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一百十二章 声东击西(五)螳螂捕蝉

第一百十二章 声东击西(五)螳螂捕蝉

作者:恩很宅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

    是不是每次雷蕾大吵大闹之后,都要来这么一出?!

    姚贝迪站在玄关处,看着一脸冷漠的潇夜。`乐`文`小说`www`lwxs520`com

    她突然就没有弯下腰去脱鞋子。

    她突然就这么直直的走了过去,走到沙发边上,他坐的位置。

    潇夜看着她,看着她看上去冷静,似乎隐忍着怒气的模样。

    他薄唇微动,刚准备开口。

    姚贝迪突然弯腰低头,唇就这么覆在了他的唇瓣上,他微怔,刚刚微张的唇瓣正好让她的小舌头直驱而入的唇瓣撕咬着他有些薄凉的唇,她吻得很猛,有时候甚至用牙齿挂到了他的唇,有些痛,却没有推开的,任由她在他唇上火热。

    她的身体扑进他强壮的身体里,强迫得让他躺在了沙发上,纤细的双手搂抱着他的脖子,柔软的身段摩擦着,搂抱着他脖子的手开始拉扯着他的衣服,有些急切,他穿着衬衣的纽扣被她的蛮力,一颗一颗的掉落,落在光亮的地板上,响起暧昧的声音。

    姚贝迪的唇离开他的唇瓣,又不停的吻着他身体的其他地方……

    而潇夜,由始至终都保持着僵硬,僵硬的感受着这个女人在他身上,惹火撩人。

    房间很安静。

    唯有谁的心跳,在“咚咚咚”的跳个不停。

    突然。

    趴在他身上,吻着他身体的姚贝迪突然停了一下,她抬头,脸色有些潮红,眼眸却冰凉,她静静的看着她身下的男人,看着他就这么一直忍受着她在他身上的种种举动,两个人都很沉默着,沉默着感受着彼此的而距离,越来越远。

    姚贝迪起身。

    潇夜突然一把拉住她。

    姚贝迪看着潇夜从沙发上坐起来,另外一只手游走在她的唇边,手腹在她唇上,一点一点。

    薄唇抿得很紧,此刻却突然放开的,靠近她的脸颊,吻向她的唇瓣。

    她头微微一转。

    潇夜的唇吻在了她的脸上。

    “潇夜。我刚刚有那么一秒真的很想和你上床,就算是气气雷蕾也好,我也可以在我们上床的时候发点相片给雷蕾,今天她跑到公司来大吵大闹,我很生气,我在想为什么她就能够理直气壮,而我总会要这么去回避。所以有那么一刻,我真的很想要以牙还牙,我真的很想报复雷蕾。”姚贝迪说得很平静。

    她没有看潇夜,所以不知道潇夜此刻是什么表情。

    她就是这么静静的说着,身体也没有刚刚时微喘的起伏。

    “我以为我们还能够回到原来那样,我以为我还可以忍受你和无数的女人交缠在一起后,再装作一点都不在乎的接受你,原来我做不到了。”姚贝迪说,嘴角淡淡的笑容。

    笑得那么释然。

    她从沙发上离开。

    这次,潇夜没有再拉她,而是看着她突然疏远的距离。

    只是心有些突然,仿若就被撕咬了一般的,说不出来的滋味。

    姚贝迪说,“潇夜,我觉得你很脏。”

    他看着姚贝迪离开的方向。

    看着她走向2楼。

    房间再次恢复了安静。

    周围静悄悄的,连呼吸也变得,越来越轻,越来越无力。

    身上还残留着她的味道,耳边却一直都是她清清淡淡的声音,清清淡淡用很平静很冷漠的声音说着,潇夜,我觉得你很脏。

    他靠在沙发上,看着头顶上的天花板。

    淡漠的眼神就这么一直的看着,毫无所动。

    他其实有那么一瞬间不太清楚自己到底该做什么,现在是不是该离开这个房间,是不是再也不应该来打扰姚贝迪的生活,就像他们一起相处的那几年一样,也是这么生疏的走过来,她却没有恨自己到这个地步。

    电话突然响起。

    他看着来电,眉头皱了一下,还是接通。

    “夜,你在哪里?”那边传来欲哭的声音,“没在浩瀚之巅,也没有在家,你去了哪里,我好想你,好怕你离开我身边,夜……”

    潇夜抿着唇,似乎沉了一会儿。

    雷蕾有些迫切的声音,此刻已经梨花带泪,“夜,你不要吓我,你没有到姚贝迪那里是不是,你没有去她那里,你一直都在我身边的是吗?我没有了所有一切,我身体变成了这样,全世界就剩下你一个人,你不会丢下我的对不对?”

