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一百六章 矛盾升级

第一百六章 矛盾升级

作者:恩很宅
    婚礼现场。

    乔汐莞牵着顾明路走出了那个小的休闲室,穿过人来人往的高尔夫球场,走向一个带着小溪流水般的地方,乔汐莞让顾明路坐在草地上,她也坐在了他的旁边。

    这里很安静,阳光有些刺眼,扑闪在平静的溪水面上,如钻石版璀璨无比。

    顾明路还有些抽泣,小孩子在伤心过度后,就会有的抽泣声,一声一声,很是委屈的样子。

    乔汐莞叹了口气,看着身边噘着嘴的小猴子。

    小猴子也看着自己的妈妈,努力的控制着不再发出抽泣的声音,却越是如此,抽泣声越大,显得有些滑稽。

    乔汐莞忍不住的笑了,笑出了声音。

    小猴子看着妈妈的模样,眼珠子瞪的大大的,一副有些搞不明白的样子,却在那一刻,觉得妈妈好美,阳光就照耀在她的脸上,身上,头发上,全身似乎都在闪光一般,晶莹剔透。

    “妈妈。”小猴子望着她,“你是在笑话我吗?”

    说着,又低下了头。

    “我没有笑话你,我只是觉得你好可爱,所以就忍不住笑了。”乔汐莞说,摸着小猴子小小的头,宠溺温柔。

    小猴子看着妈妈,仰着头看着她,“你不会觉得我好笨吗?”

    “当然不会,我家小猴子最聪明了。只是比他们都善良而已。”乔汐莞很认真。

    小猴子诧异。

    妈妈很少会这么直白的表扬他。

    有时候做事情,不管是对了错了,妈妈总会有一套她自己的方式来教育他。有时候觉得自己做错了,但妈妈却说没有错,小猴子你做得很棒,因为你是小孩子,不用背负大人世界里面的虚情假意。有时候觉得自己做对了,妈妈反而会说,你这么老成,一点都不可爱了。

    小猴子对于乔汐莞,真的是半点都摸不到套路。

    别说他。

    好多大人都摸不透,乔汐莞到底在想什么。

    看着小猴子疑惑的目光,乔汐莞深呼吸了一口气,开口道,“你今天难过吗?”

    小猴子怔了一下,随即点头,“嗯,我觉得很难过。”

    “为什么?”

    “我分明没有推顾明理,当时真的是他自己绊倒的,我连碰都没有碰他一下,不知道为什么他自己就倒在了地上。”顾明路委屈的说着,还有些义愤填膺。

    顾明路从小的性格就比较会忍,凡是都会让着别人些,也不知道顾子臣之前是怎么教导顾明路的,或许根本就没有教导,所以养成了顾明路这般从来不愿意去和别人抢的性格,也养成了,就算是受了委屈也不去计较的性格。

    乔汐莞深呼吸一口气,“你说没有推顾明理,妈妈就相信你。”

    “谢谢妈妈。”顾明路真诚的说着,能够这么被妈妈肯定,他真的觉得好开心,仿若别人给他带来的不开心都烟消云散了般,而且他原本就是一个不太会去计较的人,只是,他大大的眼睛突然有些难受的闪烁着,看着乔汐莞说道,“顾明月也在撒谎。”

    乔汐莞点头,“嗯,她也在撒谎。”

    “我一直以为,就算顾明理不喜欢我,但是顾明月还是喜欢我的,我是他哥哥啊,我什么事情都帮她,在顾明理不在的时间,我都一直保护她,陪她玩,没想到她还这么的说谎。”顾明路愤愤不平的说着,似乎是真的很生气的样子。

    “所以以后,别和顾明月走得太亲近知道吗?”乔汐莞很认真的说。

    “嗯。”顾明路点头,狠狠的点头,“我再也不要和这样的妹妹在一起了。”

    乔汐莞微笑着,“你做得到吗?”

    顾明路喜欢顾明月,用点心的人都看得出来。

    顾明路紧锁着眉头,坚定的点头,“我做得到的。我才不要对我这么不好的妹妹。而且从顾明理回来后,顾明月几乎就不理我了,一天都跟在顾明理的屁股后面,我怎么叫她她都不和我玩,还说我烦,以后等顾明理走了,我也不会陪她玩,看她以后难受不难受!”

