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一百零七章 解决隐患

第一百零七章 解决隐患

作者:恩很宅
    医院。

    偌大的外阳台,阳光普照。

    乔汐莞打开外阳台的门,看着顾子臣站在阳台上,阳光倾泻,自然洗涤在他的全身,他身材健硕,挺拔修长,头发有些短,似乎不需要刻意的打理就已经非常有型。他背对着自己,她只能看到他完美的侧脸轮廓,似乎连后脑勺也是好看的,让人不得不感叹,这个男人是不是得到了上帝的恩宠,如此的出类拔萃。

    阳台上有些热。

    尽管阳台下的树木丛生,夏风飒飒。

    乔汐莞似乎看到顾子臣额头上的汗水,正在悄然的从他的额头上往下滑落,顺着他的脸颊,一路往下。

    她不自觉得咽了咽喉咙。

    有种说出来的微妙情绪。

    顾子臣似乎是感觉到来人,转头,眼眸淡淡的看着乔汐莞。

    总觉得,分明是潮热的天气,分明身上都在出汗了,这个男人也可以给人这般,如清风袭面的感觉,看上去干净透彻。

    “吃苹果吗?”乔汐莞嘴角一勾,手上端着那一盘她削得有些啃啃哇哇,切得大小完全不规律的水果。

    顾子臣垂眸看了一眼,“不用了。”

    很冷酷。

    乔汐莞翻白眼。

    她用手直接拿起,自己吃了起来。

    阳台外很安静,两个人不说话,就只有烈日和夏风在他们之间,流淌。

    “你不好奇小猴子对我说什么了吗?”乔汐莞觉得和顾子臣真的很容易冷场,而她其实是有些受不了这种冷场的气氛,总觉得很多时候,都像是自己一个人在演独角戏一般的,没人回应的滋味让她全身发毛。

    “我知道。”顾子臣很直白。

    “那你说说。”乔汐莞饶有兴趣。

    “明路问你为什么不让他说出真相?”

    “……”乔汐莞汗颜。

    这个男人。

    看上去对什么都冷冷冰冰地,倒是什么都知道。

    “你怎么给他解释的?”顾子臣问她。

    “我没解释。”乔汐莞无所谓的边吃着苹果边说道。

    顾子臣眉头紧皱,“明路还没满6岁,有些时候你不能用你的思维去理解他,他懂不了。”

    “有一天就会懂了。”

    顾子臣看着乔汐莞。

    “你没资格要求我。”乔汐莞眼眸一沉,狠狠的看着顾子臣。

    顾子臣咬牙。

    “在你没有完全想要把自己交付给我的时候,你就没有资格要求我,任何事情。”乔汐莞一字一句。

    顾子臣薄唇微动,脸色有些冷冰,“乔汐莞,你现在是越来越得寸进尺了?”

    “我倒是想要进尺!可你觉得我有那么大能耐吗?”乔汐莞有些讽刺。

    顾子臣沉默的看着他,脸色有些难看。

    “等你哪天能够坦然的对我说出‘我爱你’三个字了,我们的事情,再说。”说完,乔汐莞转身欲走。

    而她转身那一秒,其实是有些狗血的想着,顾子臣突然大声在她背后说,乔汐莞,我爱你。

    想来,也是白想。

    心里却有些生气。

    总觉得这段感情有些不公平,什么都是她在付出,什么都是她在主动,而他,爱理不理,爱动不动。

    以前和齐凌枫,就算齐凌枫这么坏的算计她,从头到尾都是在算计她,当时被蒙在鼓里的自己至少自以为是的觉得齐凌枫很爱自己,齐凌枫就是她的专属,顾子臣却不是,若即若离,恍然若失。

    她离开的脚步突然停顿了一秒,转身奔向顾子臣。

    顾子臣似乎没想到乔汐莞会有这样的举动,莫名其妙的看着她,看着她突然蹦起来搂着他的脖子,强势的就吻上了他的唇,在他还处于愣怔状态时,她的舌头已经灵活的滑进他的嘴里,送进去一小牙苹果,然后强势的堵着他的嘴,不准他吐出来。

    顾子臣整个脸涨得通红,不知道是不是嫌弃,反正瞪着眼睛,狠狠的看着她,看着她像一个八爪鱼一般的缠着他的身体不放,两手紧紧的搂着他的脖子,脸上满是坚决。

    两个人这么维系了半分钟。

    身后响起一个幼嫩的小男孩声音,有些诧异的说着,“爸爸妈妈你们在做什么?”

