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皇家小娇妻 > 第8章 中秋

第8章 中秋

作者:风荷游月
    很快,谢蓁从远处跑来,把谢荨上上下下都看了一遍。还好妹妹没有受伤,就是哭的有点厉害。

    她扭头,圆溜溜的杏仁眼瞪向高潼潼,很是愤怒。

    高潼潼心虚地看了看她,再看看谢荣,连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我不是,不是故意的……”

    谢荣面无表情地问:“不知道阿荨做错了什么,让高二姑娘对她如此动怒?”

    如果不是他刚好赶来,谢荨恐怕已经撞到假山上了。她才三岁,若是出了什么好歹,他怎么跟爹娘交代?究竟多狠毒的心肠才会对这么小的孩子动手?

    高潼潼好不容易见到他,没想到却是以这种方式。

    八岁的小姑娘,已经知道的不少了。

    她开始后悔,早知道刚才应该对谢荨客气一点……怕自己在他眼里的形象一落千丈,她试图辩解:“她想看我头上的簪子,但这是高洵送我的生辰礼物,我怕她弄坏,所以没让她看……后来她要抢,我才不小心推她的……”

    谢荨虽然在哭,但耳朵还是很灵敏的,听到这句话立刻着急地抬头:“哥哥我没有抢,我没有……”

    谢荣收回视线,用手擦掉她脸上的泪花儿,“你想要她的簪子?”

    谢荨脸上挂着眼泪鼻涕,委屈地点了点头。

    谢荣没有一点责怪她的意思,摸摸她的花苞头,“这有什么,明日哥哥上街给你买一支更好看的。阿荨这么漂亮,应当衬更漂亮的簪子。”

    言下之意,就是高潼潼那支不够好看。

    高潼潼臊得满脸通红,他的话比直接羞辱她还难受。她顿觉无地自容,亏她来之前还精心打扮了一番,可是他连看都没多看一眼。

    把谢荨哄住之后,谢荣再次看向她,恢复清冷的表情:“这是谢府,是阿荨的家,高二姑娘既然来府上做客,便应懂得做客的礼数。你若是不懂,以后大可不必再来。”

    别看谢荣虽小,但可是极其护短的。他的两个妹妹最是宝贝,谁若不长眼地欺负她们,他必不会客气。

    目下高潼潼就是个例子,她是被家里宠坏的小姑娘,何曾被人当面数落过?当即受不住了,恼羞成怒地抛下一句:“有什么好稀罕的,不来就不来了!”

    说罢闷头跑出春花坞。

    远处荡秋千的两个小孩见姐姐跑了,也没想那么多,兀自玩的欢乐。

    高洵目睹了全过程,替自家姐姐道歉:“对不起,我回去会告诉伯父伯母,让他们说说阿姐的。”

    谢荣没说什么,抱起谢荨往外走,转身的时候对谢蓁说:“我先带阿荨回去,羔羔,你也小心点,别弄伤自己。”

    这话既是叮嘱,也是警告高洵。

    谢蓁点点头,目送哥哥妹妹远去。

    经历方才那一出,谢蓁和高洵都没有了玩乐的心情,俩人坐在池塘边上,都有些闷闷不乐。

    谢蓁伸手戳了戳大千岁的头,大千岁立即缩回龟壳里。

    高询问她:“阿荨为何非要看阿姐头上的簪子?”

    谢蓁僵了下,做贼一样四下看了看,见没有别人,才小声地说:“我告诉你,你不可以告诉别人。”

    难道是要分享秘密?高洵受宠若惊:“当然!”

    于是谢蓁趴在他耳朵上,叽里咕噜把事情缘由说了一遍,说完愧疚地耷拉下脑袋:“所以我才想给阿娘重新买一个。”

    高洵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难怪姐妹俩对高潼潼的簪子这么上心,原来是因为这个……

    他拍拍胸脯,小男子汉一样,“你放心,我一定给你找到个一摸一样的!”

    谢蓁一喜,总算露出笑容,笑得高洵轻飘飘的。

    送走高家一行人,冷氏回到正房,一眼就看出自己的妆奁被人动过了。

    叫来双鱼双雁询问,才知是谢蓁和谢荨搞的鬼。她本想把两人叫来问问怎么回事,但是这俩小家伙都一副神神秘秘的模样,生怕别人不知道她们心虚,满脸都写着“我做了坏事”。

    看着面前忸怩的俩人,冷氏心中有了主意,换成另一种态度:“听说今天阿荨受委屈了?”

    谢荨趁机到她跟前诉苦:“阿娘,高潼姐姐推我……”

    冷氏摸摸她的头,“她为什么推你?”

