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娱乐圈之孕妻影后 > 079如此下场,情随心至

079如此下场,情随心至

作者:渝人
    没想到,戚韵诗竟哈哈大笑起来,看夜辜星的目光像看一个笑话,“你一个小小的工作人员竟敢叫我滚?!你凭什么?谁给你的权力?!”

    戚韵诗觉得眼前这人肯定是疯了!她是王石钦点的女二号,有谁敢动她?!

    “王导,今天不管怎么说,你都得开除这个人给我一个交代,否则这事没完!”说罢,冷冷一哼,抱臂环胸,一副等着王石立马给说法的模样。

    王石面色一沉,眼中不快的神色闪过,径直朝两人走来。

    就在戚韵诗笃定王石会让那人收拾包袱立马滚蛋的时候,王石开口了,但却是对着她:“戚小姐,庙太小,供不下你这尊大神,所以,请你十分钟内离开。我们签订的合约也就此作废,《城上》女二号会由更加合适的人出演。”

    夜辉月也冲了上来,有人欺负他姐那还得了?!尤其是这只高傲的母鸡!

    “就是!赶紧收拾东西滚蛋!免得碍眼!”边说还边挥挥手,赶蚊子似的,目露厌恶。

    曹军和铁山却霎时沉默了,他们跟王石和夜辉月不同,夜辜星对王石有知遇之恩,夜辉月对他姐姐有爱护之情,可是在他们眼里,夜辜星哪怕演技再好,那也只是个演员,在没有询问王石的情况下就开口赶人,她就那么笃定王石会同意?

    要知道,戚韵诗可是王石钦点的人!

    就算王石两者相权取其重,为了女一号舍了女二号,但心里不满是肯定的,夜辜星这样做,完全是在变相威胁,得罪了导演,那她今后的日子……

    两人轻叹一声,皆摇了摇头,目露惋惜,毕竟还年轻啊……

    戚韵诗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嘴唇哆嗦着,不知是气的,还是惊的,指着王石,“王导,你、你说什么?!”

    “合约解除,请戚小姐离开。”王石沉下脸,简短重复。

    其实,当初会选中戚韵诗,一来是考虑到她科班出身,现场试镜的表现还算不错;二来,则是出于利益牵连的考量,因为,当初请广电总局那几位吃饭的时候,其中一个科长便旁敲侧击地提起过戚韵诗,加之黄曦这个角色的戏份不多,他也就做个顺水人情。

    《城上》拍摄完成后还要上交审核,只有通过审核才能正式上档,所以广电总局的人他惹不起,也不想惹,没有人会傻到自找麻烦!

    其实,王石的顾虑不无道理。都说“阎王好见,小鬼难搪”,每一行都有每一行不足为外人道的那点儿事儿,对于影视娱乐行业来说,广电总局就像清道夫,一声令下,不管你是好是坏,不容分辨,直接一铲子铲走!随便给你贴上个“道德败坏”、“影响社会风气”的标签,再好的片子也只能石沉大海,掀不起一点儿波澜。

    民不与官斗,所以,对于广电总局那群人,即便小到一个科室干员,那也是要小心翼翼,陪酒赔笑的!

    之后,戚韵诗进组,不到三场戏,王石就从不同人口中了解到她的种种劣行,不仅多次迟到,还耍脾气、耍大牌,已经得罪了很多人,就连他自己也十分恼火!

    但因为对广电总局那边心存忌惮,所以才一直隐忍不发,反正她的戏份不多,早点拍完早点走人!

    没想到她今天居然不知死活地跟夜辜星杠上了,王石暗叫不好,但真正到了需要做出选择的时候,他还是会毫不犹豫站到夜辜星这边,没有任何理由!仿佛就是一种不问缘由的盲目相信,他无条件遵从这个女孩儿的一切决定!

