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娱乐圈之孕妻影后 > 040染血立威,重新洗牌

040染血立威,重新洗牌

作者:渝人
    “情况如何?”

    海龙会专用医生何水光叹了口气,摇摇头,“真是糟践人!注射这么大剂量致幻剂,还能保持清醒、不发疯的人,我今天第一次见。”

    夜辜星微微拧眉。

    “好在抢救及时,否则命都会搭上!他手上的伤我已经处理过了,但碎片扎得太深,损害到了手部神经,就算痊愈也可能留下后遗症,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

    “长期吸烟、酗酒,有吸毒史,近期还大量注射过毒品,胃部、肝部都出现了不少问题……”

    越听夜辜星眉间的褶皱越深,送走何水光后,她的脸已经彻底阴沉,仿如茫茫大海之上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只要爆发,便注定惊涛骇浪!

    “人呢?”

    于森眼中一闪而过犹豫之色,最终却还是选择如实开口:“在……地下室。”

    “带到刑堂。”

    她要亲自——拷问!

    “小姐,你……”

    夜辜星抬手,“不必多说,我自有分寸。”

    蔡飞象,你真的是活腻歪了!

    “去,把人带到刑堂。”于森朝身边的人吩咐。

    他已经认清自己的位置,看明白了自己的价值所在——这个女孩儿将是他未来效忠的对象、追随的主人,对于她的命令,他要做的只有服从!

    她就像天上的星,清贵光华,遥不可及,他所能做的就只剩下仰望——看着她发光发热,光芒万丈!

    刑堂之中,被五花大绑扔在地上的蔡飞象满眼惊惧,看着缓步进门的一男一女,瞳孔缩了又缩。

    这个地方,他来过不下百次,每次都是笑着观人受刑,听着耳边声声惨叫,他高兴地打着节拍,哼起小曲儿。

    可是,今天,同样的地方,他不再是座上宾,而是沦为了任人宰割的阶下囚!

    “于森,我警告你,你最好马上放了我!你以为我那些手下都是吃素的吗?!”

    “呵呵……”低沉的笑声响起,带着莫名的玩味与戏谑,听在蔡飞象耳里,竟是说不出的毛骨悚然。

    “你、你个臭娘们儿笑什么笑?”

    一个情妇而已,说白了就是于森的玩物,他蔡飞象现在虎落平阳,可也轮不到一个女人来笑话!

    夜辜星笑意未改,只是眼神渐趋冰冷,红唇轻启,却有种说不出的残忍酷戾,“笑什么?”

    她低喃自问,然后状似无意地悠闲踱步到蔡飞象面前,毫不犹豫一脚踩在那张肥硕的脸上,肆意碾压。

    眼中猛然爆发出一阵狠戾,她一字一顿,“我笑你看不清时势,死到临头还不自知!”

    “啊啊啊——你、什么意思?!”已经有鲜血从蔡飞象嘴边淌下,蜿蜒成地上一滩醒目的血红,而夜辜星显然不会那么轻易就放过他。

    鞋底踩在那张满是横肉的脸上,看着鲜血不断从他口鼻中涌出,夜辜星眼前一闪而过兴奋之色,动作愈发用力。

    于森察觉到事情不对,连忙上前,“小姐,够了!他已经快不行了……”

    夜辜星理智倏然回笼,脑海里再次浮现出萧慕凉那张苍白如纸、毫无血色的面孔,她冷笑一声,“你刚刚说,你的手下……”

    “唔唔唔唔唔……”蔡飞象脸颊充血,瞬间肿成老高,嘴里像塞了鸡蛋,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只能唔唔呀呀。

    夜辜星摩挲着下巴,邪笑着勾起唇角,“你的提议……貌似不错……”

    然后转向于森,“十五分钟内,把蔡飞象那几个手下叫来,无论用什么方法,生擒也好,活捉也罢,今天我就要让他们看看,跟的究竟是个什么老大?!”

    于森领命而出,他只有十五分钟……

    “你说,要是你那几个得力干将看到你如今这副鬼样子会是什么反应呢?”

