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一百零九章 拉斯维加斯之旅(二)

第一百零九章 拉斯维加斯之旅(二)

作者:恩很宅
    拉斯维加斯的赌场。

    奢华,辉煌。

    乔汐莞拿着砝码,在赌场内到处游荡。

    她眼眸有意无意的看着那对年轻的外国情侣,看着他们如胶似漆恩爱无比的模样。

    会不会是老千?!

    要不然运气不会好到这个程度啊。

    乔汐莞皱眉。

    觉得自己真是有够无聊的,才会一直去注意那对情侣。

    她抿着唇到处看着各大赌博机,正准备随便的去其中一个的时候,顾子臣突然出现在她面前。

    面无表情,冷冷冰冰。

    “输光了?”乔汐莞问他。

    某男人脸色黑了黑。

    “我说你运气差吧,你还不相信,活该。”乔汐莞幸灾乐祸。“不过没关系,看姐姐的,姐姐一会儿给你赢个大飞机。”

    说着,就走向了一边的老虎机。

    刚玩了几局,手气还行。

    有些洋洋得意的看着身边的顾子臣,看着他脸色扭曲。

    再玩了几把,手气一下子就差到不行。

    输输输。

    总算是输光了。

    乔汐莞有些不爽的低声骂了一句,“妈的。”

    一抬头,就看着顾子臣一脸不屑的眼神看着她。

    话说老娘至少坚持了一会儿,总不至于某些人连赢得滋味都没有尝试过好吧。

    “你再去换点砝码。”乔汐莞说。

    她就不信,她今天运气就这么背了。

    “不行。”顾子臣说,“输完了就回去了。”

    “为什么?”乔汐莞说,“顾大少,你就这么点钱都舍不得。”

    “小赌怡情,大赌伤身。”顾子臣一字一句。

    “哟,还会说句子了,一套一套的。”乔汐莞不屑,嘀咕着,“还不就是舍不得钱。”

    “不是!”顾子臣眉头一紧。

    “不是那你干嘛不去换砝码?!”乔汐莞扬眉。

    “乔汐莞,你就一点自控力都没有吗?”顾子臣狠狠的说着。

    “那你刚刚玩大小机的时候,比我还没自控力!”乔汐莞反驳。

    顾子臣脸色一黑。

    乔汐莞天不怕地不怕的看着顾子臣,满脸挑衅。

    两个人这么僵硬了好久,身边突然出现一个流利的英语,带着有些调侃的语调,“没想到中国朋友也会当众吵架的。”

    乔汐莞转头,就看着那一对依偎在一起的情侣,说话的是男人,长得挺高大威猛的,看上去顾子臣强壮些,五官立体,眼窝深陷,蓝色的眼眸散发着迷人的色彩,下颚的地方长着络腮胡,似乎是故意的留着胡渣,倒是意外增添了不少成熟男人的魅力。

    “看你今天运气不好,要不要我带你们玩玩?”男人继续说道。

    乔汐莞和顾子臣都只是看着他,一言不发。

    “对了,我叫贝特朗。这是我女朋友依莲。来自法国。”男人突然自我介绍。

    乔汐莞一怔,用英语礼貌的回答道,“哦,你们好。我叫乔汐莞,这是我老公顾子臣。”

    “老公?你们结婚了?看上去很年轻,我以为和我们一样。”贝特朗有些惊奇的说道。

    “我们结婚比较早。”乔汐莞解释。

    “还要不要再玩两局?”贝特朗询问。

    乔汐莞还未说话。

    顾子臣直接开口道,“不用了,时间不早了,我们要离开了,你们慢慢玩。”

    “真是可惜。”贝特朗说着,“我女朋友玩这个真的很厉害。”

