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皇家小娇妻 > 第23章 约定

第23章 约定

作者:风荷游月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

    风筝脱手而出,谢蓁伸手去够:“哎,我的风筝……”

    她怕风筝摔坏了,一着急就想挣脱李裕的手,顺着梯子便往下爬。乐文小说www。しwxs520。com

    但是李裕刚跟她说两句话,说什么也不放她走,紧紧抓住她的手,“我的话还没说完!”

    他没控制好力道,谢蓁的手腕被他抓疼了,嘤咛一声,立即停止动作。好在风筝被下面的丫鬟接住了,没有摔坏,她这才放心,扭头正视李裕:“你还要跟我说什么啊?”

    梯子因为刚才那番拉扯,左右晃动了下,把底下一干人等吓坏了,纷纷扶得更卖力了些。

    两个小家伙趴在墙头,两边的墙角下都围了一圈下人,替他们紧张得不行,偏他俩一点不知道他们的苦,还在旁若无人地交谈。

    谢蓁低头一瞧,见自己手腕有一圈红痕,嘴巴一瘪:“红了。”

    阳光照耀下,她露在外面的皮肤就跟凝脂一样,又白又嫩,近乎透明。唯有被李裕握住的那一块泛出一道红色,与别处相比很不协调,尤其她表情可怜,活脱脱他欺负她似的。

    李裕没想她这么脆弱,他只是轻轻一握,怎么就把她弄伤了?

    他把她的手拉过去,揉一揉,“疼么?”

    谢蓁把手抽回去,掩在袖子底下,“不要你管。”

    看样子还在生他的气,也不知道是气他弄疼她,还是气他上回把她扔在书房。其实她不是小心眼儿的姑娘,一般不生气,一旦生起气来,那是十足的难哄。

    李裕没哄过别人,更没跟别人道过歉,如今几番张口,还是说不出那三个字。

    头顶太阳越来越炙,他不让她走,她晒得有点儿头晕。

    谢蓁问他:“你到底要跟我说什么?”

    她现在不缠着他了,让他很有些不习惯。

    李裕敛眸,长而翘的睫毛下是微微泛红的皮肤,“我家在城外买了一个新院子,那里风景好,适合放风筝。”

    谢蓁哦一声,没反应。

    他都说到这份上了,她还不明白吗?怎么这么笨!

    李裕有点恼羞成怒,凶巴巴地瞪她:“你不是想放风筝么?你家这么小,怎么放风筝?”

    谢蓁:“……”

    半响,李裕被她看得脸更红了,转头只露出一只红红的耳朵,“我可以带你过去。”

    这是在邀请她?

    谢蓁眨眨眼,毫不留情地戳破,“你的脸怎么这么红?”

    李裕腾地冒烟了,抬起手臂挡住半张脸,只露出一对剑眉和一双熠熠生辉的眼睛:“你去不去?”

    谢蓁没见过他这模样,一时好奇,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她想了一下,认真地问:“那你还会把我一个人扔下吗?”

    李裕放下手臂,斩钉截铁:“不会。”

    “你的表妹呢?”

    “她不去。”

    这件事李裕压根儿没跟欧阳仪说过,他这阵子躲她都来不及,怎么会带她去别院放风筝?就连这次带谢蓁出去,他都得好好想想该怎么避开欧阳仪。

    大抵是怕什么来什么,正在李裕等谢蓁答应的时候,身后忽地响起欧阳仪的声音:“表哥,你在跟谁说话?”

    他回头,皱了下眉。

    欧阳仪站在几步之外,眯了眯眼,看到墙头另一边的谢蓁:“怎么是你?你在跟我表哥说什么?”

    谢蓁不待见她,朝她吐了吐舌头,“不告诉你!”

    一边说一边往梯子底下爬,不多时就站在地面上了。李裕没等到她的答案,心里又急又气,着急她走那么快干什么,生气欧阳仪来的真不是时候。他探出脑袋,低头俯瞰她:“你还没告诉我去不去!”

    谢蓁:“我……”

    刚说一个字,那边谢荣便从外面回来了,两手空空,想来没找到她的风筝。他远远地叫了她一声,她立即就飞奔过来:“哥哥,我的风筝找到了!”

    李裕简直气歪了鼻子,心里暗暗骂她小白眼儿狼,还不是他替她找到的。他朝她喊道:“下月初八我去找你!”

    谢蓁没有回头,也不知道听到没有。

    *

    此后几日,谢蓁总能看到李裕出现在墙头上。

    而且他的理由千奇百怪,不是东西掉在她家院子里了,就是他养的鸟儿飞了过来。他一个人趴在墙头就算了,还总喜欢把她也叫上去。

    一开始谢蓁不愿意,太阳底下多晒啊,就站在院里说话不好吗?