    潇夜咽了咽喉咙,“雷蕾,我们好好谈谈。”

    “我不谈,我不要谈。你一定是让我离开你对不对,我不会的,我怎么都不可能离开你除非让我死。潇夜我爱你,爱到我自己也觉得自己很卑鄙很卑微,但是我就是控制不住,这个世界上我什么都没有了,你就真的那么残忍的想要离开我吗?”雷蕾在那边哭得撕心裂肺。

    潇夜抿紧着薄唇,就这么一点一点感受着,说不出来的压抑和隐忍得有些难受的爆照,他拳头紧捏,在努力控制着,“你以后别去找姚贝迪了。”

    “可是她不离婚。”

    “我答应和你在一起,从没承诺过要和你结婚。”

    “……”雷蕾突然紧咬着唇,好久问道,“你是准备让我做一辈子小三吗?”

    “那是你的选择。”潇夜说。

    雷蕾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掉。

    潇夜似乎也感觉不到她的难受了。

    他挂断电话。

    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出去。

    走出这个房间,冷漠的离开。

    2楼走廊上,姚贝迪站在那里,看着他离开的背影。

    她手上拿着一张纸和一张笔,准备写离婚协议书。

    微咬着唇,回到房间。

    这段婚姻,就这么,要死不活吧!

    ……

    乔汐莞加了会儿班,回到顾家大院的时候都已经8点多了。

    齐慧芬和叶媚在客厅看电视,似乎是吃完饭叶媚在陪着齐慧芬聊天。

    乔汐莞刚走进大厅,就听到齐慧芬有些冷嘲热讽的声音,“听说你刚下飞机就去了公司,公司现在倒是离不开你了,半步都离不开。”

    乔汐莞知道齐慧芬肯定会一直埋怨她让顾明月离开顾家送去言家的事情。

    而且走的这几天,叶媚指不定在齐慧芬耳边吹了什么风,齐慧芬应该是对她更加的看不惯了。

    她深呼吸了一口气,嘴上笑着说道,“有一个合同都是我在经办的,又有点紧急就直接去公司了,这不,爸说让我多带带子俊,我也就今天多花了点心思在子俊身上,所以回来就晚了点。”

    乔汐莞故意把顾子俊拉进来。

    顾子俊不管如何是齐慧芬的亲生儿子。

    她对她亲生儿子好,她怎么着也不会反对。

    所以那一刻齐慧芬倒是没有多说,当然口吻还是有些阴阳怪气,“别累坏了自己,搞得我们顾家亏待你似的。”

    “放心吧妈,我身体好着啦。对了,我去拉斯维加斯给你们都带了礼物,子臣应该是把行李都搬上楼了,我马上去拿下来。”乔汐莞连忙讨好的说着。

    齐慧芬有些高傲的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的看着乔汐莞往2楼上走去。

    乔汐莞推开顾子臣的门,她以为顾子臣在里面,房间内却空荡无人。

    她皱着眉头,也没时间多想,抱着一个大箱子往楼下走去。

    那个箱子里面装的都是带回来的礼物。

    乔汐莞首先就把那个限量包拿给齐慧芬,“妈,我上次听你说差一个土金色的包,我这次出去刚好逛街的时候看到,觉得和妈的气质很合,就买了,你看喜欢吗?”

    齐慧芬眼眸淡淡的看了一眼,款式和色彩都是她喜欢的,而且她也是无意说过一次,乔汐莞居然都记在心上也让她多少对她的怒气少了些。

    可不管如何,乔汐莞确实挑战了她的权威,更是逼着她做了她不爽的事情,不可能就因为一个包就这么一笔勾销,所以她脸上并没有表现出很喜欢的神情,淡淡的说了句,“嗯,放着吧。”

    乔汐莞也聪明,这个时候表现得越是明显越是会被齐慧芬给厌烦。

    所以她转头又拿出来一条围巾,“这是给你的弟妹,我一直觉得你很适合鲜艳的颜色,就买了酒红色,我买自己买了一条墨绿色,给子馨买了一条淡蓝色。”