    “下次吧,再见。”说着,顾子臣就和对方微点了点头,牵着乔汐莞大步离开。

    乔汐莞其实是有些不想走的,那对情侣真的是只赢不输,她为什么就不能跟着沾点运气。

    这个顾子臣。

    什么都不商量,拉着她就走。

    刚走到门口处,门口的礼仪小姐温柔的递上一架模型飞机,“希望您下次光临。”

    乔汐莞看着手上那差不多一个手臂那么长的精致模型飞机,忍不住自嘲的笑了一下,“果然是给小猴子赢了一架飞机。”

    顾子臣睨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两个人走向隔壁的马戏团。

    现在正表演到精彩部分,远远的看着小猴子坐在那里,看得目瞪口呆,完全是被面前一幕一幕所震撼住。

    “我们在外面咖啡厅等他一会儿吧。”乔汐莞说。

    顾子臣难得的认同她点了点头。

    可能也觉得小猴子确实看得比较投入,也不想在半途就把他给带走了。

    顾子臣对着工作人员说着,马戏结束之后,将顾明路送到楼上的西餐厅。

    交代完,就和乔汐莞去了楼上的咖啡厅,坐在临湖的床边,幽静而奢华的看着拉斯维加斯让人震撼的辉煌建筑。

    “顾子臣,为什么突然就来旅游了?”乔汐莞到现在似乎还处于一种懵懂的状态。

    她靠在豪华的椅子上,看着如此唯美如画的一幕,全身心的放松下来,总觉得舒坦得连脚趾母都是惬意的,她很少没有过这种感觉了。

    顾子臣没有说话,眼眸一直看着咖啡厅落地窗外的一幕一幕。

    现在夕阳已经渐渐的落了下去,拉斯维加斯这座金碧辉煌的城市在夕阳下似乎更加唯美,让人仿若置身在人间宫廷,到处都是,价值连城。

    “顾子臣。”没有得到回答,乔汐莞有些发怒。

    顾子臣转眸看着她。

    夕阳正好,倒影在他有些冷疏的眼眸上,一向冷冷惯了的男人,在此刻却莫名的给人一种说不出来的温暖,他胸膛其实不算宽广,属于精壮微瘦的那种,有一瞬间却觉得,那个怀抱,可以给她无形的力量。

    她喉咙微动。

    默默的看着顾子臣。

    顾子臣嘴角突然一笑。

    夕阳下,祸国殃民。

    他说,“不是说没有蜜月的新婚就不叫新婚吗?不能再给你一个婚礼,就给你一场旅行。”

    顾子臣几乎不会这么煽情的说这么长一串话。

    所以他说完的那一刻,她整个人就杵在原地了,大大的眼眸定定的看着他,不相信的表情明显得很。

    顾子臣是习惯了乔汐莞如此模样,他没有再多做解释,端起面前的咖啡杯轻抿了一口,眼神又看着面前被夕阳笼罩下的奢华。

    “哈喽,很巧。”身边,突然又响起了贝特朗的声音。

    乔汐莞转头,看着他们依然亲密到不行的模样。

    “介意一起坐吗?”贝特朗问道。

    “当然不介意。”乔汐莞耸肩。

    贝特朗绅士的为他女朋友依莲拉椅子,在依莲坐下后,自己坐在她的旁边。

    “今天运气很好,我们赢了500万美元。”贝特朗似乎是在显摆。

    乔汐莞满脸黑线。

    原来法国人,也这么轻浮。

    “你们运气看上去不错。”

    “依莲运气一向很好。”贝特朗很是得意。

    乔汐莞心里暗想。

    有什么好得意的。

    她不就是运气差点儿吧。

    她转头看着顾子臣,看着他没什么特殊表情的一直淡淡的坐在那里,也不插嘴说话,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晚上要不要一起吃饭?我们请客。”贝特朗豪爽的说着。

    “不用了,我们带着小孩子,不太方便。”顾子臣直接拒绝。

    贝特朗皱了皱眉眉头,口吻不太好,“为什么你总是拒绝我们,先生。”

    “萍水相逢。”

