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皇家小娇妻 > 第22章 吵架

第22章 吵架

作者:风荷游月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

    这下不用回答,李裕也知道她真生气了。www。lwxs520。com

    可是她为什么生气?因为他没有帮她?她不是一直都笑眯眯的,无论怎么样都不生气么?

    殊不知,谢蓁再爱笑,也是有脾气的。

    她是个护短的人,但凡关系到自己家人的事,绝对不会退让。她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欧阳仪欺负阿荨,对阿荨颐指气使,那样她会很生气。

    尤其李裕非但没有站在她这边,还跟欧阳仪同仇敌忾,让她更加不痛快了。再一想他刚才把自己丢在书房,跟欧阳仪去看小鸟,登时不管不顾地推了李裕一把,“小玉哥哥不跟我玩,我以后也不跟你玩了!你走开,我要回家!”

    谢荨还在掉眼泪,她为了帮妹妹出气,扭头瞪向地上的叭儿狗,恶狠狠地放话:“你别得意,我们才不稀罕你!”

    叭儿狗随主人,不仅没被她的气势吓住,反而更大声地叫了两声。

    谢荨胆小,哭声更甚。

    谢荣一边安抚谢荨,一边挡在她们两个面前,对欧阳仪道:“请表姑娘管好自己的狗。”

    欧阳仪叉腰,面露得意,“它非要叫,我哪里管得住?”

    本以为谢荣会拿她没辙,没想到他竟面无表情地挽了挽袖子,“既然你管不住,那让我帮你管吧。”

    说罢没等欧阳仪回神,他便一手提着叭儿狗的一条后腿,另一手拿着谢蓁的一条丝绢,往一棵梅树下走去。

    叭儿狗受惊,汪汪大叫起来,奈何身子腾空了,又被人倒提着一条腿,一点威严都没有。

    欧阳仪追上去,“你干什么?你把球球还给我!”

    谢荣恍若未闻,用丝绢把叭儿狗的后退缠了两圈,倒挂在梅树上,另一端系在梅树枝上,打了个死结。

    叭儿狗扑腾着前肢不住地挣扎,嗷呜嗷呜地叫,姿态狼狈。

    欧阳仪气急败坏,在那儿跟谢荣据理力争。然而谢荣始终不为所动,更没有要把狗放下来的意思,她只得转身求救李裕,“表哥,你快让人把他们赶走!”

    一转头,却发现李裕的脸色也不怎么好看。

    李裕方才被谢蓁推了一下,踉跄着后退了两步,他还从没对她这么对待过,登时有些愣,“你不跟我玩了?”

    谢蓁握住谢荨的手,鼓起腮帮子重复了一遍,“对,你跟她一起欺负阿荨,我不跟你玩了!”

    她气势很足,可见真气得不轻,就是不知道是因为谢荨被欺负,还是因为李裕刚才扔下她。

    她铁了心要回家,李裕拉不下脸挽留,挡在她面前好一会儿都不肯走开。

    谢蓁跟他对视片刻,聪明地从他身旁绕了过去,继续往梅林外面走。

    李裕还不清楚自己错在哪里,但是他是不想让谢蓁走的,毕竟他们这么久没见,而且刚刚玩得很好不是么?他拉住谢蓁的手,脱口而出:“阿娘准备把你们留下用饭,冷姨已经同意了。”

    事实证明这句话的效果不怎么好,谢蓁气呼呼地甩开他,“我不要跟你一起吃饭,我讨厌小玉哥哥。”

    李裕脸上一僵,呆呆地看着她。

    他差点问她:“你刚才不是还说想我了么?”可惜没勇气问出来,万一她再说出更伤人的话怎么办?他的心被那句“我讨厌小玉哥哥”给戳了个大窟窿,寒风灌进来,冷飕飕的。

    谢蓁生怕他没听清,加重语气:“我讨厌你!”

    李裕的脸登时就黑了。

    他觉得自己刚才的挽留成了笑话,狠狠瞪着谢蓁,恨不得能把她一口吃下去,“那你走吧,以后都别来找我了!”

    谢蓁很有骨气地转身就走,“不找就不找!”

    于是她带着谢荨走出梅林,在金缕的带领下回到正堂。她们一个执意回家,一个哭得眼眶通红,冷氏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紧张地询问她们原因,可是这两个小家伙不知是事先商量好还是怎么,竟然一个都不肯说,嘴巴闭得比谁都严实。

    冷氏没辙,唯有先跟宋氏告辞,改日再来府上。

    回到家后,冷氏把谢荣叫到屋里,问了他几个问题。

    谢荣离开后,她也算清楚了来龙去脉,知道不是什么大事,只是孩子家的小吵小闹,这才彻底放下心来。

    然而这在谢蓁面前可不是小事,她气坏了,小玉哥哥让她以后都别去找他,她才不去呢,谁去谁是小狗!