    戚韵诗冷冷一笑,眼里丝毫不见慌张,仿佛有所怙恃般,笃定就算王石也不敢拿她怎样,缓缓开口,语带提醒,颇有几分深意:“王导,您可得想清楚,掂量着点儿,毕竟我可不是一个人……”

    夜辜星嘴角的弧度渐深,眼神亦愈发玩味,如此说来,这个女人背后还有倚仗了?难怪事到临头依旧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

    那么,当初王石选中她的原因也就得以解释了……

    “哦?这么说来,戚小姐还有靠山了?”夜辜星不咸不淡地开口,情绪难辨。

    明白人都知道这是在套话。

    但偏偏有些人蠢得无可救药,只见戚韵诗轻蔑一笑,“我干爹是广电总局审批部科员,知道惹恼了他会是什么后果吗?!到时《城上》送审,能不能过,也就是他一句话的事儿!”

    “看来戚小姐这位干爹的职权很大嘛!”夜辜星似叹非叹,意味深长。

    戚韵诗冷冷一哼,“现在知道害怕了吧?王导,您现在还要跟我解约,让我收拾包袱滚蛋吗?!”

    夜辉月早在察觉夜辜星试图套话的时候就悄悄摸出手机,偷偷混进围观的工作人员中,借着人群的遮挡将这一幕悉数纳入镜头,姐弟俩的配合堪称完美!

    “我看,你就是在胡说八道!谁知道你有没有干爹,是不是编出来唬人的?”夜辉月躲在人群里,高声一嚎,所有人点头附和。

    “是啊!我看她八成是胡诌的!再说了,要是真有关系能这样大庭广众、堂而皇之地讲出来?除非这人是个傻帽!”

    “这种人早就应该踢了,留在《城上》简直就是拉低平均智商!”

    “谎话连篇!还真以为自己是公主呢!瞧瞧那样儿!指不定被谁包养了!”

    话都说得这样明白,稍微有点脑子的人也该知道收敛,毕竟“干爹”这样的词很容易就让人联想到“潜规则”,但是有些人,一旦犯蠢,九头驴也拉不回,戚韵诗的重点只落到大家不信她有这样一个权大势大的干爹,急忙开口证明,“你们要是不信,可以随便找个局子里的人问问,广电总局审批部的刘科长——刘志伟!没有人不认识他!”

    夜辜星觉得自己眼前站的根本不是个人,而是一头——蠢驴!

    她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能蠢到这种地步,目光掠过其胸前两团高耸,不得不感慨,“胸大无脑”四字在这个女人身上得到了最完美的印证!

    不过反倒帮了她大忙,毕竟指名道姓点出来是谁,才知道枪往哪边射,炮往哪方轰,省得她还要浪费资源出动暗夜会的势力去查!

    “不用说了!不管你靠山多大,身后是人是鬼,今天都非走不可!”王石如今心里相当恼火戚韵诗这个白痴,简直就是个说话不经脑子的笨蛋!什么广电总局的“干爹”,这不明摆着让他难堪吗?

    人是他选的,是,他承认,起初带着巴结讨好的意味,见戚韵诗科班出身,试镜效果相对而言属中上水平,所以就做主钦点,只希望新片交到总局受审的时候不要出什么幺蛾子!但是被戚韵诗这么一说,他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夜辜星了解他的为人,所以王石不担心,但是其他工作人员就不见得了!他们只会觉得总导演假公济私、收受好处,中饱私囊!

    所以,事到如今,王石的态度必须鲜明,而戚韵诗这个笨蛋也非走不可了!

    “好!好得很!”只见她怒极反笑,眼中满是恼恨,“希望王导不会为今天的决定后悔!”然后狠狠瞪了夜辜星一眼,都是这个女人害的!

    “那现在……该由谁来演黄曦的角色?”一直没有发表意见的曹军开了口。

    众人皆是一愣,对啊,戚韵诗走了,谁来演?

