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皇家小娇妻 > 第1章 娇气

第1章 娇气

作者:风荷游月
    马车走了一个多月,总算来到青州地界。

    时值盛夏,树上蝉鸣热闹,听得人昏昏欲睡。

    刚过护城河,马车里便传出一声又娇又糯的声音:“阿娘,我们以后就住在这里么?”

    绣金暗纹窗帘掀起一角,刚露出一个圆润精致的下巴,便被人从里面盖住了。窗帘严严实实地挡住里头光景,方才似雪的皮肤,有如昙花一现。

    一个妇人声音道:“羔羔别乱动,到家再把帘子打开。”

    马车里安静了一会儿,车夫驾车驶入城门,来到主街道。

    青州比不得京城繁华,毕竟地方小,街道也不太宽阔。路上并肩行驶两辆马车便有些拥挤,车夫七拐八拐,总算顺利地走出这个地方。到了城南路上的马车就少了,这里多是达官贵人居住的地方,寻常百姓不敢贸然来访。

    两岸柳树成荫,微风徐来,给燥热的天气添了不少凉意。

    马车里,除了一个美貌妇人外,还有一个丫鬟和三个孩子。因为马车宽敞,容纳他们绰绰有余。

    三个孩子里都是冷氏所出,一个儿子两个女儿,方才出声的是大女儿谢蓁,今年刚五岁。

    谢蓁继承了母亲的美貌,小小年纪漂亮得不像话,粉妆玉琢,玉雪晶莹,就像观音莲花座下的小玉女。她梳着花苞头,头上缠着攒丝小珠花,身上穿一件樱色绣莲花纹褙子,下衬一条百蝶穿花纱裙,佩戴珐琅五彩如意锁,更显得天真烂漫,娇憨可爱。

    这会她正持一柄翠羽扇,像模像样地学冷氏煽风:“阿娘,我们什么时候到呀?”

    冷氏看她一眼,她吐了吐舌头,把扇子放回原处。

    “再有一刻钟吧。”冷氏摸摸她的头道。

    他们此次从京城过来,是为了寻找定国公府二爷谢立青。谢立青被外放到青州担任知府,比他们母子早来一个月,早已安排好了一切,只等着他们过来便是。

    听到只剩下一刻钟,谢蓁弯起水汪汪的双眸,振臂欢呼:“我就快见到爹爹了!”

    她扭头看一边的谢荣:“哥哥,你高不高兴?”

    谢荣平静地嗯一声,“高兴。”

    谢荣比她大五岁,比她成熟稳重得多。很少有情绪外露的时候,更不会像她一样叽叽喳喳,跟个小麻雀一样。这一路他没少照顾两个妹妹,都说长兄如父,他这么早就明白这个道理了。

    马车下桥时颠簸了一下,正好把小女儿谢荨惊醒了。

    三个孩子凑在一块有说不完的话,你一言我一句,很快到了谢府门口。

    门前早已有人接应,为首的谢立青一袭青衫,挺拔瘦弱,笑得满面春风,往他们这边看来。他身后跟着数十名奴仆,恭恭敬敬地低头迎人,有几个好奇地打量马车里的人,想看看知府夫人是何等容貌。

    布帘掀起,先下来的是一位十来岁的少年,身姿瘦长,眉目清隽,给人一种清贵之感。

    然后是冷氏抱着谢荨走下马车,众人一见,少不得感叹一句,这一家子模样都生得极好。

    冷氏年方二十五,保养得当,脂粉淡伫,薄融酥颊,仍旧跟双十少女一般。她穿着一条五色梅浅红裙子,上穿一领密纱衫,怀里抱着个三岁女娃娃。女娃娃更是精致,唇红齿白,一双乌溜溜的大眼往门口一扫,尤为喜人。

    本以为这就完了,没想到后面还有一人。

    伴随着一声娇软的“阿娘等等我”,一个小小身影由丫鬟牵着走下来。众人眼前一亮,只见谢蓁提着裙裾蹦下脚凳,三两步来到冷氏脚边,仰着脸朝谢立青甜甜一笑:“爹爹。”

    分明才五六岁,便有绝色之貌。

    端看她的五官,无一处不精致,琼鼻妙目,皮肤胜雪,弯着眼睛笑时,直把人心儿魂儿都勾去。小姑娘美得这般惊心动魄,乍一看还有些妖孽,也不知是幸事祸事。

    谢氏夫妻没想这么多,谢立青看到女儿高兴得紧,一把将她居高到头顶:“羔羔想爹爹了么?这一路上乖不乖,可有听阿娘的话?”

    羔羔是谢蓁的乳名,盖因她出生时身体不好,镇日生病,小羊羔一般,让人心疼又喜爱。

    谢蓁咯咯地笑,一点也不害怕,“想爹爹,我很乖,有听阿娘的话!”