    乔汐莞整个人一怔。

    废话。

    这么明显还不知道做什么吗?!

    她猛地一下推开顾子臣,得意的看重他憋红的脸。

    有时候她也觉得自己很幼稚,幼稚的做一些,异于常人的举动,幼稚的总是想着,自己付出了,就算是抢来的,也要有回报。

    顾子臣嘴唇一直未动,嘴里面还有她故意给他的那小牙苹果。

    她想顾子臣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吐出来,或许一个生气,就喷到了她的脸上,她正想着应该怎么的逃脱时,顾子臣的嘴角突然动了一下。

    她以为事幻觉,瞪大眼睛看着他。

    他薄唇真的在动,一下一下,分明就是在嚼东西的节奏。

    顾子臣,真的在吃她刚刚给他的,用嘴给他的苹果……

    莫名的那一刻,自己的脸反而红了。

    红透着脸看着顾子臣这么漫不经心的嚼东西,还该死的,这么帅这么有魅力。

    她很努力的咽了咽口水。

    “妈妈,你们站在外面不热吗?”小猴子在房间内诧异的问道。

    乔汐莞猛地回神,转身看着顾明路已经拔了点滴,站在阳台落地窗处,眨巴着眼睛一直看着他们,小脸蛋还有些红红的,望着他们。

    “很热。”乔汐莞说。

    从内到外,热死了。

    乔汐莞大步的走进阳台。

    应该是条件反射的,顺手将落地窗的玻璃门关上。

    “咚。”突然一声巨响。

    乔汐莞直直的看着顾子臣,看着顾子臣那张脸就这么贴在了玻璃上,慢慢的,变得狰狞,眼睛突然红透的看着乔汐莞,乔汐莞当然不会傻吧兮兮的误认为顾子臣是因为被撞痛了而眼眶红着想要哭,那个男人分明是一副恨不得杀了她的表情。

    拜托。

    她刚刚真的是无意的。

    真的是无心之过。

    却越是这般的想着自己的“无心之过”,嘴角越是的想笑。

    然后就这么,毫不掩饰的笑了出来。

    顾子臣透过玻璃看着乔汐莞,看着她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拳头不自觉得紧捏,表情变得狰狞。

    小猴子站在乔汐莞的后面,看不到乔汐莞的表情,但看着爸爸的表情……好吓人。他猛地捂着自己的眼睛,掩耳盗铃般的还自我安慰道,“我什么都看不到,我什么都看不到……”

    碎碎念的离开。

    乔汐莞停留了两秒钟,突然转身也离开。

    顾子臣就看着房间里面大摇大摆往外走的两个人,脸色青一阵白一阵。

    没遇到乔汐莞这个女人前,他就真的不知道自己原来可以这么倒霉!

    他揉着自己撞得痛得发麻的鼻子,整个人脸色更加不好了,那个女人半点愧疚感都没有,居然还笑得出来。

    他粗鲁的一把滑开落地窗,走进房间,走出病房。

    嘴里还有苹果独有的果汁香味在口腔内,冷漠惯了的脸上,似乎有了些若有所思。

    乔汐莞这个女人,前一秒可以一脸忧伤仿若全世界都欠了她的模样,后一秒就可以没心没肺到,仿若她欠了全世界的样子,这么善变,到底是一直在不停的隐忍压抑,还是说,真的活得这般的,无拘无束。

