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一百零八章 拉斯维加斯之旅(一)

第一百零八章 拉斯维加斯之旅(一)

作者:恩很宅
    第一百零八章

    旅游的字样。

    就在乔汐莞的眼眸中越放越大。

    时间就在明天。

    她拿着那三张机票,百思不得其解。

    好久。

    浴室的房门打开,顾子臣一身清凉的从浴室里面出来,看着乔汐莞拿着机票坐在床头,呆呆的模样。

    嘴角拉出一抹不易发现的微笑,他走过去。

    乔汐莞抬头,看着他,“顾子臣,我们是去拉斯维加斯旅游吗?”

    “嗯。”

    “怎么突然就要去了?”

    “心血来潮。”顾子臣说。

    乔汐莞就是觉得,她和顾子臣真的没办法愉快的交流。

    “那你签证怎么这么快的就拿了下来?”

    顾子臣看着她,一副你真的很愚蠢的表情!

    仿若拿个签证,根本就是毫无费力的事情。

    乔汐莞也觉得自己就是问了一个白痴的问题。

    她舔了舔舌头,说道,“这几天我很忙,爸让我谈傅氏合作的事情,虽然这个合同因为爸现在的资金还未到位的,耽搁了一个星期,如果再这么耽搁下去,很有可能傅氏不会和我们签约。现在筹集资金的阶段不用我,可一旦资金到位,我就要代表公司去和傅氏签合同的,爸这个时候应该见不得我走吧。”

    “你把自己想太重要了。”顾子臣直截打击。

    乔汐莞定定的看着他,“我说的是事实。”

    现在顾氏,是真的非她不可。

    在自己用心经营了大半年时间后,顾氏的所有运作,都需要她的支撑,她几乎已经掌控了顾氏大半部分有用的人际关系,以及整个顾氏的内部运行。

    这点顾耀其也明白得很,所以很多时候就算是防备她,也没办法把她赶走。

    顾子臣有些不屑的笑容一闪而过,他淡定的说着,“去洗澡。”

    “你总是转移我的话题。”乔汐莞也不爽。

    “洗完澡再说。”

    “……”这个男人。

    乔汐莞放下机票,拿起睡衣走进浴室。

    顾子臣浴室房门的方向,低着头看了看乔汐莞随意放在床上的机票。

    真是,心血来潮的举动。

    乔汐莞火速的洗完澡出来,连头发都没有擦的还在掉着水珠,水珠从脸上滑落,一直滑进了身体里面。

    顾子臣淡漠的眼眸中,仿若有了些微微的变化。

    乔汐莞也没太注意,她大步走过去,说,“我明天要是和你去了拉斯维加斯,你爸怪我不懂分寸的时候,你要帮我说话。”

    “你也可以不去。”顾子臣说,“我和明路去。”

    “……”乔汐莞目瞪口呆的看着她。

    有那么一瞬间,她以为是顾子臣专程带她出去玩的,顾明路就是一陪衬……

    “睡觉了。”顾子臣说。

    “你信不信我真的不去了?!”乔汐莞叉腰。

    “不相信。”

    “我真的不去了,要去你就和顾明路出去玩……唔……”乔汐莞只感觉身体一重,整个人直接就往前倾去,嘴唇覆盖在顾子臣的唇瓣上,还未反应过来,身体又是一阵天翻地覆,最后的结果就是,她被顾子臣压在了身下。

    “唔唔。”乔汐莞被顾子臣堵着嘴,想要说的话几乎都没有说出来,剩下的就是一些零碎不已的单词,根本没办法组成一组完成的句子。

    顾子臣你个王八蛋。

    乔汐莞只感觉自己的衣服快速被某个男人粗鲁的扔掉,身体也被大手不停的抚摸,直到……床上响起了有规律的节奏,还有不甘的,细微的娇嗔声。

    夜色越来越晚。

    房间内的外阳台上站着一个男人,上身赤。裸。,下身仅仅围了一条白色的浴巾,似乎是在抽烟,黑暗的环境,亮起一点一点深浅不明的红色点点。

    好久,那个阳台上的男人似乎是抽完了,他熄灭烟蒂,挺拔的身体走进房间内。

    房间内透过窗外的白月光,一点一点打在床上女人的脸上,身体上,她睡觉有些调皮的把被子都踢来了,长长的头发妖娆的披在枕头上,一些零落在她。裸。露而细小的香肩上,以及她高挺而完美的胸上,身体卷在一团,分明已经有些冷了,却依然倔强的嘟着双唇,死活都不去拉扯被子。