    其实,对于王石如此冲动不理智的做法,曹军打从心底不认同。

    一来,戚韵诗虽然口碑差了点,也不受人欢迎,但毕竟戏已经拍了大半,胶卷用了不少,一旦换人,那就意味着先前的各项投入,无论是人力,还是金钱都统统打水漂,为了一时之气,得不偿失!

    二来,临时换人乃是拍片过程中的大忌!事发突然,又一时找不到人顶替,整个剧组的进度都会被拖慢,严重一点甚至还会影响上映时间!

    没想到夜辜星却在这个时候开了口,“我看她就很适合。”一石激起千层浪。

    众人顺着她指的方向望去,只见一个身穿工作服的清秀女生,此刻正惊恐地瞪大眼,不敢置信指着自己鼻尖,咽了口唾沫,讷讷问道:“我……我?!”但眼底暗暗划过的一抹狂喜却被夜辜星捕捉个正着。

    这女生就是先前好心递浴巾却被戚韵诗一通臭骂的那个工作人员。

    转身欲走的戚韵诗停住了脚步,好像听见了什么天大的笑话,指着那女生冷笑:“就她?!”尖利的声音划过众人耳膜,所有人下意识皱眉,“王导,我现在十分怀疑你的能力!居然任由这个人在你的地盘上指手画脚!”

    这话挑拨意味甚浓!在戚韵诗眼里,夜辜星是个工作人员,在众人眼里,夜辜星是个演员;工作人员也好,演员也罢,都不应该如此越俎代庖地替王石做决定,比如,踢人,选角。

    没有预想中的猜忌,也没有被喧宾夺主的尴尬,王石很自然地接口,“这是我自己的事,还轮不到戚小姐插嘴!”

    言下之意,戚韵诗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夜辜星这样做当然有她这样做的底气和倚仗,不说其他,就说《城上》的资金,那可是从她兜里掏出去的!虽然一百万不算多,但她好歹也是名副其实的“制片人”!为了避免麻烦,她借用了于森的名义,外界只知道投拍《城上》的是一位“于先生”,除此之外,一无所知。

    戚韵诗见王石油盐不进,气得一口银牙咬碎,夜辜星却在这时再次开口,对着人群中那个清秀的女生,语气稍缓:“你愿意吗?”

    那女生激动地开口,“我、我愿……”

    但话还没说完却被戚韵诗一声怒喝打断——“许婷,你敢?!我命令你,跟我一起离开这个乌烟瘴气的剧组!”

    夜辜星却不再开口,她会选中这个叫许婷的女孩儿并非一时之气,也不是为了给戚韵诗添堵,她只是想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给努力的人创造机会。

    先前那场雨戏,就在大家把所有目光全部投向萧慕凉和戚韵诗的时候,人群中却有一个人例外,那就是许婷。她看着前方对戏的两人,但却不是站在旁观者的视角,而是完全将自己代入了黄曦的角色中。

    雨中前行时的羞窘、恼怒、悲愤;挽留男人时的乞求、哀伤、无助;最终被无情推开时的癫狂、恨意、绝决,都被这个旁观者表现得淋漓尽致!

    相比戚韵诗的矫揉造作,故作悲伤,许婷的表演就显得更加自然生动。

    戚韵诗每念一句台词,许婷几乎在同一时间嘴唇蠕动,这说明她早已将台词烂熟于心。

    机会只有一次,夜辜星给了,但能不能抓住,还要看她自己。

    戚韵诗高高在上的命令语气,让许婷彻底怒了!同在一个班级,同住一个宿舍,戚韵诗偏偏处处都想着压她一头,以前她是敢怒不敢言,因为戚韵诗的后台强,经常能接到些小角色,她没有跟她对着干的勇气,所以一忍再忍。

    可是她的退让却被戚韵诗当做了巴结、讨好,而戚韵诗也愈加得寸进尺,竟把她当下人一样使唤,不仅动不动对她发脾气、甩脸子,还常常颐指气使,让她干这干那。

    但许婷至今没有跟她撕破脸,因为戚韵诗会常常以施舍者的姿态“赏”她一些小利,比如这次能够进入《城上》剧组,虽然没能出演角色,只是一个小小的工作人员,但也是一次十分难得的学习机会!

