而她也想过,就算是被人撞见了,她也可以说,她去看顾子颜,顾子颜是她的妹妹,她去看她然后和古源巧遇的说了两句话,没人会怀疑。

    可现在的举动。

    乔汐莞皱着眉头。

    “古源。”她推他。

    现在他们的身份,很尴尬。

    “嗯,我知道,一会儿就好。”古源说,“总得好好的对你身体里面住着的那个没心没肺的灵魂说一声,我很好。”

    “……”乔汐莞抿着唇。

    两个人的声音在化妆间的走廊上。

    叶媚从顾子颜的房间出来,转眸就看到前面拥抱着的身影。

    她眼眸一紧,嘴角邪恶一笑,猛地转身,走进化妆间,“子颜,你都在这里这么久了,要不要去外面看看热闹。”

    “不好吧,新娘子不是说不能出去吗?”

    “谁管那些啊,你还生活在远古时代吗?我就带你到外面走廊上去看看,没人知道的。或者说,你就一点都不好奇,现在婚礼现场都来了些什么人?古源招呼客人的样子,是不是很帅?!”叶媚诱惑。

    顾子颜抵不住叶媚说的,点了点头,提着裙摆和叶媚走出化妆间。

    叶媚脸上划过一丝邪恶。

    今天她特别的注意了古源和乔汐莞,也或许是为了避嫌,两个人表现得很自然,没有半点蛛丝马迹,总算,刚刚在一个不留意的瞬间看到了他们那么亲密的一幕,她想,两个人的关系,总会有情不自禁的那一刻,果然就让她等到了。

    其实她之前就有古源和乔汐莞亲密的照片,她想过把这个照片给了顾子颜,但又觉得自己太针对了,有时候需要顾子颜自己去发现,否则追究起来,或许还会被乔汐莞咬着说是她在故意的搬弄是非,煽风点火,倒似乎就是得不尝失,她才不会愚蠢到做这种事情。

    两个人的脚步走向门口,同时顿住。

    眼眸直直的看着面前的两个人,亲密纠缠。

    走廊上,男人和女人在拥吻。

    不是拥抱。

    是拥吻。

    拥吻的彼此,如胶似漆。

    走廊上一直很安静,一秒两秒三秒。

    直到拥吻的两个人,突然气喘吁吁的放开彼此。

    顾子颜直直的看着他们,有些不相信的眼神一直看着他们,好半响才说着,“大哥,大嫂,你们……好开放。”

    乔汐莞转头,看着顾子颜以及她身边,似乎还处在愣怔状态的叶媚。

    叶媚出现在门口那一刻她就看到了,即使叶媚只出现了不到一秒的时间。

    她猛地推开古源,知道叶媚肯定会不安好心的做些事情,还未反应怎么去应付叶媚,身体突然被人猛地一下往后一拉,整个人一瞬间就拥抱在了一个熟悉的男人怀抱里,惊魂未定,一个重重的吻就印在了她的唇瓣上,辗转悱恻。

    而他们面前的古源,就这么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们,看着乔汐莞在另外一个男人身下,这么娇小而温顺。

    他眼眸里面有着无法掩饰的情绪,因为是背对着顾子颜和叶媚,所以顾子颜看不到他的模样。

    乔汐莞看了一眼古源,转眸对着顾子颜说,“这是情趣。”

    “是,是吗?”顾子颜有些不好意思的,羞红了脸。

    乔汐莞拉着顾子臣,很温顺的靠在他的怀抱里,“你和古源也可以试试。”

    “……”顾子颜脸已经红透。

    古源似乎是在沉默了半响后,很快的恢复了自己的淡然,他对着顾子臣感激一笑。

    顾子臣微点头。

    两个男人在那一瞬间,似乎都隐藏着什么,让人看不懂的情绪。

    古源转身,脸上挂着笑,“我正准备进来看你,你怎么出来了?”

    “二嫂说可以出来看看,今天你这么忙,我都没有好好看你……”顾子颜有些不好意思的说着。

    “嗯,我陪你会儿。”古源走上去,自然的搂着顾子颜的腰间,走进化妆间。

    叶媚就这么直直的看着面前亲密无间的两个人,眼底的怒火显而易见。

    为什么每次,似乎总是要错过机会,错过机会逮住乔汐莞的把柄,是自己反应太慢,还是乔汐莞这个女人够聪明?!

