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娱乐圈之孕妻影后 > 076英雄枭雄,引起围观

076英雄枭雄,引起围观

作者:渝人
    “落成的具体时间。”

    王直沉吟一瞬,咬咬牙,斩钉截铁道:“下个星期天。”这是他所能保证的最短时间。

    “好。《ZARK》改版后的第一期封面,我来拍。记住,落成典礼一结束立马把消息发出去,具体怎么做,你应该知道。”

    “是。”

    双手下意识拢上小腹,女子纤细的右手无名指上,一枚精巧的尾戒在月色下莹莹生光。

    本来,她今天只是为了处理周琳,好借此解开萧慕凉的心结,让他重拾对生活的信心,至于大川的事,顺道而为罢了。

    揪出另一个内奸,这算是意外之喜。夜辜星早就有公开身份,收服这些人的打算,上次,她之所以当着这些人的面枪杀刀疤脸,也是在间接予以震慑。

    不同于蔡飞象那帮乌合之众,这些人都是经过专门训练,虽然他们杀人索命,但是他们却忠诚忠心,而这样的人若是能收为己用,那暗夜会的将来必定无可限量!

    每个行业都需要人才,而黑道更是如此。

    夜辜星脑海里已经有了初步规划,这次三合会出手更是坚定了她的想法,北方黑道是安家的天下,但南方黑道可不是三合会一家独大!

    若说北方在安家的强势姿态下,已经连成一块铁板,没有分一杯羹的可能性;那么,南方就还是一盘散沙,而她要做的,便是聚沙成塔!

    不止分一杯羹,她暗夜会要做的,是整个蛋糕!

    目光悠悠望向远处,夜辜星从来没有像此刻这般清醒!她似乎找到了人生的方向,全身血液都在急剧涌动着,仿佛下一秒便会破体而出,血染天下!

    难为英雄,苦为枭雄,皆不若——雄中雄!

    她要在南方黑道闯出一片天,一个足以跟北方安家相提并论的势力——她要给自己还有腹中孩子创造一个完全自由的极乐世界!

    夜色中,江边废弃的仓库内,一个惊人的计划,一次遮天的谋算逐渐成型,至此,华夏黑道改天换地、重新洗牌的前奏敲响,没有人能料到,如今籍籍无名的暗夜会,三年后究竟会成为如何强大的存在——

    相峙于安家,却又高于安家!

    至于,个中原因,却是不足为外人道……

    ……

    夜辜星今天精神很好,起了个大早,昨晚掐着宿舍关门的点儿,她还是回了学校,进楼下大门的时候,刚好碰上李大花拿着钥匙往外走,看样子是准备锁门了。

    一看门外站着个人,好像正准备推门的样子,李大花两眼一翻,插腰怒道:“那个谁?这么晚了,还在外面瞎晃悠什么?!女孩子家家一点儿不知羞,大晚上生怕自己不被惦记似的,穿得花枝招展,招蜂引蝶……”

    “宿管老师,我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招蜂引蝶,但毫无疑问,您倒是有这个本事。”夜辜星推门而入,毫不客气漂亮一击,目光悠悠放向李大花身后,好像那里有什么奇怪的东西。

    李大花一见夜辜星,目光缩了缩,自动闭嘴,不敢再开口,自然耍泼嚷嚷那一套也不敢再拿出来用。

    上回,就是这个死丫头让她当着整层楼学生的面丢尽了脸,还说要报警抓她,这回,她可不敢再跟她呛上,到时候吃亏的肯定又是自己!

    瞧瞧那双狐狸一样的眼睛,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茬!她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遂撇了撇嘴,悻悻转身,没想到迎面扑来一个黑影,好死不死正砸到她鼻梁上,又扑腾着飞走了,留给她一脸黑灰,“啊呸——啊呸——你个死东西——老娘拍死你——”

    一边咒骂着,竟一边蹦跶着肥滚圆润的身子伸手去抓那只飞蛾。

    夜辜星从她身边径直走过,宛若自言自语般轻声慨叹:“招蜂引蝶也比招飞蛾好……”

