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娱乐圈之孕妻影后 > 074他的霸道,你是我的

074他的霸道,你是我的

作者:渝人
    见夜辜星弃车而逃,紧追不舍的三辆车顿时急刹,十几个黑衣人扛着家伙一拥而出。

    夜风无声,月色凄迷。

    夜辜星趴伏在草丛里,在夜色掩护下暂时得以隐匿踪迹,双手护住小腹,眉头些微拧紧,屏息凝视间,稍稍松了口气。

    这小东西还挺耐摔!突然就对小家伙那个连正面儿都没见着的便宜老爸心生几分好感。

    好吧,是她趁人之危,强了人家。不过,那男人估计也不是什么良家妇男!

    没见过良家妇男受枪伤的,那子弹可是实打实射进了肩胛骨,误伤的几率近乎于零,那说明什么?

    只能说明那男人仇家多,被人追杀,反正不是什么好人……

    但此刻夜辜星却无比感谢那个男人强大的基因——扛摔!

    想当初,中了枪还从那么高的围墙上摔下来,哐当一声砸到她面前,又被她一个新手小菜鸟霸王硬上弓,颠来倒去折腾了一……呃,两回,不仅没死,居然还在她肚子里留种了?!

    咳咳……小东西,跟你那便宜老爸学着点儿,一会儿老娘带你杀出重围,可得好好待着!

    “臭娘们儿!滚哪儿去了?!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找——”

    “Co哥,这边没有发现。”

    “这边也没有。”

    “再找!完不成任务就等着挨枪子儿!”

    “Co哥,老大只说活捉于森,没说连他的情妇也要抓啊?!是不是有点……兴师动众了?”

    “Du!你他妈懂个屁!叫你找你就找,哪来这么多废话?!”

    “是……是……”

    粤语?香港人?看来是三合会没错。

    夜辜星早料到香港那边会有所动作,只是没想到来得这么快!

    海龙会是龙王胡世友一手建立起来的,而胡世友这个人在向式一族最强盛,也是香港三合会最巅峰时期曾担任坐堂。

    三合会的职位,分内八堂外八堂,除了龙头老大称“坐馆”外,下属便是坐堂,总管帮会事务,而其下设有管堂、执堂、礼堂、刑堂,分别负责人事、帮会人员训练、礼仪和刑罚等事务。

    可以说,坐馆之下,便是坐堂最大。

    可是后来三合会逐渐衰弱,实力大不如前,丢了南方大片势力范围,一日不如一日,那时,胡世友因行事作风太过激进,遭到另外几个坐堂的排挤,终于叛心渐生。

    20年前,他带着所有家当偷渡北上,最后扎根京都,创立了海龙会,但是香港向家却一直不承认海龙会的存在,甚至一度以话事人身份自居,声称海龙会是香港三合会的分支,近几年三合会现任当家向既上位,手段铁血,野心昭彰,更是不断向海龙会施压,妄图吞并海龙会在京势力,但由于胡世友和谢志华强硬的态度,向家最终选择观望,并没有真正撕破脸。

    这次,胡世友被杀身亡,海龙会本该是三合会的囊中之物,但奈何半路杀出个于森,竟然在谢志华的支持下,逐渐掌权,不仅清扫了帮中诸如蔡飞象之流的几股势力,还大刀阔斧裁剪掉那些理不清的枝枝蔓蔓,手段之快,杀伐果决,最后居然金蝉脱壳成立了暗夜会!

    这下,三合会是真的坐不住了!