    “什么意思?”贝特朗莫名其妙,看着顾子臣,又看着乔汐莞。

    乔汐莞有些想笑的解释道,“意思就是,他害羞,见不得生人。”

    “是吗?”贝特朗有些不相信的看着顾子臣,“他看上去不像是害羞的人。”

    “你看他冷冷冰冰地,就是不太会暴露自己情绪。”乔汐莞说,“所以才用这么一个死鱼眼对着别人。”

    “原来。”贝特朗恍然大悟,深信不疑。

    乔汐莞看着顾子臣的脸色越来越黑,嘴角笑得越来越开心。

    “我们去接明路。”顾子臣突然站起来,用中文对着乔汐莞说道。

    乔汐莞有些抱歉的对着这对法国情侣说道,“看,我老公害羞得都要走了。我们不打扰你们用餐了,拜拜。”

    “拜拜。”

    乔汐莞跟着顾子臣的脚步离开。

    离开的时候,顾子臣转身看了一眼那对情侣。

    那对情侣中的女人依莲嘴角拉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目送着他们离开的眼神,变幻莫测。

    顾子臣紧抿着薄唇,大步离开。

    刚走到马戏团门口,顾明路就被工作人员带着走了出来,看着自己的爸爸妈妈,连忙激动的跑过去,一把抱住乔想莞的大腿,兴奋的说着,“刚刚那个表扬好棒,魔术师能够变出鸽子,变出彩带,还能够变出好多好多的棒棒糖。”

    “是吗?”

    “是的啊。”顾子臣忙点头说着,“我看得都傻了一般,旁边还有好多比我大的小朋友也都像是傻了一般的长大了最,要是明月看到,肯定也喜欢到不行。”

    说着,还有些遗憾。

    乔汐莞眉头皱了皱眉。

    顾明路倒是没有发现妈妈的异样,他眼眸一转看到顾子臣手上拿着的那个飞机,有些惊喜的对着顾子臣,“爸爸,这是妈妈给我赢的飞机吗?”

    顾子臣扬了扬手上的模型。

    “妈妈你好棒。”顾明路一脸崇拜。

    乔汐莞一脸汗颜。

    “可是,不是说是坐的大飞机吗?这个可以坐人?”顾明路纳闷的问道。

    “你自己可以用橡皮泥捏啊,你看这个飞机的门是可以打开的。你把人放进去就行了啊。”乔汐莞解释。

    “我知道了,谢谢妈妈。”顾明路兴奋的说着。

    乔汐莞转头看了一眼顾子臣,看着那个男人似乎一直在若有所思。

    一家人去西餐厅吃了饭。

    这次顾子臣聪明的,根本就不让乔汐莞碰菜单,自己和服务员点了餐。

    乔汐莞不爽的瞪着顾子臣,脸色不太好的还是把饭吃完了。

    吃完之后,顾子臣就带着他们回到酒店。

    酒店的娱乐项目其实也很多,乔汐莞捉摸着去做个spa,念头刚起,顾子臣就非常严肃的让她在房间陪顾明路玩,而他自己,就这么出去了,出去了,出去了……

    乔汐莞真的是眼睁睁的看着顾子臣走出个门,关过来。

    妈的,这个男人到底又没有一丁点的自觉性,一个人就出去了,去了哪里也不知道?!就这么走了?!

    她这么愣怔了至少两分钟。

    两分钟后。

    “卧槽!顾子臣这个王八蛋!”乔汐莞叉腰怒吼。

    顾明路趴在地上玩得正开心,被乔汐莞突然的声音吓了一大跳,他诧异的看着自己的妈妈,看着她火冒三丈。

    “妈妈你怎么了?”顾明路小心翼翼的问他。

    “你爸,你爸……”乔汐莞气得话都说不完全了,“他肯定去偷吃去了!”

