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娱乐圈之孕妻影后 > 072乖就留下,正式开拍

072乖就留下,正式开拍

作者:渝人
    今夜,注定难眠。

    京都市第一任人民医院,六楼,VIP诊疗室。

    连剑锋朝于森点点头,拍了拍好友的肩,“放心,情况基本稳定,妇产科的张医师已经在赶来的路上,很快就能做一个详细的检查。”继而,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转身离开。

    看于森一副如遭雷击的表情,他不会傻到认为这孩子是他的。不过,那女人倒真是不简单,竟能让于森这样冷漠的人眼底露出焦虑之色,有趣!

    于森敛了敛眸,继而抬头向病房内望去,只见,少女平静淡然的面容隐隐露出安详之色,室内没有开灯,皎洁的月光映照在她白皙光滑的侧脸之上,睫毛微颤,霎时便搅乱一池星辉。

    夜辜星斜倚在床头,床边的医用支架上倒挂着两瓶点滴,滴答滴答——透明的液体静静流淌,连着橡胶管道送进她手背凸起的血管之中。

    苍白的脸色已缓和许多,在月下隐隐透露出淡淡的粉,夜风从半开半阖的窗户缝隙间灌入,带动少女披散在肩头的秀发。

    月下,她早已美得不似凡人!

    于森无奈叹了口气,艰难地移开目光,在病房外的长椅之上颓然落座,掏出手机,“大黑,带着人先撤……这边还有些事情需要处理……”

    其实,此刻夜辜星的大脑完全呈现放空状态,什么都没想,也什么都没有。

    她还停留在医生那句“怀孕了还打架,想死早说”,她想大笑,还一句——你丫才怀孕,你全家都怀孕!老娘还是个处……

    可是,她想起了什么?!重生那天……夜街后巷……那个被子弹射中肩胛骨的男人……关键是!她为了解春药,霸王硬上弓,把人给强了!强了……强了……

    本以为,事情就此揭过,一层膜而已,她前世没破,这辈子一来就破,好歹也算弥补了遗憾。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现在竟然告诉她,肚子里有了个球儿,还是那个男人的种?!关键是,她连那个男人长什么样都不知道,万一是个麻子、秃子、跛子、丑八怪,那她辛辛苦苦孕育出来的娃不就残了?

    浪费了她优良的基因!

    不过,到目前为止,她还不讨厌这球儿就是了,唔……勉勉强强可以接受吧!

    “呕——”除了让她经常恶心到想杀人之外!

    缓缓吐出口浊气,刚压下想吐的冲动,恶心的感觉便再次降临,她赶紧侧过身子,抠住床缘,对准床边一个专门为她准备的白色瓷缸,一声声干呕起来。

    等好不容易缓过这劲儿,她重重倒回病床上,已然虚脱无力,面色涨红。

    不一会儿,面上因俯身呕吐而憋出的红晕渐渐消褪,只余如纸的苍白。

    将手试探着放到自己尚且平坦的小腹之上,看着窗外浸凉的月光,夜辜星缓缓勾起唇角,“小东西,不如我们约法三章?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咯!你要是想留下来,那就乖一点,不要让我恶心,也不要让我觉得肚子疼,要不然……”夜辜星比了个咔嚓的手势。

    月色下,女子柔和的嗓音宛如一曲深夜梵唱,宁谧安详,嘴角翘起的弧度染上几许暖色,眼里柔光霎时驱逐了夜的寂寥。

    不知道是不是夜辜星一番自说自话的威胁之语起了作用,整整半个钟过去,胃里也没见闹腾,她满意地点点头,拍西瓜似的拍拍自己小腹,“表现不错,那就让你暂且住下。至于,能住多久……看后续表现吧!”

    然后,两眼一闭,某无良母亲密会周公去也……

    其实,小包子想说:你好意思咩?~威胁一个还不算小孩儿的小孩儿,竖中指……

    ……

    第二天一早,夜辜星睡到自然醒,虽然医院的味道依旧难闻,但好歹不影响睡眠质量,她昨晚睡得不错!