    等李大花反应过来这是在讽刺她的时候,少女纤细高挑的背影已然消失于转角……

    “辜星,一起去吃早餐吧?”柯晓燕刻意压低的声音响起,指了指斜对面睡梦正酣的江雨薇,无奈地耸耸肩。

    现在宿舍基本常驻两人,凌雪夜不归宿成了家常便饭,而夜辜星一请假就是半个月,所以只剩下柯晓燕和江雨薇留守。

    但似乎跟江雨薇同在一个屋檐下的日子并不好挨,否则柯晓燕也不会露出那种无奈、嫌弃兼而有之的表情。

    “好。”夜辜星利落系上鞋带,朝对面柯晓燕抬头一笑。

    这一笑却让某燕霎时一呆,下意识惊呼出声:“辜、辜星,你笑起来真是太、太好看了!Oh,MyLadygaga!天呐天呐……”

    “吵死了!吵死了!还让不让人睡了?!”江雨薇死命捂住耳朵,双脚恼怒地往床板上跺,一时间噼里啪啦的声音响起,带着泄愤的意味。

    夜辜星眸色微冷,朝柯晓燕道:“不是要去吃早餐吗?走吧……”

    “啊?喔……辜星,等等我欸……”

    两人在学校食堂吃过早餐,夜辜星准备去行政楼再找闫东平批个假条,顺便交到教务处,而柯晓燕有早课,吃完饭两人分道扬镳。

    柯晓燕走路都带蹦,欢脱的小样儿,像极了只发现奶酪的小白鼠。

    “燕儿,啥事儿愣的高兴?”一东北来的妹子张口就问。

    “啊?喔……今天大神对我笑了,还陪我吃早餐……好幸福……么么么……”

    那妹子一脸鄙夷,“现在的男生特么都不是啥好东西,花言巧语,甜言蜜语,你可得把持住了,千万别跳坑里!”

    柯晓燕一愣,“可……我都跳坑里了,咋办?”

    “那就赶紧出来呗!”

    “哈?还带跳出功能啊?”

    “那是!赶紧的,收收心,回魂儿了!憋着口气,一蹦跶就成。”

    柯晓燕咬唇,目露疑惑,“可我没想出来啊!”

    妹子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燕儿,你可得长点儿心!男生都不是啥好鸟,靠天靠地靠自己……”

    柯晓燕嘿嘿一笑,“那还好,大神是女的……”

    妹子这回终于面无表情了,几个大步走远,哪儿来的拉拉,我不认识这货……

    再说那头,夜辜星去到办公室,闫东平不在,看了看时间,才八点半不到,大学老师待遇相当于公务员级别,一般情况下,都是朝九晚五,夜辜星决定先去教务处销假,那里可是八点钟就上岗了。

    上回她找闫东平要了两个星期的大假,闫东平二话不说,大手一挥就写了假条,只是叮嘱她要尽快把第二阶的段实验数据分析报告交上去,她自然笑呵呵点头。

    其实,对于闫东平这样一个严谨的人来说,夜辜星在他这里享受到的待遇绝对是最例外的一个,没有之一!

    叩叩叩——

    “请进。”教务主任稍显严肃的声音响起,听说她是闫东平的小姨子。

    夜辜星推门而入,“杨主任,我来销假。”

    “嗯,”杨晓芸轻抬了眼,指了指旁边,“假条放那儿吧。”

    明显神情冷淡,表情欠奉。

    夜辜星挑了挑眉,也不甚在意,她又不是人民币,没有人见人爱的本事,有些人、有些事,一笑而过罢了。

    杨晓芸却是不动声色打量着她,上回她不在,只是后来听值班的老师说,闫教授居然批假了!

    第一反应是想想B大还有没有第二个姓“闫”的教授,然后,摇了摇头,没有。可她还是不愿意相信,姐夫那人一向严谨,不苟言笑,最反对的就是学生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他会给人批假条?!

    打死她都不信!

    杨晓芸当即就把假条调出来,再三确认,发现,这个世界玄幻了。

    一看请假人一栏——夜辜星!

    嘿!这个人她没见过,但是这名儿她知道!不就是姐夫上回托她查补考成绩的那位嘛!前段时间,为了邀请她加入实验室这事儿,学校可是出了不少流言蜚语,都传她姐耳朵里了!

    今天恰好是夜辜星两个星期大假的最后一天,肯定会回来销假!

    所以,杨晓芸特地跟人调了班,就在这儿等她呢!

    杨晓芸拿过假条,瞥了眼,板着脸教育道:“同学,我不管你有什么大事要忙,但是作为学生,精力应该放在学习上,不要动不动就请假,而且还是这种两个星期的大长假!”