    不得不说,许婷是个很有野心的人,她知道隐忍不发,静待时机,就像一只潜伏暗中的黄雀,只等螳螂放松戒备,然后一举拿下。

    如今看来,她等的机会终于来了……

    只见少女委屈泫然的目光不复,转而换上了一种坚毅和决然,看向戚韵诗的眼里,第一次正大光明露出了愤慨,不用隐忍,不用隐藏,“戚小姐,这是我自己的事,不用你多嘴,我自己会做决定!”

    “你!好!好个喂不熟的白眼儿狼!我算是看错了人!”戚韵诗胸口剧烈起伏,目露愤恨,一张融了妆的脸,青青紫紫,全身湿透,宛如刚爬上岸的水鬼。

    “人?”许婷自嘲一笑,目光陡然一厉,“你有把我当人看吗?!招之则来,挥之即去,我在你眼里连条狗都不如!”然后,径直朝夜辜星走去,目露诚恳,语带真诚,“谢谢您给我这次机会,我、愿、意!”

    夜辜星缓缓勾起唇角,眼中一闪而过满意之色,能屈能伸,果敢绝决,有野心,有毅力,是个聪明人。

    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一个人没有野心,那叫无能;但是野心太大,又往往容易引来猜忌,而眼前这个叫许婷的女生,有野心,但收放自如,动心忍性,深谙审时度势之道,小小年纪能有这份心性,就连夜辜星也忍不住高看两眼。

    事情总算告一段落,戚韵诗被踢,许婷上位,但后续还没完,只是不能摆在名面儿上说……

    刘志伟今天的心情很好,一整天都如沐春风,笑脸迎人,看得整个科室的人瘆的慌!

    心道,这老色鬼指不定在盘算什么龌龊事!

    那些人的心思和鄙夷刘志伟自是不知,他只知道小宝贝儿给他来电话了,说是晚上要好好伺候伺候他。

    听着电话那头娇滴滴的美人音儿,他心里直发痒,恨不得现在就把人压身下好好疼爱一番——他这么多年兢兢业业,没想到人到中年还能有这种艳福!

    想想那两条白净的、撩人的红唇、丰满的胸脯,每次在床上都让他兴奋不已,尤其是情到深处,小宝贝儿那一声甜腻难耐的“干爹~”简直让他酥到了骨子里,恨不得死在那妖精身上。

    “小刘,回神了!上班时间,想什么呢?”

    “啊?喔……”刘志伟反应过来,待看清楚来人,连忙起身点头哈腰,谄笑道:“杨处好!”这位可是他的顶头上司!

    “这是近期即将送审的电影、电视剧名单,你们先看看,心里有个底。”

    “是,是……”刘志伟连忙接过,“咦?《城市上空》?”这不是小宝贝儿待的那个剧组吗?

    杨处刚欲转身的动作一滞,皱眉问道:“有什么问题吗?”

    “呃……没、没问题!杨处放心,我们一定会尽心尽力审查,不会放过任何蛛丝马迹!”

    杨处却是眉心一皱,刘志伟心里一声咯噔。

    “小刘,认真工作是好事,但有时候要学会变通。”留下这番似是而非的话,杨处转身离开。

    刘志伟愣了,这话……是什么意思?

    旁边有人拍拍他的肩,提醒道:“杨处曾经是吴老的学生,而吴老是这部片子的监制,所以……”

    言下之意,自个儿看着办吧!

    刘志伟抹了把额上冷汗,险些祸从口出!