    他敛眸,脸色微沉的走出病房。

    乔汐莞已经和顾明路站在了来时的小车上。

    顾子臣出现,打开车门。

    乔汐莞和顾明路非常乖巧的坐在了后座。

    顾子臣坐在驾驶台,开车。

    车子开得有些快。

    乔汐莞其实没有想到顾子臣开车这么轻浮,分明和武大不太一样,当然也没有尹翔这种职业赛车手的惊心动魄,但就是觉得,顾子臣开车的感觉很随意,仿若这台小车在他的驾驭下可以随心所欲。

    “我们还去参加婚礼吗?”乔汐莞看着车子行驶的方向,忍不住问道。

    “你觉得呢?”顾子臣没好气的说着。

    乔汐莞皱眉。

    这个小气的男人,不就是让他吃了沾满她口水的苹果而已。

    不就是让他这么轻轻的撞了一下……好吧,是重重的撞了一下而已。

    用得着这么一直板着脸色吗?!

    “都不会好好说话的吗?!”乔汐莞抱怨着,拿起手机,拨打。

    顾子臣透过后视镜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电话打通。

    “古源。”

    “嗯。”

    “晚上我就不过来了,新婚快乐。”乔汐莞真诚的说道。

    “好。”古源一直都是温温和和的,声音也很好听,“明路怎么样了?”

    “没什么事儿了。”

    “那就好。真怕在我的婚礼现场,让你儿子出了事儿。”

    “没有,明路现在很好,你不要担心。”

    “嗯。”古源点头道。

    “对了,会去蜜月吗?”

    “暂时不去。”

    “怎么不去?是子颜怀孕的原因吗?”

    “是啊,怀孕了就不能像平常那样了。只有等以后生下孩子,带着孩子一起去蜜月了。”那边淡淡的说着,也听不出来有什么失望的情绪。

    倒是乔汐莞觉得很遗憾,遗憾地说着,“没有蜜月旅行,叫什么新婚?!”

    “知道你是个享乐主义者,不过人各有志。而且也确实有现实因素在这里,没办法。”古源无奈的笑着。

    “谁让你先上车后补票了,活该。”乔汐莞笑着打趣,“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这么做。”

    “以后……”古源故意的,拉长声音。

    “不好意思,童言无忌童言无忌,这事儿就没有以后了。”乔汐莞笑得很灿烂,大大的眼睛弯弯的,分明给人甜甜的感觉。

    顾子臣似乎是透过后视镜看了乔汐莞好几眼,紧抿着薄唇。

    “不和你说了,我还忙着去招呼客人。”

    “好,拜拜。”乔汐莞挂断电话。

    眼眸一直看着上海街头,繁花似锦。

    说不出来什么心情,但她总是在想,时间可以冲淡一切,也就可以理所当然的接受一切。

    就像她接受了,齐凌枫从头到尾都是千方百计的算计。

    接受了,自己爱上顾子臣的事实。

    “妈妈,刚刚你给谁打电话,笑得这么开心?”小猴子忍不住问道。

    每次妈妈笑得时候都好漂亮。

    “一个好朋友。”乔汐莞转头,点了点小猴子的鼻子,“以后,你的生命中也会有这么一个蓝颜知己。你不喜欢她,但是却舍不得她离开自己。”

    说着,眼眸喵了一眼顾子臣。

    顾子臣那货,依然一脸冷漠,随意而潇洒的开着车,看着前方。

    小猴子似懂非懂的点头,“就像我和小苹果一样。”

    “小苹果?”乔汐莞一怔,后反应过来,是幼儿园班上,顾明理曾经很喜欢的那个小女孩。

    “嗯。”小猴子点头,说道,“我不喜欢小苹果,但是小苹果全家移民了,我又觉得好舍不得。而且小苹果还是明月最好的朋友,明月也伤心了好长一段时间。”

