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一百零十章 拉斯维加斯之旅(终)

第一百零十章 拉斯维加斯之旅(终)

作者:恩很宅
    拉斯维加斯市区。

    乔汐莞匆匆忙忙到奢侈品店买了一件东西,打包。

    匆匆忙忙的跑出来。

    大大的商场内,刚刚小猴子在的地方,人呢?!

    小猴子在哪里去了?!

    她左右环顾。

    心里那一刻有了一点慌张,却还不至于让自己彻底慌了神。

    她往前跑了几步,脚步停留在大大的十字路口。

    眼眸往每一个路口的方向看过去。心里的慌张,开始一点一点的扩大,扩大……

    “你在做什么?”身后,突然响起一个熟悉而冷冰的嗓音。

    乔汐莞猛地转头,看着顾子臣冷着脸站在那里。

    他的身边没有小猴子。

    整个人猛地一下,仿若突然崩溃了一般,声音有些大的吼着,“顾子臣,小猴子没有跟你在一起吗?”

    “明路不是一直在你身边?!”顾子臣脸色一下就变了,看着乔汐莞突然变得苍白无比的脸颊,说起出来的话,都在微微颤抖。

    “我刚刚……就让小猴子在门口等了我几分钟,我一回头,他就不在了……怎么办?”乔汐莞眼眶瞬间就红了。

    她从来没有想过,会在这个地方,这个陌生的,人来人往的地方,把小猴子丢了。

    而如果真的丢了,怎么办?!

    她的脑海里面不停的浮现着如果小猴子不在了,会怎么样?小猴子会被带到什么穷乡僻壤的地方,小猴子会不会像电视里面想的那样,被打断双腿去路边祈祷,亦或者,拐卖的人是为了器官,小猴子会不会被挖掉眼睛或者取了内脏……越想,脸色就瞬间惨白了,身体已经毫无控制后的因为害怕而颤抖起来,整个人到了惊恐的地步。

    顾子臣似乎是左右环视了一圈,整个人冷的吓人,却没有乔汐莞这般的慌张。

    他突然对着乔汐莞说道,“你现在去商场的监控室,让他们调取监控,看看明路是在什么地方不见得,或许是自己走丢了,或许是被谁带走了,顺便让广播叫一下明路的名字。我去到处找找。”

    “顾子臣。”乔汐莞看着他的模样。

    看上去很冷静,说的话也很清醒,开着足够冷气的商场内,额头上居然留下了一大颗一大颗的汗水。

    “什么都别先说。”顾子臣一字一句,“先找人。”

    “嗯。”乔汐莞点头,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啊。

    她猛地大步离开,找到一个工作人员,说明情况后,工作人员带着她去了监控室。

    监控室里面,视频回放。

    她紧张的看着她和小猴子分开后,小猴子一个人无所事事的站在外面,双手趴在透明玻璃栏杆上,无聊的看着商场下面。

    突然。

    身边走过来一个人,带着鸭舌帽,似乎是和小猴子说了什么,小猴子就跟着他走了。

    乔汐莞整个人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

    她连忙给顾子臣打了电话,“子臣,我看到了,小猴子跟着一个穿着黑色T恤,下身一条牛仔裤,一双蓝色Adidas的运动鞋,头上戴着一顶黑色鸭舌帽的男人走了。小猴子没有反抗,那个男人对小猴子说了几句话,小猴子就跟着他离开了。”

    “往什么方向走的?”