    叶媚拿过来,嘴角一勾,“谢了大嫂。”

    “妈,我还给古源和子颜买了一对情侣钱夹,到时候他们过来了就送给他们,当新婚礼物也好。”乔汐莞把钱夹拿出来,说道。

    齐慧芬点头,似乎也觉得乔汐莞还是考虑得周到。

    “这是给爸买的皮带。我那天听妈说爸好像是皮带坏了一条,也不知道有买新的没,就也买了一条。不知道是不是爸喜欢的款式,这可是明路给他爷爷挑选的。”乔汐莞笑着说道。

    齐慧芬听着是明路选的,主动的拿起来看了看,“明路的阳光倒是不错。”

    整个人的稍微随和了些。

    乔汐莞把这里礼物拿了出来,抱着箱子说道,“妈,我有点倒时差,我先回房间洗澡休息了。”

    “去吧,还真以为自己无所不能了。”齐慧芬淡淡的又带着些责备的口吻。

    “是。”乔汐莞笑着离开。

    离开的时候,看了一眼叶媚。

    叶媚似乎也一直看着她,两个人的眼神,自然都不友好。

    乔汐莞走上楼。

    顾子臣的房间门口,顾明路站在那里,似乎是在等她。

    看着妈妈回来,小脸蛋上都是高兴,连忙跑过去拉着她的手,“妈妈我一睁开眼睛你就不在我身边了。”

    “我上班去了。”

    “我知道,所以我也没有很难过。”小猴子嘴角笑得很灿烂,突然又像是想起了什么,有些低落的说着,“妈妈,明月是不是离开我们家了?”

    乔汐莞也没见着明月的身影。

    按照顾姚其做事情的态度,肯定是速战速决,应该他们离开上海去拉斯维加斯的当天,顾明月就被送回了言家。

    “嗯,应该是离开了。”乔汐莞说。

    “我还给她买了礼物。”小猴子有些难受。

    “明天上学的时候拿到学校去送给她就行了,你们不是还一个学校吗?”乔汐莞安慰。

    “对啊,那我明天就把礼物带到学校去送给她,明月最喜欢芭比娃娃了,他一定会很开心。”小猴子精神一下子就好了起来,“妈妈我回房间早点睡觉了,明天早早的去学校上学。”

    “嗯,乖。”

    乔汐莞看着顾明路蹦蹦跳跳的离开,转身走进卧室。

    房间依然空荡。

    顾子臣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乔汐莞拿起睡衣洗澡,她现在真的是困到一挨着床就能够睡着,所以她洗了一个战斗澡,再也不想其他的,倒头就睡。

    ……

    东风明珠旋转餐厅。

    环境优雅,透过大大的窗户外,可以一览上海美不胜收的夜景,妖娆得仿若人间天堂。

    叶妩觉得,她真的好多年没有这么静静的欣赏过什么景色了,周围的一切在她看来全部都是过往云烟一般的,她提不起任何兴趣,只是一直这么麻木的,麻木的生活一个残忍的环境里面。

    她转眸,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男人。

    恍若隔世一般,他们第一次约会的地方,成了他们,最后一次这么平静相处的地方。

    她嘴角突然笑了一下,拿起身边的高脚杯,抿了一口红酒。

    红酒如血一般的在酒杯里面晃动。

    她其实一向不喜欢这个颜色,因为见得太多,总会反感,但也因为见得太多,可以很平静。

    “子臣。”她开口,和这么一个一直沉默的男人,总是需要有一个先说话。

    顾子臣看着她,“嗯。”

    “我其实没想过,你会答应尹翔,和我吃饭。”叶妩开口。

    今天接到尹翔的电话,尹翔说基地的人在找她,让她回去。

    她只问了尹翔,问他是不是顾子臣的意思。

    尹翔说是。

    所以,她让尹翔约了顾子臣。

    而现在,顾子臣就坐在了她的对面,这么近距离,带着一贯的冷漠。

    “什么时候回基地?”顾子臣冷漠的问道。

    “你很想我回去吗?”

    “那是你应该待的地方。”

    “顾子臣。”叶妩就这么深深切切的看着他,“我知道你是个理智的人,知道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我甚至知道你让我回基地就是不想要连累我,我知道你是在为我,可是我却觉得心寒,你知道为什么吗?”