    乔汐莞无奈的笑了笑。

    你这才不叫蓝颜知己。

    你这只是因为顾明月的好朋友离开了,你替顾明月难过而已。

    她微微的叹了口气。

    今天的举动,真的是对的。

    顾明路真的不适合和顾明月长此以往的生活在一起。

    车子一直稳定的到达顾家大院。

    顾子臣开门直接下车就走了。

    乔汐莞看着那个龟毛的男人,做了个鬼脸,然后牵着顾明路走进别墅。

    大厅内,顾明月和顾明理坐在沙发上。

    叶媚陪在他们身边,似乎是在说什么。

    家里除了佣人也没有其他人,应该还都在婚礼现场。

    乔汐莞牵着顾明路走过去时,顾明理和顾明月都转头看了看顾明路。

    顾明路脸上的血色恢复了很多,但看上去还是和一般的小孩子有些不一样,显得虚弱了些。

    顾明月看着顾明路出现,想要大声叫着顾明路的时候,又顿了顿的没有说话,眼眸垂暗的,规规矩矩坐在沙发上。

    乔汐莞牵着顾明路直接回房。

    顾明路看着顾明月和顾明理,咬着小嘴巴也没有说话。

    乔汐莞带着顾明路回到房间,然后让他去床上睡一会儿。

    顾明路听话的,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乔汐莞陪着顾明路睡着了,才离开顾明路的房间。

    刚走到房间门口,就看到顾明月站在那里,似乎是没有想到房门突然就打开了,她有些不知所措的,转身就准备大步离开。

    乔汐莞一把拉住她。

    顾明月整个人吓得不行,想要大叫的那一刻,被乔汐莞一把捂住嘴。

    “你别叫,我有话问你,不会打你。”乔汐莞说。

    顾明月闪烁着黑黑的大眼眸,半响,点了点头。

    乔汐莞放开她。

    顾明月还是有些害怕的,身体不停的往后缩。

    顾明月是怕她真的打她吧。

    她忍不住嘴角一笑。

    小孩子的世界果然是单纯的。

    乔汐莞带着顾明月走向一个休闲的玻璃阳台。

    脚下就是顾家奢华的花园。

    乔汐莞让顾明月坐在她对面的椅子上,直接开口说道,“我不管你是不是真的推了顾明路,我就是明白的告诉你,以后顾明路都不会和你玩耍了,他不会再把你当妹妹看待。”

    顾明月的眼眶一下子就红了,眼泪汪汪的看着她。

    那一刻她都觉得,这个小女孩,我见犹怜。

    可惜。

    她心肠就是这么的硬,所以半点反应都没有。

    “以后不要再主动找顾明路玩了,我也不想看到顾明路再因为你受伤,知道吗?”乔汐莞口吻有些严厉。

    顾明月忍着大声哭泣的声音,身体有些抽搐,猛地点头。

    “我给你说的就是这些,你眼泪流过了,再走出这个地方。”乔汐莞冷漠的丢下一句话,起身准备离开。

    “大婶。”顾明月带着哭腔,“阿姨说我乖乖的,什么都听她的,和她亲密点,她就能够把握送到我妈妈身边,我现在是不是让她失望了,所以她再也不会让我回到我妈妈身边了?”

    乔汐莞抿着唇。

    那一刻似乎是停顿了很久,她就默默的看着顾明月,看着她一脸绝望的望着自己。

    心里有一刻的悸动,却也是这般的冷酷,她说,“你妈妈再也不会回到你身边了,不管你怎么讨好你阿姨。”

    “是这样吗?”顾明月咬着嘴唇,强忍着自己不哭出来的声音,越渐的抽泣得厉害。

    她甚至有些背不过气的,身体不停的上下起伏。

    乔汐莞看了一眼顾明月,大步离开。

    顾明月看着乔汐莞的背影,趴在面前的茶几上,狠狠的抽泣。

    抽泣着,哭得很难受。

    顾明理是上楼找自己的妹妹,因为害怕她说漏嘴,想要讨好她,不准说出真相。

    找了一圈,终于在外阳台上找到顾明月。

    他走过去,叫着她,“明月,你哭什么?”