    性格怎么会这么的强。

    顾子臣弯腰,将那床真丝被褥轻轻的搭在了她的身体上,柔软的触感让她不自觉得动了动,似乎是想要挨得更近。

    他修长的手指顺了顺她长长的头发,妖媚的脸上被白月光洗涤,仿若笼罩着一圈淡淡的白色光晕,唯美的就像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天使般,恬静绝美。

    他突然转身,走向浴室,拿起吹风机。

    她长长的头发还很湿润。

    这个女人似乎并不太会照顾自己,很多时候洗完澡的懒得再去吹头发,都是这般,让头发在她的枕头下面,捂干。

    嘴角蓦然一笑。

    他一直温柔的看着她,发丝在指尖,不停的穿梭……

    ……

    翌日一早。

    乔汐莞还处于朦胧状态。

    她伸懒腰。

    “啊。”她不自觉得叫了一声。

    全身酸痛无比。

    就像骨头都散架了一般。

    顾子臣这货,顾子臣这货昨晚吃药了吗?!突然这么猛。

    这么折磨她。

    她分明说了不要了,不要了。

    最后几乎在自己的呻吟中睡着了。

    而那个在她身上的男人,不知道在她熟睡后,又做了怎样猥亵她的事情……

    想起。

    脸猛地有些红。

    房门突然被人一下子推开。

    他以为是顾子臣。

    却是顾明路。

    顾明路穿着一套外出的短袖,一双运动鞋,头上还带了一个黑白相间的小潮帽,他小小的身体跑进房间,直接跑到她的身边,说着,“妈妈,你怎么还不起床,我们的都要出发了!”

    “去哪里?”乔汐莞一脸茫然。

    “拉斯维加斯啊。”顾明路说。

    “哦,对。”乔汐莞拍了拍头,她怎么就忘了这事儿了,一定是昨晚上顾子臣那厮的太不收敛,导致她都有些精神错乱了。

    她掀开被子准备起床。

    不对啊。

    她说了不去的啊。

    她凭什么,顾子臣让她去哪里她就去哪里?!

    她不爽的准备继续赖床。

    “妈妈,你腿上怎么这么多淤青。”小猴子看着乔汐莞露在外面的大腿,有些狰狞的问道。

    乔汐莞低头,看着自己穿着短睡裤的大腿。

    她什么时候又把衣服给穿上了。

    管他的管他的。

    她看着自己大腿根部的淤青。

    看着一直蔓延着,几乎到了她的下身某处……

    脸有些微红。

    “妈妈?”小猴子担心的看着她,满脸的关心。

    乔汐莞摸了摸小猴子的帽子,“昨晚上指不定被那只鬼给咬了。”

    “鬼吗?”

    “色鬼。”

    “……”小猴子一脸茫然。

    正时,顾子臣从房门外走进来。

    他眼眸很淡的看着还在床上窝着不起床的乔汐莞,声音有些冷,“还不起床。”

    “不起床。”乔汐莞直直的看着她。

    顾子臣眼眸一紧。

    乔汐莞倔强。

    “你是想要我用强的吗?”

    “我昨晚上分明说了我不去了……”

    “我昨晚上表现得还不够明显?!”顾子臣打断乔汐莞的话,直白无比。

    表现得还不够明显?!

    顾大少你的表现就是在床上,行事吗?!