    “恐惧?鄙夷?失望?”

    “真是有趣得很!”

    “唔唔唔唔唔——”蔡飞象睚眦欲裂,一双充血的眼死死盯住夜辜星不放,若是目光能将人杀死,夜辜星早就死了千千万万次!

    “早在你对萧慕凉下手的时候就该料到会有今天这个结果!”她忽地莞尔一笑,顺手拿起桌上一把锋利的长刀,对着蔡飞象两只猪蹄比了比,“是这只手替他注射致幻剂吗?”

    蔡飞象眼中一惧,疯狂摇头,“唔唔唔——”

    “还是……这只手?”

    蔡飞象眼神一闪。

    “看来真的是这只手了……”

    话音未至,却已手起刀落。

    “啊啊啊啊啊——”蔡飞象发出杀猪似的哀嚎,听在被押进门的几人耳中惧是心惊胆寒。

    蔡飞象的右手三根手指被夜辜星一刀截断,正血淋淋掉在他面前。

    于森脚下一顿,身后七人皆是被抢抵住了后脑,不得不任人摆布。

    其实,早在于森带人破门而入之时,他们就已经预感到不好,却没想到刚进门就目睹了这样惨烈的一幕。

    “象哥!”

    “老、老大?!”

    “怎、怎么会这样?!”

    “于森,再怎么说都是同门,你太狠了!”

    他们都是蔡飞象的得力助手,在帮会中地位不低,如今哪能任由于森放肆!

    当下也不管脑后还有枪口对着,竟纷纷作势拔枪,潜意识里他们已经认定于森不过就是做做样子,绝对不敢动真格。

    要知道,他们每个人在帮会中的势力都不小,于森想要坐稳帮主之位,少不得要倚仗他们,势必投鼠忌器,所以七人才敢这样有恃无恐。

    夜辜星早在七人进门前就已经戴上鸭舌帽,帽檐压低,见几人作势拔枪,她冷笑一声,先发制人,从于森手里夺过枪,砰砰砰——

    七声枪响后,静默一瞬,七人右手手腕处赫然一个大大的血洞,手里的枪也无力滑落地面,终于在一个人呻吟出声之后,一片哀嚎接踵而至。

    刑堂之外,两看门小弟对视一眼,皆不约而同缩了缩脖颈。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七人养尊处优多年,仅剩的那点儿热血、狠劲儿也被安逸的生活消磨殆尽,这些年又被酒色掏空了身体,如今就只剩一副空架子,哪里受得住夜辜星这一枪的威力?

    当下就有人昏死过去。

    “没用!”她冷冷出声,被刻意压低的声调,听不出是男是女。

    “你、你究竟想做什么?”一个中年男人目露凶色,死死捂住出血的右手手腕。

    “没用的人就不应该活在世上!”举枪,瞄准,一枪正中其眉心,中年男人应声而倒,死不瞑目。

    或呻吟或哀嚎的众人在这一枪之后纷纷噤声,就连一直拼命挣扎的蔡飞象也顿时没了动静。

    所有人眼中闪过惊慌、惧怕等众多情绪,他们所有的倚仗在这一刻统统变得一文不值。

    因为——这个人真的会杀了他们!

    鸭舌帽下,夜辜星红唇微勾,投鼠忌器吗?

    她倒是觉得不破不立!

    海龙会这么多年在胡世友的带领下,早就积重难返,帮派势力虬结,明争暗斗不断,几个大佬割据一方,分庭抗礼。

    表面上,海龙会还是一个大帮,可早已是一盘散沙,各自为政。

    这些问题的出现已经不是一天两天,就算于森灭掉了诸如蔡飞象之类的几个大佬,那也是治标不治本!

    一个蔡飞象死了,还有千千万万个蔡飞象,防不胜防。

    既然拿到了一手烂牌,那又何必继续再打,还不如彻底推倒——重新洗牌!

    ------题外话------

    海龙会一旦重新洗牌,势必会惊动男主,出场前奏走起~

    还是那句话,你们都懂滴~多收藏、多点击、多留言,文文肥得快快哒~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