    “正对着我们刚刚买奢侈品店的后面方向,然后走到十字路口后,往左。”

    “乔汐莞,你现在马上让工作人员封锁整个商场。仔仔细细看看他们的行径轨迹。要求触动商场所有的工作人员进行每个地方的搜索,这么快的时间,这个人肯定没有离开。”

    “好,好的。”乔汐莞此刻仿若也不知道能够做什么,只能听着顾子臣的吩咐。

    她用英语非常流利的和工作人员交谈着,工作人员点头。

    请示了领导后。

    大厅中突然响起了广播声,“商场的各位旅客请注意,现在有一名5岁的中国男童在商场失踪,他穿着一套黄色的运动服,身体比较瘦小。如果你看到他或有什么线索,请立即拨打我们的商场热线XXXX。另外,为安全起见,我们将对商场进行暂时封锁,仅设一道可以离开的通道,请旅客们不用拥挤的,排队离开。”

    广播声一道一道的重复。

    乔汐莞让自己尽量不那么慌张的,一点一点看着视频。

    那个男人带着顾明路离开后,在十字路口往左,突然就消失了。

    仿若是熟悉这个商场的监控一般,到处都没有了他的身影。

    怎么可能突然就这么消失了?!

    乔汐莞以为自己是漏掉了什么,非常小心翼翼的,细细的看着,不放过任何一点点蛛丝马迹。

    她忍着慌张。

    汗水顺着脸颊。

    真的没有视频。

    真的没有。

    商场外面也没有消息,现在商场的工作人员正在逐一的搜索,大门口也会经过检查后才能够离开。

    她咬着唇,让自己整个人尽量的,尽量的放松。

    却越是这般,越不受控制。

    耳边突然响起电话的声音。

    整个人猛地一怔。

    仿若一点点声响都能够让她彻底的崩溃。

    她连忙拿起手机,耳边传来顾子臣的声音,“我找到顾明路了。”

    “真的吗?他在哪里?”

    “在一个玩具店。”顾子臣冷冷的说,“你让商场解除封锁。”

    “好,我马上过来,你们在几楼?”

    “刚刚我们分开那个楼层,十字路口往左,再往右,第三个玩具店。”

    “好。”乔汐莞挂断电话。

    此刻的心跳似乎更快了。

    她深呼吸,深呼吸,不停的深呼吸。

    “小姐,你怎么了?”工作人员看着她的模样,忍不住问道。

    “没什么没什么。”乔汐莞对着工作人员友好的一笑,“我找到我儿子了,真的是谢谢你们,刚刚我老公打来电话,可能是我儿子太贪玩了,去了一个玩具店玩耍,给你们带来麻烦非常抱歉。”

    “孩子找到了就好。”工作人员倒是大度得很,他又吩咐着其他人解除了戒备,并通过广播又给商场的旅客们解释了一番。

    在国外看来,这样的事情一点都不会觉得麻烦。

    在中国,这样的举动绝对会引起众人的不满,还会抱怨因为他们影响到了商场的生意,或许还需要一定的补充。但美国人不一样,他们是典型的人文主义,在他们来看,没有什么比人身安全更重要,而且从监控中也看得出来,排队离开的旅客都很守规矩的,没有半点抱怨。

    乔汐莞再次表示感谢,匆匆忙忙的跑了出去。

    ……

    玩具店。

    顾明路老老实实的站在顾子臣的旁边,也知道自己做错事儿一般的,低着头不说话。

    顾子臣看着面前的男人。

    和乔汐莞描述得一模一样。

    男人长着一张混血儿的脸,有着非常明显的蓝色眼眸。

    “这么久不见了,顾子臣。”男人开口说道,“你儿子都这么大了,真是让人惊讶。”

    “汤。”顾子臣冷脸,“你知道我这个人很讨厌被人威胁。”

    那个叫汤的男人无所谓的一笑,只是耸肩。

    “下次别给我开这种玩笑。”顾子臣带着顾明路,转身就准备离开。

    “顾子臣。”汤叫住他。

    顾子臣眼眸一紧。

    “你知道我不会随便的出现在这里,我是有目的的。”汤说。

    “我没兴趣。”

    “你就不好奇,我的目的是不是你吗?”

