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娱乐圈之孕妻影后 > 073遭遇追杀,即将见面

073遭遇追杀,即将见面

作者:渝人
    “小女娃,你是哪个学校毕业的?”铁山一双老眼写满惊奇,“华影?还是央戏?”

    夜辜星笑笑,其实她不讨厌真性情的人,比如眼前这位,“我还没毕业,在B……”

    “什么?!没毕业?!”铁山惊呼而起,然后朝众人尴尬笑笑,嘟囔着坐回去:“怎么会没毕业呢……不应该啊……”

    王石正指挥着工作人员架轨道摆机位,抽空回头朝铁山道:“说起来,你们还是校友……”

    “校、校友?!”这回惊呼的是曹军,“王导,你没记错吧?!铁老哥可是B大中文系毕业的,不是华影,也不是央戏。”

    “咳,哪能记错?辜星是B大核物理系的,如今大二在读呢!欸——你小心点,这样拿镜头容易碎……”

    “什么?!你、你是B大的学生?”铁山一口水呛在喉咙,干瘦黝黑的脸上霎时通红。

    夜辜星耸耸肩,算是默认,她刚才正准备说,没想到被铁山给打断了。

    叶留声亦是目露讶然,只不过没有其他人明显而已。他知道夜辜星并非科班出身,年纪也比较小,但却万万没想到她竟是B大的学生,核物理系?

    那可是B大的王牌专业!他倒抽一口凉气,看向夜辜星的目光顿时又多了几分复杂……

    其实,在大多数人眼中,华影、央戏虽是华夏公认的造星摇篮,但它对成绩方面的要求却相当低,反而对学生的艺术特长、外形外貌要求极高,这就给了大众一个最直接的心理暗示——考进华影、央戏学什么表演的,都叫不务正业;毕业出来的学生全靠脸蛋、身段吃饭,就是名副其实的“花瓶”!

    反观B大这类全国重点本科院校,能进去的不是状元就是榜眼,人才济济,高技术、高知识背景,密集型文化精英教育,那完完全全是靠脑子吃饭。

    名牌大学生跟表演专科生,就像古时候读书人跟卖艺人的区别。

    这种有色眼镜早已根深蒂固,其实,如果其他路行得通,那很多人都不会走演员这条,太复杂,也不容易熬出头。

    所以,夜辜星此刻在曹军、铁山、叶留声眼里那就是怪物!

    咳咳……曾经在王石眼中,也是。不过,他如今早就见怪不怪了,好吧!他承认他是故意爆料,想看看这些人会不会跟他当初一样,惊掉下巴!

    显然,是的!

    “B大的?”曹军看铁山。

    “核物理系?”铁山看王石。

    “嗯啊!”王石状似无意地挥了挥手,转过头,继续担任监工——唉!说了多少次,架四十五度轨,你没学过数学吗?!

    “你……总是能带给人惊喜。”叶留声无奈摇头,他的心脏已经在数次讶异中逐渐生成“抗药性”,相信下次无论听到、看到什么都不会太大惊小怪。

    “小学妹?老师兄?”曹军视线在夜辜星和铁山身上逡巡,语带揶揄,顿时被赏了一拐肘。

    夜辜星笑笑,“其实,无论什么院校,都各有千秋,那些没念过大学的人尚且要吃饭呢!各人有各人的命,各人也有各人的运,虽然很多情况下不见得公平,但无可否认,生活就是这样。”

    王石背影一愣,显然,他听见了;曹军、叶留声则是若有所思,表情微妙。

    而铁山却爽朗一笑,“你这丫头,不简单呐!”说罢,朝王石一嚎:“王老弟,我来帮帮你,老头子跟这帮年轻人没法儿交流了,还是干好自己的事情比较重要!”

    夜辜星唇角笑容渐深,这铁山老头儿也不像传言说的那样不近人情嘛!相反,还玲珑通达得很!

    叶留声斯文一笑,看向辜星的眼神愈发深邃,“我也去帮忙。”

    最后,只剩下曹军。

    夜辜星看着他,但笑不语。

    “咳咳……小丫头,你看着我做什么?”虽然被美女看是件很值得高兴的事,但不带这样儿明目张胆、大大咧咧的诶!

