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娱乐圈之孕妻影后 > 019为你而来,退无可退

019为你而来,退无可退

作者:渝人
    “……阿森,你现在是海龙会唯一的支柱了……”谢志华苦口婆心,年近八十的老人急得满头大汗。

    于森看向窗外的视线不变,只无力挥了挥手,“华叔,请再给我点时间。”

    他在等,等她现身,已经第三天了……

    谢志华长叹一声,终是无奈摇了摇头,起身离开,原本红润光泽的脸上此刻却写满了挫败的惨然。

    作为龙王的生死之交、患难兄弟,谢志华对于胡世友的死固然伤心,但是作为海龙会的大长老,海龙会是他一生心血所在,当初好不容易才摆脱香港本家三合会,得以在华夏内陆自立门户。

    他又如何忍心眼睁睁看着自己多年心血就此毁于一旦?

    其实,对于兄弟的离奇死亡,谢志华满腹疑惑,首先就怀疑到了于森头上。

    这个好友一时心血来潮从福利院收养的孤儿表面上虽然恭敬有礼,对谁都笑脸相待,可是那笑却未达眼底,反而时常被一种阴翳覆盖,看上去诡异而渗人。

    他曾多次提醒好友——此人留不得。

    可是,每次都被好友以各种借口避开,久而久之,他也便不再提起。

    这次好友遇袭身亡,帮会二把手黑蛇亦死状奇惨,蓝魅酒吧四楼秘密会客厅整整32个帮会兄弟,竟无一人生还,但偏偏只有于森活了下来。

    单单只凭这一点,他的嫌疑就洗不清!

    一旦帮主死亡,黑蛇就是名正言顺的继承人,现在黑蛇也死了,最大的得益者,理所应当是——于森!

    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后,谢志华巧借帮中小弟之口,向外界放话——支持于森继任海龙会下任帮主。

    一来,是为了稳住远在香港却依旧蠢蠢欲动的三合会,让向既不敢轻举妄动;二来,帮主死亡,帮中好几股势力已经开始坐不住了,都眼馋着那把交椅,明争暗斗不断,人心惶乱,此举是稳定人心的最好方法。

    最后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他需要借此试探于森。

    如果,于森醒后听闻此消息敢露出一丁点欣喜之情,不管有没有确凿的证据,谢志华都会一枪崩了他!

    宁可错杀三千,也绝不放过一个!

    他绝不能把海龙会的未来交到一个忘恩负义、为一己私心残杀养父的屠夫手上。

    今日,他能为私心杀害有着数十年养育恩情的父亲;来日,他就能为私利牺牲帮里所有人的性命!

    试探的结果出乎谢志华意料,于森自两天前半夜醒来,就一直未曾开口,目光空洞,表情麻木,好像悲伤到极致,虽然不曾流过一滴眼泪,但是那种深刻骨髓的悲恸却令见者动容。

    谢志华松了口气,他对于森的怀疑彻底打消,不仅如此,他还对这个年轻人刮目相看,隐约透露出扶持之意。

    只有这般有情有义的领袖才能带领海龙会登上另一个辉煌高峰!

    可是,于森的反应太过平淡,好像海龙会帮主这个位置丝毫不能引起他的兴趣。

    从最开始旁敲侧击隐约透露帮扶之意,到如今摆在明面儿上苦口婆心地劝说,谢志华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固执、蛮劲儿的年轻人。

    任凭你说得口干舌燥,将所有利害关系通通分析个遍,那人却像根木头一般,丝毫不给回应,气得你面色铁青,他却只是一个劲儿猛盯着窗外。

    好比,已经把香喷喷的馅饼捧到人面前,可对方始终不肯张嘴!

    反而急煞了这捧饼子的人!

    谢志华最近几日都是一句三叹,可他却该死地欣赏于森这股子不为所动的拗劲儿!

    有性格!是个爷们儿!堪当大任!

    其实,他哪里知道,于森的无动于衷完全是因为生无可恋。

    龙王既死,大仇已报,他心里的支柱已轰然倒塌。

    在短短28年的生命里,前13年,他在父母的呵护下成长,后15年,他在仇恨的浸泡中,学会了隐忍,悄无声息让自己强大,然后伺机而动,一举夺命。

    没有了仇恨的支撑,他就是一个没有灵魂的空壳。

    生命本应该就此画上句点,可是他竟然醒了过来!

    不是说好要放弃吗?你又在舍不得什么呢?于森自问,却始终无法得出答案。

    扣——扣——

    颇有节奏感的两声轻敲后,门从外面被人推开。

    身材高挑的小护士端着医用药剂盘迈步而入,行至床边,安静地垂下眼睑,取针,抽剂,动作麻利熟练。

    至始至终,于森的目光都放在窗外,眼神悠远,无波无澜,带着死一般的沉寂。

    夜辜星第一次仔细打量眼前这个男人,那晚她只关注到那手出神入化的枪法,对男人的外貌并未留意。

    阳光下,站在侧方位,夜辜星能清晰看见男人深邃的侧脸轮廓,鼻梁高挺,薄唇紧抿,他就这样静静坐着,即使沐浴在阳光下,也让人感觉到一层若有似无的冰寒。

    这是一匹孤傲的雪山苍狼!

    “被子掀开,裤子脱下来。”夜辜星举起针筒,缓声开口。

    于森骤然回神,眉头轻拧,却并未转头,只是薄唇稍启,声若寒冰,“滚。”

    “还能发脾气,看来恢复得不错。”夜辜星轻笑。

    于森猛然回头,只见一个雪白的身影立于床边,眼带戏谑,正居高临下看着自己。

    即使白色的医用口罩遮挡住她大半张脸,可是他却能一眼将她认出!

    或许,这就是答案……

    “这位先生,请您配合我的工作。”夜辜星晃了晃手里的针筒。

    “我……”他竟罕见地红了脸,讷讷不知如何回应。

    “需要我亲自动手吗?”

    “不……不必……”脑子有些发懵,舌头也开始打结。

    夜辜星皱眉,“你现在是病人,我是护士。”

    看她不像开玩笑的样子,于森有些无措,却终究在她坚持的眼神下慢慢掀开被子……

    尖细的针头自男人右臀侧上方皮肉中抽出,夜辜星动作干脆利落,于森只觉一阵轻微刺痛,那双纤细柔夷带来的温热触感便生生从肌肤剥离,他竟有片刻失神。

    “忌烟忌酒忌辣,多卧床休息,少走动。”话音刚落,她便已经整理好针剂。

    “你……是护士?”

    夜辜星取出白色酒精湿布,优雅地擦了擦手,“不,我只是在扮演一个护士的角色。”

    “那么……你是演员?”

    “如果人生如戏的话。”

    “你究竟是什么人?”

    “女人。”

    一个扑朔迷离的女人,于森脑海里只剩这一个念头。

    “你的决定,我要你在清醒的情况下亲口承诺。”

    于森蓦地苦笑开来,眼睑微敛,“我以为……选择权在你手上。”

    夜辜星发现原来这个男人的睫毛不仅浓密纤长还微微卷曲,此刻正轻轻闪动,带出一种落寞的苍凉。

    那一瞬间,夜辜星仿佛看见了前世的自己——同样苦心孤诣,却终究难逃夕阳薄暮。

    “我为你而来。”夜辜星掷地有声,“你相信吗?”

    于森骤然抬眼,眸光黑亮。

    “我信。”他说。

    除了相信,他已经无路可走,退无可退。

    这个如谜一般的女人或许是自己此生唯一的救赎,一旦有了希望,即便微弱,他却再也无法放手了……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