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皇家小娇妻 > 第4章 做客

第4章 做客

作者:风荷游月
    冷氏不打算在青州给女儿找夫婿,但这不代表她不想让女儿更出众一些。

    总不能丢了定国公府的人。

    正好前阵子刚给谢蓁和谢荨做了新衣服,布料是从京城带来的,青州有钱都买不到的真丝香云纱。一匹布刚好能做两件短衫,让她俩试了试大小,正正合适。另外给谢蓁配一条樱桃纹珊瑚红细罗裙,给谢荨配一条淡绿细罗裙,穿好后两个小丫头往跟前一站,照得整个屋子都亮堂了起来。

    冷氏又给谢荣新做了一件雨过天青色锦袍,手心手背都是肉,她公平得很,从不会亏待哪一个。

    再说了,就算不做,谢荣也不会跟两个宝贝妹妹计较。

    谢蓁和谢荨正站在铜盂跟前洗脸,两个小家伙都矮,够不到盆里的水,只能由丫鬟代劳盥洗。谢荨很快洗完了,而谢蓁却不老实地往她脸上洒水,一边洒一边笑嘻嘻地:“妹妹是小花,我要给你浇浇水。”

    谢荨只好再洗一次,气鼓鼓地说:“姐姐坏。”

    她想着反抗,却屡屡遭谢蓁欺负,末了两个小娃娃闹做一团,又笑又叫。

    只是洗个脸就洗了一刻钟,这样下去得折腾到什么时候?冷氏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对谢荣道:“你阿爹去叫马车了,一会就回来,你先看着羔羔和阿荨洗漱。”

    谢荣点了点头。

    哥哥一来,两个小家伙立马安分了。谢蓁上前拉住他的袖子,讨好地说:“哥哥给我洗我就不闹。”

    在她们两个眼里,哥哥虽然很有威严,但到底还是她们的亲哥哥。只要她们老实一点,无论她们有什么要求,他都会答应的。

    果不其然,谢荣接过双鱼手里的半湿的巾子,半蹲下来细细擦拭她的眼睛鼻子。“以后不能欺负阿荨。”

    谢蓁这回很乖,动也不动,一双乌黑大眼就像泉水涤过似的,明亮生辉,“我没有欺负她,我在跟她玩呢。”说完扭过一张白嫩嫩的小包子脸,看向一旁的谢荨,“对吗阿荨?”

    谢荨嗯嗯嗯连连点头。

    关键时刻倒挺会齐心协力地忽悠他。

    谢荣没说什么,拍了拍她的脑袋,继续给谢荨洗脸。洗完脸后再教她们俩用新盐跟薄荷洗牙,谢蓁学的很认真,这方面她跟别的小孩不一样,她很重视自己的身体,从小爱美,讲究精致。

    可算把她俩收拾好了,双鱼双雁给她们换上新做的衣裳,又给她们一人佩戴了一块长命锁。毕竟年小,不用梳复杂的发髻,梳个简单的花苞头才最显得娇憨可爱。双鱼往两人花苞头上缠绕攒丝珠花金链,最后突发奇想,往谢蓁光洁的眉心点了一颗朱砂痣。而谢荨额前有刘海,只能作罢。

    谢蓁凑到镜子前看了看,轻轻的一点,不是太浓重,她勉强还能接受。

    那颗朱砂点缀了她精雕细琢的脸庞,与花苞头相衬,更加玉雪可爱。

    可算把她们两个收拾完毕,冷氏换好衣服坐在铜镜前,略施粉黛,挽了一个简单的倾髻,头饰珠翠,花容月貌。

    谢立青在门口等了好一阵子,才算把妻子儿女等出来。

    打眼瞧见冷氏,他的眼睛亮了亮,再往底下一瞧,两个女儿更是叫人挪不开眼。尤其谢蓁粉粉嫩嫩的一团,年纪虽小,但已有倾城之资。平日里就够美够可爱了,这么一打扮,他更是喜爱得紧。

    谢蓁正牵着冷氏的手,一边走一边低头摆弄身上的银点蓝如意云头长命锁,抬头看到谢立青,张开双手飞快地跑过去:“爹爹!”