    思绪不过在电光火石间短短几秒,而此时,那群香港人的搜寻范围正逐渐扩大,一步步逼近夜辜星的藏身之地。

    “Co哥!在这……唔……”猛地蹿出,利落抬掌劈在那人后颈之上,夜辜星捡起地上的枪,一个利落翻滚,再次消失于浓密的草丛间,而她先前藏身的位置已经成了火药聚集地,十几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那个方向,枪声不停,火药味随风弥漫,硝烟正浓。

    “砰——砰——砰——”

    “笨蛋!都给我停手!”Co哥一声令下,所有人齐齐收枪。

    借着草丛的掩护,夜辜星匍匐前行,一共十二个人,但枪里只剩十发子弹,也就是说,还有两个人……

    举枪,瞄准,扣动扳机,少女漆黑的目光与夜色融为一体,宛如骤然降世的修罗杀神,冷峻的面容,寒凉的眼神,眸底似有血光划过。

    子弹没入血肉的闷响在寂静的夜里尤为清晰,一名黑衣人应声倒地。

    夜辜星迅速转移方位,屏息凝视,暗中潜伏,静待时机,“砰——砰——”

    又是两声枪响接踵而至,尾音回荡,空响不绝。没有给对方更多的反应时间,夜辜星再次移动,举枪,瞄准……

    每一个闪身,每一次移动,每一次翻滚,她都极为注意,一切都在不伤害小东西的前提下进行。

    接连十枪,十个黑衣人应声而倒,最后只剩下那个被称作“Co哥”的大汉和其中一名手下。

    将手中的空枪对准前方一掷,正好砸到那名手下头部太阳穴的位置,夜辜星看准时机,如猎豹般自那人身后跃起,眼中狠色一闪即逝,咔嚓一声,那人已被扭断了脖颈,缓缓倒地,而她的位置也最终暴露,Co哥低咒一声,举枪瞄准,眼中恨色翻飞,迅速扣动扳机。

    夜辜星暗叫不好,在听到枪声后下意识侧身躲避,却还是晚了,弹片擦过她右手手臂,一条深深的血痕骤然乍现,夜辜星咬紧牙,也不管自己是否受伤,竟猛然欺身逼近大汉,手肘半屈,反身给了那人下巴狠狠一击,骨头碎裂的声音响起,Co哥捂住受伤的下巴,眼中战意更浓,杀光毕现!

    “妈的!”只见他从怀里又掏出一把枪,恼羞成怒之下竟像疯子一般,两手举枪,毫无章法地扫射起来。

    夜辜星随即倒地翻滚,小腹一痛,她暗道糟糕,猛然抬眼,只见两方黑洞洞的枪口正抵着她,持枪之人血红着双眼,张狂狞笑。

    好不容易摆脱过去,重活一世,难道今天就要死在这荒郊野岭?除了不甘、愤怒之外,剩下的只有满心愧疚,下意识伸手护住小腹,小东西,还是连累你了……

    “砰——”枪声响起,划破寂静的夜,响彻一方天空。

    没有意料中的疼痛袭来,她猛然睁眼,却倏而瞳孔一缩——

    夜色中,男人高大的身影仿如踏月而来,一身黑衣,眉目冷峻,月光勾勒出刀削斧刻般的英俊侧脸,最让人难忘的,却是那双深邃仿如星空,广袤堪比银河的黑眸,此刻,里面一如既往的冷漠,仿如那种冷,已经融进了骨子里,刻在了灵魂中。

    他举枪而立,凛然如豹的黑眸倏然望进夜辜星眼中,里面,竟罕见地划过一抹复杂,夹杂着些许了然。

    而那个被唤作“Co哥”的大汉到死也不明白为什么倒地不起、一睡不醒的人会是自己!

    “嗨!又见面了……”夜辜星捂住小腹,慢慢起身,尴尬地扯出一抹笑。

    “嘿嘿……那个,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哈……嘿嘿……”说罢,转身欲走。

    可尚未迈出一步,手腕处却猛然一紧,还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夜辜星高挺的鼻梁便旋即撞上一堵肉墙,强烈的男性气息扑面而来,眼中警惕之色一闪而过,她全身倏然戒备,严阵以待。

    在她讶异的目光下,男人竟慢慢俯身,夜辜星别在身后的右手下意识比成刀状,目光落在男人的后劲处,精力高度集中,只待他有所动作,她便一刀劈下!