    “飞机在2个小时后,如果你不想我直接拖着被子抱你出去,给你半个小时时间整理自己。”丢下一句话,顾子臣转身就往外走了。

    乔汐莞吐舌头,做鬼脸。

    顾明路看着自己妈妈如此滑稽的模样,忍不住“咯咯”的笑了出来。

    “不准笑。”乔汐莞低吼。

    顾明路赶紧的收拾好笑容。

    乔汐莞不悦的说着,“你爸就是那只色鬼。”

    “额?”顾明路觉得自己妈妈说话,颠三倒四的。

    乔汐莞当然不知道顾明路此刻的愣怔在想什么。

    她只是突然又看到了顾子臣出现在门口,冷冷冰冰又极其严肃的说着,“我不是。”

    “……”背后不能说人坏话吧。

    “明路,我们到楼下等你妈妈。”顾子臣招手。

    顾明路乖乖的跟着顾子臣出去,边走边努力的扬着小脑袋问道,“爸爸,色鬼是什么意思?”

    “没意思。”

    “妈妈身上的淤青是被爸爸打的吗?”

    “不是。”

    “那是怎么来的?”

    “是你妈自己要的。”

    “……妈是找打吗?”顾明路弱弱的问道。

    “是……”

    “顾子臣,你丫的别乱说,昨晚上到底是那个男人,死不要脸的在我身上蹦跶的,你个王八蛋,你个死龟毛,你敢再乱说试试……”

    房门外已经安静,安静的,似乎是已经下楼了,他们说了什么她也听不到。

    该死的顾子臣。

    该死的!

    乔汐莞气呼呼的从床上起来,然后跑到浴室火速的洗漱。

    换了一套运动服,翻了翻自己的行李,打包,提着下楼。

    楼下。

    有了好些人。

    顾子臣和顾明路也在客厅,感觉到乔汐莞抱着箱子从楼上下来时,所有人的视线都放在了她的身上。

    她抿着唇,让自己看上去平静了些。

    “怎么突然就想到出去旅游了?”齐慧芬问道,“莞莞你不是说很忙的吗?”

    声音有些讽刺。

    想来,齐慧芬应该在埋怨她昨晚上的“出谋划策”。

    她装作听不出来的模样,笑着回答着,“子臣突然就定了机票,我也始料不及,晚点我给爸说一声。等公司的资金下来了,我就马上赶回来。”

    “我给他说了。”顾子臣突然开口。

    乔汐莞将行李放在一边,自己走过去,有些诧异的看着顾子臣。

    “给爸说了。”顾子臣重复。

    “哦。”乔汐莞点头。

    她其实很想知道,顾耀其是不是火冒三丈。

    “你们年轻人要玩,就出去玩吧,玩开心点。”齐慧芬随口说着,仿若对乔汐莞也不想要多说了,今天还得找言家人说顾明月抚养的事情,想起来一肚子火气,现在却不想当着子臣的面发出来。

    等他们回来了,她再好好的告诉乔汐莞,她到底有多生气。

    其实不说,乔汐莞也知道齐慧枫是气得不行。

    但事实就是如此了,她觉得理所当然。

    “时候不早了,我们走了。”顾子臣突然开口。

    乔汐莞点头,自然的牵过顾明路。

    顾明路非常乖巧非常懂礼貌的对着家里面所有人甜甜的说着再见,然后再蹦蹦跳跳的跟着乔汐莞离开大厅。

    大厅内。

    叶媚就这么狠狠的看着他们一家三口的模样。

    越开越觉得,刺眼。

    她眼眸狠毒。

    耳边听到顾子俊有些吊儿郎当的声音说着,“乔汐莞走了,终于又可以轻松一个星期了。”

    而顾子馨却是满脸羡慕,忍不住说着,“大哥神马时候变得这么的亲和了,感觉和大嫂在一起,莫名的就是觉得很配。以前怎么都觉得,大哥和大嫂别扭得很啊……”

    叶媚听着这些话,自然是更不爽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

    突然。

    楼梯上响起剧烈的跑步声。

    顾明月急匆匆的从楼上跑下来,然后就看着顾明路和他的爸爸妈妈出了门,她连忙快速的跑出去,跑到门口的时候,顾明路已经和他的爸爸妈妈坐车离开了。

    她眼巴巴的看着车尾灯的方向,没有说话。

    身边,突然出现了一个女人。

    顾明月转头,看着叶媚。

    叶媚看着顾明月的方向,问道,“你跑出来做什么?”