    “曹老师不去帮忙吗?”

    “啊?喔,那我先去忙了。”说罢,朝王石一嚷,“王导,我来帮你!”

    夜辜星满意地笑笑,这样才像个事儿,让王石一个人忙前忙后算什么?能请到这几尊大佛,外界看来,是《城上》剧组运气太好,捡了个大便宜,如此强大的制作班底,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票房,但便宜哪是这么好捡的?

    这些人,哪个比王石差?不仅不差,相反,三人名气已大大盖过王石这个总导演,颇有点喧宾夺主的意味,若不是看在吴珂勤吴老的面子上,这种小制作,相信铁山和曹军是看不上眼的。

    叶留声是为了弥补曾经的遗憾,自然另当别论,但他心里多多少少会有些不服。毕竟,他和王石曾是同门师兄弟,而如今王石却生生压了他一头,一个总导演,一个只是副导演。

    相信没有人愿意被比自己弱的人压在底下。

    所以,王石的难处可想而知!

    从开拍到现在,夜辜星作为旁观者看得清清楚楚,道具、掌机都是王石一个人忙前忙后,叶留声负责画面监控,而曹军和铁山干脆像个旁观者,拿了剧本卷在手里,样子倒是有了,但实际上什么都没做!

    这部电影,算是夜辜星的处女作,她亲自挑选的剧本,投资,主演,费尽心思利用舆论造势,踩了白霜霜,力捧萧慕凉,甚至为了后期宣传效果不惜设计杨江,端了“纯娱时尚”,还注资百万另建“世纪风尚”!一路走来,《城市上空》能拥有如今的关注和热度,其中有多不容易,她和王石心知肚明。

    所以,她绝对不允许有丝毫的差错,如果这个差错出在曹军和铁山两人身上,她不介意亲自出手,解决这个麻烦,甚至考虑过动用黑道的力量。

    她的钱,向来只养有用的人,从不供大佛。

    至于,这曹军和铁山究竟上不上道,在没亲眼见过两人之前,她不会妄下定论,因而才有了先前那番模棱两可的话——各人有各人的命,各人也有各人的运,虽然很多情况下不见得公平,但无可否认,生活就是这样。

    显然,铁山最先听懂,然后付诸实践,那个精瘦的小老头虽然脾气不好,直来直往,但心眼儿一点不缺,深谙人情世故之道。

    想必叶留声也听懂了。他是个有野心的聪明人,这点夜辜星早在《城上》试镜现场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便下了定论。

    至于,曹军,表面上看他似乎懵懵懂懂,但夜辜星却觉得他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不过,就目前来看,三个人都挺让她满意。

    好不容易那头忙完,王石拿着剧本向她走来,细密的汗珠布满他黝黑的额际,整个人比夜辜星第一次在M记见到他的时候黑多了,但也精神多了。

    曾经的王石眼角眉梢皆呈疲态,带着对生活的无力,和对命运的无奈,像久经黑夜的人,上天却没有在天亮的那一刻赐予他应得的光明,所以,他只能绝望地挣扎,在黑暗中看不到尽头,恐惧将他层层包围。

    如今,他黑了瘦了,才三十岁却已现沧桑,但眼里矍矍的神采却是曾经没有的。

    “对不起。”

    “为什么道歉?”

    “我……没能让他们……心悦诚服。”王石艰难地开口。

    “你觉得仅凭我一句话就能让他们转变态度?”

    王石一愣。

    “如果你没有真本事能让他们叹服,你觉得凭我一个小演员的话就能敲打得了这些人?”

    夜辜星倒不是安慰王石,她说的是事实。如果王石真的难以服众,那曹军和铁山不会那么好说话,文人都讲究气节,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若非如此,两人早就收拾包袱走人了!

    她的话,不过是轻敲警钟,让他们早点认清现实而已。毕竟,连她这个小演员都能看出端倪,只能证明他们做得太过。到时候,作茧自缚,可不是聪明人愿意看到的局面!