    安隽煌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好似沐浴在阳光下,躺在干燥的沙滩上,暖,却不烈。

    全身每一个毛孔都舒张开来,一种涌动的情感似要破土而出,他竟觉得,无比……亲切?

    在女人警惕的目光中,他缓缓蹲身,下意识朝那温暖之源靠近,再靠近,最后竟然整颗头颅都贴在女人的小腹之上,不够,还是不够……

    他伸手圈住女人的腰,那一瞬间,他仿佛看到了……光明?

    “呀……你……”夜辜星惊呼出声,一张樱色小嘴张成O型。

    安隽煌竟缓缓勾起唇角,抬眼望向她,那一瞬间夜辜星仿佛撞进了一片原色之中——干净、纯粹、黑白分明。

    这个男人……

    谁知,安隽煌竟指着她小腹,一脸慎重,眸光认真,“我的。”

    夜辜星惊悚了,一千匹草泥马自她心中狂奔而过,“呃……”

    哑口无言。

    谁知男人却不肯罢休,再次一本正经强调道:“我的。”

    “你……不是……我……”第一次,能说会道的她笨嘴拙舌,男人双臂如同铁钳,死死环住她腰际,无论如何用力也挣脱不开。

    他认真地望向她,像在申明,又似在说服,“小家伙,我的。”

    夜辜星面色一阵怪异,像看一个疯子般望向他,“什么你的?我……嘶——”腹部一阵痛疼袭来,她刷的一下脸色煞白,眸底一闪而过慌乱,小东西,你千万不能有事……

    面色一凛,直接伸手将安隽煌推开,她需要看医生,现在立刻……

    谁知,先前不动如山的男人此刻被她轻轻一推竟身形不稳向后倒去,她心下微讶,但转身离开的动作不停,只是余光瞥见男人痛苦地捂住心口位置。

    “我可以救他。”即便痛苦若斯,男人的声音却依旧克制、平稳。

    夜辜星脚下一滞,苍白着一张脸,蓦然回头,额际早已冷汗密布,眉间似有痛苦凝结,只是双手牢牢护住小腹位置,“你……”

    目光微动间,眼前地转天旋,再回神已是落入男人宽厚的怀抱中,冷冽的气息扑面而来,霸道,张狂,不可一世,唯我独尊。

    迷蒙之中,夜辜星轻轻抬眸,只见月色下男人表情凛然,薄唇紧抿,但一双深邃无垠的黑眸却仿佛有种牵引人心的魔力,冷漠中带着张狂,霸道里彰显雍容。

    她没有挣扎,甚至带着一种依赖、一种恳求,死死揪住男人的衣袖,像抓住唯一救命的稻草,只希望,他能兑现承诺——救她的孩子……

    在彻底失去知觉的前一秒,夜辜星紧蹙的眉头依旧没有丝毫放松,她不知道这个大胆且冒险的决定是对是错,但,已经别无选择……

    ……

    咸湿的空气带着阳光的干冽,清风入窗,送来丝丝凉爽的感觉。

    清晨,朝阳初现,万物清醒,海浪拍打着岩壁发出错落有致的哗哗声,一幢独栋别墅矗立海岸,高屋建瓴的态势,符合主人一向居高临下的做派,张狂,冷冽,目空一切。

    二楼,主卧,窗扉半掩。

    阳光调皮地挤入室内,将黑色大床之上闭眼沉睡的女子柔柔笼罩,绝色的容颜,白皙的肌肤,此刻两排宛如羽扇的睫毛轻颤,似要醒来的模样。

    夜辜星倏然睁眼,所有神经骤然绷紧,每一个毛孔都高度戒备着,没有初醒时的睡眼惺忪、朦胧沙哑,一双黑瞳霎时清辉潋滟,冷光涌动——戒备、惊疑、凝思,各种情绪齐齐划过。

    下意识伸手抚上小腹,神情一顿,目光缓缓下移,此刻,一双骨节修长的大手轻置于她的小腹之上,干燥中带着男人独有的冷冽体温,但却莫名萦绕出一种安静的恬适,好像在这样的安抚下,折腾一天的小家伙安然入眠,睡梦正酣。