    *

    冬雪消融,天气渐渐暖和起来。

    开春之后,万物复苏,百花齐放,院子里开满五颜六色的花朵,呈现出勃勃生机。

    这阵子谢蓁说到做到,果真没去李家找过李裕一次。

    一开始是因为生气,后来是因为谢荨生了一场病,在床上躺了大半个月,她担心得不行,根本没心思去想玩的事。谢荨病好之后,转眼已过去一个月。

    今日晴空万里,微风拂面,是个难得的好天气。

    谢蓁忽然想起来年前谢立青给她做的风筝,兴冲冲地从库房里搬出来,准备在自家院里放风筝。那是一个竹制骨架的大雁风筝,比三个谢蓁还大,她一个人根本举不起来,唯有求助谢荣。

    谢荣带着她们到后院一快空地上,手把手地教她们如何放风筝。

    后院很大,足以让他们肆无忌惮地跑,就是有一点不好,这里跟李府的后院仅仅隔着一道墙。这里的动静,那边听得一清二楚。

    谢蓁一只手扯着棉线,一只手举着风筝,欢快地跑在前面,“哥哥快看,我飞起来了!”

    她回头一笑,满院的花朵都黯然失色。

    风筝在她手上越飞越高,大雁盘旋在她头顶上空,跟着她跑。谢荨跟在她后面,眼里毫不掩饰里流露出钦佩,“阿姐好厉害!”

    谢蓁得意洋洋,还想把风筝放得更高,未料想一阵风吹过来,她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风筝就被吹到隔壁李家院子里了。

    她拉了拉断掉的棉线,惆怅地看向谢荣:“哥哥,怎么办啊?”

    这可是爹爹送给她的风筝,她很喜欢的,还没玩够呢。

    谢荣让她别担心,他去李家帮她拿回来。

    谢荣走后,谢蓁和谢荨俩人眼巴巴地盯着墙头,希望哥哥能举着风筝出现在墙的那边。可惜她们的愿望落空了,出现在墙头的不是谢荣,而是臭着俊脸的李裕。

    谢荨病才刚好,不能吹太久的风,被嬷嬷先抱了下去,院子里只剩下谢蓁和几位丫鬟婆子。

    谢蓁眨眨眼,确信自己没看错,那个人确实是李裕无疑。

    可是他怎么会出现在墙头,他不是不跟她玩了吗?

    正在谢蓁胡思乱想的时候,李裕把风筝举起来,问她:“你还要不要了?”

    两个小家伙还在闹别扭,心里都憋着一口气,谁都不肯先服软。谢蓁犹豫了下,抿唇点点头。

    李裕轻轻地哼一声,“那你上来拿。”

    谢蓁不明所以,仰头看着他:“你直接扔下来不就好了?”

    那一瞬间,李裕脸上的表情好像有点变化,但是他头顶正好对着太阳,强烈的日光刺得她没有看清,只听到他说:“你到底要不要?不要我就把它扔了。”

    谢蓁怕他真扔了,连忙说:“别扔,我要!”

    她让几个婆子去搬来梯子,放在墙角下,几个人在下面围了一圈,小心翼翼地扶着她,怕她一不留神摔下来。谢蓁踩着梯子一步步爬上去,一抬头,刚好看见李裕的脸。李裕站在另一边的梯子上,两人离得太近,连对方的眼睫毛都能数得过来。

    李裕的额头鼻子上有汗珠,不只是在太阳底下待久了还是怎么。他看着谢蓁的眼神一直有点凶,大概还在生她的气。

    谢蓁稍微往后退一点,天真地问:“我上来了,你能把风筝给我吗?”

    她真的不对他笑了。

    李裕又气恼又挫败,他都亲自把风筝送给她了,她为什么还不笑?

    上回那件事他被宋氏教训了,说他不该把她一个人留在书房,他后来想了想,也觉得做的不太对。他以后不扔下她就是了,她就不能原谅他一次么?

    谢蓁见他没动静,忍不住提醒:“我的风筝……”

    李裕没有理由不给,表情越来越臭,把风筝送到她手上,“给你。”

    风筝太大,谢蓁拿着它很难保持平衡,只好先从梯子上爬下去。然而她刚走下一步,李裕就抓住她的手。

    “你这就走了?”

    谢蓁疑惑地看向他,很快反应过来,“谢谢你!”

    李裕要的不是这句话,沉默了很久,这回没躲避,直勾勾地看着她,“你不是说要带我去放风筝么?”

    他自己都没发现,这话隐隐带着些期盼,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埋怨。

    谢蓁恍悟,歪着脑袋问:“可你不是让我以后都别找你吗?”

    李裕一噎,她什么时候这么听话了?</p>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