    顾子臣只是看着她,无语。

    “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你都不够爱我。”叶妩说,眼眶有些红,“你这么不停的推开我,只因为你觉得对我是好的,但从你内心深处而言,你就没有想过,我会跟着你双宿双飞,你就从来没有对我坚决过你知道吗?”

    “你也不会跟着我走。”顾子臣很肯定。

    “对,你就是让我跟着你走,我也不会,因为我不可能当了基地的叛徒。但是顾子臣,你连尝试都没有就把我推开了,就给我选择了一条你认为对我好的道路。”叶妩有些自嘲的说着,“但是乔汐莞呢?你明知道乔汐莞跟着你或许会有危险,你却一直让她陪在你身边……有时候我真的不明白,到底你这样,是对我好,还是对她好?!”

    顾子臣就这么淡淡的眼眸看着叶妩,看着她的难过和讽刺。

    他似乎没有想过要去解释什么,就这么看着叶妩子在他面前,眼眶红了又红。

    “我想,这终究就是我和乔汐莞的差距。”叶妩狠狠的把手上那一大杯红酒喝进了肚子里面,脸色瞬间就变得红了起来,因为酒精的原因,却很清楚的知道,她并没有醉,酒量可以练出来,所以他们的酒量都很好。

    “不早了,回去了。”顾子臣突然开口。

    “我明天回基地,今天和夏茵取得了联系。”叶妩开口说道。

    顾子臣微点头,不动于衷。

    “下次或许是我,也或许是其他人,但是下次我们见面的事情,就不有这么平静的一刻。顾子臣,你知道我和辈子在你身上最遗憾的是什么吗?”叶妩问他,很认真的表情。

    “我知道。”

    “你不知道。你不知道当我知道我的第一次是在一个我不爱的男人身上度过的时候,我的所有原本为你而保留的一切被另外一个男人享有时,我的感受。你只会知道,我和另外的男人上床了。”叶妩冷冷的说着。

    顾子臣薄唇微紧。

    “我很想问你,你有过那么一丁点难过和内疚吗?”叶妩看着他,想要从他眼中看到点不一样的神色,就算是一丁点的不忍也好。

    没有的,顾子臣一脸冷漠一脸淡定。

    “没有。”顾子臣说,“不是齐凌枫也会是其他人,但那个人不会是我。”

    “为什么不能是你?”叶妩突然有些激动,声音激动了些。

    旋转餐厅很安静,被突然的声音惊动。

    服务员礼貌的走过来,“小姐,麻烦请您安静一些,还有其他客人在吃饭。”

    叶妩转头看着那个打着蝴蝶结的男服务员,眼眸一紧,一道血色的光线凌厉的扫过。

    服务员一怔,总觉得后背惊出了一身冷汗。

    “对不起,打扰了。”服务员有些战战兢兢的离开。

    顾子臣整个过程都很平静,他说,“叶妩,我和你之间就是过去了,以后我不会对你手下留情。”

    “所以你会杀了我是吗?”

    “也许会。”顾子臣毫不掩饰。

    “我不明白,为了一个路远,就为了基地那么多号人中的其中一个普通人,你却背叛了组织,你却这么毫不留情的抛弃了我,你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值得吗?!”叶妩压低声音狠狠的说着。

    “在我的世界里面,没有值得不值得,只有做或者不做。叶妩,能够给你说的就这么多,你想要怎么做都是你自己的事情,我无权插手。”顾子臣突然从椅子上站起来,冷冰的模样,带着遥不可及的距离,他转身准备离开。

    “顾子臣,你能和我上床吗?”叶妩说。

    顾子臣离开的脚步停了一下。

    “上床,让我没那么多遗憾行吗?”叶妩问他,“我知道我的身体不干净,但是……你干净吗?”

    所以,两不相欠。

    两个都不是干净的身体,纠缠一夜行吗?!

    当她犯贱也好。

    当她不知羞耻也好。

    从来没有那么想要,想要把自己身体交给这个男人。

    从来没有这么的嫉妒,另外一个女人。

    顾子臣停顿了两秒,大步往外走。

    没有说一句话,冷漠的背影就是在告诉她,不行。

    不能上床。

    叶妩猛地从椅子上蹦起来,以惊人的速度跑过去,一把拉住他的手,“顾子臣,我都卑微到了这个程度,你就真的看不到我的难过,你的心为什么这么冷血。”

    “因为……”顾子臣淡淡的看着她,看着她和平时完全不一样的崩溃情绪,“不想为你,而让我的身体不干净。”

    说话,大步离开。

    叶妩的整个人仿若僵硬在了原地。

    不想为你,而让我的身体不干净?!