    顾明月抬头,泪眼婆娑的看着顾明理,“哥,我想妈妈。”

    “不许想妈妈,也不许哭了。”顾明理很严肃的说着,“以后不准这么动不动就流眼泪,一点都不可爱。”

    顾明月努力的擦眼泪。

    这个世界上,好像除了哥哥,就真的其他亲人了一般,她想要讨好他。

    “还有,刚刚阿姨不是说过了吗?等会儿不管谁问你,你既然都已经承认了是你推的顾明路,就不准说自己没有推了知道吗?否则哥哥就会被你害死。”顾明理带着些威胁的口吻。

    顾明月点头,“哦。但是我怕我真的被爷爷撵出去……”

    “撵出去,或许就是回到妈妈身边。你不是想要回到妈妈身边吗?”顾明理一直很强势。

    “开始刚刚大婶说……”

    “不许再和大婶说话,她就是恶魔。阿姨刚刚才对我们说过,大婶就是我们最大的敌人,都是因为她我们妈妈才离开家里面的,都是因为她,我们才生活得这么不快乐,全部都是因为她。你不要听大婶说一个字,她就是坏人。”顾明理叉着腰,打断顾明月的话,狠狠地说着。

    “哦。”顾明月点头。

    顾明理拉着顾明月,“走了,我们下楼去。”

    顾明月跟着顾明理的脚步离开。

    乔汐莞站在走廊上,在离开的时候,正好撞到了这一幕。

    叶媚这个女人,为达目的,真的是什么招数都想的出来。

    她咬着唇。

    果然这个女人,点都留不得。

    ……

    晚上,约8点左右。

    顾耀其和齐慧芬从婚礼现场回来。

    两个人招呼了一天的客人似乎是都有些累了。

    那一刻却没有直接回房间休息,坐在沙发上,表情严肃,吩咐着佣人把家里面的人叫了出来。

    叶媚带着顾明理和顾明月最先出现在客厅沙发上,顾明月胆子很小的一直不敢抬头看爷爷奶奶,顾明理因为心虚,也不敢看谁,倒是规矩得很。

    顾子臣和乔汐莞带着顾明路也出现在大厅,坐在沙发上。

    顾耀齐看着他们,不言苟笑,表情很严厉。他说,“今天明月推到明路的事情,是不是就是说的那样?”

    所有人都很安静。

    安静到不行。

    顾耀其看着顾明月,“明月你说,你为什么要推明路?”

    叫着自己的名字,顾明月整个人吓了一大跳,眼睛都不敢往上看的拼命点头。

    “我让你说话!”顾耀其声音很大。

    “我,我,我不喜欢顾明路每天都缠着我,所以就推了他……”顾明月大声说着,声音紧张到不行。

    顾耀其脸色更加难看了。

    他狠狠的看着顾明月,恨恨的看着。

    顾明月眼泪流了出来,却隐忍着不敢哭出声音。

    “爸。”叶媚突然开口。

    顾耀其脸色不好的看重她。

    “今天发生了这种事情,我也给子寒打了电话。子寒特别忙,没办法回来,电话里面告诉我,说如果一切都是因为明月的问题,爸怎么处罚都行。”叶媚这个时候,就是一副好媳妇模样,完全不像下午那样的咄咄逼人,显得很是大度,处事方式也很周全。

    顾耀其看着叶媚,“你带着明月和明理回来这么久,他们给你好好说话了吗?”

    “两个孩子都很难过,也很自责,倒是没怎么和我说,我也不想逼他们。而且一切,都听爸的意思。”叶媚开口。

    顾耀其沉默了一下。

    经过一个下午,其实也没刚开始那么气了,而且明路看上去也没什么异样,算是没有酿成大祸。他突然转头,对着乔汐莞说道,“乔汐莞,这事儿是明路受了委屈,你怎么说?”