    “偷吃?爸爸刚刚没吃饱?”顾明路天真的问道。

    “你玩你自己的。”乔汐莞有些冒火。

    顾明路忙的低下头,不敢在多说。

    乔汐莞气得身体发抖。

    顾子臣你丫的要是回来真的有神马……

    她咬牙切齿。

    看老娘怎么收拾你!

    ……

    顾子臣走出房间,走进电梯,按下一个数字。

    电梯往上,停下,打开。

    顾子臣的脚步走出去,直接往右转。

    转到走廊深处,脚步停了下来。

    005房间门口,站着那个一直抽着烟的法国女人依莲,依莲似乎是在故意等他,看着他出现时,嘴角笑了一下,手上的烟再次放在妖艳的嘴角吸了一口,漫不经心的用中国话说着,“没想到你认出了我。”

    “你不是故意让我认出来的?”顾子臣眉头一紧,“留下这么明显的信息,不就是让我来找你?!”

    冷笑着。

    想起特朗母刚刚特意的给他们说起500万。

    稍微一想,根据这里的门牌号规律,自然据想到了005房间。

    依莲似乎并不在意的,耸肩一笑,“我以为这么多年,我的易容术多少都已经出神入化了。你却还是一眼就识破了我!”

    说着,依莲一手撤掉自己脸上的人皮面具,一张标准的中国脸出现在顾子臣的面前。

    依莲揉着自己的脸蛋,似乎是因为人皮面具戴太久了,有些疼,也或许刚刚蛮力太大,扯到了她自己的脸皮,她嘴角笑着说,“这东西戴太久,就是伤皮肤。”

    “你找我有什么事?”顾子臣直接开口,似乎不想要拐外抹角。

    “叶妩从离开基地后都有2个多月时间了,到现在没有带回来可用的消息,就派我出来了。”依莲漫不经心的说着,似乎是又抽了一根烟,“叶妩对你余情未了是吗?”

    后面这句话其实是肯定的。

    “这个你应该去问她而不是问我。”

    “你何必这么冷血。叶妩在有很长一段时间,从你背叛组织很长一段时间,消极着。”依莲似乎是在打抱不平,却又表现得很不在乎一般的,“还好,我对感情这玩意儿从来都不抱希望,就这么和不同的男人玩玩床上功夫,满足一下内心空虚就行了。”

    “你的事情我没兴趣知道。”

    “我就一直不明白,作为我们基地被训练得最成功的女人叶妩,怎么就会这么死心塌地的喜欢你这个叛徒。”依莲讽刺的说着。

    “你说完了吗?”顾子臣眉头一紧。

    “没说完。”依莲把烟蒂熄灭,狠狠的踩在脚下昂贵的地毯上,突然认真无比的问道,“你准备什么时候回基地?”

    “你觉得我会回去?!”顾子臣冷笑。

    “除非你想死。”依莲冷冷的语调,“基地给了你8年时间让你回心转意,到现在还这么执迷不悟。上头已经开始下达绝杀令了,你真的想要和基地为敌?!说真的,顾子臣你应该庆幸,你到了现在的地步,基地却还是想要挽留你。”

    顾子臣冷笑。

    基地想要挽留他?!

    不过是他手上有些东西,他们想要而已。

    当然,这些事情他也没心情给面前的女人说。

    他只是冷冷的威胁道,“你现在回去,别出现在我面前。”

    “为什么?我就这么招人嫌?”依莲有些讽刺的笑着说道,“我这次出来是打探消息的,没想过对你出手,当然也知道打不过你,你也发现了我就是这么单枪匹马一个人,要不然应该早就做出反应了吧。”

    顾子臣冷冷看着她。

    “你腿没事儿了?”依莲突然问道。

    “然后呢?”