    “基地不会让你来和我交涉。”顾子臣一字一句。

    汤冷笑。

    果然还是那个顾子臣,思维精密到,让人根本就没办法在他面前耍花招。

    他有些懒懒的声音说着,“我在执行任务。昨天无意碰到了夏茵,原来她在调查你。而刚好,从她口中得知,你到了拉斯维加斯。”

    顾子臣一直冷眼看着汤。

    “叶妩现在还没回基地,我希望你劝劝她。”汤突然开口说道。

    顾子臣眉头一扬,“我没这个义务。”

    “她爱了你很多年。”

    “那是她的事情。”

    “你这么冷血,真的好吗?”汤笑着说者,眼眸中却散发着,杀人的怒气。

    顾子臣根本就没那个心情和他纠缠。

    带着顾明路就往前走。

    “如果没猜错,他是路远的儿子吧。”汤在他身后,用听不出来任何口吻的语调,说着。

    顾子臣脚步停了停,没有说话没有转身,带着顾明路大步离开。

    汤看着他们的背影,眼神中的杀意更加明显。

    当年杀不了你。

    现在……

    他冷笑。

    他倒是需要看看,基地能够留你到何时?!

    ……

    乔汐莞跑得上气不接下气。

    前方,看着顾明路和顾子臣出现在自己面前。

    看着小猴子就这么健健康康的出现在自己面前。

    她鼻子莫名一酸,大步走过去,拉起小猴子的手,一巴掌狠狠的打在他的手心,“顾明路,我让你在原地呆着,你为什么就跟着陌生人走了?!”

    很严肃。

    严肃道,顾明路那一刻甚至有点不敢看她。

    而此刻的顾明路,却没有像料想的那样,扯着嗓子哭出来,他只是眼眶红了红,用另外一只手不停的揉着眼眶,咬着唇不说话。

    “告诉我,你为什么要离开?!老师没有教过吗?小朋友不能跟着陌生人走,你知道爸爸妈妈多担心吗?!”乔汐莞怒吼。

    顾明路点头,“对不起,妈妈。”

    “为什么会跟着那个陌生人离开?”乔汐莞狠狠的问他。

    “那个叔叔说,说旁边有家玩具店,说可以免费赠送玩具,还说可以拿回家送给其他小朋友,我想给明月买礼品,可是我知道妈妈不喜欢明月不敢开口……”顾明路有些抽泣的声音说着,“妈妈对不起,以后我再也不要跟着别人乱走了!”

    乔汐莞就这么直直的看着顾明路,看着他小小的身体,因为隐忍着泪水而不受控制的抽泣。

    猛地一下。

    乔汐莞蹲下身体,一下子把顾明路抱在怀抱里,抱得很紧。

    顾明路有些诧异自己妈妈突然的举动。

    乔汐莞的眼眶红了又红,一直紧紧的抱着顾明路。

    还好。

    还好他还这么健健康康的在自己身边。

    她真的很怕,真的很怕小猴子消失了……

    顾子臣站在他们旁边,看着他们。

    喉咙微动,那一刻却没有说任何话。

    好久。

    乔汐莞才放开顾明路,那个时候的她又恢复了神色,牵着顾明路的手,“你给顾明月拿得礼物呢?”

    “对了,那个叔叔忘了给我。”顾明路突然反应过来。

    “那现在去买一个吧。”

    “妈妈你愿意给明月买吗?”

    “反正你老爸的钱。”乔汐莞说得理所当然。

    “……”小猴子居然无言以对。

    顾子臣看着乔汐莞和顾明路离开的方向,眼眸动了动,看着不远处站着的汤。

    汤意味深长的看着他们,然后大步离开。

    顾子臣脸色微变。

    逛了一天的商场,也吃尽了拉斯维加斯的美食,一家人回到酒店。

    乔汐莞躺在客厅沙发上,累得脚趾母都不想动了。

    顾子臣站在阳台上抽烟,小猴子在小心翼翼的整理他要拿回去送给顾明月的芭比娃娃,一时之间,酒店里面安静到不行,也似乎难得的,和谐得很。

    乔汐莞趴在沙发上,看着这个房间的一点一点,看着顾子臣,看着顾明路。

    这样的生活,曾经也在她的脑海里面幻想过。

    幻想着和齐凌枫住在一起,生一个漂亮的儿子。

    她不喜欢女儿。

    因为她总觉得女儿太过娇气,要是像姚贝迪那样,她估计自己心脏病都会被气发,所以她想要一个儿子,怎么玩都行。

    她有时候也会傻傻的问齐凌枫,她说齐凌枫,你喜欢儿子还是女儿?