    “听说明路要出去旅游,我想给他说句再见。”

    “你到现在还想着和顾明路玩?你哥哥还没告诉你吗?不能和顾明路玩了,他会害了你。”叶媚一字一句。

    顾明月咬着唇。

    她知道他们都反对她和顾明路玩,但她就是控制不住的,想要和顾明路玩在一起,顾明路真的很照顾她,对她很好……

    “你马上要被送去你外婆家了。”叶媚直截了当。

    “去外婆家做什么?”顾明月天真的问道。

    “去你外婆家,再也不会让你回来了。”

    “为,为什么?”顾明月眼眶一下子就红了。

    “你大婶把你赶出了顾家。说你推了顾明路,要给你惩罚。”叶媚说,嘴角带着邪恶的笑。

    “我保证我以后都不推顾明路了还不行吗?我以后一定乖乖的都不行吗?”

    “明月,你年龄太小了,你不懂大人们的世界,但是我必须告诉你,你大婶害了你的妈妈,害了你的爸爸,害了你的哥哥,害了你,你们一家四口之所以天各一方,都是因为你大婶从中使坏。不管以后你在你外婆家怎么样,你一定要记住,你所有的一切都是你大婶给你的,你以后长大了,一定要恨她,狠狠的恨她知道吗?!”叶媚狠狠的说着,说得那么的直白。

    顾明月眼泪一直往下掉。

    “大婶为什么要这么做?!”顾明月哭泣着问她。

    “因为你大婶是坏人。”

    顾明月当年只有5岁。

    5岁的她其实是不懂太多的尔虞我诈,但那个时候是真的,根深蒂固的记住了,乔汐莞害了他们一家人。

    她要恨她。

    一辈子。

    ……

    拉斯维加斯。

    到达拉斯维加斯的时候,天色已晚。

    顾明路因为时差的关系,整个人怏怏的,到达拉斯维加斯富丽堂皇的酒店就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乔汐莞出奇的兴奋到不行。

    由始至终都是出于亢奋的状态,仿若一点都停不下来。

    顾子臣把顾明路放在床上,盖好被子,转头就看着乔汐莞站在酒店的外阳台上面吹着湖风,此刻的湖面很有些起伏,波涛汹涌,在暗黑色的天际下,此起彼伏。

    要不要这么美?!

    乔汐莞伸懒腰,整个人惬意到不行。

    上一世的自己超级喜欢旅游。

    她觉得旅游就是犒劳自己最好的方式,她可以感受不同地区不同的文化领域,感受世界各地的风景美食,感受着这种无拘无束的日子。

    有段时间她甚至环球旅游了整整一个月,那个月公司的所有事情都没有管理,撇下父母,撇下齐凌枫,自己就背着包到处游荡,世界各地,似乎都留下了她潇洒的身影。

    重生后,因为太忙太忙,因为内心世界太多太多说不出来的压抑情绪,她真的没有想过旅游。

    也不是完全没想过。

    她曾经答应过小猴子带他出来玩的。

    她当时想的是,她会带着小猴子到处旅游,前提是,她完成了她最终的目的。

    而现在。

    稀里糊涂的,就真的到了拉斯维加斯这个浪漫而温馨的异国他乡。

    身边,突然多了一道修长的身影。

    乔汐莞转头,看着顾子臣就这么站在自己面前,他眼眸也看着前方,看着前方的湖面。

    这是一个人工湖酒店,有很宽敞的私人领域,人造沙滩。

    此刻沙滩上放着好多懒人椅,有些人躺在上面,感受着夏风的吹拂,也有些人直接躺在沙滩上,真切的感受着拉斯维加斯的气息,还有些人……

    乔汐莞眼眸一顿,突然很是激动的拉扯着顾子臣的有些随意的白色衬衣,指着沙滩下面的地方,“顾子臣,那两个人是在亲热吗?这么的肆无忌惮?!”

