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娱乐圈之孕妻影后 > 025公开试镜,必先予之

025公开试镜,必先予之

作者:渝人
    电台女主播萧晴是一个幸福的女人,她和丈夫袁熙晨从小青梅竹马,大学毕业后组成了一个幸福的小家庭,日子平稳而安详。

    28岁的袁熙晨年轻有为,是一家上市公司老板,外貌英俊,气度不凡,一直都十分疼惜小自己5岁的妻子。

    作为一名传媒大学的毕业生,萧晴放弃了向娱乐圈发展,凭借一副好嗓子,在电台dj这一行混得风生水起,主持一档名为《城市上空》的深夜访谈节目。

    某晚,现场连线之时,她接到了一位男性听众的来电。

    他自称“天涯断肠人”。

    电话接通后,他沉默许久,终于在萧晴想要挂断连线之时开了口。

    “可以讲个故事吗?”他说。

    “当然可以,我们本来就是一个讲故事的节目。”

    对面的人却再次沉默了。

    气氛陡然凝固,萧晴敏锐地嗅到一丝丝不同寻常的意味。

    “她是谁?是你的女朋友?你们怎么了?你抛弃了她,还是……她抛弃了你?”

    “其实不管发生什么事,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只要你们一起去面对,不妨……”

    “她死了。”

    萧晴一愣,微笑僵硬在唇角,“……我很抱歉。你能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吗?”

    ……

    这本该是一个普通的夜晚,一通再平常不过的来电,一个被情所伤的男人诉说着女朋友移情别恋,爱上了另一个男人的伤心往事,可这一切自男人从电台顶楼一跃而下,倒在她脚边的那一刻起,变得扑朔迷离,仿佛挥之不去的梦魇日日夜夜纠缠着萧晴。

    她隐约有些不安,好像安宁的生活即将支离破碎。

    一张袁熙晨与公司员工的合影终于让梦魇成为现实——丈夫的秘书,与那个男人死去的女朋友竟是同一个人!

    背叛二字在她脑海划过,她伤心、愤怒,却又逃避、闪躲,她舍不得,舍不得爱人、家庭、婚姻。

    萧晴陷入了深深的矛盾,无法自拔。

    表面上看来,这是一个狗血的都市言情剧,婚姻、出轨、偷情都可以成为它的关键词。

    若只单单如此,王石和夜辜星也就不会一眼看中这个剧本。

    袁熙晨是否真的偷情尚不知定论;沈拓天涯断肠人究竟是自杀,还是他杀?黄曦沈拓口中移情别恋的女朋友的死又掩藏着怎样的秘密?

    一层层迷雾笼罩着整部影片,剧情跌宕起伏,往往在你笃定这样的时候,事情的真相却偏偏是那样!不到最后,没有人能窥见真正的答案!

    这才是王石最高明的地方——烂梗新意,剑走偏锋!

    他是个赌徒,真正的赌徒!

    不成功便成仁,这是他的勇气,也是他的骄傲,这样一个男人,只要你给他一片足够辽阔的天空,他就可以不知疲倦地飞翔。

    “那关于选角……”王石语带犹疑,这也是他最担心的地方。

    对于剧本他有足够的信心,可再好的剧情,没有好的演员来表达,也是白搭!

    “那就公平竞争。”

    “你的意思是……公开试镜?!”

    一千万的小成本电影,除却设备、场地、服装等方面开支,能够给出的片酬最高不过五百万,还是全部演员的片酬总和。

    五百万对于普通人家来说或许是个天文数字,可是对于一线女星,一个规格稍高的代言就可以搞定。

    公开试镜,对于一些身价稍高的演员根本不具吸引力。

    夜辜星点点头。

    王石眼中疑惑更甚。

    “公开试镜只是一个噱头,引起媒体的关注才是真正目的所在。众口铄金,而媒体就是众口的方向标,我们只能借助舆论的力量造势,才有可能跟《荒原求生》站在同一起跑线上。”

    “只是一个公开试镜就能引起媒体的关注?”王石表示怀疑,一千万成本的小制作,大型媒体根本不会放在眼里,小型媒体的影响力又极其有限。

    “当然不能。”

    “那……”

    “若是能有一个足以吸引媒体眼球的人呢?”

    “谁?”

    夜辜星缓缓一笑,唇角稍冷,眸光清寒,“白霜霜,够吗?”

    王石蓦地一愣。

    “够是够,不过依照目前的预算很难再拨出款项去请……”

    “谁说要给钱了?”

    “不是要请她当试镜评委吗?”王石彻底糊涂了。

    “评委?”夜辜星轻蔑一笑,眼底划过一丝嘲讽,恰好被王石捕捉到,“她也配?”

    “那……”王石觉得他越来越看不懂眼前这个女孩儿了,不,或许他从没看懂过。

    “放出风去,准备好试镜现场,吸引不了一线大腕儿,但二线、三线的小明星总少不了,三天后,白霜霜会到,作为……试镜大军中的一员。”

    ……

    “扣扣——”

    “进。”

    谢志华推门而入,巨大的黑色檀木书桌后,于森眉眼微抬,略微颔首,“华叔。”

    满意之色自眼底一闪而过,谢志华心中暗叹,金麟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

    当初,他和世友都看走了眼。

    不过短短一个星期,于森一招“隔岸观火,借力打力”便让帮中两股势力正面杠上,最终土崩瓦解。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虽然其中有他的运作,但于森的魄力和谋略却是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曾经,这两股势力是帮会最大的隐忧,他和龙王投鼠忌器,皆是束手无策,头痛不已,只好尽量容忍。

    回想过去,当真是憋屈得紧!

    这回终于出了口恶气!

    如今就只剩蔡飞象还在蹦跶,要是除去这股势力,于森的帮主之位才算彻底坐稳。

    今日,他便是为此事而来。

    “阿森,我听说你把帮中的财政大权交到了蔡飞象手中。”

    于森握笔的手轻轻一顿,眸光微闪。

    “当然,我不是质疑你的决定,只是想听听你的解释。”

    于森放下笔,并未急着开口,只见他走到茶几旁,亲手为洗具、泡茶、斟满,恭敬双手奉于谢志华面前。

    谢志华有些受宠若惊,妻子早亡,他并未再娶,一生无子,人老了才知道寂寞为何物,在伸手接过于森奉上的茶后,他心中竟有一股莫名暖流划过。

    如同飘荡多年的人终于找寻到晚年的归依。

    有些感慨,有些意动,谢志华眼里的光瞬间柔和不少。

    于森端起一杯茶,置于鼻端轻嗅,复而轻呷一口,才启声缓道:“华叔可知‘将欲取之,必先予之’的道理?”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