    乔汐莞忍不住笑了。

    小孩子的世界就是这么单纯。

    你不和我玩了,我也不和你玩了。

    “今天的事情就不要想太多了。你要知道,无论如何,在妈妈的心里,你永远都是我最棒的儿子。”乔汐莞说,很认真的一字一句。

    “嗯,谢谢妈妈。”小猴子忍不住,从草坪上挪动着,然后突然就扑进了乔汐莞的怀抱里。

    当时其实天气其实是有些热的,小猴子身上也烫呼呼的,可那一刻小猴子这么窝在自己怀抱里,总觉得心都软了般,流淌着说不出来的幸福……

    这样的幸福还能够威胁多久?!

    谁又能够知道。

    ……

    中午12点08分。

    中国人的传统吉时。

    所有人坐在嘉宾席上面,见证着新人的婚礼。

    古源一直浅浅而笑,温润的脸上,总是一副柔情似水的模样。

    顾子颜挽着顾耀其的手,一步一步的走向古源,身体有些紧张,眼眸一直看着古源,脸上带着幸福的笑容。婚礼现场响起婚姻进行曲的声音,伴随着这么温馨的一幕,唯美如画。

    顾耀其将顾子颜的手放在了古源的手上。

    古源鞠躬。

    顾耀其欣慰的笑了笑,回到自己的主位席。

    婚礼仪式大同小异,神父用温和的声音一字一句的念着婚姻誓词,古源和顾子颜配合着,完成了他们的仪式。

    仪式结束后,户外用餐。

    所有都已经准备妥当,服务员井然有序的一桌一桌上菜。

    顾家人几乎是坐在个桌子上的。

    包括顾耀其,齐慧芬,顾子臣,顾子俊,顾子馨,乔汐莞,叶媚以及小辈顾明路、明理、明月。

    一大家之人围在一个饭席上。

    “明理,你在美国那么久,多吃点中国菜,过几天去了国外,又难得的吃得到了。”叶媚说着,还细心的为他夹了些顾明理喜欢吃的菜放在顾明理面前的餐盘里。

    “阿姨,我还要被送去美国吗?”顾明理瞬间觉得就没有食欲了。

    他以为回来了就不会去了。

    他才不要去那个人生地不熟,还超级变态的学校了,他才不要去。

    “你先乖乖吃饭。”叶媚看他不动筷子了,柔声劝着。

    “不要,不要。”顾明理任性无比,“爷爷,奶奶,我不要去美国了,我就待在上海好好上学好不好,我以后一定会怪怪的,再也不会惹是生非了好不好?”

    样子无比可怜。

    顾明理以前在家里面的时候就深的顾耀其和齐慧芬的喜欢,毕竟他确实是一个很会说话的小孩子,也会看大人脸色,总是知道怎么亲昵的去讨好顾耀其和齐慧芬,也或许,从小到大,就在言欣瞳的教导下,耳濡目染的学到很多这方面的技能。

    “先吃饭,回头再说。”齐慧芬有些严厉。

    “奶奶……”顾明理突然就动情了一般的挂着眼泪,眼眶红红的,“我在美国的时候老是被人欺负,他们都长得比我壮,我都打不过他们,又没有人陪在旁边,你看我在美国都瘦了好多,那边的东西都不好吃……”

    “奶奶知道了,你先把饭吃了。”齐慧芬也有些心疼的说着。

    这么小的孩子就在外面生活,怎么都没办法放心。

    顾明路吸了吸鼻子,听着齐慧芬似乎是同意她不出国了,嘴上笑着,乖巧的吃饭。

    “顾明理必须去美国。”突然,有些安静的饭桌上,响起一个男人不容置喙的声音,冷冷冰冰地,就像是在通告一般,不需要提意见,这就是结果。

    “为什么?”顾明理受不了的看着自己的大叔,大声的说道,“我为什么一定要去?!为什么不是顾明路去!”

    “我不是在和你商量。”顾子臣脸色一沉。

    顾明理被顾子臣的模样吓了一跳,迟迟没有开口说话。

    “明天就把顾明理送走。”顾子臣一字一句,再次重复。

    “子臣,明理才回来两三天而已……”齐慧芬似乎是不认同顾子臣的做法,忍不住说道。

    “已经够长了。我当年一年到头也回来不到两三天。”顾子臣冷眸。

    齐慧芬想要再说什么,却也是沉默着没有开口。

    叶媚转头看着顾子臣,“大哥,你不觉得你的做法有些太偏心了吗?为什么在明路和明理发生了矛盾的时候,是早早的就把明理送去国外?为什么不找找明路的问题?!你太护短了。因为子寒不在,你就能够这么的随意安排明理的来去吗?”