    然后,神色一紧,应酬的时候,他曾暗示过《城上》的导演让宝贝儿出演女二号,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不不不……应该不会……他当时只是很隐晦地提了一下,并没有明说。

    仔细回想一番,发现自己确实没有给人留下什么话柄,刘志伟这才松了口气,一滩烂泥似地陷进椅子里。

    在政府机关工作,名声那等于一切,虽然他职位不高,但却很是爱惜羽毛!

    想着今天又能在床上一展雄风,刘志伟心里那点儿顾虑也消失得干干净净,眼里闪过淫邪的光,笑着咧开一口黄牙。

    先给家里的黄脸婆打了个电话,说要应酬不回来吃饭,晚上可能还有安排,就不回去睡了。看准时间,一到五点,刘志伟准时下班,开着车火急火燎往“美人窝”赶。

    小宝贝儿,他来了!

    没想到,才刚掏出钥匙把门打开,一群黑衣人就冲进屋里,先是不由分说把他一顿好打,然后丢下一张光碟迅速撤离,过了好半晌,刘志伟才反应过来,先对着空气一通骂娘,然后恨恨地捡起光碟,放进了dvd中。

    一分钟不到,刘志伟的脸色倏然阴沉下来,眼里翻涌的凶光似要夺眶而出……

    戚韵诗心里哽着一口恶气,王石、许婷、还有那个白衣女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特地回学校洗了个澡,换了套情趣内衣,把自己打扮成刘志伟喜欢的清纯女大学生模样,扭摆着腰肢朝两人的小窝去了。

    只要把干爹伺候舒服了,然后再在适当的时候撒撒娇,吹吹枕头风,还怕《城上》不完蛋?!

    戚韵诗一进门,立马换上一副纯真的笑脸,娇嗲着嗓音,“干……”

    啪——

    男人怒瞪着眼,一个响亮的巴掌甩到女人白皙的脸上,这是戚韵诗今天第二次被人扇耳光,第一次是王萍,而第二次是这个一直视她如珠如宝、掏心挖肺的男人!

    “贱人!你自己看看你做了什么好事!”一把揪起戚韵诗的头发,将她甩到电视机屏幕前,电视机里正播放着她今天下午在片场与人争执的场景。

    戚韵诗捂着脸,目露委屈,疑惑地问道:“我、我做了什么?!不就是跟人吵了两句……”

    刘志伟目露凶光,冲上来左右开弓,接二连三的巴掌声响起,戚韵诗被扇得两眼发懵,双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起,男人咬牙切齿:“你这个蠢货!不就是跟人吵了两句?!你自己听听,你他妈都讲了些什么蠢话!你个贱货,是想要害死老子吗?!啊?!”

    抓住女人的头发将人一把按到电视机屏幕上,刘志伟打红了眼,心里只知道完了!全完了!这份光碟要是被人寄到局子里,不仅工作没了,还有可能吃牢饭!

    都是这个蠢女人!啪啪啪——又是两耳光,戚韵诗傻了,血水从她的口鼻淌出,看着女人嘴角刺目的鲜红,刘志伟眼中飞闪而过一抹快意,但还是不够,胸口积聚着熊熊怒气,他需要发泄!狠狠地发泄!

    将女人推倒在地,他抬脚朝女人腹部踢去,眼中闪过一抹癫狂:“叫你发蠢!叫你发蠢!”

    戚韵诗蜷缩在地上,挣扎着躲避男人的拳脚,但男女之间的力气差距实在悬殊,无论她往哪里躲,男人的拳脚总能结结实实落到她身上。

    最后,刘志伟也累得直喘气,大口大口呼吸着,他已经快50岁了,看着地上奄奄一息的戚韵诗,当即一股怒气再次直冲大脑,但他已经没有力气了,顿了顿,顺势抽出自己西装裤上的皮带,朝戚韵诗背部抽去!