    先给王石打了个电话,告知下午会直接去拍摄现场,并且再三保证不会爽约,王石这才将信将疑地掐断了通话。

    她不就爽了回开机仪式,还有昨天首场拍摄嘛!说得她好像经常旷工、罪无可赦的样子。

    拉开病房大门,看见于森正闭目养神,眼底黛青,显然熬了一夜,才刚刚眯眼。

    夜辜星连忙放轻动作,回到病房内,拿上那条搭在沙发上的薄巾,正准备给他盖上,却不想一双慑人的冷眸倏然睁开,带着习惯性的警惕和戒备,待看清楚眼前之人后,又倏然回暖。

    夜辜星动作一顿,他连忙起身,眼神清明,丝毫没有刚醒来的模样——是刀口舔血的生活造就了如此敏锐的感官和强大的自制。

    “小姐,没事吧?”

    夜辜星挥挥手,“没事。走吧……”

    “走?去哪里?”

    “出院。”

    “可是……”

    “诶!你说你怎么下床了?你这是能下床的吗?!啊?!”远处连剑锋见状,猛地粗嚎一嗓,整个六楼都能听见。不过,目测六楼这个所谓的VIP诊疗室,目前就只入住了夜辜星一人,超贵宾级的待遇也不过如此了!

    这是于森的关系,或者说,海龙会的关系?

    而眼前这个正迎面走来的医师——京都市第一人民医院副院长连剑锋,绝不会只是个普通医生。

    至于,是敌是友,还有待进一步试探……

    夜辜星饶有兴味地挑眉,眸光深邃,而于森依旧秉持着沉默是金的原则,不曾开口。

    “诶!我说,你能不能长点儿心?!看什么看,说的就你呢!”连剑锋直指夜辜星。

    “哦?连医生倒是说说,我哪儿不长心了?”夜辜星姿态悠游,对连剑锋的炮轰丝毫不以为忤,反而目露兴味。

    连剑锋一拳打在棉花上,目光悻悻,似想起了什么,张口就是一嚎:“你不知道自己怀孕了吗?昨晚上动了胎气,今天一早你居然就敢下床,能不能有点儿当妈的自觉啊?!”

    “你好像……对我很不满啊?”夜辜星笑问。

    连剑锋一哼哼,“怀孕期间竟敢开枪杀人,你觉得自己是Superwoman吗?!”

    夜辜星面色一凛,冷光直逼于森,见他没什么反应,知道这连剑锋应该算是自己人,提起的心稍稍放下,反问道:“谁说,怀孕期间就不能开枪杀人了?”

    “你!”连剑锋当即一哽,“这么血腥的事情也不怕吓到宝宝……”

    夜辜星冷冷一笑,目光悠远,周身气势陡然一变,自有一股霸气流转,“我的孩子若是这点小事都能被吓到,那他就不配投胎到我肚子里。”

    “狠心的女人!”连剑锋嘟囔着砸出一句,不过眼里却陡然划过一抹兴奋。

    “好了,该试探的也试探完了,说吧,你究竟是谁?或者……我换个问法,你跟曾经的海龙会有什么关系?”

    连剑锋面色陡然一变,眼中嬉骂的神色不复,取而代之的是深沉的打量和端详,两眼堪比雷达,不由分说将夜辜星从头到脚扫射一通。

    “你不怕我是敌人?”只听他冷冷开口,低沉稳重的声音哪里还有先前半分火爆冲动的影子。

    看来人生如戏,并非只是她一人在唱独角啊!真是越来越好玩了……

    夜辜星余光瞥向一旁默然而立的于森,笃定道:“或许你有敌意,但敌人,还不至于。”

    连剑锋双眼一眯,抱臂环胸,冷光乍然一泻而出:“哦?你就这么相信我?”

    “错!我不是信你,而是信他。”夜辜星笑得淡然,唇角的弧度带着自信笃定的神采,竟让人一时移不开眼。

    他,自然是指余光所及处一直不曾开口的于森。

    连剑锋双眸幽深,定定望向夜辜星,半晌,终究不过颓然低叹,眼中慑人的精光也霎时隐退得干干净净,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医生,他算是知道为什么自个儿兄弟那么冷淡的一个人会一头栽进去了!