    她狠狠的捏着拳头,眼眸下两个人如此模样让她的情绪越来越崩溃。

    她抬起脚步,大步离开,甚至是有些小跑。

    “啊。”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女性嗓音。

    乔汐莞和顾子臣一起转身。

    姚贝迪站在他们身后不远的地方,似乎是因为叶媚走得太快,不小心撞到了她。

    她看着叶媚的背影,也没太去计较,转头看着乔汐莞和顾子臣,嘴角微微一笑,“顾大少?”

    没想到,她第一次见到霍小溪的老公,是以这样热情的方式。

    她来得不早不晚。

    刚刚看到顾子臣和乔汐莞拥吻的画面。

    她当时在想,自己是离开呢,离开呢,还是不离开。

    后来,她就没离开。

    因为看到古源也和她一样,站在他们面前,看着这么肆无忌惮的两个人。

    当然,她清楚得很,古源和她的心境,应该是完全不一样的。

    “姚贝迪,你怎么神不知鬼不觉的就出现了。”乔汐莞说,口吻不太好。

    姚贝迪有些委屈,“我没有神不知鬼不觉,只不过你们太……忘我了,所以没发现我的存在而已。”

    “……”乔汐莞翻白眼。

    “不正式介绍一下吗?”姚贝迪笑着问道。

    “顾子臣。”乔汐莞说,然后指着姚贝迪,“姚贝迪。”

    这样的介绍?!

    姚贝迪也算是服了。

    她主动上前,笑着招呼道,“你好,我是乔汐莞的朋友,我叫姚贝迪。”

    “嗯。”顾子臣点头,有些疏远的距离。

    姚贝迪觉得,顾子臣这厮,还没乔汐莞友好呢。

    心里讪讪一笑,“不打扰你们了,我去看看古源。”

    然后,越过他们离开。

    乔汐莞看着姚贝迪的方向。

    这妞还真的听识趣的。

    她现在有万多个问题想要问顾子臣,所以当姚贝迪离开后,就从顾子臣的怀抱里面蹦出来,一本正经,“今天这么早就不在了,你去了哪里?”

    “有点事!”

    “什么事?”

    “有点事?”

    “……”乔汐莞叉腰。

    顾子臣沉默。

    好吧,乔汐莞换了一个问题。

    “刚刚为什么突然就出现了?”乔汐莞说。

    “就出现了。”

    “怎么出现了?”

    “就出现了。”

    “……”

    乔汐莞咬牙,“看到我和古源,为什么不生气?”

    “不用生气。”

    “为什么?”

    “不用生气。”

    “顾子臣!”乔汐莞怒吼。

    顾子臣看着她因为怒气而涨红的脸,半响,嘴角似乎是拉出了一抹好看的弧度。

    “你笑什么?!”没看到她都快气死了吗?!

    这个顾子臣,总有一天她会被他给气死!

    气得跳楼。

    “子臣。”身后,传来一个女性嗓音。

    乔汐莞转眸,顾子臣转身。

    两个人看着叶妩,看着她出现在这里,穿着那条浅绿色裙子,脸上挂着好看的微笑,笑着说,“为什么刚刚就突然离开了?不是说好了,一起来参加婚礼的吗?”

    顾子臣脸色一沉。

    乔汐莞心猛地一怔,狠狠的看着叶妩。

    “我去看看新娘子。”说着,就愉快的从顾子臣和乔汐莞的身边走过。

    走过,走过,如一阵风一般的。

    云淡风轻。

    两个人安静空间,突然很沉默。

    乔汐莞怒视着顾子臣,一副你再不老实,老娘要撕了你皮的感觉。

    顾子臣看着乔汐莞,开口,“说了,也不是你喜欢听的。”

    “不说,你就觉得我会喜欢了?”乔汐莞扬眉。

    “我不是和叶妩单独见面。”顾子臣说。

    “……”乔汐莞皱眉,“然后呢?”

    “你别嫉妒。”顾子臣一字一句。

    嫉妒?!

    她那里嫉妒了?!

    她是愤怒好不好!