    “当初听说你腿伤得挺严重的,看来都是装的。”依莲自言自语,又说道,“顾子臣,我就劝你还是自己回到基地,现在基地派我们出来都是为了打探你以及你带出去的一行人的消息,或许到时候,就是直接要你的命了。我承认你厉害,但是你再厉害,又能厉害到什么程度,你真的觉得凭你们的力量就可以摧毁基地吗?基地这么多年培养了这么多人出来,你就别做梦了。趁现在基地还认可你的时候,回来吧。”

    “不需要你浪费口舌。”

    “我想我说了也白说。顾子臣,我也是看在当年我对你也倾心过好心提醒而已,你不听就算了。”依莲耸肩,“马上我就要离开了,我才不会像叶妩那女人那样,愚蠢的一直维护着你,我得回去报告你的情况。对了,你见到叶妩的时候给她传达一声,基地让她马上回去。据说是,发了几道通知,叶妩也没有搭理。我这个人心地不善良,但也见不得同伴就这么莫名其妙的不在了,而且你应该知道叶妩和我们都不一样的,她需要基地。”

    “不需要你的提醒,叶妩是一个理智的人。”

    “理智?”依莲讽刺的一笑,“当年你离开的时候,叶妩差点没有杀了……汤。”

    顾子臣眼眸一紧。

    “我能够给你说的就这么多。”依莲突然将盘着的头发放了下来,柔软的金色发丝卷卷的披在两肩,脚步离开的一瞬间,突然又停了下来,“对了,你老婆挺漂亮的。”

    顾子臣蹙眉。

    “我能够注意到,基地就会注意到,你好自为之。”依莲转身大步离开。

    顾子臣薄唇微动。

    整个人就这么直直的看着依莲摇曳着身姿离开的方向。

    正式。

    005房间的大门打开。

    贝特朗出现在门口,看着顾子臣,诧异了一下,又慌忙的到处看了看,“你见到依莲了吗?”

    “没见到。”

    贝特朗有些慌张的说着,“她的东西怎么突然都不见了。”

    顾子臣面无表情,只是淡淡的看着贝特朗。

    贝特朗急急忙忙的往前面的走廊走去。

    电梯口。

    贝特朗一把拉住面前的女人,“依莲,你去哪里?怎么房间里面你的东西都不在了?”

    那个女人转身,一辆茫然的看着面前的外国小伙子。

    贝特朗手猛地放开,“对不起,我认错了人。”

    女人微微一笑。

    正时,电梯到来。

    女人走进去,按下电梯。

    面前这个女人,看上去陌生无比。

    可是背影,几乎一模一样。

    贝特朗看着女人离开,又恍然若失般的到处寻找,整个走廊上都是他深深切切的声音。

    顾子臣就这么淡薄的走过贝特朗的身边。

    依莲=夏茵。

    这个女人习惯了在出行任务的寻找狼物作为她依附的对象,用不同的身份不同的面貌缠着不同男人的身边,然后在任务结束后,干净利索的离开,绝不拖泥带水,因为一切都是假的,她的消失,就是彻底离开。

    顾子臣回到酒店。

    门一打开。

    乔汐莞就蹦了出来,一把拉扯着他的衣服,小鼻子就在他身上不停的闻着。

    顾子臣看着乔汐莞莫名其妙的举动,“你属狗的?”

    乔汐莞一怔。

    “你才属狗。”不爽的推开顾子臣。没有闻到让自己怀疑的气味,乔汐莞直接开口问道,“你去哪里觅食了啊?听说拉斯维加斯的一夜情多得爆表!”

    顾子臣没空搭理她。

    乔汐莞没完没了,“你这么快就回来了?技术也不过如此吗?!”

    顾子臣狠狠的看着她。

    “怎么了,被戳中要害了?!”乔汐莞一直阴阳怪气的说着。

    顾子臣突然一把抱住乔汐莞,脸逼近乔汐莞,一字一句的说着,“我行不行你还不知道?!”