    这个女孩儿,有一种让人无法抗拒的魔力,眼中飞扬的自信和隐于眸底的野心让人不禁折服,而后,就此追随,交付全部的信任和唯一的生命。

    心甘情愿。

    因为,她给出的回报也是同等的——交付生命的绝对信任!

    就像方才她信任于森一样。

    连剑锋余光瞟向兄弟,果然——

    只见于森眼中霎时涌起一抹动容,为寒凉的眼底染上一层淡淡的暖色,撇开其他因素不谈,单单只是这份信任便足以让他这傻兄弟赴汤蹈火了吧!

    诛人诛心,降人也要降心呐!

    这个女孩儿,不,女人,还真是不简单!就连他自己……也想干脆一头栽进去算了!

    连剑锋神色一敛,恭敬唤道:“小姐。”

    夜辜星眼底浮现一抹了然,点点头,笑问:“现在我总可以出院了吧?”说罢,抬步欲走。

    “等等!”

    “嗯?”夜辜星回头,眉心倏然一拧,目露询问。

    “咳咳……来都来了好歹让张医师帮你检查一下呗!”

    夜辜星让于森先走一步,如今暗夜会内忧外患,好多事情需要他出面处理。

    夜辜星随连剑锋一起乘电梯下到三楼妇产科,虽然她自己觉得没什么大碍,但检查一下终归放心。

    现在想想,虽然小家伙的到来让她有些措手不及,但似乎拥有一个与自己骨肉相连的血脉至亲也不错!

    “你是海龙会的人?”途中,夜辜星出声询问。

    “曾经是。”

    “曾经?”

    “我跟阿森……哦,也就是于森,我们是同一个孤儿院里的孩子,一次偶然的机会,被龙王收养,接受训练,然后成为他杀人的利器。阿森他身体底子好,加上受训的时候很拼,很快就在我们这批孩子里面脱颖而出,被派到龙王身边,贴身保护,而我从小体弱,那些高强度的训练任何一项都能要了我的命。人命,在那样的环境里一文不值!”

    时至今日,谈及过往,连剑锋眼中依然有着生生后怕。

    夜辜星点点头,当初她接受师父安排的特训时,每次都无异于在地狱门前走一遭,但好在师父从不逼她,一切都是她自己的选择,这跟连剑锋的情况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后来,我撑不下去了,想着,活下去真累,还不如死了一了百了。人呐,一旦求生的*没了,那就离死不远了!可是老天爷眷顾我,一次格斗赛中被人打得休克,他们都以为我死了,把我扔进了后山一个大坟堆里,里面埋的全是那些在训练过程中死掉的人,是阿森救了我,用双手把我从坟堆里刨了出来。”

    “然后给了我一个全新的身份,让我可以堂堂正正、平平安安活在阳光底下,而他却被人揭发,活活去了半条命,无论刑堂那些人如何逼问,对于我的下落,从头到尾他就只有两个字——死了!”

    “后来我问他,为什么当初拼了命也要救下我,哦,你还不知道吧,我们虽然是从一个孤儿院出来的,但在这之前我们没有讲过一句话,跟路人没什么区别。你知道他是怎么回答的吗?他说,在孤儿院,有一年夏天,我给了他一个馒头。但他不知道的是,那个馒头在给他之前已经掉到了地上,是我不要的。”

    “所以,”连剑锋脚步一滞,侧首,目光灼灼望向夜辜星,“希望你永远不要辜负这个男人的信任,因为他的一点感激是可以用生命去换的。借一句你说过的话,我不是信你,而是信他。”

    ……

    两人辅一步入妇产科科室大门,一名身穿白袍的年轻女子起身相迎,约莫二十*岁,面色红润,皮肤白皙,眉宇间透着一股淡淡的书卷气,很能让人心生好感。

    只见那女医生朝夜辜星微微一笑,目光投向一旁的连剑锋:“就是这姑娘吧?”

    连剑锋笑着点点头,眉间似有暖色溢出。

    夜辜星目光玩味地在两人之间逡巡,笑容揶揄:“连医师强烈要求我来妇产科做个B超,除了为我这个病患考虑之外,心里只怕也盘算着肥水不流外人田吧?”

