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皇家小娇妻 > 第12章 元宵

第12章 元宵

作者:风荷游月
    来人是东平王。

    前阵子太后高寿,东平王从封地赶往京城特为太后祝寿,现在带着侧妃赶回东平,正好路过青州益都县,便拖家带口地来看望谢立青了。东平王和谢立青打过交道,彼此互相欣赏,是难得的君子之交。

    东平王妃身体不适,是以此行并未带她一起出来,只带了一名侧妃。

    侧妃秦氏跟冷氏一般年纪,容貌姣好,身如蒲柳,瘦弱得好像一阵风就能刮走似的。她怀里抱了一个襁褓婴儿,看起来才几个月大。

    冷氏和谢立青在前面会客,谢蓁也跟了过去,原本是想凑热闹的,没想到东平王居然送了她两盏漂亮的莲花灯。她开心地接过,甜甜地道了声谢,转身跟冷氏说要拿回去跟妹妹一起玩。

    冷氏没反对,摸摸她的脑袋,“去吧。”

    临走的时候,谢蓁恰好对上侧妃秦氏的视线。她天真无害地弯起眸子,朝秦氏笑了笑。倒是秦氏的目光很有几分复杂,一直看着她走到菱花门外面,才落寞地收回视线。

    谢蓁一手提着一盏花灯,兴高采烈地来到后院,正好看到谢荣跟谢荨一人端着一只瓷碗,正坐在廊下吃元宵呢。廊下摆了一张花梨木螺钿小几,地上铺着厚厚的绒毯,四周还烧着火炉,他俩分别坐在两边,别提有多惬意了。

    谢蓁顿时有点生气,气鼓鼓地来到他们跟前:“哥哥和阿荨吃元宵怎么不叫我?我也想吃!”

    谢荣放下碗,忙让丫鬟再去盛一碗红豆馅儿的。

    他刚才到这里来,看到谢荨正好在吃元宵,周围没个大人照顾,便索性坐下来跟她一起吃。没想到刚好被谢蓁看到了,小家伙还挺介意,鼓起腮帮子坐在他和谢荨中间,小嘴儿翘得老高。

    谢荨用银勺舀了一个圆滚滚胖乎乎的元宵送到她嘴边,有点愧疚有点讨好地说:“姐姐吃。”

    她看了一会儿,张开粉嫩小嘴,一口吃了下去。

    不多时双鱼把她的那碗端了上来,放到她跟前,她吃了两口,总算不生气了,这才想起来还有两盏莲花灯。她把身后的莲花灯拿起来放到桌几上,一盏推给谢荨,一盏留给自己,“这是东平王送给我们的,你看看喜不喜欢?”

    谢荨两眼发亮,虽然她很喜欢莲花灯,但是她对于吃更加执着,一直把碗里的元宵吃完后,她才伸手去够莲花灯。那莲花灯共有三层,每一层都漆了不同的颜色,把里面的灯芯点燃时,映照得外面的花瓣五颜六色,漂亮极了。

    姐妹俩爱不释手,当场就在院子里玩了起来。

    两个小家伙一前一后,从这头跑到那头,清脆的笑声传到隔壁李家,使正在吃饭的李裕听得一清二楚。

    李裕咬一口元宵,皱了皱隽秀的眉毛。

    什么事这么高兴?就不能笑得小声点么?

    自从上回上街后,两家的父母就没允许他们再出过门,大抵是有些后怕,就连谢蓁也很少出府了。谢立青和冷氏曾来过李府登门道谢,连送了不少礼物,感谢李裕把谢蓁从街上背回来。谢蓁没有来,听说是受了惊吓,最近胆子有点小。

    听见刚才那笑声,李裕怎么一点也没觉得她胆子小了?

    不是挺生龙活虎的么。

    傍晚东平王带着侧妃准备启程,却遇到一场大雪。

    雪下得毫无预兆,越下越大,雪花飘飘扬扬地从天上落下来,搓绵扯絮一般,转眼就在地面铺了薄薄一层。

    看看天色,晚上似乎还有更大的风雪。东平王为了安全起见,只得暂时留宿谢府,等明日天晴了再出发。

    好在谢府房子多,谢立青赶忙命人收拾出几间空房子,烧上火炉,把被褥绒毯用熏香熏了一遍,里里外外都打扫干净,这才请东平王进去居住。侧妃秦氏住在西厢房,因为带着孩子,是以冷氏另外指派了一名嬷嬷过去照顾。

    那嬷嬷是谢蓁的乳母,照顾孩子很有几分经验,因为跟着冷氏时间长了,在府里颇受尊敬。

    秦氏把孩子放到床上,在梳妆台前坐了一会儿,没有休息的打算,反而披上狐裘披风往外面走去。陈嬷嬷跟在后面把手炉递上去,“外面天冷,娘娘当心着凉。”

    外面雪下个不停,她站在门口看了一会儿,眼含惆怅,不知是冻得还是怎么,脸色愈发白了。

    陈嬷嬷觉得奇怪,便没有再拦,陪着她一起站在门口。

    少顷她拢了拢肩上的狐裘,随口问道:“谢夫人此时在做什么?”

    陈嬷嬷答道:“夫人正在堂屋陪二姑娘三姑娘说话。”

    她点点头,又问:“这么冷的天,谢大人不在府上么?”