    “我……”乔汐莞脸有些红。

    “还要再试试?”顾子臣咬牙切齿的问道。

    “顾子臣你放开我,小猴子在看着我们。”乔汐莞觉得自己被顾子臣抱得很难受,手臂的力量太大,她整个人都要窒息了。

    “让他早点上健康课。”话音落,顾子臣就猛地一下吻住了乔汐莞。

    乔汐莞“唔”了一下,想要推开,却怎么都推不开。

    顾明路就这么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这一幕。

    脸陡然爆红,爆红捂着眼睛不敢看。

    “自己洗澡回房间睡觉。”头顶上突然飘过一句话。

    顾明路放下手,就看着大大的客厅已经空荡荡了。

    他的爸爸妈妈呢?!

    顾明路诧异。

    他的妈妈妈妈……正在,嗯嗯啊啊。

    ……

    顾子臣这段时间精神太好了太好了。

    乔汐莞蹲在马桶上,看着马桶旁边的垃圾桶里面的好几个TT。

    一个晚上这么多次。

    她还要不要,要不要好好玩了。

    她有些惆怅的上完厕所,洗漱,换了一套干净的衣服。

    顾子臣和顾明路已经穿戴整齐的在客厅等她。

    看着她出来,小猴子无比热情的跑过去,“妈妈,爸爸说今天带我们到市区逛逛。”

    “哦。”乔汐莞有些精神不济的样子。

    “妈妈很累吗?”

    “嗯。”很累。

    “睡觉怎么会累呢?”小猴子是在是很诧异这个问题。

    他一直以为是妈妈生病了,可是看妈妈昨天的样子,分明不像是生病了啊!

    “你问你爸爸。”乔汐莞说得咬牙切齿。

    顾子臣眼眸微微闪烁,一副就是不想要解释的样子。

    小猴子更加好奇了,他小脑袋看着爸爸,追问道,“睡觉怎么会累?”

    “做了运动。”顾子臣丢下四个字。

    “睡觉还要做运动?!”小猴子瞪大眼睛。

    “你不是吵着饿了吗?先吃饭。”顾子臣直接转移话题,弄着顾明路就往外走。

    乔汐莞骂骂咧咧的看着顾子臣那厮走得那么稳健的脚步,她觉得她双腿都在打颤,但刚刚那一秒,看着顾子臣在顾明路身上吃瘪的样子,看着他莫名有些微红的耳廓,嘴角又拉出了一道说不出来的微笑弧度。

    一家人坐在西餐厅,吃着丰盛的早餐。

    乔汐莞转头看着隔壁桌的男人,忍不住还是开口嘀咕道,“贝特朗怎么看上去很失落的样子,他的女朋友呢?”

    顾子臣没有说话,非常优雅的吃着早餐。

    乔汐莞也似乎没想过会得到任何人的回应,正准备低头吃饭时,贝特朗似乎是发现了他们,放下面前几乎没有动的早餐走了过来。

    脸色真的很憔悴,原本有型的胡茬这个时候也变得潦倒了起来。

    他说,“你们看到依莲了吗?”

    “她不在了吗?”乔汐莞诧异的问道,“你们不是一直在一起?”

    “昨天晚上莫名其妙的就不见了,我就洗了一个澡出来,发现她的行李不见了,整个人也不见了。”特朗母有些崩溃的说着。

    “或者出去玩了,她不是爱赌博吗?你去找找昨天我们玩的赌场。”

    “我找过了。”特朗母难受无比,“我甚至去找了这家酒店的监控,但是监控里面根本就没有看到依莲离开,为什么就会突然的消失了?!”