    一家团聚,谢立青把三个孩子拥入怀中,笑得合不拢嘴。

    他看向面前的妻子,伸手牵住她:“这一路辛苦你了。”

    两人夫妻多年,感情非但没有变淡,反而因为各种坎坷越来越深厚。一个多月不见美娇妻,谢立青自然想得很,只是碍于众人在场,一时忍住了。

    跟随父亲来到堂屋,谢蓁一路好奇地左顾右盼。

    院子统共三进,没有定国公府大,但每一处都透着精细,应该是谢立青仔细布置过的。这里比定国公府更有人味儿,谢蓁一眼就喜欢上了,她跟谢荨绕着合欢树跑了两圈,笑声不绝于耳。

    谢立青跟着两个孩子一起笑,冷氏宠溺地摇摇头,让谢荣前去制止。

    谢荣把两个妹妹带回来,一手牵着一个,“别乱跑,免得一会摔了。”

    谢蓁紧紧握住大哥的手,痛快地点了点头。

    但是她向来不是个安分性子,没一会便挣开谢荣,跑到池塘边上看里面五颜六色的鲤鱼。谢荣和谢立青管不住她,只有冷氏板起脸叫了声她的名字,她才肯乖乖跟在大人后面。生怕冷氏生气,她上前握住冷氏的手,仰起小脸:“阿娘,别生气。”

    嘴巴一瘪,模样可怜可爱。

    冷氏纵是有再大的脾气,看到这一幕也心都化了。女儿生得太可爱,真是想教训都舍不得。

    她叹一口气,刮了刮她的鼻子,“阿娘没生气。”

    闻言,谢蓁眼睛一亮,再次恢复生机勃勃的模样,眼睛笑成两弯小月牙。不过这次学老实了,一直跟着大人来到正堂,路上没出什么差错。

    府里王管事让人准备茶水,小孩子家家不喜喝茶,又特意另外备了糖蒸酥酪和几分糕点,可谓事无巨细。

    谢蓁跟谢荨你一口我一口地吃完一整碗,谢荨砸吧砸吧嘴,“没有家里的好吃。”

    谢荨口中的家,是京城定国公府谢家。她还小,从一个地方来到另一个地方,转不过弯来。

    谢蓁毫不留情地戳穿:“那你还吃这么多?”

    三岁的谢荨涨红了脸,说不出反驳的话,鼓起腮帮子半天憋出一句:“那,那我饿了……”

    谢蓁踮起脚垫从八仙桌上拿起一块奶卷,递给妹妹:“给。”

    这一路虽不至于太辛苦,但也舟车劳顿,饮食不如以往精致,三个孩子明显都瘦了一圈。冷氏心疼,跟谢立青说:“先让厨子准备午饭吧,别饿着孩子。”

    谢立青没有二话,让王管事下去安排。

    这期间,谢荨又吃了好几块蜜三刀和奶卷。因为是从京城而来,谢立青担心他们吃不习惯青州的菜式,特意请了一个京城的厨子做菜,口味还算正宗。许久没吃一顿正经饭菜,三个孩子都吃了不少,就连谢荣也比平常多吃了一碗饭。

    冷氏欣慰不已,摸摸这个亲亲那个,爱得不知怎么才是好。

    用过午膳,几个孩子都累了,谢立青便让人带他们回房休息。

    冷氏不放心,便跟着一起去,正好看看后院情况如何。后院房屋充足,正房住谢立青和冷氏两人,谢荨和谢蓁住东次间,谢荣住西次间。除此之外,还有好几间侧房耳房,可以用作书房和绣房。冷氏看过之后,挺满意的。

    屋里都布置好了,一应俱全,没什么需要她操心的地方。

    黄梨木桌椅,紫檀衣柜,博古架上陈设着几样古玩,十二扇喜鹊登枝折屏后面便是卧房。

    到了新地方,谢蓁睡意全消,里里外外看了三遍,总算记住了新家的模样。后来冷氏指派了两个丫鬟把她和谢荨带到东次间,让她俩先睡一会。谢荨一沾枕头便呼呼睡去,谢蓁在床上翻来覆去好一会儿,才安安静静地睡着了。

    冷氏把所有下人都叫到正房门口,一一轻点完毕。算上她从定国公府带来的丫鬟婆子,府里统共有三四十个下人。

    因为是刚置办的院子,下人也都是新买的,前阵子没有当家主母,规矩也没立起来。如今冷氏来了,他们便知道不能再如以往那般松散,是时候紧一紧皮子了。

    果不其然,冷氏把所有人的分内工作重新分配了一遍,又立下几条规矩,让他们各司其职。如有违背,严惩不贷。

    冷氏本就是个严谨的人,不苟言笑,只有在丈夫孩子面前才会变得柔和一些。正因为如此,定国公府的老祖宗才不喜欢她,认为她天生一张刻薄脸,没点福气。其实不然,她不是刻薄,只是过于冷淡,常常给人一种孤傲之感。

    偏偏谢立青就喜欢她这种冷傲,她在别人面前冷漠,夜深人静的时候,只有他知道她的热情。

    夫妻俩许久不见,温存了好长时间,若不是顾忌着三个孩子都在,动静肯定是天摇地动。

    更阑人静,谢蓁忽地感觉天光大亮,一抹光亮破窗而入。她困倦地揉了揉眼睛,从床上爬起来,“怎么了?”

    丫鬟双鱼也被惊醒,匆匆穿了鞋过来找她,“二姑娘?”

    谢荨还在睡,模样香甜。

    谢蓁要下床,双鱼便伺候她穿上软底绣花鞋,牵着她一同出屋。

    来到屋外,才发现并非他们府里亮灯,而是隔壁院子里灯火通明。谢立青和冷氏也是匆匆披了衣服出来,让下人去打听发生了什么事,莫不是隔壁家遭贼了?

    谢立青刚搬来此处,平日忙着公务,跟隔壁人家都不是很熟。以至于现在,冷氏问他隔壁住着谁家,他居然都答不上来。

    不多时下人去而复返,把听到的事说出来:“是李家的小公子病了,烧得厉害,李家正忙着给他找大夫呢。”

    听到并非遭贼,几人都松一口气。

    谢蓁揉着眼睛回屋,睡意朦胧。

    迷迷糊糊地想,不过就是个发烧,居然这么大张旗鼓,真是比她还要娇气。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