    夜辜星松了口气,身体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还好,保住了……

    呃……可是这男人的手……

    正欲抬手将其拨开,却发现自己的左手挂着点滴,右手无力垂下,倒抽一口凉气,伤口裂开的疼痛骤然传来,右手上臂缠裹着的白色纱布已渐渐渗出鲜红。

    ——是昨天一番缠斗之下,被弹片擦伤的位置。

    安隽煌早在夜辜星睁眼的前一秒就已经清醒,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不愿醒来,又或者在留恋些什么。

    他从来没有过这么强烈的*,想靠近一个……女人。

    很难以置信,很不可理喻,但事实如此。

    当淡淡的血腥味传来,他再也无法继续假装下去,几乎是下意识睁眼,却对上女人了然含笑的目光。

    “不装了?”她笑得恶劣。

    他却倏然眉眼一沉,目光自她手臂上淡淡的血色掠过,一股莫名的恼怒升起,行至门边,冷冷丢下一句:“你大可不必如此。”

    夜辜星一愣,她干嘛了?视线移到自己右臂伤口处,想到男人方才在此停驻的目光,他不会以为她是故意弄伤自己来诱他清醒吧?

    不一会儿,房门被再次推开,眉目沉冽的男子先行步入,身后紧跟着一个艳如桃花的绝美男人。

    溟澈觉得这个世界玄幻了,从昨天晚上看到家主抱着一个女人从夜色中走来的时候,这个世界就变了,他觉得自己在做梦!

    揉揉眼,再揉揉眼,他确定自己没有看错,家主还是那个家主,霸道依旧,冷漠如故,只是怀里多了个女人。

    他和溟钊当场就傻了,他倒还好,因为多少猜到了一些,稍稍有那么点心理准备,溟钊那小子可就比他惨多了,瞬间石化,如遭雷击,啧啧……多少年没见他露出那副模样了?

    现场最淡定的当属月无情,那神棍好像早就猜中了似的,只是用一种打量的眼光盯着家主怀里的女人看,好似要将人看穿。

    “做事。”

    “啊?哦……”溟澈猛然回神,认命地上前为夜辜星检查,而过程中夜辜星十分配合,丝毫没有身处陌生环境应有的惊慌与促狭。

    溟澈眼底微讶,眸色渐深,这个女人……

    “如何?”见溟澈拔出针头,取走点滴,夜辜星开口询问,目光却是定定望向一旁挺然而立、不发一语的安隽煌,既然这个男人没有趁她昏迷的时候对她出手,那现在就更加不会,既来之,则安之的道理她懂。

    溟澈有种被人当免费劳动力使唤的错觉,撇撇嘴,还是如实说道:“情况暂时稳定,接连两次动了胎气,母体大量失血,最后还能安然无恙,只能说,这孩子命大!”

    夜辜星笑笑,自从得知怀孕,决定暂时留下这孩子起,她就特别小心,昨晚虽然又是枪战又是打斗,但她都很注意,动手之前都是看准了角度,尽量将腹部的冲击降到最低,只是最后那一摔有些出乎意料,还好,一切都还来得及……

    阳光下,女子柔柔地勾起唇角,周身沐浴在金色的光晕中,一种名为“母性”的光辉将她渐渐笼罩,清泠的眉眼霎时软化,映照着本就绝色的容颜,一时美不胜收。

    溟澈微微一愣,安隽煌却是呼吸一滞,他下意识抬步靠近,在溟澈惊悚的目光下,缓缓蹲身,骨节分明的大掌试探着抚上夜辜星的小腹,目光虔诚,似在膜拜,却并不卑微,像天性掠夺的猎豹霎时收敛了利爪,不是妥协,只是甘愿——心甘情愿!