    顾子臣眼眸微紧,顺着乔汐莞的方向。

    浅水区,两具身体暧昧的纠缠在一起,头挨得很紧,是在亲吻,拥抱着的男女的手也非常不受约束的,在彼此的游泳衣里面抚摸,大胆无比。

    “外国人都这么开放吗?”乔汐莞怔怔的说着。

    白皮肤,黄头发,抵命纠缠。

    顾子臣眼眸一转,突然拉着乔汐莞走进酒店房间内,拿起一边的遥控板,一个按钮下去,阳台上的窗帘自动的屏蔽。

    乔汐莞有些不爽,嘟嘴抱怨,“我还没看完?!”

    “非礼勿视。”

    “……”乔汐莞怒眼,“那两个人那样,不就是让我们看的吗?或者越看他越兴奋也说不一定。”

    顾子臣冷冷的语调,“你今晚不睡觉,明天不准备出去玩了?”

    “去哪里玩?”乔汐莞瞬间就被吸引了了过去。

    这次出行,她完全不知道任何路线任何安排,不禁有些好奇。

    “赌场。”

    “做什么?”乔汐莞依然饶有兴趣。

    “赌钱。”

    “你丫的能不能不要这么冷漠啊。”乔汐莞觉得自己跟这个男人在一起,总有一天会被他气死。

    顾子臣拉扯着乔汐莞走进浴室,丢下一句话,“洗澡。”

    乔汐莞猛地一下拉扯着顾子臣的衣角,迫使他不能离开。

    顾子臣皱眉。

    “不准走。”乔汐莞说。

    顾子臣眉头一扬。

    “我们一起洗。”乔汐莞继续说道。

    顾子臣薄唇微抿,直直的看着乔汐莞。

    “不敢?”乔汐莞嘴角一勾,“我还以为你多能耐……啊……”

    顾子臣一把抱起乔汐莞,走进里面的大浴缸。

    浴缸里面早就放好了恒温洗澡水,顾子臣抱着乔汐莞直接就进去了。

    “我还没脱衣服……”

    “我来。”

    “我不要。”

    “放手。”

    “偏不。”倔强的声音。

    “嘶……”衣服破碎的声音。

    乔汐莞仰天长叹。

    顾子臣这厮,要不要这么粗鲁。

    顾子臣这厮,精力要不要这么好。

    顾子臣这厮,还要不要人愉快的生活了……

    ……

    阳光正好。

    窗帘打开,晶莹剔透的阳光洒在大床上,夏风袭来,整个房间都被笼罩在拉斯维加斯这座浪漫的城市里。

    乔汐莞翻动着身体。

    好痛。

    她疲倦的揉着自己长发,睁开眼睛。

    因为太过刺眼的阳光,又陡然闭上,缓缓,慢慢适应了光线,才睁眼。

    睁眼就看着阳台上站着的男人,头发在微风下微动着,他手上拿着一只烟,烟雾弥漫。

    似乎是感觉到有人看他,他转身。

    背对着阳光,那双深邃的眸子尤其的吸引人,仿若带着魔力一般,她就这么直直的看着他的眼眸,看着他也这么直直的看着自己,两个人无声的对望着……

    岁月静好。

    乔汐莞甚至有一种,安分于现实一般的错觉。

    “还不起床?”顾子臣问。

    乔汐莞觉得一身真的散架了一般,艰难的从床上坐起来。

    她看着外面透彻的阳光,看着顾子臣已经自然的熄灭还剩了好长一截的烟蒂,从外阳台走进来,一步一步走向她。

    她揉着长头发,有些懒懒的声音问道,“现在几点了?”

    “下午3点。”

    “什么?!”乔汐莞不相信的瞪大眼睛。

    顾子臣很淡定的表情看着她。

    “不是要去赌场的吗?小猴子呢?你怎么不叫醒我?!卧槽,我从来没有睡得这么没有分寸过。”乔汐莞有些暴躁的噼里啪啦说了一堆。

    顾子臣有些好笑的笑了一下,突然伸手摸着她的长发,声音莫名的温柔了些,“昨晚上太累了,睡过头正常。”

    你也知道我昨晚上很累了?!