    齐凌枫会笑着告诉她,是你生的都好。

    她任性的非要他选择。

    他无奈,说女儿吧。

    女儿像你,我会爱不释手。

    那个时候,她甚至还偷偷的想过,一定要给齐凌枫生个女儿,因为他喜欢女儿。

    她嘴角一笑,没有太多的心里起伏,但也免不了的,还是很气愤。

    气愤被这个男人,骗到如此地步。

    她抬眸,看着面前背对着他,抽烟的顾子臣。

    这段时间,顾子臣抽烟的时间有点多。

    而每次,似乎都是若有所思的样子。

    “顾子臣。”乔汐莞叫他。

    “嗯。”他应了一声,没有转身,手指尖,依然烟雾弥漫。

    “你想要儿子还是女儿?”她问道。

    顾子臣皱了皱眉头,把烟蒂熄灭,扔进一边的烟缸内,转身看着乔汐莞,“突然问这个做什么?”

    顾明路似乎也好奇的看着他们。

    “随便问问。”乔汐莞说。

    顾子臣没有回答。

    倒是顾明路扬着小脑袋,“妈妈还要给我生个弟弟或者妹妹吗?”

    “你喜欢吗?”乔汐莞问道。

    “喜欢。我喜欢妹妹,这样我就可以带着她到处玩了。”顾明路说。

    “不是小男孩都应该喜欢弟弟吗?”

    “弟弟太调皮了,我怕他像顾明理那样……”顾明路委屈的说着。

    乔汐莞笑了一下,有些喃喃的声音说道,“生不生,也要你老爸同意。”

    “爸爸不同意吗?”顾明路看着顾子臣。

    顾子臣已经走进了卧室,没多久里面响起了浴室哗啦啦洗澡的声音。

    “爸爸真的不想再生了啊?!”顾明路自言自语。

    乔汐莞趴在沙发上,眼眸就看着外阳台上,拉斯维加斯灯光璀璨的夜晚。

    顾子臣不想要生孩子。

    突然,电话响起。

    乔汐莞看着陌生来电,接通,“喂,你好。”

    “你好小姐,我们是XX商场的工作人员,你在我们的工作室掉了一个您购买的东西,我们现在已经送到了您的酒店前台,前台会马上送到您的房间,请注意查收。”那边用标准的英语,恭敬的说着。

    “好的,谢谢。”乔汐莞才想起,今天在商场给顾子臣买了礼物,当时太慌张,可能就放在了监控室里面,不过倒是,这边的商场服务真的到位,居然主动联系到了酒店。

    没多久,房间门铃响起。

    乔汐莞从沙发上起来,开门,“小姐,您的东西。”

    “谢谢。”

    “不客气的。”

    乔汐莞一笑,点头,关上房门。

    她看着手上的这条领带。

    蓝色条纹,很单调的设计。应该很适合顾子臣这种冷冷冰冰不言苟笑的性格。

    她抿着唇,犹豫了一下,转头对着顾明路说着,“时间不早了,回房间洗澡睡觉。”

    “好。”顾明路点头。

    乔汐莞走进卧室。

    顾子臣已经洗完澡,只系了一条浴巾在腰间,此刻半躺在床上,似乎是在休息版,闭着眼睛。

    总觉得这个男人不管任何一个模样,都能够一瞬间把人吸引了过去。

    所以。

    她忍不住的,往他身边走过去。

    顾子臣似乎是感觉到有人靠近,他睁开眼睛,深邃的眼眸看着站在她面前的乔汐莞。

    两个人四目相对,沉默在彼此之间。

    突然。

    “顾子臣,你把眼睛闭上。”乔汐莞突然开口。

    她手上拿着领带,不过却是放在她的身后。

    顾子臣眉头一紧。

    乔汐莞再次开口,“快点闭上。”