    “嘿!小丫头怎么说话呢?!什么叫肥水不流外人田?!”连剑锋瞬时炸毛,大嗓门儿一出,整个三楼妇产科都得抖上一抖。

    “咦?我怎么好像听见连院长的声音了?奇怪……”

    “不是好像,是本来就是!”

    “哎呀!连院长跟张医生夫妻可真恩爱,上班时间都舍不得分开……好羡慕……”

    两个小护士从半掩的门前走过,谈话声飘进室内,夜辜星唇角弧度愈发揶揄,张医生羞涩一笑,往丈夫身后躲了躲,脸上红霞翻飞,而连剑锋则是又羞恼又尴尬。

    “咳咳……那个……我先走了,检查出来没什么大问题就可以出院了。”说罢,夺门而出,落荒而逃。

    张医生无奈摇了摇头,眼中满满的甜蜜感似要漫溢而出,然后抬头朝夜辜星尴尬一笑,“不好意思,让你看笑话了。”

    “没关系。”看到拽屁的连剑锋又羞又恼、无地自容的模样,心情指数就蹭蹭往上冒。

    原谅她的恶趣味。

    “坐吧,先放松,不要紧张,宝宝都是上帝赐予的小天使,他们很乖的,所以不要有任何负担,先深呼吸,再慢慢吐气……”

    夜辜星从医院出来已将近上午十一点,张医生说宝宝很健康,已经两个多月了,暂时还看不出性别,要等到四个月以后才看得清楚。

    两个多月前?是了,就是她重生回来的那天……

    张医生交待,要让她注意安全,千万不要再像昨晚那样做一些大幅度的剧烈运动,还要多吃水果,多休息,保持好心情,balabala……

    她哪里想到怀个孩子会这么麻烦,拍拍平坦的小肚皮,夜辜星懊恼:“小东西,你真是烦死了……”但眼里却划过一丝自己都未曾察觉的柔软。

    先去附近的餐厅解决温饱问题,然后叫了的士,直奔《城上》拍摄现场。

    ……

    “家主,直升机已在3号停机坪待命,随时可以出发。”

    安隽煌点点头,朝月无情三人道:“动身。”

    那前来禀报的人却并未退下,咬咬牙,还是决定如实上报:“老家主派人传话,说想见家主您!”

    安隽煌眸色一沉,强势且冷硬道:“不见。”

    说罢,带着月无情三人登机飞离。

    数万英尺的高空之上,溟钊亲自驾机,快速而平稳地向着华夏京都的方向前行。

    而此刻占鳌岛上一方僻静的院子里,花团锦簇,百花争艳,一名男子正托举着水壶为这满园鲜红倾倒甘霖,只见他一身白色唐装,简约大方,低头垂目间可窥其斑白两鬓,额上细纹,但却面色红润,四肢健朗。

    院外,下人匆忙的脚步声响起,院内之人却并未回头,径直浇花弄草,不为所动。

    “老家主,家主说……”传话之人一咬牙,“不见。”

    手上动作一顿,水柱稍偏,瞬间便湿了浇花之人的白色唐装,他伸手将衣角处水渍拂去,朝身后挥了挥手,淡淡的声音不辨喜怒,“下去吧……”

    传话人如蒙大赦,快步离开。

    安炳贤抬头望向远方天际,那里朝霞正红,阳光正艳,风过盈袖,暗香浮动,万花丛中,一身白衣的老人,眼里露出极为复杂的神色,似欣慰,似怅然,似失落……

    ……

    《城上》前十八场拍摄地点都在市第一女中,昨天只拍了男主角萧慕凉的五场戏便草草收工,今天还剩十三场,眼看正午将近,可是这女主角依旧不见人影,王石在心里直骂娘。

    但他清楚夜辜星不是那种无故爽约的人,因此按捺住心头火气,耐着性子等人。

    可其他人就没这么好说话了。

    首先是那几个临时招来举收音话筒的工作人员——

    “你说,这到底还拍不拍了?”

    “是啊!大热天儿的,耍大牌也不是这么个耍法儿呀!”