    这个不要脸的男人!

    禽兽!

    乔汐莞气得胸口处上下起伏,怒火冲天。

    “我现在和她没什么?”顾子臣继续解释。

    “以前呢?”乔汐莞问。

    “以前的事情,你很在乎?”

    “那你在乎我以前的事情吗?”乔汐莞问他。

    “不太在乎。”顾子臣说。

    “顾子臣,你到底喜欢我吗?”乔汐莞突然问他,很认真的,深深切切的问他。

    “……”顾子臣没有回答。

    好吧,她知道顾子臣不会回答。

    但是她有资格生气吧。

    她不能够影响顾子臣的情绪,她总可以任由自己的情绪吧。

    她转身离开。

    一点都不想要和这个男人再多说一个字。

    尽管刚刚她有那么一秒感激他,感激他的“出手相救”。

    她记得她刚回顾家大院那阵子,也是被人撞见了不好的一幕,当时她是扑向顾子臣的,当时的顾子臣还威胁她不准利用他……

    她深呼吸,让自己尽量,尽量的,平静。

    她的脚步刚走到婚礼现场,就看到一群人围在一个地方,似乎也是刚刚才聚拢,大家在指指点点。

    她还未走过去,就看到齐慧芬脸色难看的对着她,“乔汐莞,你快过来!”

    乔汐莞忍着刚刚的怒火,大步走过去。

    过去的时候,面对齐慧芬的时,脸上还该死的,拉出了一抹违背良心的笑。

    “妈,怎么了?”

    “看看你教出来的好儿子!”齐慧芬冷冷的说着。

    好儿子?!

    顾明路。

    她转头,看着顾明路委屈的站在一边,头低得很猛。

    “怎么了?”乔汐莞对着顾明路。

    “就是他,就是顾明路推开的我,说我抢了他当小花童的资格。他说他报复我,阿姨,我好痛,我膝盖好痛……”窝在叶媚怀抱里面的顾明理,大声的指责顾明路。

    乔汐莞看着顾明理叫得极尽崩溃的模样,转头对着顾明路,“明路,你告诉我是不是?”

    顾明路摇着头,连忙解释道,“不是的妈妈,我没有推明理,是他不小心的自己摔倒的,不是我,我没有报复他当了小花童,我只是有些羡慕而已,但是我真的没有想过当的……”

    “他就是羡慕我,所以报复我!”顾明理指正。

    “顾明理,你有什么证据说顾明路推你的。”乔汐莞眼眸一紧,一个眼神杀过去。

    刚刚心情就已经够暴怒了,现在还出现这样的事儿,劝这些人别这么的惹怒了她。

    “是,是……”顾明理半天说不出来。

    “怎么回事?!”顾耀其走过来,严厉无比,“还不嫌丢人吗?今天大好的日子因为两个小孩子闹矛盾给人看笑话,还不快给我进去说!”

    齐慧芬连忙招呼着叶媚、乔汐莞及顾明路,顾明理,顾明月走向高尔夫球场的临时休闲地。

    顾耀其看着他们离开,口吻好了很多,招呼着来宾,又对着古源的父母说道,“小孩子吵吵架而已,希望没有影响到你们,亲家,真是让你们见笑了。”

    来宾都只是笑着说正常。

    古源的父母也是友好的人,笑着说道,“小孩子,不打打闹闹才奇怪了。”

    婚礼现场很快又恢复了原貌。

    ……

    一个小小的房间。

    这是顾子颜化妆间的隔壁,也是一个临时搭建的小型休息室,里面就摆了两张小沙发和一个小茶几。

    此刻,房间里面拥挤了些人。

    叶媚一直抱着顾明理坐在沙发上,顾明理的膝盖处有些青肿,窝在叶媚的怀抱里面委屈得很。

    顾明月也是乖乖的坐在叶媚的旁边,此刻也不敢撒娇说话。

    乔汐莞站在一边,顾明路有些害怕的拉着乔汐莞的衣角,低着头,就像是怕做错了事儿一般的,怕面对什么。

    齐慧芬坐在另外一个沙发上,不言苟笑的脸上,严肃得有些让人不敢喘大气。

    顾子臣不知道何时也出现在了小房间里面,很淡薄的靠在墙壁上,冷眼旁观。

    “说吧,到底怎么回事?!”齐慧芬脸色一沉。

    叶媚温和的对着顾明理说着,“明理,虽然你爸爸因为有事儿没有在这里,但是有阿姨在,你不要怕,有什么就实话实说的说出来,奶奶和阿姨,还有你大婶婶,大叔都不会偏袒了谁的。”