    顾子臣看着,两秒钟后,闭上了眼睛。

    乔汐莞笑嘻嘻的拿出自己的领带,就这么系在了顾子臣没有穿任何衣服的脖子上,她怎么都觉得那个画面会很美,会很滑稽,会很搞笑……

    但是。

    她的领带刚刚套在他的脖子上,她甚至还没有系好,手突然被顾子臣一把抓住,闭着的眼眸突然一紧,一道凌厉的视线带着嗜血的味道,突然像是触碰到了什么一般,他狠狠的看着她,冷得发寒的气息,似乎下一秒就要杀了她一般。

    她内心突然一怔。

    身体猛地一下,被顾子臣蛮力的拉扯着,倒在了床上,同一时间,顾子臣压在了乔汐莞的身上,修长的手指直接紧逼着她的脖子,微用力。

    乔洗莞惊恐的看着突然像是变了一个人的顾子臣,看着他冷血的脸色一点温度都没有,看着他突然那么陌生的一张脸颊,和自己以前看到顾子臣都不一样,那一刻她甚至觉得,身上这个男人,会杀了她。

    会真的杀了她。

    喉咙处有些痛。

    “嗯”。她叫了一声,是本能的,人类在面对恐惧和疼痛时自然发出来的声音。

    那一刻顾子臣似乎突然清醒了一般。

    他手上的力度一下就消失了。

    却在那一刻,猛然加重。

    她甚至能够感觉到顾子臣的呼吸,一下一下扑打在自己的脸上,很燥热的气息。

    乔汐莞突然安静的看着顾子臣,看着他似乎又恢复了原貌。

    他此刻脖子上还歪歪倒倒的挂着她没有系好的领带,有些滑稽的模样,而那一刻的自己,居然半点都笑不出来,看着他的脸,连装都装不出来。

    两个人这么对视着彼此。

    房间很近。

    拉斯维加斯的夜晚也唯美。

    好久好久。

    顾子臣突然低头,吻印在了她的唇瓣上,深深的,吻着她的嘴唇,仿若想要把她吻进身体里面一般。

    而那一刻。

    乔汐莞却觉得身体透凉。

    一股凉意,在他温热的唇瓣间,更加的明显。

    她却没有反抗,任由顾子臣在她唇上,在她身体上,不停的亲吻,不停的抚摸,甚至有些野蛮的占有。

    今晚的顾子臣明显的和其他似乎不太一样。

    没有管她的情绪,一意孤行的在她的身体上,尽情。

    一次过去。

    两次过去。

    三次过去。

    第四次的时候。

    “顾子臣,你是不是想要弥补我什么?”躺在顾子臣身下的乔汐莞,突然看着他冷峻的脸庞问道。

    顾子臣就这么看着她。

    深邃的眼眸中,已经少了那丝欲。望。

    “今晚上的事情,我没有多想。”乔汐莞说。

    今晚上他差点杀了她的事情,她没有多想。

    她可以不用多想。

    顾子臣就这么直直的看着她,看着她冷静得吓人的脸颊。

    此刻房间的灯光是黑暗的,外面灯火璀璨的城市投射进来的光线,还有姣好的月色照耀着彼此。裸。露的身体,暧昧的交缠在一起。

    好久。

    顾子臣突然离开乔汐莞的身体。

    他抱着她,走进浴室。

    他小心翼翼的把她放进浴缸里面,看着她因为刚刚的房事而红彤彤身体,整个脸上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情绪,乔汐莞看了很久,始终是看不透彻,顾子臣此刻的样子,是不是在内疚。

    两个人这么躺在浴缸里面。

    他从后面搂抱着她的身体,很规矩的,没有游走在她的身体上。

    只是这么静静的抱着她。

    乔汐莞看着前面大大的镜子,看着镜子中,她和顾子臣沉默无比的模样。

    她突然咧嘴一笑。

    笑容有些夸张。

    所以顾子臣也从镜子里面看到她的模样。

    “你笑什么?”