    夜辜星“嗯”了声,作为一个教育工作者,杨晓芸当然有立场说这话,作为一个学生,她没什么异议。

    本以为教训两句就算了,她的学习状况她自己心知肚明,没有必要跟别人汇报,谁知杨晓芸竟当场发飙——

    “你这是什么态度?!”声音陡然一高,“教训你两句还不乐意了!真是不识抬举!回去写份检讨交上来!”

    可能是平时这样对人发飙习惯了,杨晓芸自己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作为老师,她有资格也有义务教育学生!严是爱,松是害!她必须严格!

    夜辜星却是倏然冷淡了笑容,声音却依旧不疾不徐,没有被一通臭骂后的羞窘,也没有慌张急切地解释什么,只是淡淡道:“杨主任,我有几句话想说。第一,我自问我的态度没什么问题,对于您的教育我洗耳恭听,记在心里,并且深以为然;第二,我并没有不乐意;第三,既然我没有犯错,为什么要写检讨?所以,您的惩罚我觉得莫名其妙,并且不予接受。”

    杨晓芸愣了愣,以前她一发飙,直接一句“写份检讨交上来”,再恶劣的学生也灰溜溜走了,尤其是女生,脸皮薄,走的时候还眼含泪光,没想到今天竟然遇上个奇葩,不仅不羞不恼,还逻辑清晰地给她数出了一二三点?

    “你还说自己态度没问题?!居然敢顶撞老师?”

    “我只是在陈述事实,至于,顶撞一说,”夜辜星目露疑惑,摇摇头,“我不明白。难道一切反驳老师的话都叫顶撞?那如果老师是错的呢?坚持对的那方就成了顶撞?”然后两手一摊,耸耸肩,“若真是这样,那我也无话可说。”

    好啊!还真能耐!居然讽刺她是非不分!

    杨晓芸这回是真动气了,还从来没见过这样嚣张的学生,当即一巴掌往桌上一拍,整个桌面都颤了颤,看到这种情况,一般学生都会吓得不轻,但夜辜星却丝毫不为所动,只是站在一边,冷眼旁观。

    她记得没有惹过这头母狮子吧?怎么疯狗似的咬着她不放呢?夜辜星表示疑惑。

    “你、你这个学生简直就是目无尊长,目无法纪,必须记过处分!B大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学生……”

    听到“记过处分”四个字,夜辜星淡漠的眼神倏然一沉,冷气弥漫,直勾勾一眼望向杨晓芸,像一把白刃直击面门!

    杨晓芸喋喋不休的声音顿时一哽,像被踩住脖颈的鸭子,一股寒凉自脊椎处蜿蜒而上,让她手脚发凉,冷汗直冒。

    这个女学生的眼神……太可怕了……

    对于杨晓芸的批评教育,夜辜星懒得跟她一般见识,只当忍忍就过去了,所以一再退让,但她不会傻到当自己利益受到损害的时候,还能一退再退!

    尤其是杨晓芸脱口而出的那句“必须记过处分”!

    一个教务处主任,在一所大学的权力可不小,直接关系到学生的切身利益,居然开口闭口就是“记过处分”,如此草率,如此不可理喻!

    今天,若不是看在闫东平的面子上,她一开始就不会对她留情,更不会浪费时间听她说些有的没的!当下夜辜星也不再客气——

    “杨主任,我不知道我究竟是犯了什么大错,居然需要记过处分,或者换个说法,请问,我是哪里得罪了您,居然能够让您假公济私、滥用职权来对付我这么一个学生?无论如何,检讨我不会写,也写不出来,没有错还检讨什么?至于,记过处分,好,如果您坚持,那就请上报学校,我等着!但是,这处分原因,还请您慎重填写,因为,我一定会有异议,也一定会要求学校党支部介入调查!最好是能闹多大闹多大,我一个大二的学生,时间多得很,精力也很充足,希望到时候杨主任也能有那个时间和精力跟我耗下去,我,一定,奉陪到底!”

    杨晓芸狠狠一震,哆嗦着,咬牙切齿:“你、在、威、胁、我?”

    夜辜星眼神陡然一厉,冷冷笑开,逼近她,轻声道:“威胁不至于,忠告算得上。杨主任是聪明人,孰轻孰重,您自己掂量。”说罢,转身离开。

    独留杨晓芸在原地瞠目结舌,气得浑身战栗!

    夜辜星从教务处出来,好心情顿时去了大半,这些人能不能消停点,可不可以不要来恶心她!