    王石眼底浮现了然的神色,朝夜辜星感激地笑笑。

    这个女子,是他的贵人,无形中又充当了老师的角色!

    “姐!姐!”

    女子眼前倏然一亮,淡淡勾起了唇角,丝丝暖意在其眼底涌动,这是王石第一次看见她发自内心的笑,原来除了冷清淡漠,她也会有笑逐颜开的时候。

    顺着女子的目光望去,只见不远处,少年正费力地挥动双臂,英俊的眉眼,朝气逼人,黑亮的目光带着叛逆的桀骜,却在望向女子的时候霎时融为浓浓暖意。

    “姐——”夜辉月提着大包小包向她奔来,然后在王石怔愣的当下,将其中一大包塞进他怀里,继而大大咧咧朝周围一吆喝:“愣着干什么?还不帮小爷搭把手?!这可是给你们叫的午餐,爱吃不吃欸!”

    听他这样一说,离得最近的几个收音师傅赶紧丢了话筒,上前来接。

    “小兄弟,谢谢你啊!这么多份难为你一个人送来!”

    “哟!小爷我长得像外卖小哥?”

    “不是吗?”那师傅一愣。

    夜辉月瞬间咧开嘴,挺了挺自个儿胸膛,神情颇为自豪:“我是现场统筹!现场统筹!”虽然,他自己也不清楚现场统筹是个毛线。

    现在他可算欢脱了,天知道,不装深沉当流氓有多爽!可怜他装逼了整整半学期,幸好蹦出个陈芳琪,让他及早撕破伪装,现在终于不用装男神、装学霸,他想收拾谁就收拾谁,短短一天,他的男粉丝可积累不少,就连平日里最鄙视他的宿舍“三贱客”,在听说他的英勇事迹后,昨儿个晚上已经自发帮他洗袜子了!

    夜辉月现在觉得自己充满力量,想削谁削谁,想灭谁灭谁!他决定了,一会儿收工下班之后,他就去找学校对面那条街的街霸三胖打一架!吼吼——

    正人君子真他妈不是人当的!

    “哟!小兄弟真牛!你是这个——”那胖师傅早就拆了自个儿那份儿,吃得满嘴流油,看着夜辉月,握筷的右手竖了个大拇指起来。

    辉月豪爽一笑,“哥们儿,真上道!来来来!必须点上——”说罢,掏出包烟,抽出一支笑着递上。

    那胖师傅霎时眉开眼笑,伸手接过,别在耳后,憨憨一笑,“嘿嘿……先吃饭,吃完再抽……”

    夜辉月闻言耸耸肩,收回火机,然后眉心一动,似是想起什么,一巴掌朝那胖师傅膀子上挥去,只听“啪——”的一声脆响,王石狠狠颤了颤,心想,那得有多疼……

    那胖师傅手里的饭盒险些被掀翻,下意识不满地皱眉,正欲张口爆粗,没想到夜辉月反倒先开了口,“嘿!伙计,这就是你不地道了啊!”

    “啥?”

    “你看大家伙儿都还饿着呢,你一个人吃不好吧!去去去,吆喝大家把餐领了!吃饱了好开工,也好早点儿回家抱媳妇,滚被窝不是?”

    胖师傅挠挠头,果然被转移了注意力,先前挨那一巴掌也彻底抛诸脑后,想着媳妇、被窝反而尴尬地红了半张脸,嘿嘿一笑,“得勒!我给吆喝去!”说罢,扛着那大包小包尽心尽力派餐去也!

    夜辉月瞬间收回嬉皮笑脸的小痞子模样,变脸跟翻书似的,眼里还是满满的桀骜不驯,但面上却多了几丝沉稳,转身朝夜辜星一笑,少年霎时眉眼如画,亲昵唤了声:“姐——”

    夜辜星抱臂环胸,姿态悠游,开口笑问:“学会抽烟了?”平淡的语气暗藏危险。

    夜辉月何等机灵,瞬间便听出他姐的弦外之音,赶紧狗腿地解释:“保证没有!我没抽,就只是看人家抽!真的!我发誓!”三个指头直指苍天。

    “好了。介绍一下,《城上》总导演王石。”然后,转向另一人,“这是我替你找的现场统筹,夜辉月。”

    “你好。”

    “你好。”

    两手相握,一个成熟稳重,一个张狂桀骜,眼里的火光却是噼里啪啦,这是男人之间的较量,无关是非恩怨,只是纯粹看对了眼!