    “你确定明路有问题?”顾子臣狠狠的看着叶媚。

    顾子臣的眼神总是让人不寒而栗。

    而叶媚只是惊颤了一秒,脸上一直都保持着冷静,“你相信你的孩子,我也相信我的孩子。”

    “你确定你把明理和明月当自己的孩子?”顾子臣冷笑。

    叶媚咬着唇,狠狠的看着顾子臣。

    “子臣。”齐慧芬有些责备的声音。

    顾子臣转头看了一眼齐慧芬,回头对着叶媚说着,“不要把明理和明月当成你的工具。”

    “顾子臣,你何必这么诬陷我。”叶媚突然很生气,“就因为我是后妈,你就这么的看不起我吗?!我对明理和明月是真心相待的。否则你觉得,明理和明月就这么会喜欢我吗?”

    “我从来不诬陷任何人。”对于叶媚的激动,顾子臣一直淡淡冷漠。

    他似乎不用听她所有的掩饰和解释,他心里面所想,就是如此。

    而别人那些崩溃的情绪,他就这么冷清的,淡漠无比。

    乔汐莞一直低着头扒饭,很识趣的一点都没有插嘴。

    总觉得顾子臣不鸣则已一鸣肯定是惊人的,他根本不用顾虑任何人的感受,三两句言简意赅的话语让人就可以直接崩溃到无力反驳的地步,且天生似乎就具备了那种不容置喙的气势,让人想要反驳,也会在心里面思考一番,说出来的话,自然就少了底气。

    “行了,吃饭就吃饭。”顾耀其突然严厉的开口说着,“明理在国外已经缴了三年的学费,怎么都得读完了再说,而且那个地方是子臣曾经读书的地方,教育什么的都是全球最上等的,明理去那里读书,也坏不了。”

    “爷爷,我不要去那里读书,那里的老师都好严厉,我每天都要不停地做作业,玩耍的时间都没有,我不能适应那样的生活,我不能……”顾明理一听自己还是要去美国,整个人都不好的,又哭又闹。

    “这么大个孩子了,还哭哭闹闹。我现在让你乖乖吃饭!”顾耀其脸色一沉。

    顾明理委屈到不行。

    他看着满桌子的大人,似乎没有谁站在他那边,连阿姨都不开口说话了,他猛地一下放下筷子,就跑下了桌子。

    叶媚看着顾明理的举动,转头看着盛怒的顾耀其以及有些担忧的齐慧芬,连忙放下筷子准备去追大步跑开的顾明理。

    “不许去!”顾耀其突然大声的对着叶媚。

    叶媚咬了咬唇,不敢再多说。

    乔汐莞看着顾明理大步跑开的方向,转头看着顾子臣依然一脸冷漠。

    顾家真的不是一个让人安分的地方。

    顾明月偷偷的看着自己哥哥离开的方向,三两下很快的把饭吃完,就偷偷的下了桌,去追顾明理。

    顾明理坐在小溪边,暴怒的扔着石头,石头砸进水里面,溅起浪花。

    “哥哥。”顾明月小心翼翼的叫着顾明理。

    顾明理看着顾明月,狠狠的说着,“不要过来,我不需要你。”

    “哥哥,你别生气了。”顾明月笑着安慰他,“以后我让阿姨多来接你回家好不好?”

    “顾明月,你别过来。”顾明理狠狠的说着,“为什么他们都要把我送出国,为什么不是把顾明路送出去?!”

    “哥哥,你别这么对顾明路了好不好,他其实不坏的,你不在这段时间,都是他在陪我玩,他也是我们的哥哥啊,我们和平相处好不好?”顾明月看着自己哥哥生气的样子,不敢上前。

    “我绝对不会和顾明路和平相处,他就是我的敌人。他抢走了最爱我的爷爷奶奶还让我被这么多人嘲笑,还让我去了美国那个地方,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顾明路。顾明月,我走的时候不是给你说过吗?让你不要喝顾明路玩,你居然都不听我的话,你怎么都不听我的话,还和顾明路玩得这么好!”顾明理激动无比的说着。

    顾明月低垂着头,一直捏着衣角,有些紧张,也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她毫无底气的声音小声说道,“明路对我真的很好……”

    “闭嘴!”顾明理狠狠地说着,“你忘了妈妈给我们说过的话吗?妈妈说顾明路就是我们的敌人,以后顾家的所有财产,他都会和我们抢的。你还敢说过顾明路很好?!”