    谢立青赶忙蹲下来接住她,爱怜地摸摸她的脑袋,“怎么瞧着没睡醒一样?”

    她顺势腻在他怀里,可怜巴巴地撒娇:“阿娘老早就把我和阿荨叫醒了,爹爹我困……”

    冷氏看着女儿在丈夫怀里告状,宠溺地笑了笑。这么小就知道告状,真是个鬼灵精。

    谢立青哈哈一笑,把她抱上马车,“那就在马车上睡一会,反正到高府还有好一段路,咱们不着急。”

    抱完谢蓁再去抱谢荨,等两个娇滴滴的女儿都上了马车后,他看向冷氏:“今早累着你了吧?”

    冷氏睨他一眼,“说的什么话,羔羔和阿荨是我的宝贝女儿,我还能嫌她们累着我不成?”

    谢立青被她噎了一下,却不以为意,照样厚着脸皮道:“我这不是心疼你么。”

    语毕,一旁的谢荣从他们身边走过,面不改色地坐上后面那辆马车,就像没听到他们的对话一般。

    谢立青老脸有点挂不住:“这孩子……”

    冷氏推他一把,“还不快过去,再晚就误了时辰了。”

    谢立青只好也坐在后面那辆马车上。

    两辆马车缓缓启程,往城南高府驶去。

    谢家的人刚走,旁边李府门口才慢慢走出一个小身影。

    看着越来越远的马车,李裕心里悄悄松了一口气,还好没被他们看见。今天李府也受到了高府的邀请,李息清跟录事参军高庆是旧识,后来一个从商一个从文,几十年来都没有断过来往。李府也常常去高府做客,但没有哪一次,李裕是这么排斥的。

    他不想见到谢蓁。

    一想到上回他在她面前尿裤子,他就恨不得再也不要见到她。

    偏偏他们还住得这么近,有时她在院里的声音大了,他在家里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至于为什么能分辨出来?因为她那天给他唱歌,声音太好听,他一下子就记住了。

    宋氏从里面走出来,看到他站在门口:“裕儿,你在看什么?”

    李裕走到她身边,“没看什么。”

    宋氏不信,这孩子平时寡淡,若是没什么东西,他能站在门口看那么久?她往门外看了看,然而什么也没有,不再追究:“若是收拾好了咱们就出发吧。”

    李息清从后面走来,一把将他抱起来,笑呵呵往门外马车走去。

    一路靠在冷氏怀里,谢蓁着着实实地睡了一个好觉。

    及至高府门口,冷氏捏捏她的脸蛋把她叫醒,“羔羔,到了。”

    谢荨也攀上来,“阿姐阿姐……”

    谢蓁揉揉眼睛,一手牵着冷氏,一手牵着妹妹走下马车。面前是气派辉宏的高府,比谢府的大门还高还大,但是却比不得京城定国公府,一看便是用金银玉器堆砌起来的,没有大家世族深厚的底蕴。

    朱漆大门,连铜环都是漆金的。

    门口停了不少马车,看来他们来得不算早,还有人一早就到了。门口的仆从看过请帖,恭恭敬敬地把他们迎入府里。谢立青把装着寿礼的盒子交给他,“高大人呢?”

    仆从接过,“大人正在堂屋迎客,小人这就带您过去。”

    寿宴尚未摆开,距离午时还有一个时辰,男人们都聚在堂屋喝茶闲谈,女眷们则由丫鬟领着,到后院老太太的屋子里祝寿。不过今天来的人太多了,屋子里坐不下,老太太便移步后院八角亭,所有女眷都会在此处,远远看去花团锦簇,嫣红姹紫。

    穿绿色夹袄的丫鬟领着她们过去,朝亭子里端坐的七旬老太太道:“老夫人,谢夫人来了。”

    老太太虽是耄耋老人,但胜在心态年轻,比一般老人都有精神。

    她头戴卧兔,身穿绛紫富贵竹节纹比甲,笑容和蔼。

    亭子里坐了三五个年轻妇人,有三个是高家的儿媳妇,另外两个一个是巡抚夫人杨氏,另一个是谢立青手下一个官员的夫人。

    见冷氏过来,老太太起身相迎,“谢夫人来了,快请坐吧。”往下一瞧,一眼就被吸引住了,“这是谢夫人的千金?”