    “老子举了一上午,手都快断了,一场都没拍成,一个剧组停下来等他妈一个人!真牛掰!”

    “得!十三场戏,又得拖到半夜才收工——”

    “呸!晦气——”

    那方,坐在外景导演棚内的几人却各有各的神色。

    王石点了支烟,烦躁地吸着。

    叶留声保持沉默,目露询问地望向王石,没想到被王石直接忽略无视。

    担任艺术指导的曹军眉间闪过一抹不耐,他是个大学教授,自问平日里对学生耐心十足,但一连两次爽约,这完全是在浪费所有人的时间!

    制片主任铁山向来是个炮筒子,脾气不好,还从不掩饰,昨天夜辜星没来他颇已经有微词,没想到今天还是这样,当即便一通发作——

    “这究竟是要做什么?!耍大牌也该有个度吧?!王导,你自己看着办,我不管她是什么小紫衣、大紫衣,在网络上有多红,人气有多高,一句话,今天你要是不换人,那就我走!”说罢,直接将手上那沓剧本一撂,脖子上挂着的耳机一扯,转身就走。

    干瘦的胸膛剧烈起伏,编导界“悍山”的外号可不是白得的!

    “诶!铁大哥,您怎么说走就走啊,”叶留声赶紧上前把人拉住,这一走还得了,“先消消气,喝口水,夜小姐说了十二点一定准时到,”然后指着自己腕上手表,“您看这还有五分钟呢!”

    “好!那我们就等她这最后五分钟!若是五分钟后还不见人,那就别怪我们不给吴老面子了。”那方,曹军顺势接口,他的耐心已经被消磨殆尽,与其坐在这里干等,还不如接受B大的邀请做几场高校演讲,也好过现在这样毫无意义地消磨时间。

    他们本来就是看在吴老的面子上才答应加入,没想到,太让人失望了……

    接下来的时间,王石依旧烦躁地吸烟,也没见他打电话催人,叶留声在一旁急得团团转,直拿眼瞪他,却石沉大海,没有得到一丝回应,最后他干脆也放弃拯救了,祈祷着奇迹能在最后五分钟出现。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曹军的面色愈来愈难看,铁山则是干脆收拾包袱,只等时间一到立马走人!

    叶留声暗道一声糟糕。

    曹军却已起身,指着表盘:“王导,五分钟,不多不少。我们就先告辞了,吴老那边我会亲自登门解释。”

    铁山哼哼,扛着那个与他身材极不相符的旅行包,迈着小腿,哧溜跟在曹军身后,“老曹,等我一起。”

    “两位老师这是要去哪里?”女子清清淡淡的嗓音传来,像炎炎秋日里一碗沁凉的冰水,带着安宁人心、抚平烦躁的魔力。

    两人脚下齐齐一顿,棚内所有人皆不约而同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

    叶留声目露惊喜,真的是有奇迹发生!

    只见一只纤细白净的手将黑色棚帘缓缓掀开,十指纤纤,肤色如瓷,宛如一朵素花盛开于黑色穹幕之上,黑与白的对比,柔与狂的交汇。

    光线骤亮,所有人下意识眯眼,只见来人一件白色少女衬衫,花边蕾丝设计,下着红色超短格子裙,一双美腿笔直修长,在阳光下散发着隐隐瓷光,宛如无瑕白玉,脚下一双黑色小皮靴,英伦马丁风,柔美却不失帅气张扬,就这样往众人面前一站,青春的气息扑面而来。

    来人便是夜辜星无疑。至于这身打扮,乃剧中萧晴高中时代的模样,也就在这个女子最美的二八年华里,她邂逅了大她六岁的袁熙晨。

    曹军眼前倏然一亮,他大学本科学的就是视觉艺术,毕业后被分到武大视觉艺术系当起了教书匠,与视觉艺术打了这么多年交道,美人美景见了不少,丑人恶景也没少见,他自问一双眼阅尽世间春色,无论是权族夫人,还是王室公主,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能够像眼前这个女孩儿一样,带给他如此强烈的视觉冲击和心灵震撼。

    这是一种感觉,并非仅仅局限于美丽的外表,而是一种……气质?或者说,一种气势?