    夜辜星也是一愣,本想挥开男人的手,但却撞进了一双虔诚深邃的黑眸中,以致于,她忘记了所有动作。

    男人本能地贴近,冷厉的侧脸在阳光下霎时温软了几分,但冷漠却好似刻进了骨子里,此刻,他在极力收敛,抬起头,望进女人的眼,紧抿的唇角牵动,却依旧固执地坚持,“我的……孩子。”

    “什么?!”这回惊呼的是溟澈,像被人踩到尾巴的猫,一跳八丈高。

    夜辜星只是笑笑,朝男人冷静分析道:“这位先生,我很感激你不计前嫌救了我……和孩子,但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我们之前根本就不认识,第一次见面也不太友好,我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可能是你的,我看你认错人了吧。”

    溟澈在一旁使劲儿点头,分析得很有道理啊!有理有据……

    “两个月前,”安隽煌指着自己肩胛的位置,“你从这里挖走了一枚子弹,那晚,我……”

    “你、你说什么?!”夜辜星如遭雷击,早在男人说出“两个月前”的时候,一种不好的预感陡然升起。

    “你的右腰后侧有一个六芒星状的胎记图案……”

    夜辜星陡然石化。

    ……

    “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出大事了!死了死了死了!”溟澈自问,活了二十五年,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失态过!

    虽然他平时放浪形骸,不拘小节,但是像今天这样被猛料炸得屁滚尿流还是第一次!

    家主亲自抱着女人,他惊悚;跟一个女人,孤男寡女独处一夜,他震惊;但当听说要有小少爷或者小小姐的时候,他已经彻底傻掉了!

    “出了什么事?”溟钊闻声而动,神经倏然紧绷,即刻进入备战状态。

    “出大事儿了……”溟澈眼神呆滞,讷讷的表情十分欠抽。

    溟钊干脆一掌拍在那桃花般明艳的脸上——啪——

    溟澈一跃而起,怒发冲冠:“你丫扇我干嘛?!”

    “清醒了吗?那就给我说清楚到底出了什么事!”溟钊咆哮出声,已经作势从怀里掏枪,目光警惕地扫射四周。

    溟澈咽了咽口水,“我、我们……要有小主子了?”说实话,他到现在还无法接受。

    溟钊骤然松了口气,没有危险情况就好,抽到一半枪又妥妥揣回衣兜里,手上的动作却猛然一顿,像被吓了一大跳,反身朝溟澈:“你、你再说一遍?!”

    “好、好像家主有儿子了……”

    “你、你、你说什么?!”

    月无情端着杯咖啡悠游走过两人身边,眼角都未曾施舍,只轻飘飘留下一句:“大惊小怪。”

    溟澈、溟钊对视一眼,赶紧追上去——

    “月神棍,你说,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月护法,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小情儿……”

    “护法大人……”

    ……

    风过云动,北深高速属京都外环高速路,因弯道多,弯路急,一般驾驶员为安全起见甚少会选择这条道,加之半面临山临谷,住户甚少,因而鲜少人至,但今天这里却霎时热闹喧腾起来。

    凌晨五时许,京都市朝阳分局接到一农民报警,称外环北深高速路北段发现十余具尸体,死者皆身穿黑衣手持枪械,现场发现血迹和枪战过后的痕迹。

    随即,朝阳分局重案组悉数出动,赶往此地。

    盯准苗头的各路媒体也闻风而至,一时间,人烟稀少的北深高速路上,骤然炸开了锅。

    “据现场记者发回报道,今日凌晨有外出农作的农民报案,称京都外环北深高速路段发生枪击死亡事件,记者赶到现场的时候,警方已拉起警戒线,但是仍然可以发现地上横七竖八躺了十二具尸体,法医初步认定这十二人死于枪击……这是京都市,近十年来,发生的最大一起枪击死亡事件……”

    “妈的!”于森一脚踢翻电视,面色阴翳,王直坐在一旁,脸上也挂了彩,夹着香烟的右手微微发颤。

    手机铃声响起,骤然划破满室凝滞的气氛,王直接通,“……好。”

    “如何?”于森面色冷寒,心一直在下坠。

    “……还是没有找到人。”王直艰难地开口。

    “废物!都是废物!整整一晚上,怎么会连个人也找不到?!”