    她嘤咛:“因为我想看她的簪子……”

    冷氏把她抱到腿上,语重心长地教育:“以后你们想要什么,阿娘都会给你们买,用不着羡慕别人,知道吗?也不能乱拿别人的东西,今日一事就算是个教训,以后切记不可如此了。”

    两个小家伙听话地点了点头。

    冷氏是富养闺女的典范,在吃穿用度方面,从来不会委屈了两个女儿。原本家境就不错,再加上冷氏的娇生惯养,不难想象养出来是怎样娇滴滴的小姑娘。

    嘴上虽然教育她们,但冷氏心里却是另一番主意,高家的二女儿不是好相与的,日后应当让女儿少跟她接触才是。

    谢蓁见阿娘没有生气,好像没发现她们打碎了她的发簪,磨蹭了一会才开口:“阿娘,我明天想跟高洵一起上街,可以吗?”

    冷氏想都没想:“不可以。”

    她失望地啊一声,上前抱住冷氏的腿,仰起新月般皎白的脸庞,“为什么不可以?为什么,为什么?”

    这是撒起泼儿来了。

    冷氏捏捏她的鼻头,“明天是中秋,你当然得留在家里过。”

    中秋是团圆的日子,就应该一家人坐在一块儿吃饭赏月,出去逛什么街?冷氏很不赞同。

    谢蓁跟高洵约好了,岂能在她这里落败,挤了挤终于挤出眼里的泪花儿,使出浑身解数撒娇卖萌:“我就出去一会会,晚饭前一定能回来……阿娘就让我出去吧,让我出去好不好?我保证以后都乖乖的!”

    冷氏差点招架不住,末了一狠心还是拒绝了。

    就在谢蓁走投无路时,谢立青回来说明天要带谢荣一起上街,天快入冬了,正好给孩子们裁些布料做冬衣。谢蓁有如看到一线生机,缠着谢立青说她也要去。

    谢立青心肠软,没坚持多久就答应了。

    谢蓁欢喜地在他腿边绕圈圈,“爹爹真好,爹爹比阿娘好!”

    冷氏一脸无奈。

    中秋这天,谢蓁起了个大早。

    昨天夜里刚下过雨,天气比往常都凉,她便给自己找了个件绣绫衫换上,系一条湖绿夹纱裙。双鱼伺候她梳洗完毕后,她一路蹦蹦跳跳地来到堂屋,尚未走近,便听到里面传来高洵的声音。

    原来高洵比她起得更早,他一直记挂着昨天他们的约定,天未亮就跑到谢府来了。

    “我带了七八名侍从,一定能保护好阿蓁的。”他向谢立青和谢荣表态。

    谢荣沉默了下,毫不犹豫地拒绝:“不行。”

    就算带再多人,他那么瘦小,万一真出事了哪能保护妹妹?

    高洵说服不了谢荣,转而看向谢立青:“谢伯父,你相信我……”

    谢立青咳嗽一声,他跟儿子一个意思,也是不大赞同:“正好我们也要出去,你若是不介意,不如跟我们一块走?”

    高洵小少年很失落,还以为今天能跟谢蓁单独相处的,有一个李裕就算了,难道还要多一个父亲一个哥哥吗?他纠结了一会儿,“伯父要去哪里?我到时候去找你们,我答应了阿蓁,要给她买簪子的。”

    谢立青便把今日的行程大概跟他说了一遍,他这才离开。

    谢蓁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进屋问道:“爹爹,高洵为什么走了?”

    谢立青笑呵呵地把她抱起来,“高小公子想带你出门,被爹爹拒绝了。他说要带你去买簪子,羔羔,你想要什么簪子?”

    这个高洵,怎么什么都说了!

    谢蓁一边生气,一边怕被发现端倪,便撒谎道:“阿荨喜欢高潼潼头上的发簪,我就想买来送给妹妹。”

    这个谎撒得好,谢立青果真没有追问,领着她和谢荣走出家门。

    高家的马车停在李府门口,高洵眼睁睁地看着谢蓁和父兄一起走远,她还朝他挥了挥手。

    高洵踢了踢脚下的土,心想李裕怎么还不出来……他再不出来,他就跟着阿蓁一起走了!

    中秋佳节,街上比往常都要热闹。熙来人往,吆喝连连,琳琅满目的商铺看得人目不暇接。

    谢蓁跟着父亲来到布坊,还帮忙挑了好几匹阿娘喜欢的料子,她给自己和妹妹也各挑了两匹。别看她年纪小,审美眼光却是很独到,挑的颜色就连布坊掌柜都赞不绝口。

    谢立青又带她和谢荣去书铺买了几本书,不知不觉逛了一个时辰。

    三人在一处茶楼歇脚,高家的仆从过来传话:“大人,我家公子已经在楼下等着了,能否请二姑娘下去一趟?”

    谢立青到底不放心,但又不好屡屡拒绝,怕伤了小孩子的心,于是抱起谢蓁道:“我下去看看。”

    楼下,高洵让车夫把马车停在路边。

    车厢里,李裕不大理解:“为何要停在这里?”

    高洵笑得一脸神秘:“等人。”

    他不以为意,掀起窗帘往外看去,正好看到谢立青抱着谢蓁下楼。

    阳光柔和,照在谢蓁玉润冰清的小脸上,她脸上挂着笑意,看起来又可恶又可爱。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