    所以。

    在顾子臣的世界里面,再也不是“我和他”而是,“她和他”!

    她第一次站在那里,哭得像个孩子。

    仿若突然认清了一个事实一般的,眼泪不受控制的往下掉,当着好多人的面,一个人站在那里,哭得很狼狈。

    服务员走过去,“小姐,你怎么了?”

    她仿若就听不到一般的,只觉得心很凉。

    透凉。

    她甚至在想,自己为什么就变成了这样,自己为什么就落到了如此的地步?!

    都是乔汐莞吗?!

    让她如此,不堪!

    ……

    顾子臣开车回到顾家大院。

    大院很安静。

    此刻只有淡淡的灯光打亮着脚下的路。

    顾子臣一路回到房间。

    乔汐莞睡得很熟。

    顾子臣走到床边,自然的摸了摸她的头发,果然还是有些潮润。

    这个女人仿若就从来没有学过,怎么得好好照顾自己,照顾自己的身体。

    倒是经常照顾自己的感受,容不得受半点委屈。

    他走进浴室,拿起无声吹风给她吹着头发。

    乔汐莞似乎是有些感觉得,不舒服的挪动了一下身体,然后找了一个非常舒服的姿势,继续睡得很香甜。

    顾子臣看着她的恬静的模样。

    这份安宁不知道何时就会彻底消失。

    乔汐莞,你以后会恨我吗?!

    恨,也就这样了。

    除非,你真的退缩。

    ……

    翌日一早。

    乔汐莞睁开眼睛。

    顾子臣站在外阳台上抽烟。

    这段时间这个男人抽烟的频率真的有些高。

    她从床上下地。

    昨晚下了一晚上的雨,今天的天气出奇的好,空气清晰,鸟语花香。

    乔汐莞自然的从后面抱着顾子臣的腰,将头埋在他的后背上,“昨晚去了哪里?”

    “见了叶妩。”

    乔汐莞抱着他的手一怔。

    “见她做什么?”口吻,很不好。

    “吃饭。”

    “约会?”

    “吃饭。”顾子臣强调。

    乔汐莞脸色嫉妒不悦,她突然放开顾子臣的腰,转身欲走。

    顾子臣一把拉住她,同时熄灭手上的烟蒂。

    转身,一个用力,将她拉进自己的怀抱。

    整个人就这么在他的胸膛下,鼻息间都是他的味道,他特有的味道,夹杂着淡淡的烟草味。

    “我不喜欢你和叶妩来往。”

    “我知道。”

    “以后不准和那个女人单独在一起。”

    “嗯。”

    “顾子臣,你敢出轨试试,我让你家破人亡。”乔汐莞狠狠的说着。

    顾子臣突然笑了一下。

    手却把她抱得更紧,问道,“你怕死吗?”

    “废话,你不怕死?”乔汐莞反问。

    “不太怕。”顾子臣说,“人终究会死。”

    “那是老年的时候。”乔汐莞反驳,努力的从顾子臣的怀抱里面出来,看着他的脸,“告诉你顾子臣,你给我怕死点。”

    顾子臣眉头微动,脸部有些抽搐。

    “你要是敢这么轻而易举的就去死了,老娘绝对到你坟头去鞭尸。”