    “我,我……”顾明月咬着唇,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可是刚刚你诬陷了顾明路,说他推倒你,分明是你自己绊倒的,你却没有对顾明路说对不起……”

    “顾明月。”顾明理突然激动无比的走向顾明月,小手抓着她的两个手臂,小脸上愤怒无比的看着顾明月,“你不准说出来,阿姨说了,这种话不准说出来!”

    “哥哥,痛,我手上痛……”顾明月小脸蛋上都是痛苦的表情。

    她手臂被顾明理没有轻重的一直抓着,痛得她眼泪都流了出来。

    “顾明月,你以后再敢和顾明路在一起玩,看不我狠狠打你……”

    “明理,你放开明月。”顾明路突然从上面跑下来,看着顾明月眼泪汪汪的皱着小眉头,看上去就痛得很的样子,忍不住跑下去对着顾明理大声的说着。

    其实他也跟着来了很久了,一直在上面看着他们。

    他答应过妈妈不再理顾明月了,他也下定了决心再也不要像一个大哥哥一般的再去保护顾明月,可是刚刚看着顾明月跟着顾明理跑开后,自己也三两口的把饭吃完,跟着追了过去。

    他看着顾明月被顾明理这么欺负着,还是忍不住的跑了过去,他心里面一直在说,他就帮顾明月一次,以后他绝对不会再和顾明月玩,绝对不会管她有没有被其他小朋友欺负了。

    “我偏不放开。”顾明理看着顾明路出现,更加生气了,“你个小杂种。”

    顾明路怔怔的看着顾明理,大声说道,“顾明理你说脏话!”

    “我就是说脏话,我就是骂你小杂种。”顾明理狠狠的说着,手上抓着顾明月的力度一点没有减轻,反而重了些。

    “痛,哥哥痛……”顾明月痛的大叫,眼泪不停往下。

    “你先放开顾明月。”顾明路看着顾明月这般样子,有些心痛的说着。

    “我偏不放开,我偏不放开,你能把我怎么样?!何况了,明月是我妹妹,我想要怎么对她都可以,你给我滚开。”顾明理看着顾明路,一副高高在上的表情。

    顾明月痛的不得了,哭得很伤心。

    顾明路看看着顾明月如此,心里面也很难受。

    每次顾明月哭得时候,他都很难受。

    他咬着唇,突然很用力的,一把推开顾明理。

    这次是他主动出手的,他从小到大,从来没有对谁如此过,从来没有,他不会打架的。

    顾明理被顾明路突然的蛮力后退了好几步,也顺势的放开了顾明月。

    顾明月还在伤伤心心的哭着,似乎没有注意到顾明路和顾明理此刻在做什么。

    顾明理从来就是一个愿意吃亏的小孩,他有些不相信的看着顾明路这么对自己,整个人火气十足,“顾明路你个小杂种,你居然敢推我?!”

    顾明路也不相信自己突然就做了这种事情,他看着顾明理,转头又看了一眼还在哭的顾明月,声音突然很大的说着,“你欺负你妹妹,你有什么了不起!你就是以大欺小,男子汉就不会这么做!”

    “顾明路,你说我不是男子汉?!”顾明理很生气。

    他暴跳的从那边跑过来,猛地一下推顾明路。

    这次顾明路有防备,没有被顾明理推倒,反而因为自卫,还狠狠的把顾明理推出去了一段距离。

    顾明理不相信的看着顾明路。

    他什么时候力气这么大了?!他记得他以前不管怎么欺负他他都不会还手的,而且个头也比自己矮,他轻轻一用力,顾明路就会被推出好远好远。

    顾明路咬着唇,在此刻似乎也因为顾明理的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而有了些怒气。

    他现在在学跆拳道,是他妈妈给他报的兴趣班。

    刚开始被送去学跆拳道的时候,顾明理是那里面最小看上去最瘦弱的一个,老师对他最不看好,却没想到,学了半年后,顾明路是进步最大的那一个,不管是动作的标准性还是出脚的力度,都让老师惊叹。