    乔汐莞抬头,看着顾耀其。

    顾明路一直坐在乔汐莞的身边,拉着乔汐莞的手似乎在微微的用力。

    应该是无声的在给顾明月求情。

    乔汐莞反手拉住顾明路,很认真的对着顾耀其,“我知道作为顾家长媳,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应该要大度些,而且真的不应该和小孩子计较,可毕竟明路是我的儿子,我也看不得他受委屈,何况,明月说她推明路的事情是故意的……所以我觉得,这事儿不能就这么,不了了之。”

    齐慧芬眼眸一紧,狠狠的看着乔汐莞。

    乔汐莞是感觉到齐慧芬的不友好的眼神的。

    齐慧芬是想要护短,但是,她这次偏不。

    齐慧芬或许也有些不相信,一向会处事一向都知道看人脸色做事儿的乔汐莞,突然说出这样的话。

    乔汐莞很淡定自若的再次说道,“爸、妈。其实在没有发生这个事情的时候,我真的没有过这种想法,但今天从送明路去医院一直到回来,我只是在相应问题,想着子寒不在这里,明月的亲生妈妈也不在了,这么一个孩子,在家里面这么养大,养的好就不说了,真的养得有所差池,以后子寒会怎么看?!明月亲生妈妈那边会怎么说的我们?!到时候大家都以为我们偏了心,对明月照顾不好。”

    顾耀其似乎是突然动了动身体,应该是没想到乔汐莞会突然这么说。

    齐慧芬确实有些不认同,很直接反驳道,“我对明月这么好,谁敢说一句不是?!”

    “是啊,大嫂是不是太杞人忧天了,何况我还在家里面照顾明月。”叶媚说着。

    “弟妹。不怪大嫂没有提醒你,如果明月以后没有教好,你这个做后妈的……外人会怎么看?”乔汐莞好心提醒。

    “乔汐莞,你不要在这里含沙射影的,我对明月的好我不愧于心。”

    “我没说你对明月不好,你这么激动做什么?”乔汐莞显得平静得多。

    叶媚脸色一下就黑了,恨恨的看着乔汐莞。

    “行了,别吵了。”顾耀其突然开口。

    其他人也都安静的,不说话。

    “乔汐莞说得对。”顾耀其说,“明月的父母都不在,我们这么照顾着也不是办法,而且现在教育专家都说了,小孩子要跟着父母成长才是最健康的方式。不说其他,言举重这段时间一直都盯着我,我有点点风吹草动他这只老狐狸绝对会大做文章,我们顾氏是上海的名门贵族,历史悠久,不能被人这么随便的诽谤了去。”

    乔汐莞嘴角一笑。

    顾耀其最忌讳什么,就要那什么来做文章。

    她一向都知道,抓住死穴,才是成功的阶梯。

    “爸说的是,因为上次我们和言氏就搞得非常不愉快了,又因为现在有人撑腰嚣张了些。爸,我想了一下,明月可以送去两个地方。”乔汐莞说。

    “你说。”顾耀其看着她,对乔汐莞的口吻分明好了很多。

    “第一个就是送明月去沈阳,去子寒那里。不管如何,子寒是明月父亲,跟在子寒的身边,怎么都是好的。何况,子寒和叶媚这么一直分居两地也不是办法,子寒难得回家一次,也影响了他们一家人的感情生活。我倒是觉得,叶媚带着明月去沈阳是最好的。”乔汐莞一脸好心的说着。

    顾耀其微点了点头,但似乎又有些顾虑的没有一口答应。

    叶媚一听乔汐莞的建议,整个脸都白了。

    她咬牙切齿的,暂时没有想到更好的办法去反驳,就这么狠狠的看着乔汐莞,不发一语。

    “第二个地方呢?”顾耀其问道。

    “第二个地方就是送去言家。”乔汐莞说。

    “不行。”顾耀其一口否定,“我怎么可能把顾家的儿孙送给言举重那只老狐狸。”