    “这么神奇?”乔汐莞饶有兴趣的,瞪大了眼睛。

    “我真希望依莲在和我开玩笑,或许下一秒就突然的出现在我面前。”贝特朗说着,“你知道吗?我和依莲是在飞机上认识的,然后一见如故,我们说好了,回到法国就结婚。可是现在她却突然就离开了……”

    贝特朗突然哭了。

    一个庞大的外国人,年龄不到三十,但也有二十七八的样子,突然就哭得像个孩子。

    乔汐莞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只是瞪着眼睛看着他,然后拉扯了一下顾子臣。

    顾子臣没搭理,继续吃饭。

    似乎对这些额外的感情之事毫无兴趣。

    小猴子倒是被怔住了,用蹩脚的英语说着,“哥哥你别哭,男子汉别哭……”

    贝特朗似乎也觉得自己失礼了,他沉默了一下,控制着情绪,“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还请你们如果看到了依莲给我说一声,说我很想她。让她来找我。”

    “好,我如果见到了,一定帮你传达。”乔汐莞连忙点头。

    “谢谢。”说完,特朗母非常沮丧的离开了西餐厅。

    乔汐莞看着他的背影,有些无奈的说着,“这个依莲怎么说消失就消失了?!就算是不喜欢了,说清楚也好,这么不辞而别,也不考虑一下当事人心里有多难受。”

    顾子臣冷着脸,“吃你自己的东西,管别人什么事。”

    乔汐莞没好气的看着顾子臣,“冷血。”

    顾子臣也没有反驳。

    他只是知道太多内幕而已。

    吃过早饭之后,酒店的专用豪华轿车送他们到了市中心,这座城市,无处不在的奢华,弥漫着浪漫的气息。

    小猴子第一次出国,对这里的建筑喜欢到不行,不停的让乔汐莞给他拍照。

    拍了很多。

    他自己看着也高兴。

    这么游荡了一圈,走进商场。

    顾子臣的脚步突然听到一个卖钻石的地方。

    乔汐莞看着顾子臣,故意说道,“你准备给我买钻石吗?”

    “我给我自己买。”顾子臣直白。

    乔汐莞脸一下就黑了。

    小猴子不明所以的坐在一边的高凳子上,摇晃着,玩得开心无比。

    “你不给我买,我偏要买。”乔汐莞狠狠的说着,对着服务员,指着最大的那颗钻石戒指,“把这个给我看看。”

    “小姐你戴几号的戒指?”服务小姐恭敬的问道。

    “额……”她看着自己干干净净的说,“谁知道?!”

    “我帮你看看。”服务小姐看了看她的手,连忙找了一个她能够戴的号,小心翼翼的拿出来,戴在乔汐莞光洁的无名指上。“小姐,很适合你,你戴上去真是完美。”

    “贵吗?”乔汐莞看着自己无名指上的钻石戒指,钻石有些大了,感觉有些俗气,不过好在她手长得不错,白白细细的,带着也不显得特别奇怪,关键是,只要贵就行了。

    “不贵的。”服务小姐连忙说着。

    “不贵吗?”乔汐莞突然很激动的说着,不贵她才不要,她就是这么俗气。

    服务小姐被乔汐莞突然的举动怔住了,半天才说,“是,是我们店的镇店之宝。”

    “镇店之宝了还说不贵。”乔汐莞贼兮兮的说道,“我就要这个了,他付钱。”

    就怕顾子臣反悔似的,乔汐莞拧着一边玩得正开心的顾明路就大步的往外走了去。

    服务小姐看着乔汐莞离开,整个人就懵了。

    这,这是……

    “刷卡。”顾子臣说。

    服务小姐回神,还好,不是公然,抢劫。

    她恭敬的接过顾子臣,刷完钱之后,将戒指的其他证明书包装盒整理好放在一个高级小口袋里面,忍不住笑着说道,“先生你对你老婆真好。”

    好?!

    乔汐莞自己抢的而已。

    嘴角莫名的拉出了一道弧线,拿着服务小姐递过来的小口袋,离开。

    身后的服务小姐一直看着他的背影,感叹道,“没想到亚洲男人也这么的帅……”

    乔汐莞一路上就看着自己手上的戒指。

    看着看着,整个人就莫名的觉得不对了。

    她这倒是是自己抢的,还是顾子臣故意的?!

    怎么都觉得自己好像是被这厮给阴了呢?!