    陈嬷嬷心中觉得奇怪,但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老爷公务繁忙,目下应当在书房百~万\小!说。”

    一个东平王的侧妃,无端端关心起她家老爷夫人做什么?陈嬷嬷不得不多长个心眼儿,然而秦氏后面的问题都问得十分正常,无非是些家常琐事,比如冷氏平常怎么带孩子的,都做些什么,跟谢立青如何相处等等。

    她是刚生过孩子的人,问这些问题实属情理之中。

    陈嬷嬷一一答了,她在门边站了好一会儿,很快寒气侵体,禁不住打了几声喷嚏。

    陈嬷嬷准备让人去请大夫,秦氏却说:“我的丫鬟们对青州不熟悉,还是嬷嬷去比较好,免得耽误了时间。”

    侧妃娘娘发话,身为下人没有不从的。陈嬷嬷应了声是,先去请示了冷氏,然后才去街上请大夫。

    等她半个时辰后回来时,秦氏的房门却闭得严严实实,守在门口的丫鬟说:“我家娘娘睡下了,嬷嬷明早再来吧。”

    不是着凉了?又不需要看大夫了么?

    陈嬷嬷面露疑惑,站在门口踟蹰不定。她是个下人,断然不敢闯进去惊扰侧妃好眠,但又怕侧妃生病牵连自己。犹豫了好一会儿,才长叹一口气,转身去正房把这事儿告诉冷氏了。

    书房炭火烧得旺盛,直把人全身都烤得暖融融的。

    谢立青坐在翘头案前处理公务,把衙门近几日的案子都看了一遍,整理好思绪,提笔记在纸上。抬头一看,窗外雪花还在纷纷扬扬地下,有几片透过槅扇飘进书房,落在翘头案上,眨眼就融化了。

    他揉揉脖子,叫来下人端上一杯茶,喝过茶后又坐了一会儿,才起身走出书房。

    下人替他撑起一把油纸伞,他闲庭信步地走出院子,没走几步,便看到前方一个袅袅婷婷的身影。

    那抹纤细的身影被雪色模糊了,远远看去,更加显得单薄。

    走到跟前一看,竟然是东平王侧妃秦氏。

    谢立青弯腰行礼,“见过侧妃娘娘。”

    秦氏让他起来,弯唇一笑,“听嬷嬷说谢大人这么冷的天还在办公,真是太辛苦了。”

    谢立青坦然一笑,“有劳娘娘关心,伯年并不觉得辛苦。”

    雪有渐渐下大的趋势,鹅毛一般缠绕在两人周围。谢立青一身藏蓝长袍落了不少雪花,秦氏抬手想替他掸去,被他不着痕迹地躲过了。

    他刚过而立,与年轻时没什么两样,反而多了几分成熟稳重,比十几岁的时候还要俊美。

    秦氏脸色有些尴尬,收回手去,接过丫鬟手里的食盒,“这是我刚从厨房拿的点心,我见前面有个亭子,谢大人若是不介意,可否同我过去一同吃些点心?”

    谢立青蹙了蹙眉,婉言拒绝:“这恐怕不合礼数……”

    他现在只想回去见妻子冷氏,抱抱两个可爱的女儿,一家人围在火炉周围说说话。外面实在太冷,他不想多待,更不想再跟眼前的人有任何瓜葛。

    刚说了要走,秦氏便含着泪眼跟上来,“表哥真对我一点感情都没有了么?”

    许久没听到这两个字,谢立青猛地哆嗦了下,头皮阵阵发紧。

    他说:“娘娘现在是东平王侧妃,说话还是要慎重。”

    话没说完,秦氏就来到他跟前,泪水盈眶,纤薄的身子抖如风中落叶,“你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气我嫁给王爷,所以如今才对我这般冷漠?”

    这是哪儿跟哪儿?他完全没有这么想过……谢立青看了眼两边的婢仆,他真心诚意把东平王当朋友,若是这事传到东平王口中,他还怎么做人?

    说到底,只能怪他当初年少无知。

    秦氏跟他是表兄妹,幼时没了父母,便一直寄住在定国公府。定国公府几位公子里,她跟庶出的谢立青关系最好,常常跟在他后面叫表哥。

    谢立青彼时十五六岁,情窦初开的年纪,也动了心。偶尔私底下碰见,会多说几句,但也恪守君子之礼,没有逾矩的。

    正当谢立青准备跟母亲坦白,请娶秦氏的时候,恰好赶上东平王选妃。秦氏跟着几个姑娘去了,被王府的朱甍碧瓦所吸引,回来后魂不守舍,想尽一切办法吸引东平王的注意,最终被东平王收入府中为侧妃。

    起初谢立青委实抑郁了一阵子,但很快就过去了。尤其他娶了冷氏之后,才明白什么叫真正的情爱。

    现在他对秦氏没有少感情,再见面时也激不起心上任何波澜,更别提刻意对她冷漠什么的。

    他绕过她往前走:“东平王是位好夫婿,娘娘不该背着他做这种事。”

    秦氏情急之中抓住他的手,楚楚可怜,“你不知道他对我……”

    谢立青尚未来得及挥开,一抬眸恰好看到小径尽头站着冷氏和谢蓁。冷氏一脸平静地望着这边,倒是谢蓁裹得严严实实,远远看去像个小雪球。她披着白色滚毛斗篷,头戴白色天鹅毛帽子,帽子下一双乌溜溜的眼睛正好奇地盯着这边。

    谢立青大冬天惊出一身冷汗,连忙甩开秦氏的手。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