    “……”顾子臣看着她,目瞪口呆。

    乔汐莞转身走进浴室。

    麻痹。

    她差点忘了,现在不是在拉斯维加斯,她还得去上班。

    ……

    环宇大厦,偌大的空中花园。

    齐凌枫就一个人静静地躺在那个空中花园的摇椅上,那是霍小溪很喜欢享受的地方,她总是在她突然心血来潮的时候,躺在那里,享受生活。

    从霍小溪死了之后,他几乎不会再想起霍小溪的点点滴滴,因为他总觉得这个女人不值得留恋,准确说,所有的人都不值得他去留恋,他一点都不觉得任何价值。

    但是今天。

    他突然就想起了霍小溪,想起她总是笑眯眯的对着自己,然后整个人掏心掏肺的爱他。

    霍小溪啊,霍小溪。

    齐凌枫嘴角突然拉出了一抹笑容,笑容第一次,让他的眼眶陡然有些红,红透……

    昨天叶妩给他了一份东西。

    叶妩说她要离开了,或许一阵子或许一辈子。

    她对他没有感情,但总觉得,在她离开了后,这个男人可以为她做很多,她没时间做的事情。

    所以,她给了他一份东西,一份让他觉得这辈子,都在愚蠢的被人算计的东西。

    叶妩说,“乔汐莞一直在打听你的消息,一直在查你,追根究底的查你的所有一切,我不知道这个东西对乔汐莞而言有多重要,但是我觉得对你而言,应该很有用。你不用怎么的感谢我,我们的目的一样,能够帮到你实现目的,就是在帮我自己。”

    叶妩这个女人,和很多人都不一样。

    如果不是自己这么坏,如果不是,或许真的已经爱,他也会真的考虑和这个女人交往。

    尽管。

    他或许也没那个能力,真的能够让叶妩动心。

    他咧嘴一笑。

    那一刻,一串眼泪就从眼角这么突然的流了下来。

    他很多年没有哭过了,没有为任何一个人哭过,他几乎都已经记不清楚,哭泣是什么滋味,会心痛吗?会难过吗?会少块肉吗?

    原来。

    哭是没有感觉的。

    眼泪就会这么莫名其妙的,从眼眶中流出来,不停的流出来。

    ……

    乔汐莞坐在办公室,这两天需要一边处理傅氏合作案,一边观察环宇的股市动荡。

    环宇为了保证足够的资金,齐凌枫也会动手上的股票。

    他绝对会先拿一部分资金去购买自己的股票,拉动股市让价值更高,然后再会将买回来的股票卖出去,为了让自己更充裕,还会将自己手上的原始股给卖出去。从而将此部分资金拿给瑞士银行借给顾氏投资,在投资的过程中,和瑞士银行暗中勾结,三个月后直接收购顾氏30%的股票,而这30%肯定是需要环宇拿更多的股票去置换,因为齐凌枫做的是保守买卖,他在用最小的风险去获取最大的投资效益,他的如意算盘很简单,他将顾氏的股票拿到手上之后,30%的股份几乎就和顾耀其持平,成为了最大的古董之一,作为股份制公司,就有了能够操控顾氏的能力,相应的,在5个月后傅氏项目合作收益后,他理所当然能够分到利润,再用此部分利润将原本投入环宇股市的原始股给收一部分回来,这样自己手上的股份稳定了,顾氏的30%股份就这么完美的落在了自己手上。顶多不过,这一切都是乔汐莞和他在暗中操作,如果不想谁被暴露了出来,他在得到了自己所有利润后,把股份拿给乔汐莞,乔汐莞将10%的环宇股份再还给他。

    乔汐莞得到了顾氏30%的股份,和他得到了30%股份对顾耀其是一样的打击。

    一样会让顾耀其清楚明白的知道,顾氏已经落入了外人之手。小心翼翼,就怕被外人经手了的,守了一辈子的家业,就这么落入了他人之手。

    至少大半江山没有了。

    这就是齐凌枫的如意算盘。

    殊不知。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乔汐莞拿起电话,拨打,“差不多了,可以动手了。”

    “是。”

    乔汐莞挂断电话的同时,电话又响了起来。

    乔汐莞看着来电,一个陌生号码,她接通,“喂,你好。”

    “是我,叶妩。”

    乔汐莞眉头动了一下,“你找我有事儿?”

    “方便出来喝杯咖啡吗?”

    “不方便,我很忙。”

    “需要这么拒人于千里?”

    “我觉得我们的关系,止步在电话里面就行了,如果你觉得说不出口,我也可以选择不听。”乔汐莞现在没这么愚蠢的,把自己送上门让叶妩这女人下狠手。

    她知道这个女人不简单,或许一不留神,就真的被她“咔擦”一声。

    “听叶媚说你很聪明,果然比我想象的还要聪明。”叶妩说着,“既然你不愿意出来,我就通过电话告诉你也行。”

    “洗耳恭听。”

    “你和顾子臣不合适,你放弃他,不要拖累了他。”叶妩直接开口。

    “我和顾子臣的事情我不希望第三者来告诉我该怎么做?!叶妩,不管是顾子臣的前任还是前前任还是其他任何重要的人,对我而言,顾子臣就是我老公,我不希望听到他从任何女人的口中说出来,因为,我会选择不听。”