    “森哥,小姐她会不会……”

    于森目光陡然一厉,好似白晃晃的刀刃向王直面门直直插而去,“闭嘴……”

    “那……昨天活捉的那些人……”

    “杀了。”

    王直浑身一震,但于森的话还没说完——

    “把头割下来,送到向既面前。”

    王直头皮陡然一麻。

    ……

    “家主,已经找到了。”溟钊躬身回禀,双手将琉火戒奉上,但余光却不由自主瞟向那抹斜倚窗边的纤细背影,视线缓缓落在女人尚且平坦的小腹之上。

    就是这个女人,能够让家主出手相救,并且还幸运地怀上了安家的孩子?

    安隽煌的不近女色是整个安家知之不言的秘密,而这个女人究竟有何特别,竟能让家主刮目相待?

    溟钊打量的眼神像在看一件货品,夜辜星倏然抬眸,眼底冷光一闪即逝,一瞬间杀意弥漫,溟钊全身一凛,面色微变,好强的杀气……

    思及北深高速路上那横七竖八的十二具尸体,他早在警方出动前就已经处理过现场,发现十二人中只有一人身体里的子弹是从家主的配枪射出,那其余十一人……

    顿时,溟钊望向夜辜星的眼神里带上丝丝敬畏,那这个女人的枪法……

    夜辜星缓缓收回目光,视线继而落到男人手中那枚精巧的尾戒之上,没错,就是她在王石车里发现的那枚……

    眼底划过一抹了然,看来这个男人能找到她,然后救下她并非偶然,应该是当初两人在车内打斗的时候,他无意中……或者刻意,落下的,里面肯定装了追踪器之类的东西。

    溟钊躬身退出,安隽煌却拿着戒指朝夜辜星走来,在她怔愣的当下,竟不由分说将戒指套上女人纤长白皙的右手无名指,夜辜星猛然抽回手,却发现怎么也取不下来了,眼神不豫地直视眼前男人,伸出手,怒道:“你套上的,你取下来。”

    男人却伸手将她的手捂在自己掌心,薄凉的温度从男人掌心传至她的掌心,竟让她一时怔愣。

    “琉火戒,热感应,可以保护你。”

    夜辜星秀眉微挑,里面竟有热感装置?人一戴上,皮肤的温度传递到戒指表面,变相成为一个追踪定位器,这个男人的意思……

    要派人保护她?

    “不要怀疑我的目的,我只是……”男人鹰隼般的目光掠过她尚且平坦的小腹,“有一种很……亲近的感觉。”

    夜辜星眼神微暗,目光也停在自己小腹之上,难道还真有血脉相连这回事?

    “还有你。”

    夜辜星一愣,还有她?

    什么意思?

    很亲近的感觉……除了孩子,还有……她?!

    “你……”她发现在这个男人面前,很多时候,她都会哑口无言。

    男人伸手抚上她的小腹,夜辜星全身鸡皮疙瘩骤起,下意识往后一缩。

    但男人另一只大掌强势地托住她后腰,坚决不让她有丝毫退缩,一双黑眸谲光涌动,黑若苍穹,眉心一皱,“你要学会适应我。”

    夜辜星忍住想翻白眼儿的冲动,气极笑问:“可我为什么要适应你呢?”