    男人的友谊,有时候,就是这样莫名其妙!

    王石先让人带着夜辉月熟悉工作场地,其实现场统筹,说白了就相当于封建大宅里的管家,这里掺一脚,那里插一手,只要保证整个剧组风平浪静不闹事,各部门各司其职不偷懒,一切搞定!

    似乎听上去不难,但一般人还真干不了这活,因为这是个典型的“黑脸”角色,尽干得罪人的事,说不好听的话,不过,这倒是跟夜辉月的性子不谋而合,这位置交给夜辉月坐,简直再合适不过!

    胆大心细,进退得宜,心思机敏,思维清晰,好像三教九流都接触过,且深谙人情世故,的确是个人才!王石看着夜辉月走远的背影,心中暗赞。

    夜辜星眼底亦划过满意之色。看来,曾经冲动随性不顾一切的男孩儿,不知不觉间已经逐渐成长为一个真正的男人!只是其中的艰辛……

    大家吃过午饭,立即转移阵地,下一场的拍摄地点在市一中操场。

    萧慕凉驾车按时抵达现场,只是面色微微苍白,眉宇间似有几分懊丧。

    “没事吧?”夜辜星低声询问。

    冷漠的男人抿紧了薄唇,“没事。”话,也是冷冷的。

    夜辜星目光移到他轻颤的右手上,萧慕凉不动声色隔绝了她打量的目光。

    “按时去医院做复健了吗?”她拧眉,上次从蔡飞象手中救下萧慕凉的时候,他右手紧握玻璃碎片,血水掺了满满一缸,虽然后来经海龙会专用医生何水光救治暂无大碍,但由于碎片扎得太深,右手神经受到损伤,一时半会儿根本不能用力,必须要按时复健,才有希望恢复正常。

    可今天他居然自己开车来了?!连托举水杯都有困难的右手如何操控方向盘?

    “反正都没用,做了也等于没做。”竖起一身倒刺的男人,说句话也能扎得人耳疼。

    夜辜星冷冷一笑,“不懂得爱惜自己的人,又如何让别人爱惜?……我从不救废物。”说罢,转身离开,朝一旁临时搭建的换衣间走去。

    萧慕凉如若再这样颓废下去,那便枉费了她救他的一番苦心。

    男人右手颤抖得愈发厉害,眸底难掩复杂,百味俱现,却终究自嘲一笑,他……是废物?

    或许吧……

    “化妆师、服装师到位了吗?”王石高声喊问。

    “萧晴这边好了!”

    “袁熙晨这边也OK!”

    “好!各部门就位,《城市上空》第七幕准备,Action!”

    这是两人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相遇,不只是一个单调的背影,女孩儿见到了男人,无甚留心;男人望见了女孩儿,至此倾心。

    盛夏的阳光带着逼人的灼热感,径直烘烤大地,午间,操场上,空无一人,夏蝉聒噪,热风拂面,此时,一抹白色身影骤然入镜。

    女孩儿一身白色运动装,头戴浅色棒球帽,高高的马尾从棒球帽后延伸而出,垂及肩头,一行一步,轻摇晃动,花季独有的青春朝气扑面而来。

    萧晴有些沮丧。眼看临近期末考,但她的体育始终没法及格,跳远还能勉强过关,可800米就……

    袁熙晨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不知不觉间会走到这里,甚至避开门卫,翻墙进了女子中学,从小到大,他没有这般狼狈过。