    “不要用你的臆想来想这个世界,这个世界有很多你根本就想不到的黑暗,你也控制不了。商场上你很聪明,可以辣手摧花,翻云覆雨。但是在另外一个空间里面,你只会是,废人一个。”

    “我不懂你的另外一个空间,但是叶妩,我是平凡人,我能够待在我觉得安全的空间,我为什么要去那个你所谓的,黑暗空间,所以我要过我的生活方式,关你屁事。”乔汐莞口吻冷漠。

    “有些事情不是你可以选择的,没有所谓的人定胜天。”叶妩说,狠狠的说着,“乔汐莞,我就是劝你离开顾子臣,不为什么,摒弃爱情,摒弃我对你的嫉妒,我只是为了顾子臣这个男人而言,劝你离开他。”

    “你觉得你很高尚是吗?”乔汐莞突然问她,“就算顾子臣对你毫无感情了,你还这么一直的对他好,默默地为他付出,是高尚的?!我只会觉得,叶妩,你真的很无耻。”

    “乔汐莞!”叶妩口吻陡然就变了,“你觉得我无耻,你觉得你就伟大了?!你不觉得你很自私吗?!还有乔汐莞,你真的以为顾子臣很爱你很爱你吗?!你知道顾子臣为什么会和我分手吗?因为顾子臣怕连累我,顾子臣是在保护我,但是你呢?!顾子臣明知道有危险还把你留在身边,是能说明他爱你,还是觉得,你就是一个无所谓的存在?!”

    乔汐莞沉默着。

    沉默了很久。

    耳边都是刚刚叶妩大吵大闹的声音。

    她眼眸看着落地窗外的上海,看着上海天空上刺眼的阳光,她说,“既然你说了顾子臣无所谓的我在身边是否危险,你又何必担心,顾子臣会为了我受到什么伤害和威胁,我会真的拖累到他?!你不是自相矛盾吗?!”

    “乔汐莞!”叶妩真的怒火冲天,“我承认我说不过你,但是你记住了,你记清楚了,别有一天真的落在了我的手上,我绝对会让你,死无全尸!”

    “是吗?我倒是不相信。”

    那边已经挂断了电话。

    乔汐莞看着“通话结束”的字样。

    顾子臣到底和叶妩,是什么人?!

    是什么人?!

    杀手?!

    那种电视上说的,职业杀手?!

    她心里面陡然一紧,猛地倒抽了口气。

    她承认,她此刻有一丝的慌张。

    她承认她是一个平凡人,一个有些自私的平凡人。

    电话再次响起时,她那一刻似乎是吓了一大跳。

    她深呼吸,看着电话上面的来电显示,她不想接的,却因为刚刚一阵心悸而莫名的接通,转移思维也好,“齐凌枫。”

    “乔汐莞,我在顾氏大厦楼下。”那边传来齐凌枫,突然有些不听不出来语调的声音。

    “我没空。”乔汐莞直接回绝,她不会和这个男人单独见面,她现在学会了在这个男人身上,保护自己。

    “出来,我和你谈谈。”

    “谈什么?”

    “霍小溪。”齐凌枫突然说。

    乔汐莞脸色微变,咬着唇没有说话。

    “有兴趣吗?霍小溪。”齐凌枫说,似乎是在重复那个名字,又似乎在叫着,她的名字。

    “没兴趣,对你,对你口中说出来的人,都没兴趣。”

    “我们现在处于合作关系。”

    “所以我就应该对你百依百顺?”乔汐莞讽刺。

    “乔汐莞,出来陪我会儿。”齐凌枫说。

    乔汐莞皱着眉头想要一口回绝,声音还未起。

    听到电话那边传来一个轻轻的声音,仿若是错觉般,在耳旁回荡着,“求你了。”

    乔汐莞手指微紧。

    齐凌枫在求她?!

    齐凌枫会求她?!

    齐凌枫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她咬着唇,半响,一字一句冷冷的说着,“齐凌枫,我出来不是同情你,而是想要看清楚,你到底在耍什么花样。”

    齐凌枫蓦然一笑,“嗯!”

    ------题外话------

    抱歉,更新晚了点。

    爱你们不解释,么么哒。</p>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