    冷氏让两个小家伙叫人:“羔羔阿荨,这是老夫人。”

    俩人齐齐叫了声老夫人,清脆悦耳。

    老夫人一下就喜爱到了心坎儿里,这谢家人真是会生,单看这两个女儿,就知不是普通人家能娇养出来的。

    她坐回正位,替冷氏一一引荐在座几人,右手边依次排开是三个儿媳妇,左手边是杨氏,方氏。

    高府几个儿媳妇和方氏对她都很客气,尤其方氏的丈夫在谢立青手下为官,待她更为殷勤。倒是杨氏有点眼高于顶,语气也很冷淡,大抵觉着自己丈夫的品阶比在场所有人的都高,才这么目中无人。

    不过冷氏不是一般人,因为她自己也很冷淡。

    她不是那种故意做出来的高姿态,而是天性如此,如果不是真心亲近,时常给人一种冷冰冰的感觉。

    她不会上赶着巴结人,更不会刻意对谁刻薄,总是这么不卑不亢的。

    杨氏在她这里碰了壁,心里不大痛快,轻轻地哼了一声。声音很轻,只有她自己能听到。

    谢蓁跟谢荨站在一边看花,谢蓁往杨氏那边看去一眼,眨眨眼,转回去继续跟妹妹说话。

    没一会亭子前面冒出几个小姑娘,为首的那个穿着百蝶穿花褙子和挑线裙子,约莫六七岁,梳着繁琐的发髻,神采飞扬地跟身边的小伙伴介绍什么。眉宇上挑,颇带着几分骄傲和得意,一看便是飞扬跋扈性子。

    她远远便唤了一声“祖母”,飞扑到老太太怀里。

    老太太嘴上让她小心点儿,心里却很受用,笑着问道:“潼潼带妹妹们去哪玩了?”

    这就是高府的大孙女高潼潼,大房嫡出,后面两个分别是二房三房嫡出的女儿,还有一个方氏的女儿叶知盈。几个女孩里数高潼潼最年长,其他几个都是四五六岁的模样,叶知盈正好跟谢蓁一般高。

    高潼潼指着前面的花园:“我带她们去湖边看了看,那里有莲花,开得可漂亮了。”

    老太太不大赞同:“湖边湿滑,日后不能再领着妹妹去了。”

    高潼潼骄傲地说:“祖母忘了我会水呀,妹妹掉进去,我会把她们都救出来的!”

    那也不行,眼看老太太要训人,高府大太太立即将她领过去,“祖母说什么就是什么,不许顶嘴。”

    高潼潼不大服气,但嘴上还是说,“我知道了。”

    大太太徐氏正好把谢蓁和谢荨介绍给她,“这是谢夫人的女儿,她们都比你小,今日你就麻烦你好好照顾她们了。”

    两个小家伙闻言转头,竟是一个赛一个地漂亮。

    两双眼睛齐齐看着她,高潼潼好半响才道:“那么多人都要我看,我哪看得过来?”

    她从小被人夸标致,自己也觉得自己很好看,然而今日站在这两个小姑娘面前,居然无端端生出几分自卑感。尤其左边那个头上点朱砂的,好看得就像画里走出来的小狐狸精,她一看就不喜欢。

    徐氏眼一瞪,她就改口道:“知道了知道了,我会好好看着她们的。”

    短短一个时辰内,接二连三地来了不少妇人,其中不乏有带孩子来的。三三两两的孩子聚在一块,一眼瞧去,唯有亭子旁边站着的两个玉娃娃最惹眼。

    她们在的地方,瞬间就成了一幅画卷。

    谢荨伸手去够台子上的秋菊,可惜长得太矮,半天了都没够到。

    谢蓁实在看不过去,踮起脚尖便要帮她。正要摘到时,听见后面有人小声说:“李家夫人来了。”

    宋姨?

    小玉哥哥来了么?

    她转头看去,脸上满是惊喜。

    可惜宋氏身边空无一人,根本没看到李裕的影子。

    他没来么?谢蓁顿时失望地瘪瘪嘴,小玉哥哥那么漂亮,她还想多看几眼来着。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