    乔汐莞翻白眼。

    酒店是总统套房。

    套房里面后好多房间,而且隔音效果真心不错,要不然她昨晚上和顾子臣这么抵死缠绵,或许整栋楼都能够感觉到……

    脸微微有些红。

    红着突然不知道说什么。

    “喉咙痛吗?”顾子臣问。

    乔汐莞纳闷。

    “昨晚不是这么能叫?!”

    “……”乔汐莞狠狠的看着顾子臣。

    这货是在嘲笑她。

    她就是很能叫。

    她就是很能叫。床!

    她就是差点把屋顶都叫翻了。

    怎么样?!

    某些人还不是很爽。

    “床头上有两颗药,先吃了。”顾子臣指了指旁边的床头柜。

    上面摆放着两颗药丸,还有一杯水。

    “什么药?”

    “保护嗓子的。”顾子臣看着她,“还有避孕药。”

    乔汐莞拿起其中一颗药的手突然顿了一下,“避孕药?”

    “嗯。”顾子臣点头,“下次我尽量不让你吃药。”

    “那你准备怎么做?”乔汐莞问他。

    “带TT。”

    “所以……你就是不准备再要孩子了是吗?”乔汐莞直白的问他。

    顾子臣眼眸一转,又自顾自的走向了外阳台,“暂时不要。”

    暂时。

    还是一直都不会要。

    她抿着唇,拿起两颗药,一下吞进了肚子里。

    好吧。

    其实她也没想过要孩子。

    小猴子挺好的,她觉得家里有一个小孩就够了。

    何况,她现在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也不会要孩子。

    但总觉得从顾子臣那厮的嘴里说出来,莫名的不爽得很。

    乔汐莞吃完药,翻身从床上起来。

    刚下地,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怒气还是动作太粗鲁也或者是昨晚上太疯狂,整个人猛地一下就扑在了地上,四脚朝天,尽管铺着厚厚的地摊,那一刻也觉得,头部缺氧,面前冒金星。

    顾子臣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乔汐莞摔得毫无淑女,整个人似乎也有些吃惊的看着她,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

    正时。

    小猴子突然敲门,然后进来。

    一进来就看着自己妈妈在地上,四脚朝天。

    “妈妈你是在练瑜伽吗?”小猴子单纯的问道。

    瑜伽?!

    她咬牙,好不容易让自己从地上起来。

    全身还难受到不行。

    她一个眼神杀向顾子臣。

    那个男人站在阳台上,就这么看着她摔得这么严重,一动不动。

    转头,怒气十足的冲进了浴室。

    小猴子看着自己妈妈的模样,转头对着顾子臣,“我说错什么话了吗,妈妈好像很生气。”

    顾子臣是忍着,终于那一秒笑了出来。

    笑得很夸张。

    小猴子似乎都看傻了一般。

    长这么大,从来没有看到爸爸这么笑过,连笑的时间都很少,别说这么毫无掩饰的笑容了。

    他真觉得自己出现了幻觉。

    他狠狠的揉着自己的眼睛。

    顾子臣似乎是好久才控制住笑意,他走向顾明路,蹲下身体摸着他的头,“等会儿陪妈妈吃过饭后,我们就去看马戏。”

    “嗯。”顾明路点头。

    顾明路早上很早就起床了,却乖乖的一直在自己的房间玩耍,只因为爸爸说妈妈昨晚太辛苦了,要休息。

    可是睡觉,怎么会辛苦?!

    他想或许是因为,妈妈生病了。

    所以整个上午就乖乖的在房间看电视,玩酒店准备的玩具。

    乔汐莞从浴室出来后,脸色一直还不好,她换了一套衣服。

    此刻是真的饿了,饿得前胸贴后背。

    还好顾子臣那货没有再发生么神经的,直接带着他们去了酒店用餐。

    乔汐莞点了很多。

    顾子臣对着服务员,用着比她还要流利的美式英语磁性正在退掉了很多她点的餐点。

    “等等。”乔汐莞对着服务员,转头用汉语非常不爽的说道,“顾子臣,你需要吝啬到这个地步?!”