    整整半年过去,但心,却好似冥冥中自有牵引般,他自己也说不清究竟放不下什么,脑海中掠过那抹高挑纤细的背影,以及那……线条精致的侧脸。

    萧慕凉一件米色休闲衬衣,此刻已被汗水浸湿,紧皱地贴在他胸前,隐隐勾勒出线条精壮的胸腹肌肉,肌理虬结,强大的男性气息难以抵挡。

    远处,正指挥人手,安排下场布景的小姑娘动作一顿,嗓门一哽,使劲儿咽了口唾沫,一双湿漉漉的杏眼恨不得就此贴上去。

    王石坐在摄影机后,虽然手上换机取镜的动作不停,但心里的震撼依旧不小,昨天萧慕凉都是个人戏,看不出真正演技实力,他觉得也就那样,既然是夜辜星想力捧的人,他自然不会有什么异议,萧慕凉勉勉强强还过得去。

    说实话,王石是不抱太大希望的,毕竟,萧慕凉的曾经……

    可是今天,他觉得自己错了,还是大错特错!

    何止是勉勉强强?从他一声“Action”后,萧慕凉整个人的气势陡然一变,一扫先前颓丧无力的状态,借助化妆技术,他的肤色正常很多,此刻,似乎他就是那个为情所困、不得其解,懵懵懂懂,却又好像一无所知的袁熙晨。

    因为出身高贵,袁熙晨习惯掌控一切,他话不多,甚至可以说冷漠,如今,萧晴成了他唯一的“不在掌控中”。

    所以,他懊恼,他疑惑,他在克制,却终究敌不过一颗本心,走到了这里。

    袁熙晨脚步一滞,不敢置信地眨眼,再眨眼,那个背影……

    萧晴似有所觉地回头,霎时一声惊呼,“你、你是谁?为什么会在我们学校?”

    这次,他看得一清二楚!少女回眸,惊慌地睁大眼,瞳孔黑白分明,灿若星辰,樱粉色的唇瓣宛如阳光下娇艳欲滴的蔷薇,瓷白莹润的肌肤,清秀绝伦地立于他眼前,亭亭玉立,宛如雨后清荷!

    一眼万年,袁熙晨心里咯噔一声,至此,一颗心彻底沦陷!

    萧慕凉说不清自己心里是什么感觉,那一瞬间,他恍然了,好似穿越时间的洪流,也是这样一个烈日炎炎的午后,女子转身回眸,笑靥如花。

    小紫——

    他唇瓣轻动,一抹深沉的哀伤在他眼中翻涌,夜辜星见势不妙,在王石镜头推进的瞬间,迅速往左前方移动一小步,这一移,瞬间便将镜头焦点拉回自己身上。

    萧晴端着下巴目露疑惑,一双美眸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个陌生男人,“难道……你是隔壁男子中学的学生?!”女孩儿目露惊悚,“你、你居然翻墙进了我们学校,我、我……”

    女孩儿急了,羞得满脸通红,隔壁男中的学生经常翻墙进她们女中,好多女生都被骚扰过。

    袁熙晨倏然回神,镜头移到萧慕凉脸上,只见他目露焦急,连连摆手:“我不是!我、我是……新来的老师。”

    “老师?”女孩儿很聪明,又将他上下扫视一番,眼中疑惑更甚。

    袁熙晨这才低头看向自己一身,米色的裤子脏兮兮、皱巴巴,心里打了个突,却已有对策,“咳咳……我是新来的体育老师,刚做了锻炼,”继而两手一摊,“所以就……”

    萧晴显然有些信了,心中戒备降低不少,一想到他是体育老师,眼前骤然一亮,脆生生开口:“那你知道800米怎样才能及格吗?”

    袁熙晨淡定一笑,“这个简单。”言毕,竟不由分说牵起了女孩儿的手,回头一笑,大声道:“跟着我跑!”

    然后,像一阵惊起的风,男人牵着女孩儿迎着烈日,向远处奔去……

    空寂的操场上,一前一后,两个背影渐行渐远,天边,阳光正艳……

    “咔——”王石心中难掩激动,眼里也是从未见过的兴奋!

    曹军、铁山张大了嘴,愣愣看着监视屏幕里的一男一女,竟无言以对。

    周围的工作人员在一瞬静默后,陡然爆发出一阵响亮的掌声。

    夜辉月站在人群中,拍戏他是外行,但跟着鼓掌就行!那可是他姐——

    要是现在给他一条尾巴,某人准能翘到天上去!