    “觉得自己好像在挑战极限。”乔汐莞说,用很平静很平静的语调说着,“顾子臣你是极限吗?”

    顾子臣沉默了一秒,忽然说道,“乔汐莞,我说我今天晚上的举动是条件反射,你信吗?”

    乔汐莞看着他。

    “当有人这么近距离的靠近我的身体,对我身体的部位有了看似致命威胁的时候,就会做出这样的条件反射。”他解释,似乎是在解释,也似乎是在陈述一件事情。

    而这样的事情,好像也不需要得到任何人的认可。

    “为什么会这样?”乔汐莞问道。

    平常人不会这样的。

    至少谁这么靠近她的时候,她不会这么极端的觉得,有人会害死她。

    “从小的生活环境所致。”

    “你不是在美国长大的吗?你不是读的全世界最贵族的贵族学校吗?一年的学费说出来都要吓死几个老百姓的那种。”那个地方的生活,有这么水深火热吗?!

    “我不是在那里长大的。”顾子臣一字一句。

    “……”乔汐莞直直的看着他,“你骗了你爸的钱,自己在国外游玩?”

    乔汐莞的思维,永远都异于常人。

    “就当是吧。”他点头,不再多做解释。

    从某一个角度而言,乔汐莞说得是正确的、

    他就是骗了他爸的钱,没有老老实实的在学校读书,然后在其他地方,生活。

    “顾子臣,我总觉得你隐藏了很多。”乔汐莞看着他说。

    “你想要知道吗?”

    “暂时不想。”乔汐莞摇头,很坚决的摇头,没有丝毫犹豫。

    顾子臣眉头一扬。

    “等你哪天觉得是时候告诉我,再给我说。”乔汐莞嘴角微微一笑,“我爱你来着,顾子臣。”

    顾子臣整个身体一怔。

    “我爱你来着,所以不想为难你。但是你知道的,我这个人比较自私,我付出了就需要回报,所以见不得你和其他女人卿卿我我,如果哪天你觉得我配得上你,就好好告诉我,你的故事。”乔汐莞说得很平静,嘴角还一直挂着笑容。

    顾子臣搂抱着乔汐莞的身体,“好。”

    很干净的声音。

    乔汐莞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好吧。

    她承认有那么一秒,她是想要恨不得一脚往他命根子那里踢过去。

    一个“好”字,分明就是在默认着,她配不上他?!

    这个自以为是,自恋的龟毛男!

    她那里配不上了,那里配不上了?!

    “起来了吗?”顾子臣问她。

    似乎并没有感觉到她的异样。

    “你出去。”乔汐莞口吻有些重。

    “嗯?”

    “你出去,我要自己泡澡。”

    “这个浴缸很大。”

    “我就是不喜欢怎么了?!”乔汐莞狠狠的说着。

    顾子臣脸色也有些不好。

    这个女人翻脸比翻书还快吗?!

    他有些怒火的从浴缸里面起来,随便冲洗了两下,又拿了一条浴巾系在自己的身体上离开。

    乔汐莞对着顾子臣的背影做了一个鬼脸。

    整个人放松的躺在浴缸里面。

    征服顾大少,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她这么在浴缸里面躺了一会儿,伸懒腰从里面起来,冲洗身体,拿起一件浴袍披在身上,身上还滴答着水,走了出去。

    顾子臣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应该是没有睡着。

    她随意的擦了擦头发,爬上床。

    其实被顾子臣这么一天折磨,她已经困到一挨着枕头就能睡着的地步,却在此刻,接到了电话。

    按照时差,这个时间段中国打来电话似乎也是理所当然。

    她接通,“爸。”

    “资金已经到位了,你明天回来。”

    “这么快就到位了。”

    “找了瑞士一家银行贷款。”

    “可靠吗?”

