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皇家小娇妻 > 第20章 特殊

第20章 特殊

作者:风荷游月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

    不知不觉已经来到青州两年。『樂『文『小『说|

    谢蓁在自家院里过完了七岁生日,收到了爹娘和哥哥送的礼物,分别是一条粉色箜篌项链和吉庆有余纹银帽花。还有一个定国公府老太爷特地从京城送来的礼物,是一条绿松石十八子,价格斐然,有辟邪消灾之效。

    定国公府几个孩子里,老太爷是最喜欢谢蓁的,这两年一直念叨着她,想得厉害,常常问她什么时候回去。

    只不过谢蓁还小,不能离开父母身边,短期内恐怕是回不去的。

    谢蓁人虽小,但鬼点子一点不少,既然不能回京,她便规规矩矩地趴在桌案上给老太爷写起信来。谢立青欣慰地摸摸她的脑袋,“羔羔有什么字不会写的,可以问爹爹。”

    谢蓁骄傲地吐了吐舌头,“我都会写,阿爹别小瞧我。”

    她洋洋洒洒写下大半页,谁都不让看,自己用火漆封好,交给谢立青手上,让他帮自己送进京城。

    谢立青去外面联系好人后,顺道还听说了一个消息。

    李府李息清的妹妹从婆家回来了,还带回来一位七八岁的女儿。听说这位大姑奶奶早年曾嫁给一位商贾,三年前那商贾出海时被海水淹了,至今没能回来。那商贾之母非说是她把儿子克死的,对她非打即骂,她在婆家日子过得不好,如今终于受不了了,过来投奔哥哥家。

    这都不是什么稀罕事儿,附近邻居该知道的都知道了。

    谢立青将此事跟冷氏一说,冷氏收拾了一下笸箩里的针线,“那就抽空过去看看吧。”

    谢立青也是这个意思,毕竟是邻居,应该时常走动。自从上回两家孩子在普宁寺出事后,他们两家就变得谨慎许多,尤其李家,平常连他们出门都极少见到。

    晚上吃饭时,谢立青在饭桌上说起这事。

    谢蓁第一个表态,“我要去,我要去!”

    她跟李裕有好几个月没见了,搁在别人家没什么,可他们两家只隔着一道墙,便显得有些匪夷所思。

    谢立青问另外两个孩子,“你们呢?”

    谢荨头也不抬地吃饭,“姐姐去,我也去。”

    谢荣没什么意见,妹妹去他当然要跟着保护妹妹。

    于是这事儿就这么定了,明日一早他们去李家做客,谢立青让人先递了拜帖,免得到时候太过突兀。

    夜里下了一场小雪,早上起来就停了,地上积了薄薄一层雪花,清晨阳光一照就都化了。

    天气比昨日冷,冷氏担心三个孩子冻着,便让他们每人多穿了一件衣裳。谢蓁披上米白镶边狐狸毛斗篷,梳了个花苞头,往太阳底下一站,浑身雪白,几乎要跟院里的积雪一起融化。

    偏她笑得跟个小太阳一样,牵着谢荨一蹦一跳地走在前面,时不时回头催促阿爹阿娘走快点。

    两家这么近的路,她还嫌走得慢。

    *

    到了李家,李息清和宋氏早已在正堂迎接他们。除此之外还有一位穿青缎比甲的妇人,模样跟李息清有几分相似,应该就是李息清的妹妹李氏。

    李氏在婆家受气多年,举止很有几分拘束,见到冷氏和谢立青后深深一拜,“见过知府大人,见过夫人。”

    冷氏朝她点了点头,不冷淡也不多热情。

    这下让李氏更加惶恐,还当她不待见自己,立在一旁越发尴尬。唯有宋氏知晓她的脾性,热情地把人拉到自己跟前,笑着寒暄:“这阵子裕儿身体不适,我跟老爷留在家里照顾他,没顾得上去拜访你们,倒让你们先来了。”

    冷氏微笑,“谁来都是一样的,裕儿身体如何?上回的伤可是全好了?”

    提起这个,宋氏便心有余悸,湿着眼眶道:“已大好了。”

    “那就好……”

    冷氏还想说什么,谢蓁从她身后探出脑袋,好奇地问:“宋姨,小玉哥哥呢?他在哪儿?”

    刚进屋谢蓁就里里外外看了一遍,没找到李裕,这会儿终于忍不住了,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询问。

    宋氏每回看到谢家这几个孩子都喜爱得紧,把谢蓁从冷氏身后抱出来,摸摸她的花苞头,“羔羔想裕儿了?”

