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皇家小娇妻 > 第3章 冤家

第3章 冤家

作者:风荷游月
    李裕没有说谎,他确实是个男孩。

    两人年纪差不多,他只比谢蓁大了半岁。由于从小体弱多病,再加上男孩本就比女孩发育得晚,是以他非但没有谢蓁高,还比谢蓁矮了一点点。难怪谢蓁一开始见到他,就想喊他妹妹……

    这下真相大白,两个小家伙都有点尴尬。

    谢蓁到底还是孩子,胡乱摸了人家之后,觉得有点对不起人家,把手背到身后咕哝:“不怪我,谁叫你长得这么好看……”

    李裕的脸色好不容易恢复正常,听到这句话又青了:“那你也不能……”

    话到一半,自己先说不下去了。

    他是跟宋氏一起来做客的,在堂屋百无聊赖地坐了小半个时辰,想去如厕,便由丫鬟领着出屋了。没想到刚走出门口,便碰到这么一个蛮不讲理的臭丫头。

    谢蓁到底理亏,她是惯会撒娇卖乖的,这时没想那么多,上前抓住李裕的手笑吟吟道:“你别生气,我给你唱首歌好么?”

    软软糯糯的嗓音配上一张甜美的笑脸,李裕这才发现她长得还挺可爱。随即心里哼了哼,长得好看有什么用,还不是一样摸他了!

    见他没有拒绝,谢蓁热情地把他拉到廊下,清了清嗓音开始唱:“豌豆白,我再来,一般住到砍花柴……”

    这是她在来青州的路上学会的,街上成群结队跑过一群小孩子,当时他们在唱这首歌,谢蓁一下子就记住了。她歌声绵软好听,明明生在京城,声音却比南边的姑娘还要娇软,拖着长腔唱歌时,直把人心都唱酥了。

    李裕的手还被她拉着,他始终不情不愿的,对她没什么好感。

    这时认真端详她的脸,发现她明亮黢黑的眼睛正定定地看着他,登时脸一红,转过头去。

    “打哪走?打河走,河里有泥鳅……”

    凉风穿堂而过,带来院里飘飘落落的琼花瓣,花香之中还伴随着清甜的奶香。李裕脖子酸了,不得不再次转过头来,一眼就看到她正专注地望着院里的琼花。她脸蛋白得就像剥壳的鸡蛋,跟他以前见过的小女孩都不一样,她们没有一个像她这样好看的,晶莹剔透,白嫩无暇。

    好看是好看,就是有点缺心眼儿。

    下腹一紧,李裕猛地想起这次出来的正事,想要扒拉开她的手:“我要去……”

    如厕……

    谢蓁不放开他,有点着急:“你等等,我还没唱完呢……”

    刚才被打断了,说着就要继续唱。

    李裕简直想哭,虽然她唱得好听,但他现在有急事啊!

    挣扎了两下,到底因为刚刚才病愈,没有多少力气,始终没能挣开她的魔爪。

    两边的丫鬟见状,都有些为难。两个小家伙都是府上的小祖宗,得罪哪个都不行,真叫她们不知如何是好。

    末了还是李裕的丫鬟上前委婉道:“二姑娘,我们家小公子……”

    她话说得晚了,这时候李裕已经憋不住了。

    谢蓁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李裕就一把将她推开,十分羞愤道:“你别碰我!”

    谢蓁猝不及防,被推得后退几步。

    双鱼赶忙从后面接住她,才不至于她摔倒在地。

    眼看着李裕转身就走,谢蓁懵懵地,仰头看双鱼:“他为什么生气了?”

    双鱼轻咳一声,小孩子也是有尊严的,而且李裕一看就是那种自尊心极强的小孩,她还是替他隐瞒比较好:“李小公子大约是不喜欢听歌。”

    谢蓁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不喜欢就不喜欢,直接跟她说不就好了?

    她觉得自己唱的不难听呀。

    正堂里,只见李裕脸色青白地回来了。

    宋氏一看吓了一跳,怎么脸色这么难看?连忙询问丫鬟发生何事,因为碍于冷氏也在唱,丫鬟支支吾吾说不清楚:“小公子遇见了谢二姑娘……”

    李裕看她一眼,说了声闭嘴。

    丫鬟立即噤声。

    他站在宋氏面前,垂头道:“我觉得身体不舒服,阿娘,我们回家吧。”

    没想到他出去一趟就跟变了个人似的,宋氏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听到这话,紧张地摸了摸他的额头,“该不是又烧起来了?”