    顾明理才从美国回来,虽然当初是因为犯了错才送出国,但毕竟是顾家的亲孙子,离开了这么久,回来那一天齐慧芬是稀奇得很,这两天对顾明理自然是好到不行,现在出了点事情,根深蒂固的就心疼起了顾明理。

    “我刚刚和妹妹在草坪上玩,我们在吃糕点,顾明路突然要吃我的糕点,就过来抢,我不给他就推我,推我的时候还说,就是因为我他才没有当成小花童,他讨厌我,还要把我赶去美国。”顾明理哭哭啼啼的说着。

    “顾明路。”齐慧芬脸色一沉。

    “我没有。”顾明路小声的反驳,却因为此刻的气氛太过强烈,他低垂着头,有些害怕。

    “你就是有,你就是有!”顾明理咄咄逼人的语气,整个人崩溃到不行,“你不是嫉妒我当了小花童,你为什么要推我?”

    “我没有推你,是你自己摔倒的。”

    “你问我妹妹。”顾明理突然开口说道。

    顾明月有些懵懵懂懂的看着他们。

    叶媚轻轻的拍了拍顾明月的手,“明月,你是乖孩子,你一直都在哥哥和明路身边的,你告诉阿姨,是不是明路推的明理?”

    顾明月咬着小嘴唇,看着叶媚,忍不住看了一眼站在角落的顾明路,低着头声音有些小的说着,“是明路把哥哥推到的。”

    顾明路似乎有些不相信顾明月说的,他抬头看着顾明月。

    顾明月低垂着头,不说话。

    乔汐莞眼眸一紧。

    叶媚倒是把顾明理和顾明月都给收买了。

    “明路,你还狡辩。你现在怎么这么不诚实了?!”齐慧芬突然就冒火了,声音很大。

    顾明路被吓了一跳,整个人一下子就哭了出来,“奶奶,我真的没有推明理,是他自己绊倒的……”

    “难道你觉得是明理冤枉了你,明月说了谎话吗?!”齐慧芬狠狠的说着。

    顾明路哭得有些难受,“我,我真的没有推他,我一直把明理当弟弟的,他回来我真的很高兴,尽管,尽管……”

    “尽管什么?”齐慧芬说。

    “尽管……”顾明路咬着唇,似乎是说不下去了,他转头对着乔汐莞,哭得很伤心的拉扯着她的衣角,“妈妈,我没有推明理,我真的没有。”

    “嗯。”乔汐莞说,很平静,“我知道。”

    顾明路一怔。

    总觉得,他妈妈都是这般的,让他很有安全感,不管在任何时候,妈妈总是能够狠狠的保护他。

    乔汐莞蹲下身体,轻轻的为顾明路擦拭着泪水,“别哭了,爸爸不是说过,男子汉不能哭的吗?”

    “可是妈妈不是说了,我是小孩子,想哭就要哭吗?”

    “那是受了伤,现在被人误会了,却不能哭。因为,不是你的错,你不应该哭。”乔汐莞说。

    顾明路似懂非懂,但还是乖巧的擦了擦眼泪,只有小孩子不受控制的抽泣声,没有了眼泪。

    乔汐莞站起来,对着齐慧芬,“妈,明路这么多年在家,是个什么样的孩子我们都很清楚,他不会说谎,明路说没有推明理,就绝对没有做过。”

    “那意思就是说我们明理和明月都在说谎了?!”叶媚插嘴,口吻很不好。

    “是。”乔汐莞一字一句。

    “大嫂,你真的太过分了。平时在见里面一直强势点就算了,但在小孩子的问题上你还这样的不分青红皂白。以后这家到底还能不能好好的过了?!”叶媚涨红着脸,似乎是真的难受得很。

    齐慧芬脸色也有些不好,“乔汐莞,不能这么护短。”

    “妈,我不是护短,我只是很清楚我儿子的性格。他说没有推明理,我就相信他没有推。而且明路从来不惹是生非,从来不打架!可是明理不一样,上次明理把明路推下楼梯,不是因为子臣,现在明路或许就真的缺胳膊少腿了。明理在美国的时候也因为和同学打架,那边老师打了好多次电话到家里来……”

    “乔汐莞,在你看来,是不是因为明理以前有前科,他就坏完了?”

