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娱乐圈之孕妻影后 > 058醉月无情,阴差阳错

058醉月无情,阴差阳错

作者:渝人
    风起,尘落,空气中只余一股淡淡的茶花香,隐隐浮动,继而消逝殆尽。

    皎白的月光下,男子漠然而立,漆黑的瞳眸中满眼深邃,一望无垠。

    “家主。”溟钊、溟澈尾随而至,自觉站到安隽煌身后。此时,一辆低调的黑色商务车驶近,稳稳停在三人前方,驾驶座车窗玻璃缓缓降下,露出一张苍白而绝色的容颜。

    男子一头青丝如瀑,垂于背间,湛蓝的眸宛如无边无际的大海,唇不点而樱,眉不画而黛,一袭红衣袅袅,沐浴在月光下竟似魔似仙。

    他的美,不似溟澈那般桃花绝艳,也不像萧慕凉的清冷孤高;他的美,在于写意——高山流水、月夜琴音,既能宽广无边,也能神秘莫测。

    “月无情,你来得可真早。”溟澈翻了个白眼儿,明显说的是反话。

    溟钊却朝来人稍稍躬身,略一颔首,“月护法。”

    安家家主座下,职位由高到低,分别是四大护法,五名前将,十二近侍。

    他和溟澈是溟字辈前将,而月无情则是四大护法之一,职位在两人之上,溟钊向来守礼,溟澈可不管这么多,谁惹他不爽了,直接开口就损,职衔神马的都是浮云。

    月无情竟也不恼,微微一笑,目光轻掠过安隽煌胸前那个明显的脚印,淡淡垂眸,复而开口:“我以为你们能够保护好家主,谁知到头来还是要我出马。”

    言下之意,我压根儿不打算来,是你们太废物,老子看不下去了。

    溟澈当即一噎,长伸着脖颈,反驳不是,沉默也不是;溟钊则是目露惭愧,是他失职了。

    “上车。”安隽煌一声令下,两方当即闭口。

    夜色渐深,一辆再普通不过的黑色商务车飞速行进。

    车内,安隽煌闭目沉思,斧削刀刻的容颜凛然沉冷,眉心却是越拧越紧,为什么……会有那种感觉?

    溟钊、溟澈相视一眼,目露沉重,家主的气息很乱……

    “家主感觉到了什么?”月无情见状当即出声。

    男人一双深邃的黑眸倏然张开,张开的瞬间眸底似有幽幽红光闪过,但旋即归于平静,还原纯黑本色。

    “干燥的阳光,腹部。”

    “光属阳性,干燥说明其纯粹,”月无情眉心一皱,“可是,来自于腹部……”

    “女人。”

    “什么?!”月无情一脚急煞,整个人如遭雷击,但很快便平静下来,众所周知家主不近女色,那样的可能微乎其微,应该不会……

    安隽煌薄唇抿成一个深刻的弧度,即使停车的惯性使然,他却依旧纹丝不动,眸底幽幽深光,令人难以捉摸。

    “说。”

    溟钊、溟澈早就见怪不怪了,他们从小就跟在家主身边,知道家主感官异于常人,对外界一切拥有一种天生的敏锐,就像先前那颗水货“蓝色维特斯巴士”,姓吴的一拿出来,家主一眼就能辨别真假。

    之所以没有立马解决掉那个男人,或许是他的镇定和无畏让安隽煌高看了几分。如果,不是动了杀心,或许他今天能成功脱身也未可知……

    月无情是安家的军师,不仅谋略过人,还精通风水堪舆、占卜相命、奇门阵法之道,颇有几分骗世神棍的意思,但他的能力确实不容置疑。

    而此刻,高大上的月军师正任劳任怨充当着“解语花”的角色——

    “玄学五术:山、医、命、卜、相。其中相,分人相和地相。人相包括,手相、面相、体相、痣相;地相即为风水术数之道。而世间万物皆有其相,这种相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为磁场,换而言之,对于一个感官极度灵敏的人来说,通过对磁场的感应,能够间接感应到相的存在。相不同,人的感觉也会相应发生改变。比如,乌云暗示风雨欲来,必将有大事发生;闪电暗指惊雷将至,不出三日必有意外发生。”

    这个世上,懂解相的人不少,他便是其中之一,但能感应相的人却屈指可数,可是眼前这位不仅能感应到,还如此清晰,可谓是奇中之奇,百年难遇。

    月无情微微叹了口气,目光掠过反光镜望向后座那尊贵如神祇般的男子,想当初,自己不就是因为这“奇”而心甘情愿留下来,这一留,七年便从指缝间悄悄溜走了……

    “那……阳光是什么意思?”溟澈难得安静,乖乖充当好奇宝宝。

    “阳光烈性却温暖,暗示亲近之意,干燥意指纯粹,说明这种亲切是来源于……”

    不合时宜的手机铃声响起,打断了月无情接下来的话。

    接电话的过程,安隽煌始终一语不发,只是静静听着,深邃黑眸中谲光涌动,逐渐席卷起一层黑色风暴。

    挂断电话后,男人沉沉开口:“准备直升机,回占鳌。”

    山雨欲来,风满楼。

    溟澈在心底冷笑,看来岛上又有人不安分了……

    一通电话,让“血缘亲情”四个字终究胎死腹中,无法出口,也注定了命运中某些该有的阴差阳错……

    ……

    夜辜星直接驱车到了王石新租的公寓,已经凌晨3点,学校是没办法回了。

    当王石汲着拖鞋,睡眼惺忪打开门时,揉揉眼,再揉揉,“请问……你找谁?”

    夜辜星还是那身m记工作服,被刻意压低的帽檐挡住了她大半张脸,一个灵活闪身,夜辜星挤进室内,抬脚一踢,门瞬间阖上。

    这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不过眨眼间,王石还来不及反应,夜辜星就已经拿下鸭舌帽俏生生站在他眼前。

    “小、小姐?!你怎么……”

    夜辜星抬手,眸光沁凉,“不必多问。”然后,眼中冷芒一敛,莞尔一笑,戏问道:“王导,不介意我叨扰一晚吧?”

    王石还来不及捕捉那抹冷,却又被女子接下来的盈盈笑意晃花了眼,讷讷回道:“哪、哪能……不介意……”

    夜辜星在沙发上坐下,目光在室内环视一周,两室一厅的公寓,干净而简洁,没有多余的挂饰,风格单调中略带严谨,看得出来是一个单身男人的住所。

    早前,夜辜星就建议王石从冯伯那儿搬出来,一方面是为避开记者狗仔的骚扰;另一方面也是为她自己打算。

    《城市上空》开机仪式完成后,后方工作人员全部到位,机器设备也一应俱全,接下来便是紧锣密鼓的拍摄工作。作为主演,夜辜星大部分时间都会待在剧组,每天赶在宿舍落锁前返回学校显然不太现实,所以,她特意提出让王石买个宽敞点的住处,匀出一间房给她,费用全部报销。

    没想到这人倒是老实得紧,两室一厅,一点也不浪费,而且还是租的。

    ------题外话------

    又是一枚美男子粗来哒~大家鼓掌~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