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皇家小娇妻 > 第2章 姐姐

第2章 姐姐

作者:风荷游月
    隔壁李家的灯光一直亮到夤夜,迟迟不灭。

    谢蓁睡眠浅,对光很敏感,稍微有一点动静她就睡不着。这一路都没休息好,好不容易到了青州,本以为能舒舒服服睡个好觉,没想到滚来滚去大半夜,还是睡不着。

    两个女娃娃睡一张床,谢荨咕咕哝哝抓住她的手,“阿姐,我困……”

    她不再乱动,睁着眼睛到天明,一直到清晨才勉强睡着。

    谢荨睡得饱饱的,一早就起来了。扭头一看阿姐还在睡,便扯了扯她的袖子想叫醒她,丫鬟双鱼来阻止:“二姑娘昨夜睡得晚,三姑娘听话,别闹二姑娘……婢子带您去找夫人。”

    双鱼是冷氏从京城带回来的丫鬟,她跟双雁原本是冷氏身边的人。来到青州之后,因为怕谢蓁谢荨的丫鬟太小,不能成事,于是特意把她俩指派了过来,贴身照顾两个女娃娃的起居。

    一听说阿姐没睡好,谢荨懂事得很,立马松手不再闹她,张开双手要抱抱:“你带我去找阿娘。”

    三个孩子里,唯有谢荨是最没脾气,又最乖巧听话的。软软的嗓音配上她水汪汪的大眼,双鱼被萌得不行,替她穿上浅红海棠纱衫,下面搭一条粉白挑线裙子,又穿上软底绣金绣鞋,这才带她去正房。

    昨儿被谢立青折腾到很晚,后来李家又出事,冷氏一晚上也没休息好。谢荨到时,她才刚从床上坐起来梳洗。

    美貌少妇被灌溉之后,跟昨天有明显的不同。

    她眼波流转,举手投足之间娇媚横生。配上她一双冷艳的眼睛,眼尾一扫,便有无数旖旎风情。

    当然,谢荨是不知道这些的,她从双鱼身上爬下来,扑到冷氏怀中:“阿娘,阿姐还没醒!”

    冷氏怕她磕到床脚,忙俯身接住她:“你阿姐没睡好,不许闹她知道吗?”

    两个闺女怎么样,她是最清楚不过的。谢蓁跟她一样浅眠,反正到了青州之后不必再每日晨昏定省,倒不如让她多睡一会。

    谢荨点头如捣蒜,“我知道!”

    冷氏轻笑,揉了揉她的小包子脸。

    不多时谢荣也来到正房,精神饱满,一看就是昨天丝毫没被李家影响。双雀吩咐人端上早膳,有京城小点也有青州特色早饭,满满当当摆了一桌子。饭菜虽不如定国公府精致,但却丰盛许多,看得人食欲大开。

    谢荨想吃核桃酪,她人小腿短,坐在黄梨木椅子上根本够不着桌子,“我要吃,我要吃……”

    小家伙急坏了,抓耳挠腮的样子看得人忍俊不禁。

    双鱼见状忙捧起核桃酪,放到她跟前,一口一口地喂她。

    她总算吃到了,心满意足地眯起眼睛,不再说话。

    看了看外面的太阳,冷氏搁下碗筷,让双雀去看看谢蓁醒了没有。

    没一会儿双雀回来了,对她摇了摇头。

    算了,就让她再睡一会吧。冷氏叹一口气,这一路没少颠簸,她心疼娇滴滴的女儿,既然目下安定下来,就应该好好补偿她们才是。

    用过早膳,谢立青正好从外面回来。

    他想起刚才在门口看到的一幕,不无唏嘘道:“李家刚把大夫送走,看样子他家孩子病得不轻。既然是邻居,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总是要有来往的。你等下收拾收拾,同我一起过去看看吧。”

    冷氏正有此意,还在想怎么跟他开口,没想到他自己先提了出来。

    她道:“总不能空着手去,我从京城带回了一些药材,虽不是多名贵,但也是一番心意。”

    谢立青连连点头,对她的话表示赞同,“库房里也有不少东西,一会让王管事把钥匙交给你,你带人过去看看。”

    冷氏点头,这件事就这么定下了。

    谢立青环顾一圈,没看到大女儿谢蓁,“羔羔呢?”