    “在没有任何凭据之前,就是看曾经。”乔汐莞坚定的说。

    叶媚气得火大。

    齐慧芬也觉得乔汐莞有些咄咄逼人,“莞莞,你这样太武断了。”

    “当我武断吧。”乔汐莞说,“妈,在我没有弄清楚是不是明路真的推了明理之前,我不会让明路道歉,也而不会让他承认错误,这是我教育孩子的方式,还请妈不要插手。”

    齐慧芬看着乔汐莞,似乎突然被乔汐莞的气势所怔住,半天没有说出来一个字。

    “我先带着明路离开。”乔汐莞带着顾明路,直接走出小房间。

    房门边上,顾子臣站在那里,看着乔汐莞和顾明路。

    乔汐莞也看了一眼顾子臣,牵着顾明路大步走出包房。

    顾子臣抿了抿唇,转身准备离开。

    “大哥,你觉得乔汐莞这样的做法也是对的吗?这么武断,这么不给所有人面子,包括妈?”叶媚说。这样的话,分明就是在煽风点火。

    现在的齐慧芬本来心里面就有些对乔汐莞表现出来的发毛了,这么一句话,不是更加把矛盾激化吗?!

    顾子臣冷冷的眼神冷冷的看着叶媚,“你管好自己的嘴!”

    叶媚脸色一冷,心里怒火冲天。

    “乔汐莞教育孩子的方式,不需要你们任何人来诽谤。”顾子臣丢下一句,离开。

    乔汐莞教育孩子,不卑不吭。永远都是在占孩子的立场上考虑事情。

    叶媚看着顾子臣的背影。

    这才是护短。

    这分明就是,护短。

    叶媚生气到不行,她脸上扭曲无比,好半响似乎才控制情绪,“妈,你看到大哥和大嫂……”

    “你别说了。”齐慧芬脸色严肃,“这么小的事情被你搞得这么大,安分点不行吗?!”

    叶媚一脸惊讶。

    为什么就变成她在挑弄是非了。

    “你对明理和明月好我看在眼里,但是别这么的去诋毁明路,都是我们乔家的孙子,和气才是最重要的。对一万步说,就算明路推了明理,你作为阿姨的也是应该劝,反而这么的咄咄逼人!算了,你自己好好想想。”说完,也走了。

    诋毁?!咄咄逼人?!

    到头来,一切都是她的错了?!

    乔汐莞!

    她咬牙切齿!

    乔汐莞到底有哪里这么大的能耐,能够这么的,得到顾家人的认可?!

    眼眸一紧,恶毒的眼神一扫而过。

    她就不相信,乔汐莞真的强大到,可以收买顾家所有人!

    她就不相信,她找不到乔汐莞的死穴!

    ------题外话------

    端午节快乐。

    昨天在群里发了红包,亲们可抢到。

    嘿嘿。

    推荐小宅好友末栗的完结文《婚后交锋之辣妻难驯》

    简介:

    童昔冉最大的梦想是嫁进骆家。

    最初是为了成为竹马的妻子,最后是为了让竹马失去一切。

    骆子铭伺机向她抛出橄榄枝:“嫁给我,咱们互利互赢。”

    合作婚姻,互惠互助。

    童昔冉成功嫁入骆家,成为了竹马的堂嫂。

    她勾唇浅笑:不就是为了权为了财么,她既然嫁了,岂能不向着自家老公。

    不懂得为丈夫敛财的妻子不是好妻子,

    童昔冉默默为自家男人敛财理财。

    不懂得孝敬婆婆的媳妇不是好媳妇,

    童昔冉光明正大的站在婆婆身后为她挡灾挡难。

    最后却百思不得其解:明明是步步算计,为毛感觉处处都成了圈套?

    本书由乐文小说网首发,请勿转载!</p>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