    哪里有男人自己给自己买钻石的?!这男人得有多妖娆?!

    她转头,看着一脸正经的顾子臣,看着他走在自己身边,面不改色心不跳。

    顾子臣似乎注意到乔汐莞紧紧的眼神,眉头微动,“做什么?”

    “没什么。”乔汐莞打死也不会去问,这个戒指是不是故意送给她的。

    乔汐莞和顾子臣结婚也有好多年了。

    连个戒指也没有……

    打住。

    她绝对不会去自取其辱,她如果问了出来,顾子臣肯定会说她不要脸,她才不要去喷一鼻子灰,而且要真不是自己想的那样,顾子臣是真的没想过送她戒指,那她不丢人丢死。

    这么一路念叨着,脚步停到了一家奢侈品店。

    “等等,我去买点东西。”乔汐莞走进去。

    顾子臣和小猴子也跟着走了进去。

    “我得给你妈买点东西回去。”乔汐莞说道,边走边看。

    服务小姐一直恭敬的跟随着他们的脚步。

    乔汐莞的脚步停在皮带专区。

    “小姐是需要一条男士皮带送给身边的男士吗?”服务小姐开口,似乎很能够明白客户的需求。

    乔汐莞转头看了一眼顾子臣。

    顾子臣没什么面部表情。

    “不是送给他。送给一个60多岁的老年人。”乔汐莞解释。

    顾子臣的脸色微动。

    “那你看看这边的款式,比较成熟和稳重一些,没有这么多纹路,一般老年人会喜欢简单一点的。”服务小姐招呼着,拿了几条皮带给她选择。

    乔汐莞问小猴子,小猴子随便指了一条。

    乔汐莞也不知道到底哪个适合顾耀其,也就听了小猴子的,让服务小姐将其中一条抱了起来,又转身去给齐慧芬买了一个限量的奢侈包,顺便就都给家里面的人在这里面带了礼物回去,她看着面前的男士皮夹,又停留了一下。

    服务小姐再次自作主张的问道,“小姐是准备买一个钱夹送给身边的先生吗?”

    “不是。”乔汐莞说。

    顾子臣的脸色更黑了。

    他眼眸狠狠的看着乔汐莞已经买了一箩筐东西,冷着脸没有说话。

    “这个钱夹和这个钱夹,看上去有些相似,是情侣的吗?”乔汐莞问道。

    “设计师是这样设计的,小姐的眼光很独到,很少有客人一眼就能够看出来。”服务小姐由衷的说着。

    “是吗?”乔汐莞想了想,“你帮我一样包一个。”

    “是的。”

    乔汐莞想着,本来是打算给古源买的,现在的关系确实需要避嫌,但如果大方的送一对情侣礼物出去,当新婚祝福,也没人能够怀疑什么。

    她这么又兜兜转转了一圈,买了好些礼物,直接打包,送去机场,到时候过了海关再去领取就行。

    他们可以轻松的继续逛街。

    “妈妈我饿了。”小猴子实在受不了,捂着自己的肚子,难受的说着。

    “那我们去吃饭吧,该买的也买得差不多了。”乔汐莞想了想说道。

    顾子臣的脸色更黑了。

    “喂,吃饭。”乔汐莞看顾子臣没反应,催促着。

    顾子臣转身,大步离开。

    乔汐莞看着顾子臣的背影,嘀咕着,“这货吃炸药了,拽什么拽!”

    小猴子也似乎是发现了什么,转头小声对着乔汐莞说道,“爸爸是不是在生气,妈妈没有给爸爸买礼物?”

    乔汐莞一怔。

    顾子臣……没这么闷骚吧!

    小猴子再次问着,“妈妈你给爸爸买礼物了吗?”

    她能说,她想都没有想过吗?!

    她低头,看着自己手上的戒指。

    “小猴子,你站在这里等我两分钟,我马上就出来!”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