    “昨儿被吵醒了,后来一直没睡好,这会还睡着呢。”冷氏替他换下袍子,换上一身天青色柿蒂纹常服。

    谢立青顿时心疼得不行,让人别去吵她,“那一会就别让她去了,留在家里好生休息吧。”

    冷氏笑道:“再不醒就晌午了。”

    “这有什么?”谢立青对女儿是一等一的好,宠得没了边儿。“让丫鬟好好照顾羔羔,若是醒了就给她做点东西吃。”

    冷氏应下,夫妻俩坐在一起说了会话。

    谢立青握住她的手,贴着她的耳朵问:“昨晚把你弄疼了没?”

    没个正经,冷氏嗔他一眼,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

    她越这样,谢立青便越想招惹她,没脸没皮地继续贴上来,“都是生过三个孩子的人了,怎么一点儿也不像……”

    冷氏本想推开她,没想到被他先发制人,按到在贵妃榻上。

    两人少不得温存一番,事后冷氏钗鬓松散,两颊粉红,好不诱人。

    这样断然是没法见人的,尤其她还要到李家做客,于是坐到双凤缠枝莲纹镜前重新梳理头发,又换了身烟里火比甲轻衣。收拾好后,叫上谢荨谢荣准备出发。

    听说李家老爷钟爱文墨,好结交文人,冷氏便从库房里挑了一个紫檀雕鹤笔承,又选了几样京城流行的簪花钗钿,准备送给李夫人当见面礼。

    两家离得近,没走几步就到了。

    谢荨听说要去别家做客,欢喜得手舞足蹈。可惜阿姐没有跟她一起来,不然她一定会更高兴。

    因事先没有递拜帖,李家得知他们登门拜访,颇为诧异了一下,手忙脚乱地把人迎进府里。

    李家老爷李息清是青州豪商,主要经营茶叶生意,他家的茶叶在青州的地位举足轻重。李息清是个精明的商人,一双眼睛睿智深沉,好在他的笑容十分真诚,没有让人觉得不舒服。

    李息清的夫人宋氏模样温婉,亲切好客,把谢立青和冷氏请上座位,忙让下人去准备茶水。

    冷氏从丫鬟手里接过药材,“昨日贵府灯火通明,今早让人一打听,才知是小公子病重。正好我这里有个治头疼脑热的偏方,只消熬煮喝三回,第二天便能退热。”

    宋氏受宠若惊,忙让丫鬟接下来。

    按理说这些个清官都不愿与商人打交道,他们虽然知道隔壁住着新上任的青州知府,但是一直没好意思拜访,没想到对方却先来了。这位知府夫人一看便是大家闺秀,居然愿意屈尊降贵给他们送礼,实在让他们感动得紧。

    冷蝉玉让丫鬟把见面礼送上去,“来得匆忙,没有准备什么好东西,二位不要笑话。”

    宋氏连说不会,“这些东西都是青州买不来的,夫人有这份心意,是民妇一家的福分……”

    宋氏见两个孩子生得玉雪可爱,便让人去拿点心果子招待。

    两家人就这么说起话来,不知不觉过了半个时辰。

    眼看天快晌午,冷氏担心谢蓁一个人在家,正准备告辞,便见外面一个婆子打扮的妇人进来:“妇人,小少爷醒了!”

    宋氏也是个疼孩子的,当即站起来,“如何?烧退了么?”