    无怪乎大家如此激动,按照剧本走向,这是第七幕戏,本该在萧晴喊出“你、你是谁?为什么会在我们学校?”这句话后叫停,但是王石没喊,她和萧慕凉也就接着演下去了,反正剧本台词早在两人心中,如果不是考虑到需要换景,她和萧慕凉还能继续演下去。

    这一下,连着第八和第九幕戏都一齐搞定了,这效率、这速度……

    “老铁啊,你掐掐我……哎哟哟!你还真往死里掐啊?!”曹军哀嚎。

    铁山翻了个白眼,小胡子一翘一翘的,“不往死里掐,你能醒过来?”

    “嘿嘿……说的也是……”

    目光放向片场中央那一男一女,铁山幽幽一叹:“真是后生可畏啊!”

    曹军哼哧:“这两个人简直变态!一个名牌大学生,一个三级……有句话还真说对了——高手在民间!”

    “你等着看吧,电影一出,这两个人非得红透半边天不可!”

    “可以预见……不过,这两人是谁找来的?”不得不说,很有眼光,也很大胆,一个还未正式出道,一个三流男优,难道就不怕拍出来没人看吗?

    “听王石说,好像是什么……于先生?”

    “于?于什么?”

    “王石没说。”

    “看来……这人还挺神秘的。”

    “不该问的少问,干活吧,再消极怠工,估摸不用咱俩瞎嚷嚷收拾包袱走人,王石会直接找人把我们扔出去!”

    “他敢?!”

    “他有什么不敢的?你以为他隐忍不发是怕了我们?瞧见没,没有咱俩他和叶留声也能照拍不误,这个人,不简单呐……”

    曹军撇撇嘴,摸摸鼻子,想想觉得也是这理儿,王石的能力有目共睹,他任总导演也还过得去吧……

    接下来的拍摄一如这次顺利,都是一条过,NG记录为零。夜辜星和萧慕凉的默契好到惊人,仿佛两人合作过千万次,那种相互间的引导和无形的眼神沟通,配合堪称完美!

    因此,不到天黑拍摄便顺利完成,全组收工!

    值得一提的是,短短一下午,夜辉月就跟剧组所有人混熟了,小到服装搬运、发电车司机,把人收拾得服服帖帖!

    当然,这里的“收拾”绝不是指拳脚功夫上,借用夜辉月自个儿的话说——小爷靠的是人格魅力!人格魅力!

    王石在心里直叹,人才!一看就是吃这口饭的人!

    “姐,那个……”辉月憨憨地挠头,“王导说他的车可以载你回学校,我还有点事,先走了成不?”

    夜辜星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点头,“注意安全。”

    “Yes!”说罢,少年一阵风似的跑远,心里却嘀咕,姐的目光真是越来越强大了,险些绷不住……街霸三胖,小爷来咯!

    “先走了。”萧慕凉招呼一声,准备上车离开。

    “等等!”女子柔和的嗓音染上几许轻寒,说罢,踱步到萧慕凉车前,却见车头大灯已经撞得稀巴烂,一股无名火倏然升腾,夜辜星泄愤似的向车门踹去,车内,萧慕凉狠狠一愣。

    正准备踹第二脚,猛然想起自己现在还带着球儿,遂悻悻作罢。

    不能剧烈运动,不能大动肝火,少发怒,要平心静气……

    “下车。”她说。

    萧慕凉竟然讷讷地照做了,本来只要发动引擎就可以……

    她们真的好像,不轻易动怒,但一生气绝对山崩地裂。

    夜辜星压下心头蹭蹭直冒的怒火,不停告诉自己冷静,再冷静:“我送你。”继而深深看了萧慕凉一眼,“等着。”然后,径直朝王石走去。

    萧慕凉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听这个女人的话,她都已经说了,她不是小紫,就算她是,也不要他了。