    “这里是美国,吃不完是被鄙夷的。”顾子臣狠狠地说着。

    “谁说我吃不完了!我吃得完。”乔汐莞狠狠的说着。

    “我和明路都已经吃过午饭了。”

    “我没给你们点,就是我自己的。”乔汐莞固执的说着。

    顾子臣眼眸一紧。

    乔汐莞也懒得搭理顾子臣,转头对着服务员说道,“就刚刚那些,全都上。”

    “是。”金发碧眼的服务员礼貌的点头,拿着菜单离开。

    顾子臣看着乔汐莞,脸色微冷。

    乔汐莞一脸无所谓,似乎是不想搭理顾子臣。

    点的餐点陆陆续续的上来。

    小餐桌上堆满了都是。

    小猴子都惊讶了,忍不住问道,“妈妈,你确定要吃这么多?”

    “我确定。”然后,开始不顾形象的狼吞虎咽。

    顾子臣抿着唇,就这么一直看着乔汐莞,看着她不停的吃着东西,就跟没吃似的,毫无形象。

    身边还有些喝咖啡休闲的人,看着乔汐莞的架势,忍不住都转头多看了两眼。

    小猴子也注意到了身边人的目光,拉扯着妈妈的衣角,“妈,你淑女点,大家都在看你。”

    “要看就看呗,人以食为天,让那些人装那该死的高贵吧。”乔汐莞无所谓的说着,然后依然大口大口的吃着。

    小猴子目瞪口呆的看着乔汐莞。

    刚刚他和爸爸出门吃饭的时候,爸爸还特别的教了他一些这里的礼仪,可妈妈呢?!

    他捂着脸,觉得好害羞。

    乔汐莞咕噜噜的吃了一通。

    她吃不完的。

    那么多餐点,她就算是把肚子撑破了也吃不下。

    她眼睁睁的看着这么些糕点,就一直看着,也不说话也不动。

    顾子臣冷冷的看着她,就知道她根本就是吃不完的。

    “顾子臣。”乔汐莞说,“你既然觉得在这个地方不能浪费,你就把我剩下的都吃了,我觉得我肚子有点痛,我去上个厕所,你一会儿到房间来找我,小猴子,我们不要打扰爸爸用餐了。”

    说着。

    乔汐莞突然就站了起来,拧着小猴子就走了。

    顾子臣就这么看着乔汐莞拉着顾明路大步的离开。

    顾子臣看着面前的饭菜。

    他刚刚是不是提醒过乔汐莞吃不了这么多?!

    他看着吃得有些乱糟糟的桌子,眼眸微转,感受着投来的各种目光。

    乔、汐、莞!

    顾子臣咬牙切齿。

    他拿起乔汐莞刚刚的刀叉,表情无比扭曲。

    乔汐莞吃得饱饱的,无比舒服的在房间里面喝茶。

    小猴子坐在地毯上,挽着酒店提供的玩具。

    “你爸怎么这么啰嗦。”乔汐莞有些无所事事的抱怨着,“还不回来,不是说好去赌钱的吗?!”

    小猴子抬头看着一脸悠闲的妈妈。

    一脸无奈。

    以前老是觉得爸爸欺负妈妈,现在反而觉得,爸爸老是在帮妈妈收拾烂摊子……

    半个小时。

    顾子臣回到房间。

    乔汐莞看着顾子臣的模样,看着他依然挺拔帅气,不像是吃多了的人那边,路都走不直。

    “吃完了,吃完了我们出去玩吧。”乔汐莞说。

    然后。

    乔汐莞看着顾子臣突然跑进厕所,稀里哗啦的吐了一通。

    吐得撕心裂肺。

    乔汐莞咬着唇,有些心惊的看着里面。

    小猴子也呆呆的看着浴室的方向。

    吐了好久。

    顾子臣从里面出来,脸色难看到不行,血色似乎也不太好。

    乔汐莞眼眸不停的闪烁。

    她什么都不知道。

    顾子臣就这么直直的看着乔汐莞,看着她分明满脸的幸灾乐祸。

    这么大以来,他因为特殊原因被饿过,饿的肝肠寸断,但却从来没有被这么的涨过,这滋味,简直比饿难受一百倍,他刚刚恨不得把他胃里面的东西都给吐了出来……

    “你没事了,我们就去赌钱吧。”乔汐莞没心没肺的说着。

    顾子臣铁青着脸。

    他这个样子像是没事儿了?!