    “顾明路,我跟你拼了!”顾明理冲上去,就和顾明路扭打在了一起。

    顾明路和顾明理滚在地上,两个人厮打了起来,两个小孩子现在都到了愤怒的地步,完全不顾任何的,使着全力去打对方。

    一边的顾明月似乎才发现顾明路和顾明理打在了一起,她泪眼模糊的看着他们,想要上前去拉他们,又不敢,声音又哭得更大声了,“明路,明理你们不要打了好不好,我求求你们了,你们不要打架了……”

    两个人都急红了眼,根本就听不进去。

    顾明月哭着,因为这个地方是在婚礼现场比较远的一个堤坝下面,比上面矮了好多,上面的人根本就看不到下面的人在做什么。

    “不要打了好不好,不要打了。”顾明月哭着劝着,还是跑了过去想要阻止他们。

    扭打的两个人也不知道是谁,突然推了一下顾明月,顾明月一屁股坐在草地上,谁的手肘打在了她的眼睛上,她痛的哭得更大声了,“我的眼睛好痛,好痛……呜呜,我要妈妈……呜呜……”

    顾明路听着顾明月撕心裂肺的声音,整个人顿了一下,他突然一把推开缠着他不放的顾明理,从地上爬起来,准备去看看顾明月被打得如何,他的脚步还未走过去,顾明理也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从后面直接用力的推顾子臣,顾子臣的面前就是那个倒映着璀璨阳光的小溪,小溪的水很平静,突然,“咚”的一声。

    里面溅起巨大的浪花。

    顾明路被顾明理推了下去。

    顾明月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幕,她不相信的看着自己的哥哥,然后看着顾明路突然被溪水淹没……

    “顾明路。”顾明月爬向小溪边,想要伸手去拉顾明路。

    顾明月的手太短了,她的小胳膊怎么都没办法拉倒顾明路,而且顾明路现在不停的在往下掉,他胡乱扑通着,看上去被溪水呛到不行。

    “顾明路,你往这边点,我来拉你,顾明路……”顾明月不停的大声说着。

    而站在岸边的顾明理却像是不知道该做什么般的,看着顾明路在溪水里面上下起伏,渐渐,就真的沉了下去……

    “有个小孩子落水了。”

    身后,突然响起了谁大声呼叫的声音。

    顾明理整个人被猛地一下惊吓到不行。

    他转头,看着一个陌生的大人似乎在上面喊着。

    他突然很害怕,很害怕的看着顾明路在水里面几乎已经看不到的身体。

    他很想跑走,但此刻脚步却像是被定住了一般的,动都不能动一下。

    然后。

    很快的,他看着乔汐莞从上面跑下来,脸色都变了般的,想都没有想就往溪水里面跳了下去,溪水不深,对于成年人而言也就到胸口部位,但是对于顾明路而言,就完全盖过了他的头顶。

    乔汐莞一把抓住顾明路的身体,狠狠的着抱着他走向岸边。

    此刻的顾明路脸色很难看,整个人也是昏过去的。

    乔汐莞很直接的脱掉了顾明路的衣服,露出他小小瘦瘦的胸膛,微微扬起的下巴,双手交错,挤压顾明路的胸膛,一下,一下,很有规律的挤压着。

    此刻身边已经围了好多人了。

    顾家的人,古家的人,还有其他不认识的来宾。

    所有人都知道此刻救人的时候不能有半点打扰,就都紧张的,静静的看着乔汐莞这么一下一下,这么看上去沉着冷静道吓人的模样。

    猛然。

    顾明路最里面吐出了一滩水,整个人剧烈呛了一下,眉头不舒服的皱了起来。

    乔汐莞那一刻陡然,一屁股坐在地上。

    就好像,突然没有了力气一般的,坐了下来。

    脸上的表情也和刚开始不一样,现在似乎才有了作为母亲的惊慌和不安,以及那么明显的后怕。

    如果看着顾明路从饭桌上离开,不是想着顾明路会不会再次被顾明理欺负了,这么刚好走到这里就听到呼叫声,顾明路会不会就真的……

    她心里闪过一丝寒颤,整个人也有些不受控制的发抖。

    更加努力的发抖。

    顾明路睁开眼睛,迷迷糊糊的看着天空,转头看着周围的人,声音很小的喊着,“妈妈……”