    婆子回答道:“还是有些发热,刚才还说了几句胡话。”

    这下宋氏有些急了,烧了一天一夜,没得把脑子烧坏了?她坐立不安,想过去看看,又怕怠慢了知府一家。

    冷氏看出她的为难,把谢荨谢荣叫到身边,通情达理道:“孩子要紧,宋夫人还是先去看看吧,正好我们也该告辞了。”

    宋氏到底着急孩子,没有多挽留,送走谢家一家后,三步并作两步往后院走。

    孩子果真没退烧,宋氏急得团团转。想起冷氏送的那一副偏方,咬咬牙,赶紧让人煎了端上来,但愿能救孩子一命。

    他们回家后,才发现谢蓁早就醒了。

    小姑娘坐在垂花门台阶上,托腮一直盯着门口的方向。她初来乍到青州,心里总归有些不安,双鱼在旁边劝了很久,她依然不肯回去。

    直到望见父母兄妹,她才欢喜地站起来,脆生喊道:“阿娘,阿爹!”

    冷氏远远地看到她,那孤零零的小模样让人心里一抽,忙上前把她抱起来,“羔羔怎么坐在这里?”

    她撅嘴道:“你们去哪了?怎么把我一个人扔下了?”

    冷氏跟她解释:“我们去了邻居李府一趟,你方才还睡着,便没让人叫醒你。”

    她得知事情缘由,不再如刚才那般低落。

    至于去了谁家……她根本没放在心上。

    孩子家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很快就跟谢荨谢荣玩成一堆。三个孩子里数谢蓁最调皮,笑声最清脆,她弯起眼睛笑时,就算想要天上的星星,估计也没人舍得拒绝。

    几日之后,李氏夫妻携小公子李裕回访谢府。

    正因为那副偏方,李裕才得以痊愈,宋氏因此对谢家感激的不得了。

    冷氏在前面会客,谢蓁想带着妹妹过去看,“阿荨,我们也到前院去吧。”

    谢荨没什么兴趣,蹲在一棵树底下刨蚯蚓,头也不抬,“我不去,哥哥说我挖到蚯蚓,就带我去钓鱼。”

    谢蓁跺脚,“钓鱼有什么好玩的?”

    谢荨抬头,“前院有什么好玩的?”

    两人大眼对大眼,谢蓁孩子气地哼一声,“那我自己去了!”

    说着不管谢荨,牵裙便往前院走去。

    双鱼摇摇头,无奈地跟上。

    谢蓁是个天生好热闹的,哪里人多她就喜欢往那跑。如今听说家里来了客人,当然想去看看。

    她人小腿短,到底走不快,到堂屋时已是一刻钟后的事了。

    屋里传来说话声,有阿娘的,还有另一个不认识的声音。

    她准备往屋里走,刚迈开一步,里面便有一个人跟她同时走出。

    对方脸蛋粉嫩雪白,眼睫毛又长又翘,比妹妹阿荨长得还可爱。就是有点瘦小,脸色苍白,好像刚生过一场大病。谢蓁眨巴眼睛看了又看,总算想起来问:“你是谁?”

    这就是跟宋氏一起前来的李家独子李裕,五六岁的年纪,看着还没谢蓁高。

    李裕被她肆无忌惮地盯着看,别开头道:“我叫李裕。”

    谢蓁听成了“李玉”,因为阿娘闺字里也有一个玉字,她潜意识里把李裕当成了女孩。既然是来家里做客的,她就应该热情对待:“你长得真漂亮,我今年五岁,你多大了?我以后叫你小玉妹妹好么?”

    李裕脸色一阵青白,许久才道:“我不是妹妹。”

    谢蓁脑子转得很快:“小玉姐姐?”

    不怪谢蓁马虎,实在是李裕长得太漂亮,让人一眼看过去,注意力全在他的脸上,根本没工夫注意他的衣着打扮。再说他大病初愈,又穿着一身月白衣服,更加显得柔弱了……

    李裕恼了,义正言辞地纠正:“裕是富裕的裕,不是姐姐也不是妹妹,你应当叫我一声哥哥!”

    谢蓁听懂了,不可思议地睁圆了眼睛?

    这么漂亮的小美人居然是男孩?

    她不信!

    脑子一热,谢蓁想起小时候跟大哥谢荣一起洗澡,看到大哥身前跟女孩不一样的地方。她鬼使神差地伸出手,往李裕胯.下摸去。

    许久之后,廊下一片寂静。

    她讪讪地收回手,“哦……”

    抬头一看,李裕的脸又青又红,眼神几乎想把她吃了。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