    “爸你听我说。”乔汐莞一字一句,“前段时间因为收购不成和言氏发生了矛盾,言氏到处诽谤我们顾氏不仁不义,说我们背后插刀,现在外界都还觉得我们顾氏真的冷血无情。我们为何不做点什么正面的事情来宣传一下我们,不能让他们就这么一直黑我们。”

    顾耀其皱眉,“你继续。”

    “爸,我觉得这些事情可以先就不让明路明月和明理听下去了,现在也不晚了,让他们先回房吧。”乔汐莞这么做,就是在顾虑小孩子的感受。

    齐慧芬连忙说着,“对对,耀其,孩子还小,有些事情不能都知道了。”

    顾耀其点头,转身对着佣人说道,“你们把小少爷和小小姐带去睡觉。”

    “是。”几个佣人一人带着一个离开。

    顾明路看着自己的妈妈,咬着唇,还是什么都没说。

    乔汐莞对着顾明路一笑,用手势比划着早点睡觉。

    顾明路点头,乖乖的离开。

    乔汐莞看着所有小孩纸都上楼了,才一字一句的说着,“爸,我们把明月送给言家人,一方面也是因为言欣瞳去世了,言家人伤心欲绝,这个时候我们给他们送一个孙女儿去,自然对外人而言,我们就是雪中送炭,给言家人心灵安慰。你想想,言家人少了一个女儿,我们给他送个孙女儿过去,是仁至义尽的事情,言举重也绝对不会再在媒体面前说我们薄情假意。”

    顾耀其沉默着,其实是认同乔汐莞的,却还是有些顾虑的说道,“万一言举重不接受啦?反而说我们是因为不想照顾明月了才送了去。”

    “爸,你放心吧,言举重就两个女儿,一个言欣瞳已经死去了,一个言欣妍就是私生女,上不得台面的。退一万步讲,就说言举重已经把感情转移到了言欣妍的身上,但是张小群不一样,她唯一的女儿没了,有个小孙女陪她,她还能不要?!”乔汐莞扬眉。

    而且不得不说,顾明月回到言家绝对是最好的选择,言家人绝对会宠着她长大,并且健康的成长下去,至少言举重不管在商界如何,家里面还是干净的,也没有什么如顾家这么复杂的家长里短,各种算计。最多不过就是应付一下言欣妍,言欣妍在张小群的面前,还是差了一截,起不到什么威胁。

    不管如何,总比成为叶媚报复的工具要强得多。

    “爸,我觉得大嫂的建议是不错的。”叶媚突然开口,一向习惯了针对乔汐莞,此刻却是难得的极力赞成。“我本来也是舍不的明月离开的,但是为了大局着想,我觉得这也是好的。言家人失去了女儿,肯定对这个小孙女就更加的好了。”

    顾耀其还是沉默着,一直没有开口。

    乔汐莞看了一眼叶媚。

    她是怕顾耀其选择了第一种方式,她就会跟着去沈阳吧?!

    乔洗莞冷笑着。

    其实她如果不说第二种选择,顾耀其或许就会听了她的第一个建议,而她之所以说出了第二种选择是因为她觉得这样是对明月最好的方式,不管她有多铁石心肠,但她总得给小猴子一个交代,小猴子现在理解不了她的做法,长大了就会知道她的用苦良心。

    她不想让小猴子以后真的恨她。

    “耀其,我们再想想。”齐慧芬突然开口道,实在是不舍得把自己的外孙女送了出去。

    “不用了,就这么决定了。”顾耀其开口,口吻笃定,“就按照莞莞说的那样,把明月送给言举重。我这么给他面子,我倒是要看看这只老狐狸会怎么做?!”