    手心温热,并未有发烧的迹象。

    她松一口气,朝冷氏笑了笑:“孩子不懂事,让夫人笑话了。若不是夫人上回那副偏方,估计裕儿现在还不能好。”

    说着再次让李裕给冷氏道谢。

    没有那副药李裕虽然不会死,但也不会这么快痊愈。而且继续烧下去,谁知道会不会烧坏脑子?是以宋氏感激冷家,不是没有缘由的。

    冷氏摇摇头,“快别再谢我了,我们两家是邻居,理应互相帮衬才是。”往下一瞧,那李裕依然低着头不说话,“方才小公子说不舒服,不如请郎中来看看?”

    宋氏心里一股暖流,揽着李裕站起来道:“多谢夫人好意,不过我府里正好有郎中……时候不早,民妇也该告辞了。”

    他们来了好大一会,目下正是用午膳的时候。

    冷氏本想留她用饭,没想到她执意要走,便没强留。

    离开时,谢蓁不知从哪个地方钻了出来,紧挨在冷氏腿边,眨巴眨巴乌溜溜的杏仁眼,好奇地看着宋氏。

    上回去李家她没在,冷氏便给她介绍:“羔羔,这是宋姨。”

    谢蓁懂事地喊了声:“宋姨。”

    忽地冒出一个粉妆玉琢的小团子,宋氏差点舍不得走,这谢家人真是得天独厚的好条件,每一个都漂亮得让人自惭形秽。

    冷氏道:“这是李家小公子,比你大半岁,你当叫他一声哥哥。”

    谢蓁点点头,“小玉哥哥。”

    李裕脸色变了又变,想到接连在她面前丢人,以后都不想再见到她。

    儿子不说话,宋氏歉意地笑了笑,“裕儿天生腼腆,不太爱跟人说话,二姑娘莫见怪,日后熟了他就会话多起来的。”

    谢蓁一点也不介意,“小玉哥哥长得真漂亮,他不说话也好看。”

    李裕像被踩到尾巴的猫,忽然瞪她。

    宋氏离开时,谢蓁站在门口咧嘴一笑,可爱得不行。还说要他们常来她家玩,宋氏连连应下,走入李府。

    李裕刚回到家,就一个人关在房间里把衣服换了,从此暗下决心,再也不要跟谢家人有任何来往。尤其那个臭丫头,就算她长得再可爱,唱歌再好听,他也不喜欢她!

    送走宋氏和李裕,谢蓁蹦蹦跳跳地跟冷氏走回堂屋。

    还没到屋里,就见冷氏停下转身,一脸高深莫测地看着她:“羔羔,方才究竟发生了什么?”

    她疑惑不解,大眼睛眨啊眨,“阿娘指什么?”

    冷氏想起李裕刚才的态度,以及李家丫鬟没说完的半句话,“你跟李小公子见过面了?”

    她诚实地点头,指了指廊庑,“在那里见的。”

    那就可以理解李裕为何反常了,一定是她的好女儿招惹了人家,最后把人家惹怒了。冷氏叹一口气,羔羔从小古灵精怪,调皮捣蛋,这就算了,偏偏还最会装无辜装可怜,让她就算想教训她也不忍心。

    冷氏一开始以为两个孩子只是单纯的小打小闹,从双鱼口中得知前因后果后,才知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这,这个羔羔……

    难怪李裕走的那天,连脸都是白的!

    可怜的孩子,估计给他留下了不小的阴影……

    冷氏猜的不错,接下来两个月,宋氏虽然来过谢府几次,但却没再见过李裕。

    谢蓁还纳闷地问她:“宋姨,小玉哥哥为什么不来?”

    宋氏想起来时李裕坚定拒绝的模样,委婉一笑:“他这阵子身体不好,要留在家里养病。”

    谢蓁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没再追问。

    两个月后,从溽暑转入初秋,天气凉快不少。

    谢立青刚到青州入职为官,起初狠狠忙活了好一阵子,如今万事料理完毕,总算能闲下来了。正想带着一家五口去城外走走,便收到高府送来的请帖。高庆是总管府的录事参军,过几天是他母亲七十大寿,在府里大摆宴席,邀请青州不少官员前往。

    他们才搬来青州,好些方面都要走动,正好借着这次机会认识更多人。

    谢立青将这事跟冷氏说了,冷氏便开始着手准备那天的寿礼和衣饰。

    七月十七这一日,早早就把三个孩子叫醒了。

    谢蓁明显没睡醒,往冷氏怀里钻了钻:“阿娘怎么这么早……”

    冷氏捏捏她的小脸,让双鱼和双雀带她和谢荨去洗漱,她去柜子里挑选衣服。

    今天是她两个女儿头一回露面,定然要打扮得最漂亮才是。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