    “啊——”戚韵诗惨叫一声,男人的皮带划过空中,带着凌厉的攻击,一下接一下甩到她背上,任凭她在地上如何翻滚,男人的皮带总能接踵而至。

    刘志伟两眼发红,心中升起一抹变态的快感,他上前两步扒光戚韵诗的衣服,已经遍体鳞伤的女人毫无遮拦呈现在他眼前,一种暴虐的情绪将他包围,此时此刻,他只想挥动着手里的皮带,打死这个贱人!

    警察破门而入的时候,戚韵诗只剩下半条命,全身没有一处好肉,躺在地上,目光呆滞,而她身边躺着一条黑色的男士皮带。

    刘志伟坐在沙发上,头朝后仰,双眸紧闭,似是累到极点,筋疲力竭的模样,就连警察破门而入这么大的动静都没能将他惊醒。

    “我们收到举报,说你虐打女性,请你配合,回警局接受调查!”

    刘志伟充耳不闻,岿然不动,连眼睛都没有睁开。

    “请你配合。如果你再顽强抵抗,我们不排除会使用强制手段!”

    说罢,那名民警伸手去抓刘志伟的肩膀,才刚碰到人,却见刘志伟向一旁斜斜栽倒,面色泛青泛白,民警一愣,但很快反应过来,上前查看,最后轻叹一声,朝身后同伴微不可见地摇了摇头,“已经死了。”

    这个时候,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戚韵诗却像疯妇一般大笑开来,声音不复原本的尖细,沙哑,低沉,宛如七八十岁的老妪——“死了?死了好!死了好!全都去死!去死!打死你个贱人!打死——”

    最终,法医判定刘志伟兴奋过度,导致血管爆裂,即,猝死!戚韵诗被送往医院救治,但由于过度惊吓,脑子出了问题,一直大喊大叫,神志不清,又一时联系不上她的家人,院方将她直接转到了精神病院。

    一场闹剧,待到各家媒体杂志刊登报道出来的时候,早已事过境迁,明日黄花,也不过徒增茶余饭后的谈资罢了。

    后事留待细说,但今夜还漫长得很……

    夜辜星从片场回到公寓,金乌西沉,余晖漫天,将近11月底,天气也渐渐下凉,带了几丝秋天独有的凉爽。看着满冰箱的食材,夜辜星突发奇想,自己做的菜会是什么样?

    说干就干,上网搜了食谱,食材都是现成的,一个人两张嘴,吃得也不多,暂定三菜一汤——鱼香肉丝、醋溜白菜、冬菇焖笋,外加一个番茄鸡蛋汤。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怀孕的缘故,夜辜星最近嗜酸,无论鱼香肉丝还是醋溜白菜,都是酸味儿极重,反正现在她光是闻着醋味儿就能食指大动。

    小东西这段日子倒是乖得很,一点儿没给她添麻烦,孕吐什么的几乎没有再发生。

    先把冰箱里的里脊肉拿出来解冻,照着食谱的指示,切丝,加一勺料酒,少许盐和水淀粉抓匀,腌制十分钟。木耳切丝,葱姜蒜切末,接下来的重点就是在酱料上!

    完全遵照食谱的规格糖3茶匙、醋2茶匙、生抽1茶匙、料酒1茶匙、淀粉1/2茶匙、水3汤匙,调汁。

    倒油下锅,先炒肉丝,然后混合葱姜蒜末爆炒木耳,最后倒入酱料!香味扑鼻而来,酸味儿萦绕,夜辜星咽了咽口水。

    然后又按照食谱做了另外几道菜,等最终全部搞定,电饭锅里的饭也好了,发出滴滴声。

    夜辜星端菜上桌,洗了手,正准备开动却猛然听到一阵钥匙转动锁孔的声音,她目光一凛,瞬时戒备,全身紧绷,一个闪身隐匿到门后,右手比成手刀状,屏息凝视,伺机而动!