    谢蓁诚恳地点头,“嗯嗯。”

    小姑娘长得真快,一眨眼又长高不少,脸蛋儿比起去年更美了,朱唇皓齿,娇俏可人。就像院里梅花的花苞,那抹娇艳被隐藏在花骨朵儿下,让人迫切地想知道她绽放时是什么模样。

    宋氏没有瞒她,“裕儿在后院书房看书,我让丫鬟带你过去找他。”

    说着便招呼一个叫金缕的丫鬟过来,领着他们到后院去。

    谢蓁和谢荨走在前面,谢荣跟在她俩后面,雪融化后地面有些泥泞,很容易滑倒,他得寸步不离地看着她们。

    书房门前有一个小院子,院里树下卧着一只叭儿狗,不知道是哪个下人养的。谢荨一眼就喜欢上了,蹲在树下逗它,不舍得离开。

    谢蓁只好说:“那让哥哥在这里陪你,我自己进去。”

    谢荨仰头看她,笑着说好。

    再走几步就是书房,丫鬟准备推开门请她进去,她却忙摆手说:“不用不用。”

    金缕露出不解。

    她狡猾地笑了笑,悄悄移步到窗户底下,闭上一只眼往里面偷偷瞄去。果然看到李裕正坐在翘头案后面,低头认真地看书。她无声地嘿嘿一笑,伸手敲了敲槅扇,发出笃笃笃的声音。

    李裕闻声抬头,然而窗外空无一人。

    他以为是表妹欧阳仪,不悦地皱了下眉,没有理会。

    谁知道没过多久,那声音再次响起来,仍是笃笃笃三声。

    他连头都没抬。

    一连好几次,李裕终于忍无可忍了,声音饱含怒气:“别烦我!”

    半响,窗户底下才慢慢露出个小脑袋,小姑娘眼里的笑意尚未褪去,双手托腮,撑在窗棂上,声音软软的带着些控诉和撒娇:“小玉哥哥为什么对我这么凶?”

    李裕怔住,没想到会是她。

    他下意识解释:“我以为……”

    话说到一半,看着她笑眯眯的小脸,想起她刚才的恶作剧,他故意板起脸质问:“你怎么会在我家?”

    她站在窗外,歪着脑袋看他,唇边含着一丝娇软的笑意,天真烂漫,“我想你了呀。”

    大抵是她笑得太好看,又或许是太久不见了,李裕没来由脸上一热,别开头干巴巴地说:“那你怎么不进来?”

    她哦一声,仿佛才反应过来。

    她忽然从窗户外面消失了,很快又从门口跑进来,狐狸毛簇拥着粉嫩白腻的笑脸,讨喜得很。

    李裕往旁边挪了挪,不着痕迹地给她让出一点位置。

    小姑娘很不客气,站在他身旁伸着脑袋问:“宋姨说你在看书,你在看什么书?”

    李裕说:“易经。”

    桌上摊着一本书,上面画着各种八卦之术,谢蓁曾经在谢立青的书房看到过,但是太高深了,她至今没有看懂。谢蓁对这本书兴趣不大,翻了两页就扭头问他:“小玉哥哥最近在家做什么,为什么不去找我?”

    屋里烧着火炉,比院里暖和许多,不多时她的脸上就泛起红扑扑的颜色,白里透红,让人看了就想咬一口。李裕忽然想起那天在谢家的院子里打雪仗,他咬她的时候,她的脸就跟剥了壳的鸡蛋一样滑……

    李裕移开视线,一本正经地说:“先生过几天要考我知识,我在背书。”

    李息清早两年就给李裕请了教书先生,李息清自己是商人,但是却很重视儿子的功课,在这方面对他管教甚严。

    谢蓁追问:“那你考完之后会去找我吗?”

    李裕没出声。

    她有点失落,“你真的不去么?阿爹给我买了个好大的风筝,等雪融化后我们去放风筝,可好玩了。”

    说完,她又补充:“你不来找我,我可没意思啦。”

    李裕心想她一定在撒谎,怎么会没意思?他在家里每天都能听到她的声音,笑的别提多开心了。

    他重新捧起书,姿势端正,“你不是也没来找我么?”

    谢蓁咦一声,撑着小脑袋想了想,好像还真是。不过她是绝对不会承认的,强词夺理是她的强项:“宋姨说你身体不好,阿娘让我别来打扰你,我就没来。”她眨眨眼,颇有点讨好的意思,“你现在身体好了吗?可以跟我一起玩了吗?”

    李裕看了一行字,没看进去,点点头嗯一声。

    也不知道他回答的是哪个问题。

    两个小家伙你一言我一语地搭话,不知不觉便过去半个时辰。门外站着的金缕稀罕得很,往常若是表姑娘过来,肯定没一会就被小少爷赶出来了,怎么换成谢二姑娘,就是完全不一样的待遇?

    谢蓁全然不知自己的特别,李裕在旁边看书,她在趴在一边拿笔在纸上勾勾画画,没一会就画出一棵梅树来。

    李裕看一眼,觉得她画得太丑,拿过她手里的笔,“这里应该这样画……”

    还没动笔,门口便传来响亮的一声:“表哥!”

    他一抖,墨点全洒在纸上。

    谢蓁嘴边一扁,指着那颗硕大的墨汁抱怨:“小玉哥哥画的更丑,把我的画都毁了……”

    没等她说完,身后风风火火地窜出来一个人,抓着李裕就往外走。

    “表哥快来,我带你去看个好东西!”

    谢蓁循声抬头,对上一双神采飞扬的眼睛,正是李裕七岁的表妹欧阳仪。

    欧阳仪显然也看到她了,第一眼还以为她是画里的人儿,她眨一眨眼,才知道原来是真人。

    “你是谁?”欧阳仪挑起眉毛问道。

    谢蓁正要回答,一低头看到她和李裕握在一起的手。

    “……”

    李裕面上不显,手底下却默默挣开欧阳仪的手。</p>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