    深呼吸,心情平复不少,现在肚子里还住了一个呢!张医生说,要保持好心情,不要轻易动怒,这样生出的宝宝才讨喜……

    不气,不气,不能用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还有小东西……

    敲敲门,闫东平正坐在办公桌前,呃……吃早餐。

    抬头一看,老眼霎时一亮,赶紧将咬了一半的包子放下,“辜星来啦……”一双老眼满是和蔼,正慈祥地望着来人。

    夜辜星神情一晃,眼窝微微发热,另一双慈祥的眼在她脑海浮现。

    整理好情绪,夜辜星笑笑,唤了声“老师”。

    闫东平却像得了糖果的小孩儿,险些兴奋得快要跳起来,忙不迭应道:“诶!”

    夜辜星莞尔一笑,唇角上翘的弧度点染丝丝暖意,什么人真心,什么人假意,她看得一清二楚,心里明明白白。

    “吃早餐了吗?”闫东平赶紧招手让她进来,关切地问。

    夜辜星点头,“已经吃过了。”然后,从包里拿出一沓整整齐齐的A4纸,递到闫东平面前,难得俏皮:“任务完成!”

    闫东平眼底划过一抹讶异,但很快恢复正常,小心翼翼接过,试探着开口:“第二阶全部数据?”还刻意把“全部”二字咬得重了几分。

    夜辜星点头,似想起了什么,补充道:“还有第三阶段的结果预测。”

    闫东平手里的包子险些掉地上,瞪大了眼,不敢置信地问:“还、还有第三阶段?”

    夜辜星点头,严谨道:“只是预测。”

    “孩子,你、你是怎么做到的?”闫东平按捺住心头快要喷涌而出的激动,声音还算平静。

    “我把用来分析第一阶段实验数据的程序修改了一下,直接用在第二阶段的数据分析上,然后就等着电脑出结果。”

    “能、能把两次程序的源代码给我看看吗?咳咳……放心,老师不会外传的,我只是想研究研究……”闫东平顿时觉得老脸发红,说话也有些吞吞吐吐,他知道自己的要求很不合理,但却禁不住好奇心的驱使。

    其实,不怪闫东平会有心理负担。高科技行业,尤其是涉及到计算机源代码等敏感性问题,那可是机密,如今就连餐饮行业也讲究什么秘方传承,正宗地道,更不用说微软等软件行业巨头,源代码的保密性可谓滴水不漏。

    夜辜星好像并未察觉到闫东平的尴尬,只是径直从包里掏出一个U盘,“我都拷贝在这上面了,希望能帮上实验室。”其实她挺不好意思的,半个月没往实验室去一次,作为正式邀约的成员,夜辜星还是有些惭愧的。

    所以,这也算为实验室出份力吧!

    闫东平却再次惊悚了,险些跳起来:“孩子,这东西……你要共享到实验室?!”

    夜辜星点头。

    闫东平顿时觉得他这个关门小徒弟是个怪物,转念一想,她可能并不知道其中的利益牵扯,遂苦口婆心解释道:“辜星呐,你有这份心老师很高兴,可这东西完全是你自己的劳动成果,不管你是卖了也好,租赁使用也罢,都是有利可图的,你这样共享到实验室使用可就什么都没了……”

    这点夜辜星倒真没想过,因为这东西她就是信手拈来,完全图方便,没想这么深远,但闫东平这样做,她还是有些感动的。

    这说明,在夜辜星和实验室之间,他是向着夜辜星的!

    最后,夜辜星还是决定把源代码留下,也算对实验室有个交待。

    一来,闫东平当初顶着非议才让她加入实验室,若是她不能做出点成绩,那些心怀鬼胎的人该怎么看闫东平?

    二来,她常常缺席,已经让实验室其他成员心生不满,这样做也是为了堵住那些人的嘴,到时候闫东平也才好帮她说话——

    “想要特殊待遇?行啊!你也自个儿编个程序,一个星期之内交出完整的阶段性分析报告来看看?”

    无论什么地方,都要靠实力说话!

    又厚着脸皮跟闫东平要了假,这回是直接请假到期末,只需要按时回来完成期末考就成。

    夜辜星那个激动啊!不得不感慨——有关系,就是好办事儿!

    夜辜星没有去教务处交假条,而是直接请闫东平代劳,自个儿的小姨子自个儿应付,她才不去讨恶心呢!