    但那深深的一眼,却让他双腿如同扎根般,挪不开一步,车就在他手边,只需要上车,然后发动引擎就能将人甩在身后,可他却悲哀地发现,自己做不到。

    夜辜星找王石拿了车钥匙,把车开到萧慕凉身边,“上车。”

    将人安全送回住处,夜辜星临走前,只留下一句“不用再花钱请私家侦探,周琳的下落,我可以告诉你。明晚这个时候,城北码头,过时不候。”

    驱车往B大而去,她将近一个星期没回学校了,除了请假的事情需要告知闫东平外,她还要回宿舍拿几件换洗的衣服。

    据王直汇报,秦俊的《荒原求生》预计会在11月底完成拍摄,接下来就是一些技术方面的加持,预计用时一个月,刚好能在12月底上映;按照目前《城上》的拍摄进度,赶上年末贺岁档不是难事。

    到时,两部风格迥异的片子对上,鹿死谁手还未可知呢!

    想想都觉得有趣……

    突然,手机铃响,夜辜星正过弯道,视线无法移开,只能伸出左手瞎摸,手机没摸到却摸到了一个环状锐物,通过弯道后,她余光一瞥——

    “……戒指?”

    ……

    “快看,有反应了!”溟澈惊呼出声。

    “好好开你的车!”溟钊出言提醒,继而朝后座闭目养神的安隽煌道:“家主,热感应器有反应了!”兴奋之色在他眼底跳动。

    男人一双黑眸倏然睁开,宛如黑夜潜伏的猎豹,肌肉贲张,时刻准备着发动攻击!

    “地点。”

    “深北高速路,由南向北行驶。”

    “马上调头,一定要把人截下。”男人沉沉开口。

    “千万不能伤到人!切记!”月无情慎重出声,眉心紧拧,为什么……他心里总有一种淡淡的不安……

    安隽煌一双厉眸黑光诡谲,女人,两次了……

    他下意识出左手,覆上右手小指指根的位置,那里曾有一枚尾戒,名唤,琉火戒。

    ……

    “小姐,香港那边传来消息,三合会有异动,潜伏在云南的一批人于昨日凌晨三点抵达京都,应该不日就会有所行动,森哥现在正带人赶去他们的落脚点,让我打电话通知你多加小心……”

    夜辜星瞥了眼后视镜,眉心一皱,暗道不好,猛踩一脚油门,朝电话那头的王直沉声吩咐:“你马上通知于森赶回总部,这是三合会的调虎离山计!然后,你带上TNT炸药,以最快速度赶到蓝魅酒吧,顶层阁楼有个密室,里面全是龙王生前收藏的钻石、古玩、玉石,还有三吨金矿,一旦蓝魅失守,立即引爆炸药,我要让三合会一毛钱也捞不到!能做到吗?!”

    最后一句,夜辜星几乎是大吼出声。

    那方王直还顾不上惊讶,咬咬牙,眼底划过一抹血光,“定不辱命!我要让那帮兔崽子有来无回!小姐,你现在在哪……喂?!喂?!”

    “喂?喂?”夜辜星低咒一声,将手机扔出窗外,夜色中一条完美的抛物线坠落山谷,同一时刻,枪声响起……

    将油门一踩到底,车辆仿如离弦之箭,向前猛冲而去。后面紧跟着的三辆车几乎同一时间加速,追赶而上。

    夜色中,盘旋崎岖的城郊高速路上,只见一辆车飞速向前,一马当先,其后三辆黑车紧紧追随,两方都将马力开到最大,一时间,你追我赶,战况激烈,一声声枪响在寂静的夜里幽幽回荡,仿如鬼怪嘶鸣。

    “砰——砰——”

    夜辜星一个急转,一颗子弹堪堪擦过其耳边,若是方才慢了一步,那现在她已经没命了!

    “妈的——”低咒一声,她猛然刹车,打开车门,顺势一跳,滚进了一旁草丛中。

    跳车的一瞬间,她只有一个念头——小东西,你乖,要是这回你挺过去了,妈妈就把你留下了!

    同一时间,安隽煌痛苦地捂住心口,几乎是咬牙切齿,“加快速度!”

    女人,你究竟在做什么?!千万,别让我逮到你……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