    “你在质疑我?”顾耀其声音有些重。

    乔汐莞抿了抿唇,“不是,我明天马上回来。”

    顾耀其狠狠的挂断了电话。

    乔汐莞看着电话发呆。

    资金能够这么快到位,又是交道不深的国外银行,顾耀其就没有考虑过会不会有什么猫腻?是因为太急功近利的想要讨好傅氏,和傅氏深入合作?还是怕被谁捷足先登了?!

    她咬了咬唇,反正这都是自己预料中的事情,她也不需要多想。

    “你爸打的电话,让我明天回去。”

    “嗯。”顾子臣冷冷的应了一声。

    乔汐莞睡下来。

    全世界仿若都很安静。

    她看着天花板,默默发呆。

    总觉得有那么一丁点的不舍得。

    就马上要离开了。

    她翻身,默默的睡觉。

    她不是一个喜欢去缅怀的人,尽管她真的很喜欢这样的生活。

    尽管顾子臣依然冷冷漠漠。

    ……

    翌日。

    乔汐莞伸懒腰从床上起来。

    在拉斯维加斯的这三天,天天和顾子臣恩爱。

    她身体也吃不消的好不好?!

    她疲倦的起床,洗漱。

    打开浴室门,就看到顾子臣和顾明路似乎已经收拾好了行李,在等她。

    仿若每次都是她在扯他们后腿。

    “是要走了吗?”

    “下午2点的飞机,到了上海北京时间10点左右。”顾子臣解释。

    “哦。”乔汐莞看了看时间,现在也不不早了,都已经10点半了。

    “收拾好了,我们去吃饭。”顾子臣说。

    “我没什么收拾的,来的时候带的东西就少。”乔汐莞说。

    “那就吃饭。”

    一家三口坐在餐厅内。

    今天算是最后一顿饭了,下一顿饭就是在飞机上吃了。

    “我们真的要回去了吗?”小猴子突然问道。

    “嗯。”

    “好舍不得。”小猴子感叹。

    乔汐莞抿着唇,看了一眼顾子臣。

    “以后有时间再带你出来玩。”顾子臣说。

    “好。”小猴子笑眯眯的,忽然又说道,“我真的好喜欢和爸爸妈妈这么生活在一起,我觉得很快乐。”

    “我也是。”

    这句话不是乔汐莞说的。

    是顾子臣。

    乔汐莞直直的看着顾子臣。

    顾子臣低垂着头,一直优雅的吃着牛排。

    乔汐莞喝了一杯柠檬茶,抿着唇没有说话。

    吃过午饭,一家人又回到酒店清理了一下,酒店的豪华轿车送他们到机场,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后,一家人回到了上海。

    上海,这个熟悉的城市。

    熟悉到,仿若闭上眼睛也能够绘画出它的一点一滴。

    乔汐莞一下了飞机,就开始给顾耀其打电话,“爸,我现在到机场了,我马上到公司。”

    “嗯。”那边挂断电话。

    乔汐莞又给milk拨通,“我半个小时到公司,你帮我把上次我准备好的傅氏的方案放在我桌子上,我刚刚给董事长打了电话,你再给他约一下时间,我有工作给他汇报。”

    “好的,乔总。”那边连忙答应着,“不过倒是,乔总你不需要休息吗?不是说有时差吗?”

    “不用了,你按照我的吩咐做就行。”

    “是。”

    电话挂断,又拨打另外一组号码,“你好白季阳,我是傅氏乔汐莞。”

    “乔总你好。”

    “不知道傅总今天有空吗?想来商谈一下合同的事宜。”

    “您等我一会儿,我去看看傅总今天的安排,咨询一下他的意见。”

    “麻烦你了。”

    “不客气。”

    乔汐莞捏着电话,对着来接他们的武大说着,“先送我去公司,再送他们回顾家大院。”

    武大透过后视镜看着他们一家三口。

    顾明路睡着了。

    顾子臣脸色冷漠的看着窗外。

    乔汐莞一脸严肃。

    她嘴角笑了笑。

    有时候总是觉得,顾子臣和乔汐莞,不搭。

    却又会莫名其妙的觉得,这样的不搭,正好。

    车子很快到达顾家大院。

    乔汐莞下车的时候,转头对着顾子臣说着,“明路时差比较严重,你让他多睡会儿。”

    顾子臣点头。

    乔汐莞大步的走进顾氏大厦。

    车子缓缓驶出。

    沉默的车内,顾子臣突然开口说道,“碰到了夏茵和汤。”

    武大捏着方向盘的手一紧,“他们开始行动了吗?”