    乔汐莞几乎是没有动的,木讷的看着顾明路,看着他虚弱的小脸蛋。

    “明路。”顾子臣蹲下身体,扶起顾明路坐了起来。

    “爸爸。”顾明路叫着顾子臣。

    “怎么掉水里面了?”顾子臣脸色一沉,很严肃的问他。

    现在周围很多人。

    顾明月一脸眼巴巴的看着顾明路,看着他睁开了眼睛,擦着眼泪笑了出来。

    “是……”

    “是顾明月推他的。”顾明理突然开口,声音很大很坚决。

    所有人的视线都放在了顾明理的身上。

    顾明理感受着大人的目光,狠狠地说着,“是顾明月推顾明路下水的,我看得很清楚。”

    “不是我,哥哥,不是我,是……”顾明理狠狠的看着顾明月。

    顾明月看着他不敢说话。

    “不是明月,分明是你。”顾明路大声的说着。

    喉咙被呛了水,这么大声说话很痛。

    顾明路狠狠的咳嗽了几声。

    “就是顾明月,我可以作证的。”顾明理说,“顾明月说不喜欢顾明路,就把顾明路推下去了。”

    “顾明理,老实说,到底是谁?!”顾耀其突然大声无比。

    这个模样,真的很吓人。

    顾明理眼眶一红,“哇哇”的大声哭了出来。

    “你哭什么哭,说到底是谁把顾明路推下去的?”顾耀其声音严厉无比。

    此刻也顾不了旁边都是来宾了,怒气毫无掩饰。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今天又是第二次发生,想要压下脾气也不行。

    “是,是明月……”顾明理死咬着说是顾明月推下去的,尽管底气越来越不足。

    “不是的,是……”顾明路开口准备反驳,乔汐莞突然捂住了顾明路的嘴。

    顾明路不明所以的看着自己的妈妈。

    乔汐莞放开顾明路,没有说话。

    “是我推的顾明路。”顾明月突然开口说道。

    她看着顾耀其,一字一句的说着,“我不喜欢顾明路,所以就推了他一下……”

    “啪!”顾耀其一个巴掌狠狠的打在了顾明月的脸上。

    顾明月从小到大就没有被这么惩罚过,眼泪一下子就掉了出来,却咬着嘴唇,倔强的没有发出声音。

    顾明路看着顾明月被打,连忙就想要站起来。

    乔汐莞拉着顾明路,低声在他耳边说着,“不要说话。”

    “可是……”

    “听话。”乔汐莞声音严厉了些。

    顾明路咬着唇,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还是听话的,再也没有开口。

    顾明理看着自己的妹妹被这么狠狠的甩了一巴掌,整个人惊吓到不行的,身体也在发抖,如果刚刚自己承认了,这个巴掌是不是就是甩在了自己的脸上。

    “顾明月,你马上给我收拾东西滚出顾家!”顾耀其狠狠的说着。

    “耀其,明月还小……”齐慧芬连忙说着。

    尽管真的很生气顾明月的举动,但是明月毕竟还是自己最喜欢的孙女,小孙女平时又爱躺在她怀里面撒娇,任性是任性了一点,但是哪个小姑娘不任性的……

    “小就能做这种事情了?!长大了不就是杀人了吗?!你是想要她真的杀了人再来好好的管教?!”顾耀其狠狠的说着。

    “我是说,就是留在身边好好管教。”齐慧芬解释着。

    “不用了。我们顾家当没有这个孙女。”顾耀其狠狠的说着,转头又看了看顾明路,“先把明路送去医院检查一下,看有没有其他伤,顾明月先带回去,晚上再说。”