    哼着小曲儿出了行政楼,自从怀孕后,夜辜星发现自己的情绪波动貌似也跟着变大了,心也不自觉柔软了几分,比如,今早,换了以前她才不会搭理柯晓燕,更不会笑;再比如,面对闫东平她会直接交了报告就离开,绝不会跟他多叨嗑一句。

    真不知道,这种改变是好是坏……

    算了,顺其自然吧……

    “夜同学——”

    冷不丁被人叫住,夜辜星回头,顿时秀眉一挑,眼中兴味愈浓,决定先装傻:“您是?”

    赵炳光眉眼一沉,脸上有些挂不住,却还是板着脸故作威严道:“我是核物理实验室的赵教授,你和赵嘉楠打赌那天我们有过一面之缘。”

    “喔!是您啊——可是抱歉,时间隔得太久,想不起来了,毕竟大脑容量有限,装下下太多无关紧要的人和事,您也是搞科研的,应该知道这个理儿吧。”

    赵炳光脸上一阵青一阵红,却无从辩驳,无从挑刺,只皮笑肉不笑地点了点头。

    “都说核物理系的赵教授不仅学识渊博,还明理豁达,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您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说罢,转身离开。

    赵炳光听到前半句话,面色稍缓,没想到他在学生心中的形象这么高大,心里颇有些沾沾自喜,但反应过来后,发现夜辜星早就走远,才惊觉他竟然被一个学生牵着鼻子走,忘了正事!

    其实,赵炳光想说什么夜辜星一清二楚,无非就是想赖掉当初与赵嘉楠的赌约,想让赵嘉楠重回实验室,嘲讽地勾起唇角,夜辜星眼神一厉,天下哪有那么便宜的事?!

    如果当初输的人是她,赵嘉楠不会放过自己,而赵炳光也会借此向闫东平发难!

    对敌人,她一向不抱任何同情心!

    回宿舍收拾了几件衣物,居然从裤兜里摸出一枚子弹,是她那晚从男人中枪的肩胛处挖出来的,咳咳……至于为什么要下此狠手……

    夜辜星表示很羞窘,当时药性太烈,她浑身上下跟火烧似的,男人却昏迷不醒,任凭她如何上下其手,愣是一点反应也没有,为了把人弄醒,所以她就……但不得不说,效果很好,反应……咳咳咳……显著……

    脑海中蓦然浮现出男人深邃幽黑的瞳眸,仿佛一个漩涡,当他凝视着你的时候,除了沉沦,似乎别无选择……

    啊呸——她在想什么啊?!

    赶紧收拾打包,她已经叫于森重新替她找了个住处,毕竟怀孕了,在跟王石蹭一个公寓不太方便。

    瞄准前方不远处的垃圾桶,只需要轻轻一抛,这子弹就能完美落入其中,想了想,还是算了,直接塞包里,带走。

    中午,夜辜星直接赶去拍摄现场,开的是从王石手上借来的那辆商务本田。

    前天晚上跟三合会那场枪战,车被子弹射成了马蜂窝,后来她弃车逃走,王石新买不久的本田华丽丽撞上了高速路护栏,简直惨不忍睹。

    她已经放弃拯救,准备让于森重新买一辆,到时候随便找个借口再跟王石解释一番,没想到今天就送来了。

    但,车还是原来那辆,只是修缮一新,说明不是于森买的,那……是谁?

    夜辜星几乎是下意识地想起那个眉眼冷酷的霸道男人,安隽煌?

    安?!难道是那个安?!

    若真是她猜想的那样,夜辜星微微咋舌,咂咂嘴,那她究竟是“运气”有多好,一来就强了这么大一Boss……

    夜辜星到的时候王石、叶留声、铁山、曹军已经各就各位了,夜辉月在一旁大爷似的坐着,那举话筒的胖师傅正一脸憨笑地递上瓶矿泉水,夜辉月大佬似地拍拍人肩头,那胖师傅顿时眉开眼笑。

    “诶!王导说了,今天用直轨,你搬弯轨出来做什么?!”夜辉月指着其中一个明显不在状态的工作人员。

    胖师傅却眼神一亮,像猛然嗅到猎物气息的猎犬,横眉倒竖,冲上去就是一削,“特么干啥呢?长点儿心,都给我亮堂着点儿!辉月老大说了,干得好,今儿午饭加个肉!”

    “吼吼——夜统筹可得说话算话啊!”

    夜辉月起身一嚎:“那当然!都给我加把劲儿,这肉得给得物超所值不是?”

    “得!大家伙儿加把劲儿,今儿个中午有肉吃!”