    “夏茵是来打探消息,汤是执行另外一起任务。”

    “是吗?”武大面无表情,看不出来在想什么。

    “叶妩还在上海?”

    “嗯。”

    “你让尹翔通知她一声早点回去。”顾子臣说。

    “怎么了?”武大皱眉。

    “基地的人在找她。”顾子臣说。

    “意思是叶妩一直都没有给基地汇报我们的状况?”武大问道。

    顾子臣点头,“所以才派了夏茵出来。”

    武大脸色有些微动,“叶妩不想和我们成为敌人。”

    “终究会成为敌人。”

    “嗯。”武大点头。

    “我们的计划要提前了。”顾子臣说。

    “好。”

    “你让莫梳和尹翔做好准备。”

    “温特森呢?”武大问道。

    “我会通知他,马上赶回上海。”

    “他在哪里?”

    “阿拉斯维。”顾子臣一字一句。

    “基地?”武大惊呼。

    “周围。”顾子臣说,基地周围。

    “这么近都没有被发现?”

    顾子臣没有再多做解释。

    武大也没有再多问。

    反正,总会有些意想不到的事情。

    ……

    乔汐莞回到办公室。

    milk规矩的跟在她的身后。

    乔汐莞拿起milk放在她桌子上的文件,边走边说,“约时间了吗?”

    “约了,董事长说,你回来后到小会议等他就行。”

    “好。”乔汐莞拿着文件往会议室走去,刚走了两步,“顾子俊呢?”

    “他?应该从你去旅游开始,就没出现过公司。”

    “你给她打电话,不管他在哪里,给他半个小时内出现公司。”

    “……”milk看着她。

    “马上打。”乔汐莞身影严厉了些。

    “是。”milk连忙点头。

    乔汐莞走进小会议室。

    等了5分钟的样子,顾耀其带着叶媚出现,坐定。

    乔汐莞直接开门见山的说着,“下飞机的时候我和傅氏傅博文的助理白季阳联系过了,刚刚坐在会议室里面接收到他的电话,他说下午2点半有空约见我们。”

    “好。”顾耀其点头,似乎是很欣赏乔汐莞办事效率。

    “这是上次我给您汇报的方案,预算资金大概是这么多。”乔汐莞把方案地送给顾耀其,指了指预算额度,“瑞士银行能够承担吗?”

    “可以。”

    “条件是什么?”乔汐莞问道。

    “三个月时间还清本金和利息。”顾耀其说。

    “三个月就要还清?!”乔汐莞诧异。

    顾耀其点头。

    “用什么做抵押的。”

    “公司百分之三十的股份。”顾耀其直截了当。

    乔汐莞沉默了一下。

    “你有疑惑?”顾耀其扬眉。

    “没有。这个方案拿下来后,三个月时间不一定能够拿回投资。”

    “想办法。”顾耀其似乎不在乎。“我和那边银行说过,如果三个月内没有还本金,可以继续贷款,只是利息增加而已。”

    “口头协议?”乔汐莞问道。

    “这种不能加在贷款条约里面,否则审批流程会复杂些,拨款的速度也跟不上,我们用钱急。”顾耀其说道。

    乔汐莞抿着唇,“好,我知道了,我下午和傅氏签合同,尽量让他们提前预支我们一部分费用。”

    “嗯。”顾耀其点头。

    会议结束。

    乔汐莞刚坐在办公室内。

    刚坐下,电话响起,“齐凌枫。”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