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皇家小娇妻 > 第14章 雪仗

第14章 雪仗

作者:风荷游月
    李裕把她刚才鬼鬼祟祟的举动看在眼里,拧着眉毛问道:“你在干什么?”

    他来找谢蓁,原本只想在正堂等着,但是被丫鬟热情地带到后院来了。双鱼说她在这里,他就跟到这里来,远远地看到她把耳朵贴在门上,不知在偷听什么。

    这是他第一次主动找她,谢蓁很惊喜,上前拉着他的手往回走,“你过来帮我一起听听,阿娘跟阿爹怎么了?”

    双鱼哪能真让他们听墙角,若是让老爷夫人知道,她还要不要活命了……连忙面红耳赤地把他们拦在门口,好言好语地劝哄:“姑娘别担心,老爷和夫人好好的……既然李小公子来找你,不如我带你们去别的房间坐坐把。”

    谢蓁仰起头,眼里都是好奇:“他们真的没事么?”

    双鱼好歹是个清白的黄花闺女,得知老爷夫人在屋里恩爱,自然不好意思站得太近,所以到附近走了一会儿。未曾想居然把这位小祖宗放了进来,给自己惹了个大.麻烦,她忙点头,“真的没事。”

    她千方百计把这二位哄走了,临走时谢蓁还嘟嘟囔囔:“可我明明听到了……”

    李裕扭头问她,“听到什么?”

    谢蓁想起阿娘那种似欢愉又似痛苦的声音,天真无邪地学给他听:“就是嗯嗯啊啊……”

    吓得双鱼连忙捂住她的嘴,小祖宗啊,这是能乱说的么!

    日后长大了若是还记得这幕,不得后悔死啊?

    好在李裕也是孩子,同样听不懂是什么意思,俩人很快揭开这一页,穿过廊庑回到刚才堆雪人的院子。她和谢荨堆的雪人还在,但是谢荨已经不知道跑哪儿去了,院子里只剩下谢荣在揉雪球。

    谢蓁跑上去,“哥哥,阿荨呢?”

    谢荣把揉好的雪球放到一旁,站起来掸了掸肩上的雪花,笑着看向她身后。

    下一刻,谢蓁只觉得脖子一凉,被人砸中了一个雪球。

    她捂着脖子转身,果然看到谢荨裹着红色的小棉袄,站在杉树下得意地笑,“姐姐笨蛋!”

    这个小混蛋,居然敢欺负她?谢蓁努力装出生气的样子,但是却憋不住咧嘴一笑,弯腰拾起哥哥揉好的雪球,往她站的地方砸去。雪球正好砸在谢荨缎面软靴上,她惊叫着往旁边躲去,站稳之后,赶忙蹲下搓了一个小小的雪球,挥手一扔,没瞅准,正好扔在谢蓁后面的谢荣身上。

    她立即站好,乖乖认错:“哥哥对不起。”

    说刚说完,就埋头继续揉雪球,跟谢蓁乱作一团。

    谢荣当然不会真跟她们生气,她们俩在一旁扔雪球,他就在树下给她们揉雪球,笑着看她们打闹。

    李裕是来找谢蓁说正事儿的,没想到她竟玩了起来,在旁边等了好一会儿,最后实在太倒霉,被谢蓁的雪球砸了个正着。

    他只觉得眼前一花,抹了抹脸,便看到谢蓁笑得一脸狡猾,“小玉哥哥你没事吧?你怎么不躲啊?”

    他气噎,他倒是想躲,但她就在他面前扔的,他能躲到哪儿去?

    明摆着是故意扔他的!

    李裕毫不客气地反击,可惜谢蓁这鬼丫头身子太灵活,像条小鱼儿一样,怎么都砸不中他。末了姐妹俩居然齐心协力地对付起他来,一个在前一个在后,把他逼得无路可走,身上头上都是雪花。

    李裕气急败坏地瞪向她:“谢蓁!”

    这是他第一次叫她的名字,满满的都是咬牙切齿的味道。

    谢蓁眨巴眨巴水汪汪的眼睛,“嗯?”

    就算她装无辜,他也不会放过她的!

    李裕跳起来,毫无预兆地将她扑倒在地,半骑在她身上,紧紧地按着她的肩膀不让她乱动,恶狠狠地瞪了她许久,忽然低头一口咬在她苹果般红润白嫩的脸颊上。她的皮肤很滑,李裕咬了两口没咬住,第三口总算咬住了,正想加大力道,她却轻轻地哼了一声,声音又软又细,小猫一样。

    李裕顿时停了下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有点舍不得下口了。

    他咬的时候好几次没掌握好力道,舌头舔到她的脸颊上,痒痒的湿湿的,伴随着他牙齿的磕磕碰碰,她总算觉得有点疼了。谢蓁被他压得喘不上气,眼里含了一汪水,粉唇微张,带着些错愕和抗拒,“小玉哥哥好沉……”

    李裕精神一振,霍地从她身上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雪:“上回我背你的时候,你也很沉。”

    谢蓁挂着两个牙印和一脸口水坐起来,拿袖子擦了擦,不由自主地嫌弃起来,“噫……脏死了。”

    李裕脸色更青,“一点也不脏。”

    谢蓁小姑娘是最爱干净的,虽然她喜欢小玉哥哥,但是不代表可以随便被他啃脸。于是她拿袖子认认真真地擦了一遍,总算把他的口水都擦干净了,站起来扭头就往自己屋里跑。

    双鱼问:“姑娘去哪儿?”

