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娱乐圈之孕妻影后 > 059童年所暖,情之所牵

059童年所暖,情之所牵

作者:渝人
    夜辜星躺在陌生的床上,看着陌生的房间,她想,以后就会慢慢熟悉了吧。

    毕竟之后若是正式进组拍戏,收工太晚的话免不了会来这里暂时借住。

    窗外夜色正浓,月光皎白,夜风入窗,轻轻掀动窗帘一角,凌晨4点,万家灯火阑珊,正是梦深难醒之时,但夜辜星却自重生后第一次失眠了。

    此刻,她全身虚脱般无力,这是一番打斗下来的后遗症,在夜辜星这具未经训练的身体上,酸胀疲软的感觉像被瞬间放大数倍,感官也尤为清晰,因而肢体的酸痛才愈加难忍。

    距离她重生那日已经过去整整两个月,这期间她两次潜回公寓,第一次是为取藏于室外通风口处的蓝钻——“蓝色维特斯巴士”,她与ada还有另外两个男人只打了一个照面,他们甚至没有察觉到她的存在,而她却已在不动声色间为三人埋下了一个致命的隐患。

    第二次,她是为了挨星盘。一根香烟丢进浴室,一场爆炸死了两个男人,ada也最终被她一匕穿心,死不瞑目。

    无论是“蓝色维特斯巴士”,还是现在手上这方挨星盘,都是曾经叶紫所珍之重之,视作生命的物件,也是现在夜辜星唯一的牵挂。

    因为,两件物品都是师父亲手传到她手上,而这方挨星盘更是夜组组长身份的象征和证明,所以,即便冒着身份暴露的危险,夜辜星也要取回这方挨星盘!

    一切都在谋算之中,除了那个男人……

    夜辜星举起那方小小的罗盘,眯着眼,细细打量,月色下盘身剔透,竟散发出隐隐白光,盘心处一枚耀眼刺目的火漆印记宛如熊熊烈焰,指尖拂过,触手生温。

    师父和蔼的笑容霎时浮现脑海,恍惚中她好像再次听见了苍老而亲切的呼唤——

    “小叶子,来,到师父这里来……”

    “我的小叶子哟……”

    那个老人是她童年唯一的暖。

    叶紫跟夜辜星一样,都是孤儿,但她比夜辜星幸运,因为在三岁那年,她遇见了师父——夜机山。

    那是个白胡子飘飘、身形清瘦的老人,但那双眼睛却矍铄有神,带着洞悉世事的淡然,却不会让人觉得高不可攀。

    望进那样一双眼里,除了平静与安宁,你不会再有任何其他的情绪。

    夜辜星还记得,那是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刚下过一场大雨,孤儿院颓圮的屋檐边滴滴答答垂落着水滴,她躲在阴暗的小房间里,面无表情地,静静听着,凝神听着,仿佛就这样地老天荒。

    她从来都不是个爱笑的孩子,她只知道,孤儿院的同伴孤立她,院长不喜欢她,从来她都是一个人,甚至没有人愿意跟她一间屋子同住。

    曾经,她也想融入群体,一遍遍告诉自己——你要笑!提起唇角,然后再眯起眼睛,很好,你笑得很好看。

    可终究在院长室外偷听到那样一番话后,满腔希望连同那些努力都被她亲手埋葬——

    “院长,您可不能害我呀!”

    “小林,你这是什么话?”

    “我相信您心里清楚,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宁湘这孩子我还真带不了。您要是把她放在我们宿舍,其他孩子指不定得闹成什么样,就她那张冷脸,已经吓哭了好几个孩子。真不知道这孩子小小年纪,哪来这么深沉的心机,整天闷声不响,心里还不知道盘算些什么呢!”

    “唉!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可是别的护工也不愿意……你看你就当做件好事……”

    “院长,您还别说,好事我林琴做了不少,可也不差这一件,所以您还是另作安排吧!”

    “那孩子模样倒是乖巧,但是性格就……算了,安排她先一个人住着吧……”

    宁湘?

    是她的名字吗?可大家明明都叫她“怪人”。

    原来,她也是有名字的。可是,不喜欢。

    还是“怪人”好听……

    或许是不再怀抱希望,抑或已经坦然接受现实,小小的宁湘不哭不闹地住进了那间单独的小屋,静静看着窗外追逐嬉闹的其他孩子,耳边传来阵阵清脆的笑声,她安静得像个美丽的瓷娃娃,眼里没有羡慕,也没有怨恨,仿佛什么都没有。

    直到那天,她盘腿坐在床上,午后的阳光暖而不炽,雨后清新的泥土气息萦绕鼻尖,她静静听着屋檐下水滴坠落的滴答声,阳光入户,将室内瓷娃娃般的小人儿镀上一层明亮的金光。

    吱嘎——

    半掩的破败木门被人推开,一个声影由远及近,踏光而来,小宁湘下意识眯了眯眼,伸手挡住那刺目的光亮。

    待她再次睁开眼时,一把白白的胡须近在眼前,视线顺着胡须而上,她看见老人和蔼的笑脸,逆着光,一种无比亲近的感觉油然而生,仿佛靠近他,就能抱住暖烘烘的太阳!

    “丫头,愿意跟我走吗?”

    “走?”这是她第一次开口说话,“去哪里?”

    “任何你想去的地方。”老人的笑容又深了几分,却依旧和蔼,一种善意的气息迎面而来。

    她笑了,趴在门口的一个个小脑袋露出不敢置信的惊讶神色,“怪人”居然、笑了?

    “好。”她说。

    那日,午后,阳光明媚,雨后初晴,空气中弥漫着清新的泥土气息,屋檐下,水声滴答不停,一双苍老的大手牵着一双稚嫩的小手,迎着最暖的日光,逐渐远去。

    ……

    “你在看什么?”

    小宁湘白嫩的指头直指树上。

    “小鸟?”

    她摇头。

    老人撸撸胡须,“夏蝉?”

    她依旧摇头,抬手费力地接住一片正翩翩坠落的红叶,“这个。”

    “叶子,对吗?”

    她终于笑着点了点头,“喜欢。”

    老人和蔼一笑,花白的胡须迎风飞扬,“丫头喜欢叶子?”

    她重重点了点头。

    “那以后就叫你小叶子,可以吗?”

    “好。”

    树下,女孩儿迎着夕阳,笑容璀璨。

    ……

    “师父,这是什么?”

    老人取出怀中一方小小的圆盘,对着膝上目露好奇的粉瓷娃娃轻轻一笑,目光中染上几分缅怀,几分惆怅。

    “这叫挨星盘,即七十二龙盘,是杨公晚年所创。丫头,还记得杨公是谁吗?”

    “知道!杨公,字筠松,号救贫,生于公元834年,卒于公元904年。天资聪慧,悟性异常,始收徒讲学,潜心二十余年,传授堪舆秘术,匡真扬善,救贫……”

    “丫头,够了够了!师父可没考你背书……”

    ------题外话------

    咳咳……估计今天又得晚点了o╯□╰o对不住大家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