    乔汐莞拉着顾明路,“你就去隔壁看马戏,妈妈给你赢架飞机回来。”

    “什么飞机?”顾明路问道。

    “当然是天上飞的能够坐人的大飞机了!”乔汐莞说。

    “真的可以吗?”顾明路似信非信。

    “当然可以。”乔汐莞很自豪。

    两个人已经一起走出了酒店大门。

    顾子臣跟上,脸色一直不太好。

    拉斯维加斯的赌场著名全世界,他们坐在一辆奢华的小船到达最豪华的一家赌场,小猴子没有成年不能进去赌钱,顾子臣先带着他去了隔壁的马戏团看表演,因为这个地方来的人,多多少少也会带着小孩子,本就是一个旅游城市,所以赌场有专程的小孩子项目,还有小孩子的看管,服务周到。

    顾子臣安顿好了小猴子后,就带着乔汐莞去了赌场。

    赌场里面简直是奢华到人神共愤。

    她以前去过很多地方,唯独没有到拉斯维加斯来。

    她当时想法很单纯的,想着和齐凌枫结婚后,蜜月就来这个地方,来这么一个沙漠里面的绿洲里。

    她讽刺的一笑。

    不是和齐凌枫,和顾子臣,也算吧。

    至少当初乔汐莞和顾子臣结婚的时候,两个人也没有过什么蜜月旅行。

    顾子臣换了些砝码,拿给乔汐莞。

    乔汐莞也不知道能够玩什么,随便坐在一个赌桌上。

    赌桌上有些人,其中一对男女猛地一下就吸引了她的注意力,那两个,那两个不是昨晚上在人工湖上面,激。情上演的情侣吗?金发碧眼的外国人,此刻也无比亲密的拥抱在一起,一起有商有量的玩着。

    顾子臣似乎也发现了那两个人,坐在乔汐莞的旁边没有说话。

    那两个外国人看了一眼他们,礼貌的笑了笑。

    乔汐莞纳闷,也笑了笑。

    这是表示友好吧。

    反正全世界的笑容都是一样的意思。

    她拿起自己的砝码,随便放在了一个地方,反正就是玩大小而已,能有什么技术含量。

    第一局。

    开大。

    她压小。

    第二局。

    开小。

    她压大。

    第三局。

    开小。

    她压大。

    “有没有搞错?!”乔汐莞有些愤怒。

    而她对面的两个情侣确实莫名的,运气好到不行,没一局都是赢,赢得面前的砝码满满的。

    两个人更是亲密的抱在一起,又是一阵亲吻。

    乔汐莞抓着头皮。

    压和情侣一样的吗?!

    这么想着,情侣似乎是商量好了什么,两个人拿着砝码就突然走了。

    卧槽。

    乔汐莞怒骂。

    顾子臣似乎是看了那两个人一眼,转瞬即逝。

    “顾子臣,你来玩。”乔汐莞再玩了几把,老是输。

    顾子臣拿过砝码。

    乔汐莞以为顾子臣的运气会好……

    结果比她还要惨。

    顾子臣脸色变了变。

    “还是我来。”乔汐莞说。

    “我来。”顾子臣很肯定。

    “我来,你运气这么差。”

    “你运气就好了?”

    “没你输得这么快!”

    “……”顾子臣脸色黑了黑,“你去玩其他的。”

    乔汐莞狠狠的看着顾子臣,不爽的离开座位。

    转头又看了看持续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顾子臣。

    这货,到底是谁陪谁来玩的?!

    玩得比她还开心!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