    她远远地答:“我要洗脸!”

    李裕抿了下唇,很不痛快。

    总算洗完脸后,谢蓁的花苞头因为方才打雪仗弄乱了,双鱼又重新给她梳了个头发,缠上两条细细的珠花金链子,链子两头分别挂了几个小铃铛,走起路来铃铛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

    屋里炭火烧得旺盛,房间里暖融融的,与院外全然两个世界。谢蓁脱掉缠枝牡丹金宝地小袄,里面只穿了件水红夹衫和斜襟半臂,踩着软靴在屋里跑来跑去。双鱼担心她着凉,在后头撵着让她穿上小袄,她却怎么都不听。

    谢蓁兴致盎然地来到李裕跟前,早就忘了刚才的不愉快,“小玉哥哥找我什么事?”

    李裕也觉得她穿的太少,明明比别人都娇气,动不动就发烧生病,为什么不好好照顾自己?但是他不会多管闲事说出来的,他让外头李府的丫鬟进来,从她手里接过一个花梨木盒子,放到桌上,“上回我把你的簪子弄断了,我说过会赔你一个。”

    谢蓁被双鱼抱到凳子上,伸手打开盒子,一眼就看到了阿娘的那根簪子。

    她哇一声,“小玉哥哥在哪儿买的?”

    李裕说不是买的,他指指簪子中间那圈镶金,“这是你上次买的那支,我让人接起来了。”

    他一说,谢蓁才发现果然是这样,中间接起来的那层金子外表雕了一圈水波纹,极其自然,丝毫不显得突兀。谢蓁捧着簪子左看右看,对李裕佩服得不行,对于刚才拿雪球扔他的事深表愧疚。

    没想到更愧疚的在后面,李裕又从怀里掏出一块长命锁,正是谢蓁当在首饰铺的那一个。

    他说:“这块锁是你的么?我让人换回来了。”

    他当然不会告诉谢蓁这是他特意让人去换回来的。他就是觉得这锁挺漂亮,随意给人有点太可惜了。

    他的想法跟冷氏一样,自从冷氏知道她把银点蓝如意云头长命锁给了首饰铺掌柜后,不止念叨了她一次。谢蓁没想到还能找回来,高兴地戴在脖子上,由衷地说:“谢谢小玉哥哥!”

    说完见李裕一脸的汗,她疑惑地问:“你很热么?”

    他摇摇头。

    后来才知道那是雪融化之后的水。他脸上头上的雪花被屋里火热的温度一烤,很快融化开来,变成水珠一滴滴滑落。

    双鱼借来谢荣的衣服想让他换上,他却说什么都不肯。

    谢蓁掏出自己柔软的绢帕,站到他面前,一点一点仔细地给他擦水珠,语气颇有点讨好的意味,“对不起啊。”

    李裕不吭声,显然没接受她的道歉。

    于是她擦得更卖力了,标致的小脸几乎贴到他的脸上,又长又翘的眼睫毛轻轻一颤,扫到他的鼻梁上。她说:“小玉哥哥刚才咬我,我都没生气。”

    李裕说:“那是你活该。”

    而且她怎么没生气?她明明嫌弃他脏了。李裕心想。

    如果今天不是受了爹娘的嘱托,他根本不会过来……想起李息清和宋氏,李裕总算想起今天来的主要目的,“下个月我家要去普音寺上香,那里后山有一片桃林,阿娘让我问问你们,要不要一起去看桃花?”

    谢蓁想也没想,“去!”

    李裕忍不住泼她冷水,“你先去问问冷姨吧。”

    她丝毫不减兴致,欢快地嗯了一声。把他脸上脖子上的水珠擦干净后,又拉着他站在火炉前烤了好一会儿,才肯让他回家去。

    李裕走后,谢蓁立即跑到正房去找冷氏。

    此时房门已经开了,冷氏坐在镜奁前,谢立青在后面替她梳头。

    谢蓁小跑过去,“阿娘,阿娘,我有东西要给你看!”

    冷氏看着跟平常没什么两样,但是眼里却满含春意,平添几抹娇艳,与她冷淡的气质非但没有冲突,反而相得益彰。

    她问道:“什么东西?”

    谢蓁献宝似的把簪子捧到她跟前,期待地问:“是不是跟阿娘的簪子一模一样?这是我上次给你买的,可惜后来弄断了,小玉哥哥重新接了起来,他是不是很厉害……”

    小丫头喋喋不休,冷氏却听得很有耐心。

    她笑了笑,“是很厉害。”

    谢蓁又指指自己脖子上的长命锁,“这个也是小玉哥哥给我找回来的。”

    那语气,自豪得不得了,就跟炫耀自己家的大千岁生了小千岁一样。

    见冷氏笑了,谢蓁便跟她说起今日李裕来的目的,她听完之后,没有多想就答应下来了,“来青州这么久,都没有好好逛逛,正好趁着这次机会带你们出去走走。”

    谢蓁雀跃地欢呼一声,花苞头下的铃铛一起一伏,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

    她开始期待起下个月了。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