    “你是我的。”男人理所应当,沉沉出声。

    夜辜星瞠目结舌,这回是一万匹……不,十万匹草泥马狂奔而过,践踏一地落花……

    她压下心头的郁闷,放缓声调,试着跟眼前这位霸道大爷讲道理,“是,我承认,那晚我那啥……没经过你的同意,都是我不对,我的错,我趁人之危,然后一不小心,我们就有了孩子,可是这并不能说明什么啊?你还是,我还是我,呃……孩子算是我们共同的吧,可你不能说,我是你的啊!”

    她觉得自己简直可以去当谈判专家,这有条有理的……

    男人一双黑眸愈发深邃,拧了眉,大掌在她小腹处来回摩挲,像把玩一件上好的瓷器,夜辜星顿时脊背发麻。

    “孩子,我的;你,也是我的。”

    夜辜星简直想晕倒,“是!我承认,孩子是你的!你是孩子的父亲!我是孩子的母亲!虽然我们之间有了这层牵连,但我们还是独立的个体,并没有什么关系!说白了,我不喜欢你,我们之间除了孩子,什么都不是!明白了吗?”

    男人神情一滞,黑眸中一闪而过受伤的神色,淡淡的,宛如青烟,夜辜星别开了眼,但那种冷漠深处那丝丝受伤的神色却在她脑海清晰浮现。

    她暗骂一声——他妈的,撞了鬼了!

    深呼吸,转过头,试图解释道:“那个……我不是说你不好,相反,你很好!是我自己……我们……”夜辜星再度无言,两手比划着,却不知该如何开口,最后像泄了气的皮球,怏怏地坐着。

    天呐!快来救救她吧……

    男人眼中却倏然一亮,像洒了水的冰晶,光辉骤显,低低道:“嗯……我很好。”

    夜辜星见他附和自己,心想他终于想通了,面上一喜,却被男人接来下的话骤然打回原形——

    “所以,你是我的。”

    她真的很想两眼一翻,就这样去了……

    其实,无怪乎夜辜星现在隐忍不发,她觉得那晚,是她趁人之危,强上了人家,现在人家不仅不计前嫌救了她,还承诺要护佑她……肚子里的孩子平安,这个怎么看都是她不对理亏在先,这男人啥错都没有。

    这样想来,也难怪她没有底气,任这个男人予取予求了。

    “呃……安先生是吧?我对那晚……”

    “煌。”

    “安先生,你先听我……”

    “煌。”

    “安隽煌,你到底有完没完!说得好像你吃了多大亏似的!老娘一个黄花大闺女,没名没分就跟你有了孩子;还有那晚,明明是老娘在上面累死累活,你躺在地上装死人,再怎么说都是我比较亏好吧?!”

    “我也是。”

    “哈?”

    “第一次。”

    “呃……”

    “你不亏。”

    “嗯?”

    “你是我的,有名分。”然后,一把将人打横抱起,向大床走去,“这回……我在上面,你不动。”

    “……安隽煌,你、你无耻……”

    “耻?那是什么?”

    “……”

    当然,最后男人还是不甘不愿把人放了下来,夜辜星面沉如锅底。

    可她终究没有拒绝安隽煌的那枚尾戒,可以说,这是她目前最有力的护身符——她看得出来,这个男人的身份绝不一般,如今三合会虎视眈眈,她随时都有危险,她若是一个人还好,这点危险很容易应付,但现在她肚子里还揣着一个呢,不得不小心谨慎,而这个男人是她目前最大的倚仗。

    在三合会收手前,她不会拒绝这个男人的庇护。

    命最重要,至于这小东西,生就生吧!

    看来,是时候召回夜组散落在外的其余十五人了……

    ------题外话------

    终于见面啦~大家对安少的表现可还满意?~小渝看着碗里~让花花、钻钻、票票、订阅来得更猛烈些吧~

    小鱼读者群:188326709

    为了方便管理,避免有人浑水摸鱼,敲门砖为【孕妻任意一人名字】,千万【不要】是什么喜欢书、什么我是读者这样的!

    欢迎大家进群调戏~愉快玩耍~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