    他自己都说不清了……

    “这是?”他转向王石,目露询问。

    王石这才幽幽灭了烟,沉吟道:“夜辜星,《城上》女主角萧晴扮演者。”

    曹军心下一哂,表情微微尴尬,方才他可没少挤兑抱怨,无形中也对这个未曾蒙面的女一号贴上了轻视鄙夷的标签。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曹军对人向来看眼缘,谁叫他学的是视觉艺术专业呢?没办法,对这世上一切美好的事物,他都丝毫没有抵抗力。

    夜辜星不知道,无形中,她又多了个粉丝。

    嗯……姑且算粉丝吧。

    但铁山可就没这么好说话了,虽然夜辜星进门的一瞬间,那种青春逼人的美丽让他这个老人家也不禁怦然一动,但迟到是事实,首场缺席也是事实!

    这对于一向看重原则的铁山是无法接受的。

    只见,他当即便冷冷一哼,“小姑娘,新人还是要低调点好。”果然是编辑出身,说句话都大有学问。

    “小姑娘”在这里可不是亲昵的叫法,而是在敲打夜辜星,言下之意,娱乐圈向来不缺帅哥美女,你那点儿姿色还远远不够看。

    这话说的,也不管夜辜星还是个小女生,能不能受得住,可以说一点情面也不留。

    没想到夜辜星只是淡淡一笑,若有所思,继而点了点头,“多谢铁山前辈教诲,本人自当引以为戒。”

    铁山没想到她会是这个反应,神情一愣,以前,好几个小姑娘可都是被他这句话给训斥哭了的,那委屈劲儿唷,看得他直窝火。

    禁不起摔的人也注定禁不起捧!

    铁山抬眼,猛地撞进少女一双黑白明澈的水眸之中,清淡如雾,缥缈如纱,不疾不徐,只有一番光华气韵。

    心中微微赞叹,王石这女主角倒是挑得不错,无论是从外貌还是气质,都能瞬间抓住观众眼球,不过这不守时的毛病……

    夜辜星淡淡一笑,“抱歉,让各位老师就等了,因为我个人的原因,浪费了大家的宝贵时间,我实在很抱歉。今天下午十三场戏,外加昨天首场我的一个背影镜头,我会在今天之内尽量补齐,希望,合作愉快。”说罢,首先朝别扭的“悍山”老头儿伸出手。

    铁山撇撇嘴,终究还是握了上去,“希望你的演技跟你认错的态度一样好。”

    一句话,褒贬掺半,果然不负“毒舌编剧”的称号。

    然后,又与曹军等人一一寒暄过。

    王石将手上烟头一丢,起身,沉沉道:“开工。”

    从头到尾,他是唯一一个对夜辜星的出现不抱丝毫惊讶的人,就连在最后五分钟也没有试着打电话催人,这又何尝不是一种信任?

    他一直都相信夜辜星能够说到做到,所以才对曹军的不耐、铁山的不满、叶留声的询问置之不理,他就是莫名地相信夜辜星不会令他失望!

    因为萧慕凉未到,所以王石决定先补首场漏掉的镜头。

    “各就各位,第一幕准备,action!”

    王石一声令下,场记响亮的打板声后,所有人严阵以待,全场顿时鸦雀无声。

    剧中,男女主角相差了整整六岁,彼时萧晴还是个刚考入耶和女中的花季少女,16岁的年纪,正是含苞待放,欲语还羞的光景;而袁熙晨已经22岁,大三在读,即将毕业。

    而他们的相遇便在这暖阳明媚的三月春光里,虽然只有一个背影,却让男子深深镌刻在了心底,久久挥之不去。

    朝阳橘色的光辉涂染了整个校园,阳光穿过枝枝蔓蔓在地面、墙上投下斑驳的光影,鸟儿悦鸣,清风拂绿,花苞含羞。

    清晨,初阳,一切美不胜收。

    耶和女中门口此时正迎来了一批新生,他们都是今年新招入校的初中毕业生,无忧无虑的年纪,花一样的笑脸。

    晨风轻抚,掀起女生红黑相间的超短格子裙一角,她们惊呼着用手去压,而男生们一阵哄笑,口哨声一浪接着一浪,年少时光,青涩的十六岁,男女生之间总有一层如窗户纸般薄薄的暧昧。