    “好!有肉吃……”

    叶留声、王石对视一眼,眼中既无奈,又佩服,才短短三天不到,这个现场统筹的呼声似乎比他们当导演的还高啊!

    恋爱的种子,不经意间悄悄发芽,彼此,一个少年老成,一个花苞待放。但爱情,似乎不需要任何理由,来了,便是来了。

    自那日邂逅,袁熙晨用他的耐心、魅力渐渐征服了这个特别的女孩儿,他们开始偷偷交往。

    他带她看山看海看云,赏花赏月赏秋,虽然很多时候他都是沉默,甚至有些冷漠,但女孩儿能够感觉到,他的真心。

    这些两人交往、热恋的片段会以回忆的形式穿插在影片中,所以,没有悲伤,全是甜蜜,皆是浓情。

    有人说,记忆都是经由粉饰的过往,那些所能称之为回忆的,往往幸福多于痛苦。

    但正因为曾经的美好,剧情发展到后期,当两个人逐渐走向成熟,在沉闷逼仄、充满诱惑的城市之中,逐渐心生猜忌的时候,才显得那般可悲和苍凉。

    但,至少现在还是美好的。

    “《城市上空》,第三十八幕,各部门准备——Action!”

    打板声响,各部门就位,全场工作人员皆神情一凛,目光专注。

    耶和女中对面,熙熙攘攘的小吃街,因还未到放学时间,所以稍显冷清。

    各家小摊贩驻守在自己摊位前,阳光正暖,秋风送爽,每个毛孔都舒张着慵懒之意,直叫人想眯了眼,小憩一番。

    正在这时,从街头逐渐步入两个身影,一男一女,男的身材高大、眉目英俊,一双凤眸美得不似凡人,气质内敛,清贵流转;女子一身女中校服,白色上衬,红黑格群,一双黑色英伦马丁靴,露出两条修长白皙的*,衬衣下摆束进格子裙内,纤腰看上去愈发不盈一握,眉目清纯,美态初绽,由内到外洋溢着青春的气息!

    只见女孩儿纤细的手被男人一只大掌牢牢包裹其中,亲昵的意味不言而喻。

    “呐——为了陪你我可是逃掉了最后一节自习课,又得积一大堆作业回家!”女子伸出纤细白净的手臂,在身前娇憨地比划出一个大圈,像在具体化那一大堆作业究竟有多大。

    继而转了头,看向沉默不语的男人,咬咬唇,一双水灵的大眼带着探寻、疑惑,还有些被小心隐藏的羞涩和忐忑,“喂!你怎么不说话了?生气了?”

    “嗯……我在想怎么补偿你……”男人端在下巴,好似真的在凝神细思。

    女孩儿霎时便晕开了眉眼,宛如一袭清新隽永的点墨山水,自然,清雅,潋滟清华,“唔……那我可得好好想想才行!”

    叶留声和曹军坐在一排镜头显示器前,少女如花般绝美的容颜,无论从哪个镜头、哪个角度望去,都完美得无懈可击,即便早有心理准备,但依旧晃了心神。

    王石则利落地将摄像机沿直轨推进,最后一个特写镜头定格在女子那双潋滟黑眸之上,大喊一声:“咔!”

    全场工作人员骤然回神,如果不是拍摄过程不允许拍照,他们一定会情不自禁用镜头将女子这一刻所有的美好定格!

    人类,对于美,一向没有抵抗力!

    他们不能这样做,但有人能!这条小食街就在市一中对面,也就是剧中的耶和女中,正值中午,但今天太阳不炽,带了些许秋意,所以,市一中的“好吃狗”们一打下课铃,就冲出校门觅食,第一选择自然就是这条小吃街!

    可是今天情况有些不同,因为接口的位置被拉上了黄线,旁边一块牌子写着:拍摄现场,禁止入内,为您带来的不便,敬请谅解!

    “封了?”

    “啥剧组啊?”

    “我瞄瞄先……”

    所以,那几个一马当先的吃货站在了黄线最前方,将不远处的拍摄情况尽收眼底。

    “唉呀妈呀!好漂亮啊——”

    “谁啊?谁啊?让我看看!”

    “哇塞!男的帅,女的靓!人间极品诶!”

    “不行,我得拍个照——等会儿传微博上炫炫!哇咔咔——劳资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看明星!”

    “我也拍——”

    “去去去!闪边儿去——挡劳资镜头了——”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