    “耀其,明月是人不是东西,你不能说送她走就送她走,她这么我们家长大这么大,怎么能说给了言家人就给了她,她生活不习惯怎么办?”齐慧芬极力争取。

    “你一个妇人之仁,不懂就不要开口说话。”顾耀其似乎不耐烦的怒吼着,“这事儿就这么决定了,明天你给张小群打电话,就说我们看在他们家失去了一个女儿的份上,决定把明月送给他们抚养。”

    齐慧芬忍着不开心,只是点了点头。

    “这事儿就这么解决了,谁都不要提了。”顾耀其说着。

    “是。”其他人点头。

    顾耀其起身离开,走向了2楼。

    齐慧芬离开的时候,狠狠的瞪了一眼乔汐莞。

    这次,应该是把婆婆惹毛了。

    乔汐莞深呼吸。

    为了一个小猴子,也值的了。

    小猴子在顾明月的身上,指不定要吃多少亏,叶媚终究会发现小猴子对顾明月别一般的好,到时候做点什么文章,害的是小猴子。

    所以解决隐晦于未然,她一向如此。

    她深呼吸,准备离开。

    叶媚突然叫住她,阴阳怪气的说着,“乔汐莞,你现在不得了了,明理马上要回美国,明月就被你送去了言家,子寒被逼着去了沈阳,这下子,这个家都是你的人了,你心里该死舒坦得很了。”

    乔汐莞看着叶媚,脸上没什么特殊表情的看着她,“你不还在这里吗?”

    “你还想把我撵走不是?”叶媚不屑的冷笑。

    “叶媚,经过今天的事情你还没认清楚一个事实吗?”乔汐莞眉头一紧。

    叶媚冷眼看着她。

    “我想要撵你走,轻而易举的事情。这次,我是在给你机会。”

    “乔汐莞……”

    “否则,绝不留情。”乔汐莞说完,拉扯着坐在沙发上的顾子臣大步离开。

    叶媚看着乔汐莞的模样,整个脸上气得想要杀人。

    那一刻却没办法说一个字。

    只因为乔汐莞说的都是对的,今天的事情,但凡乔汐莞动点点心思,她就和明月一起去了沈阳!而且似乎是真的,乔汐莞故意放了她一马!

    她咬牙。

    现在在顾家的王牌都不在了,她要怎么才能够在顾家立足!

    ……

    顾子臣的房间。

    乔汐莞一屁股坐在床边。

    顾子臣去衣帽间拿衣服,似乎是准备洗澡睡觉。

    整个过程,一直很淡定很冷漠,没有说一字。

    而所有的决定之后,他也没有半点异样。

    不表露赞成还是反对。

    乔汐莞实在看不透这个男人,到底要什么。

    她咬着唇,问他,“顾子臣,你觉得我坏吗?”

    顾子臣眉头一皱,看着她,“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因为今晚上你由始至终都没有说一个字。”乔汐莞直直的看着他。

    “没什么好说的。”顾子臣很淡定,淡定的转身准备走进浴室。

    “真的如叶媚说的那样,这个家都被我弄得,四分五裂了,我把顾子寒一家人都赶了出去。包括言欣瞳。”乔汐莞说,有些自嘲的弧度。

    其实一切都并不是自己想要的结果,却还是这么阴错阳差的变成了这样。

    当然,她并不内疚。

    因为能够变成这样,都是他们咎由自取。

    她没有想过主动害任何一个人。

    最多就是自我防卫。

    在严肃一点就是,防卫过当。

    “我觉得,还好。”顾子臣说,转身走进浴室,进去的那一瞬间,忽然又开口说道,“乔汐莞,你翻翻床头的第一个抽屉。”

    乔汐莞一怔。

    翻抽屉做什么?!

    她纳闷的看着浴室门关过来的方向,低头打开第一个抽屉,眼眸一顿。

    她看着面前三张机票。

    拉斯维加斯的机票。

    机票上面写着“顾子臣”、“乔汐莞”、“顾明路”的名字。

    乔汐莞咬着唇。

    顾子臣是准备带她出去旅游?!

    怎么这么突然?!

    是她说了什么,想去旅游的事情吗?!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