    镜头移动,女孩高挑的身影入画,一身校服的她行走在众多学生之中,纤细笔直的背影亭亭而立,宛如一朵优雅的白玉兰。

    束于脑后柔顺的马尾随着她一行一步轻摇晃动,纤细白皙的脖颈在阳光下好似上好的白瓷,温润莹光,即使身穿同样的校服,走在人群之中,女孩儿的美,一眼可窥,高下立现。

    剧情发展到这里已算完美,王石应该立即叫停,接下来便是街头切换,袁熙晨坐在车内,惊鸿一瞥,久久不忘。

    但他并没有这样做,时间一分一秒在延长,但是他总觉得差点什么。

    曹军正想开口,却被铁山一拐子拦下,老头双眼发亮,指着夜辜星所在的方向,低呼:“你看!”

    曹军顺势望去,却看见了令他震撼的一幕。

    阳光下,女孩儿随人群走着,高挑的个子让她看上去格外醒目,但却依旧只是个普通高中生,并无甚特别之处,此刻,她却稍稍放慢了脚步,迎着东方橘红色的太阳光束,微微侧头,暖阳薄光勾勒出少女线条精致的下颌,侧脸于光晕之中时隐时现,眼角处一抹优雅惬意、随性无忧缓缓绽放。

    不同于中规中矩、一心想着尽快报到入校的学生,这是一个玲珑剔透的可人儿!她善于捕捉生活的美好,享受自然的馈赠,徜徉于春光晨色之间,宛如一个精灵,拥有一双能够发现美的眼睛和一颗感受美的心。

    风姿初显,光华隐现,这才是那个能让袁熙晨一见钟情的高中生!

    她普通吗?乍一看,的确如此,可深究其里,她的特别早在这微微侧首间,尽数展现。

    而这一切悉数落入车内男子一双湛亮的黑眸之中,从此郎心不复,冷漠依旧却只为伊人独化柔!

    “咔!”王石激动地喊了一声,看向夜辜星的目光简直像看一座金矿,喜不自胜,“很好!就是这种感觉!这种……汲汲于世,却又偏偏脱俗出尘的感觉!萧、萧晴就该是这样!”

    王石明显激动得语无伦次。

    而曹军一双眼早就看呆了去,简直太完美了!他、他要去拿自己的相机……

    叶留声眸中则划过一抹深思,如果他没记错,这丫头并非科班毕业,就连专业的培训也没有参加过,那她是怎么做到的?误打误撞?

    绝对不可能!无论是在镜头前的动作、神态,还是走位、角度、入境切换,她都游刃有余,好像镜头之下,她就是掌控全场的女王!

    当然,走位、控镜这些都可以经过后天培训完善,但是那种在镜头之下毫无压力、轻松悠游的感觉却并非她这个年纪能够做到,那都是一些老戏骨在日积月累的拍摄中练就出的从容。

    他当过经纪人,在业界也算小有名气,从业这么多年,他带的人不少,像如今当红花旦张茜也是从他手底下出来的。

    不说阅人无数,但经验老道。

    他从没见过一个年仅二十岁的女孩能够有如此强大的镜头感和掌控力,甚至王石方才都是在她的引导下,才找到了自己口中所谓“对的感觉”。

    原本,他以为王石让夜辜星出演女一号是因为某些特殊的利益牵连,但绝对不是因为这个女孩儿自身的演技和能力,毕竟他看得出来,表面上王石为主,但实际掌控全局的却是夜辜星。

    就连他如今副导演的位置,也是经过夜辜星点头同意。

    迷一样的女人,他以为自己得窥全貌,却只是冰山一角。叶留声笑得无奈。

    相对于叶留声的百转千回,内敛深思,铁山就显得坦率而直白了,一双老眼亮晶晶望向夜辜星,完全不复之前的嫌弃。

    名编“悍山”除了脾气火爆之外,惜才爱才之心亦是广为人知的。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