    可是李裕总有办法把她骗上去,然后说些不着边际的话。比如你喜欢什么?你讨厌什么?为什么喜欢?为什么讨厌?

    谢蓁莫名其妙地答了,他却好像很不满意,久久都不说话。

    谢蓁两只小手扶着墙头,白嫩嫩的小脸被太阳照得发红,粉唇微撅:“你问我这些干什么?”

    水灵灵的包子脸,被太阳晒了几天竟然没被晒黑,仍跟几天前一样白得透明。一双黑黝黝的眼睛郁闷地盯着他,稚嫩又天真,让人看了就想欺负。

    李裕真想再咬一口她的脸,气她说过的话就忘了,让他一个人惦记到现在。

    他垂眸,问她:“你还讨厌我么?”

    可惜这句话声音太小,加上院子里谢荨吵闹的咋呼声,谢蓁没听清他在说什么,“啊?”

    也不知道戳到他哪根软肋,他霍地抬起头,气势汹汹,“我问你,你是不是还讨厌我?”

    原来那天谢蓁说的“我讨厌你”四个字,一直记在他心里。这阵子她对他不如以往热情,也没叫过他小玉哥哥,他一直都很介意,以为她还是没原谅他。

    可是他也不想想,他都没跟人家道歉,人家哪来的原不原谅一说?

    谢蓁这回听清了,还从没被人这么直白地逼问过,漂亮的小脸一红,变得有些不自在。旋即她脑子里闪过坏点子,咬着唇瓣狡猾一笑,“讨厌啊。”

    那小模样,既招人恨又招人爱。

    李裕沉下脸,“为什么讨厌?”

    她低头掰着手指头,如数家珍,“不跟我玩,总对我凶,还跟别人一起欺负阿荨……”

    说起这个,李裕总要为自己辩驳一番,“我没有欺负谢荨。”顿了顿,总算找着机会说提书房那件事,“那天在书房,是我……”

    他半响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谢蓁索性双手托腮,睁着乌溜溜的大眼睛等他说完。

    李裕对上她的眼睛,却更加说不出话来。

    “我……”

    谢蓁软软甜甜,“你什么啊?”

    他别开头,恶狠狠地:“总之你不许讨厌我!”

    谢蓁还以为他要说什么呢,白期待了半天,鼓起腮帮子故意气他:“就讨厌就讨厌,就讨厌你!”

    李裕果然被气到了,“不许,不许!”

    她哼一声,“你管不着!”

    说着不再理他,从梯子上爬下去,成功落到陈嬷嬷怀里,朝他做了个鬼脸,一扭头就跑远了。

    李裕差点从墙那边爬到这边来抓她,然而刚要行动,就被欧阳仪发现了行踪。

    欧阳仪站在底下不满地问:“表哥你怎么又在爬墙?我要去告诉舅舅舅妈!”

    李裕只得中途停下,不甘心地看了眼谢蓁跑远的方向,心想下回若是抓住她,一定要让她收回今天这句话。

    *

    最近一连下了好几场春雨,绵绵不断,好似没有尽头一般。

    雨停之后已是初六,这几天谢蓁一直待在屋里,没有出去,更没有到后院墙头见过李裕。今儿天气好,阳光普照,万里无云,谢蓁准备去后院看谢荣钓鱼。她穿着一身白绫短衫和百蝶穿花纹裙子,脚下一双缘金边绣鞋,在裙子底下若隐若现,走过一道墙时,墙头忽地传来一个声音:“后天辰时我到你家门口接你。”

    谢蓁一仰头,李裕正目不转睛地盯着她。

    她拍拍胸脯,“小玉哥哥吓我一跳!”

    李裕脸色稍霁,绷着小脸说了句:“那就这么说定了。”然后从墙头下去,一转眼就没了人影。

    谢蓁摸摸头,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跟他说定了。

    晚上她特意跑到冷氏屋里说起这事,没想到冷氏一口就回绝了,“只有你们两个的话,绝对不行。”

    毕竟她跟李裕在一起出过两回事,不得不引以为鉴。

    谢蓁软磨硬泡,冷氏始终不肯松口。

    第二天宋氏特意来了一趟,说那地方很安全,里里外外有十几个下人,院子里也清理得干干净净,冷氏才勉强同意。

    不过冷氏仍旧不大放心,毕竟吃一堑长一智,于是她另外给谢蓁安排了七八名丫鬟婆子,准备陪着她一块儿去。

    初八这天天气很好,碧空如洗,适宜出行。

    谢蓁嘴上说讨厌李裕,但还是很期待跟他一起去放风筝的。

    然而她一切都收拾完毕,等到辰时,始终不见李裕过来接她。

    她以为他有事耽误了,没想到这一等,就等到天黑。</p>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