    就在她紧张戒备的当下,门开了,男人高大的身影步入,挟裹着凛然的气势,宛如王者降临,周围温度瞬间降到冰点。

    这样的气势和威压,除了那个男人,夜辜星不作他想……

    仿佛身后长了眼睛一般,男人倏然回身,向门后看来,就在她还来不及反应的当下,一眨眼,便重重跌入一个凛然微冷的怀抱里。

    安隽煌将头埋在女子纤细白皙的脖颈间,贪婪般嗅着那股淡淡的茶花香,她的体温不凉不烫,温温的,就像揉了一团暖玉在怀,令人舒适,让人留恋。

    夜辜星稍稍一愣,但却没有挣扎,只是任由男人抱着,霸道的男性气息扑面而来,在她自己都未曾察觉之时,双眼已蒙上一层淡淡的薄雾,微醺,醉人。

    或许是有了孩子作为纽带,夜辜星觉得,她能感觉这个男人的存在,好像冥冥之中,有着一股莫名的牵引,所以,当这个男人表白的时候,她没有拒绝。

    师父曾说,随心随缘。

    她想,她也只是归于本心吧。

    不知道今后会是怎样一番光景,也不考虑两人之间能否善始善终,夜辜星只知道,她不讨厌这个男人,所以愿意尝试着接受他,读懂他。

    似是察觉到怀中女子的软化,安隽煌眉眼一深,那双仿如吸纳了万千星辉的瞳眸熠熠生光,如黑琉璃般明澈动人,下意识收紧怀抱,一双大掌在她后背摩挲着,慢慢来到后腰间,呼吸一浊,试探着掀开女子的上衣下摆,摆脱了外物的桎梏,径直朝那温软的肌肤探去。

    当男人沁凉的指尖再也没有阻碍地贴上自己后腰,夜辜星倒抽一口凉气,安隽煌动作一顿,缓缓拿出了手。

    夜辜星从他的怀抱里挣扎着退出,刚好捕捉到男人眼底那抹一闪即逝的黯淡,心知他肯定是误会了。

    当下也不急着解释,只是拉过他的手放在自己脖颈间、锁骨处、最后置于两颊边,眉头缓缓皱起,不是她的错觉,这男人的身体温度比正常人低了好多!

    “为什么会这么凉?”

    安隽煌霎时一愣,显然有些反应不过来。

    夜辜星面色沉重,再次发问,同样的问题,却让她心里升起一抹不好的预感。

    “你……关心我。”男人沉沉开口,黑眸深邃,宛如世间最美的黑曜石般,星辉点点,无垠广袤。

    耳根微微泛红,夜辜星瞪了眼明显跟她不在一个频道的男人,恶狠狠道:“问你话呢!不要转移话题!”

    男人却心情大好,微微翘起了唇角,霎时便融了一脸寒霜,只是固执地重复,眼中的光亮,有点纯,有点傻,“你关心我。”

    “欸!我说你……傻瓜!”夜辜星睨了男人一眼,转身便走。

    那一眼的风情宛如春水涟动,潋滟生波,落在男人眼里,眸色愈发深邃,想起那一刹那没有丝毫阻隔的温热触感,安隽煌心里似揣了只小鹿,满满的柔情似要破体而出。

    安隽煌抬步,紧追而上,扣住女子纤细的手腕,顺势一带,夜辜星再次跌进了男人宽阔的怀抱之中,正欲挣扎,男人微凉的唇已经落到了女子额间。

    吻,带着一种虔诚的信仰。

    顺势往下,掠过女子灵动的眼眸、秀巧的琼鼻,最后落到那抹樱红之上,辗转流连。

    男人的吻依旧霸道,强势到唯我独尊,但却不似第一次的横冲直撞,冷漠依旧却点染丝丝柔情,牵出朦朦醉意。

    夜辜星缓缓闭上眼,心随情动,情随心走……

    或许这个男人值得她,试着交付真心……

    窗外,月出皎皎,清风帘动;室内,男女唇齿相贴,彼此相拥。

    两颗淡漠的心,渐行渐近,彼此温热……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