    齐慧芬想要在说什么,又当着这么多宾客的面不好反驳,只得招呼着顾家的人,该散的都散去了。

    乔汐莞抱着顾明路坐在小车内往医院走去。

    顾子臣开的车。

    乔汐莞看着顾子臣冷峻着的模样,她以为她这辈子都不可能做到顾子臣开的小车。

    心情有些复杂的,一直看着车窗外。

    古源的婚礼,就这么的,在打打闹闹下……

    车子到达目的地。

    乔汐莞打开车门,顾子臣已经出现在她面前,弯腰一把抱起顾明路,往医院走去。

    乔汐莞就这么有些愣怔的看着顾子臣高大的身影,看着他走在自己面前,抱着小猴子,如此背影……

    她咬着唇,大步跟上。

    顾子臣带着顾明路做了全身检查。

    还好,因为救得及时,顾明路几乎没有任何其他伤害,就是喉咙被溪水呛得难受,开了些药,怕被感染了发烧,就输了点水。

    小猴子怕输水。

    一看着枕头就憋着嘴想哭。

    顾子臣眼神一紧。

    小猴子咬着嘴,眼泪汪汪的,一直看着自己的妈妈,一副委屈到不行的模样。

    乔汐莞忍着笑,走过去抱着小猴子的头。

    点滴打上。

    他们坐在VIP输液区,这里有单独的套房,还有豪华的大床。

    小猴子乖乖的坐在大床上,看着坐在自己面前,一点一点在帮他削苹果的妈妈。

    “你想问我什么,就问,别把自己憋坏了。”乔汐莞削着苹果,随意的说道。

    小猴子一惊。

    妈妈怎么知道他有问题想要问她,她甚至连头都没有抬一下。

    乔汐莞嘴角笑着。

    “那个,爸爸。”小猴子突然转头对着坐在沙发上的顾子臣。

    顾子臣眉头抬了一下,“什么事儿?”

    “你能不能先出去,我和妈妈有话要说。”顾明路红着小脸蛋,鼓起勇气说道。

    顾子臣似乎是怔住了,沉默着,看着顾明路。

    顾明路有些不好意思的低头。

    乔汐莞嘴角挂着笑,转头看着顾子臣,“你先出去吧,我和小猴子有秘密。”

    “……”顾子臣脸色微动。

    乔汐莞看着顾子臣,一脸骄傲。

    顾子臣从沙发上站起来,直接走向了外阳台。

    乔汐莞还好心的走过去,把外阳台的落地窗关了过来,分明就是隔壁了和顾子臣的距离。

    顾子臣看着乔汐莞笑得狡诈的模样,脸色黑了黑。

    乔汐莞走向顾明路,“说吧,我已经把你爸爸关在阳台上了,你有什么给妈妈说的秘密?”

    “哦。”顾明路看了看阳台的方向,转头对着乔汐莞,“妈妈,为什么要说谎?”

    乔汐莞似乎是已经削好了苹果,把苹果削成一小牙,一小牙,边削边说,“明路,妈妈没有让你说谎,只是在教你,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顾明路一辆茫然。

    “妈妈也不知道怎么给你解释,但是你要记住,有些时候在自己不需要开口的时候就不需要说出来,比如,顾明月愿意帮顾明理承担过错,那是顾明月自己的事情,我们不需要插手。”

    “可真的是顾明理推我的。”

    “妈妈承认,在这件事情上妈做得不够光明磊落,妈妈也不会说妈妈做得不够好的地方都是为了你好,尽管也确实是为了你好,你现在可以选择认同妈妈的方式,也可以选择不认同,但你必须记住,很多事情不是你管的,你就不要去管,否则,受伤的会是你自己。”乔汐莞一字一句的说着。

    说得有些深奥。

    她只是为了让他明白,顾明月不是他能够保护的,而他应该认清楚,顾明月不是他的朋友。

    而她。

    当然是为了残忍的让顾明月离开,至少离开顾明路的视线。

    顾明路的性格她清楚得很,想要真的不管顾明月肯定不可能,而叶媚这个女人,她总觉得不安好心,所以绝对不能让任何人或者事儿来威胁到了顾明路。

    这是她的底线。

    她眼眸微动,嘴角笑了笑,“明路,好好休息一下,等会点滴完了我们就回家。”

    “明月会真的被赶走吗?”

    “明路,你忘记了你对妈妈说的,不要再理明月了吗?”

    “哦。”顾明路小脑袋有些难受的点头。

    乔汐莞也不想要多说。

    至少,她这样就是表明了她坚决的态度。

    没想过给顾明路任何有回转的心思。

    她端起手上那盘已经削好的苹果,“我去犒劳一下你爸爸。”

    “啊?”顾明路看着他。

    “把这份苹果送给你爸爸。”

    “哦。”顾明路以为,这份苹果是自己的。

    乔汐莞摸了摸小猴子的头,转身走向外阳台……

    ------题外话------

    父亲节快乐。

    赶快的,给爸爸说一声,爸爸我爱你。

    不说了,小宅红着大脸给爸爸打电话去了……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