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皇家小娇妻 > 第26章 回京

第26章 回京

作者:风荷游月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

    高洵打算从军,高二爷与青州提督有些交情,正好可以在军中提拔提拔他。乐+文+小说 www.しwxs520.com

    这几个月他为了此事,忙里忙外,已有好些天没见着谢蓁。今日好不容易抽空见她一面,眼睛就跟黏到她身上似的,痴痴地看了半天,还是没舍得移开。

    谢蓁让丫鬟添茶,顺道笑话他:“你老看我干什么,是不是太久没见了,所以不认识我了?”

    高洵这才回神,干咳一声,端起墨彩小盖钟喝一口,清了清嗓子。

    还别说,真是有点不认识她了。谁叫她这两年越长越漂亮,才几天没见,脸蛋比起上次见面更标致了一些。

    谢蓁坐在他对面的八仙桌上,抿一口新摘的碧螺春,满口都是茶香,“你在军中的事处理得如何?”

    高洵收回思绪,把小盖钟放在八仙桌上,“基本没事了,过两天我要便要去军中生活一段时间。”

    到了军中,他想好好做出一番成就。他是个有上进心的人,懂得一步步往高处爬,不甘于青州这片小小角落,军中便是他走出的第一步。他听说京城繁华,便想这辈子定要去京城一趟,才不枉此生。

    谢蓁哦一声,对此没什么想法。

    其实她也觉得军营挺适合高洵,高洵不是读书的料子,他随性恣意,不喜约束,唯有军中才满足这些条件。两人一起长大,她多少对他有一些了解,知道他想要什么,适合什么,所以她一直都支持他。

    许久没见,俩人坐着说了一会话。他俩都是话多的人,不愁没有话题聊,你一言我一语,倒也从未冷场过。

    快到晌午,高洵打算离去。

    他一刻钟前就说要走,然而在椅子上坐到现在,都没有要走的意思。他看起来像有话说,几次张口,都没发出声音。

    谢蓁忍不住问:“你是不是想跟我说什么?”

    高洵总算点点头,一副难以启齿的表情:“你应该知道,这几天阿娘一直为我选亲……”

    他到了成亲的年纪,从去年开始,赵氏便一直张罗着要为他选个好媳妇儿。青州有头有脸的人家都挑了一遍,赵氏问他看得上哪家的姑娘,他却说一个都看不上。这下把赵氏气得不轻,以为他想一辈子都不娶,最近实在急了。若是他参军之后,那成亲生子不是更没指望了?是以这几天把他逼得更紧了些。

    这事儿谢蓁是知道的,因为他总三天两头来她这儿诉苦,她听得耳朵都快起茧了。

    谢蓁好笑地咧嘴,“怎么啦?你还是都看不上?”

    高洵看向她,诚恳地点了下头。

    这下连谢蓁都跟着没辙,她一摊手,摇头晃脑地说:“你这个看不上,那个也看不上,你究竟想找什么样的姑娘啊?”

    她笑时眉眼弯弯,亮如星辰。

    高洵看了一会,似笑非笑地问:“不如你这样的姑娘如何?”

    谢蓁愣住,眼里还残留着一点笑意,错愕极了。

    这反应让高洵很受伤,他单手撑腮,唇边噙着一抹笑,“阿蓁,我们认识这么久,你就没考虑过嫁给我么?”

    谢蓁几乎毫不犹豫地摇头,“没有呀。”

    无论他们再怎么亲近,她也没想过这个问题。她以为他们只是单纯的玩伴,没有任何旖旎心思,再纯洁不过了。

    高洵眼里的光彩黯了黯,不死心地问:“为什么没有想过?”

    她被问住了,要真说为什么……她苦思冥想,脑子里忽地灵光一闪,“阿娘说我还小呢,不着急嫁人!”

    分明就是在拿借口堵他。

    高洵失落地看着她,那模样活脱脱被她抛弃了一样。

    这几年他毫不掩饰对她的爱慕,明示暗示都示了一遍,偏偏她装傻工夫一流,总有理由把人打发回去。其实谢蓁说得够直白了,她只把他当好朋友,没有动过其他心思,偏他固执得很,越挫越勇,如今居然明目张胆地把话说开了。

    当然,结果没什么改变。

    高洵这回是抱着豁出去的态度,反正就要走了,这回不说,以后万一没机会了呢?他就是喜欢谢蓁,就是爱慕她,想把她据为己有,娶回家当媳妇儿好好疼爱。

    这次不成功,他还有下一次。

    这么多年都等过来了,不在乎再等一两年。等他有所成就,必定风风光光地把她娶回家。

    *

    高洵离开后,谢蓁一个人在屋里坐了很久。

    她惆怅地托腮,琢磨着怎么样才能让高洵死心?她对他没有男女之情,总不能耽误了人家,该说清楚的还是早点说清楚为好。

    没等她想出个所以然来,谢荨便端着一碟玫瑰糕走进来,“阿姐,你要不要吃点东西?”

    谢蓁瞥妹妹一眼,谢荨越长大越贪吃,十二岁了非但没褪去脸上的婴儿肥,反而圆嘟嘟的像个苹果。好在她底子好,怎么都吃不胖,就是身上的肉多了点儿,瞧着比谢蓁更加圆润。

    “不要,我心情不好。”谢蓁扭开头,拒绝被她诱惑。

    她也不勉强,自己狭了一块玫瑰糕送入口中,细嚼慢咽:“阿姐为什么心情不好?”

    谢荨吃东西有个特点,无论她吃什么,都会让人觉得很香。譬如她现在吃一块普通的玫瑰糕,但是那满足的表情却让人食欲大开,真想试试她手里的玫瑰糕多么好吃,让她露出这种飘飘然的表情。

    谢蓁果真这么做了,凑上去咬一口她手里的玫瑰糕,“说了你也不会懂的。”

    谢荨嚼完吞下去,不服气地辩解,“谁说我不懂了?我知道的,高洵哥哥来了,他想让你嫁给他。”

    谢蓁大惊,被嘴里的玫瑰糕噎得不轻,拼命喝了两口水才缓过来。“你怎么知道的?”

    谢荨指指门口,“我在那里站好久了,阿姐和高洵哥哥都没看到我。”

    她才十二,居然就知道偷听了!

    殊不知谢蓁五六岁的时候,就躲在门口偷听过爹娘说话。

    谢蓁正色,认真地警告她:“不许告诉阿娘。”

    谢荨眨眨眼,“为什么?”

    “否则以后高洵给我带的点心,我都不给你吃了。”

    她立马答应下来,“好好我不说。”

    果然在吃的面前,永远能治得住她。

    过一会儿,谢荨把半碟玫瑰糕都吃完了,舔舔指腹,重新想起刚才的问题:“阿姐,你为什么不想嫁给高洵哥哥?”

    谢蓁自己也说不上来,摇摇头说不知道。

    没想到下一瞬,这小丫头语出惊人:“如果李裕哥哥要娶你,你会嫁给他吗?”

    谢蓁许久没听到这个名字,猛地愣了很久,半天才想起来这人是谁。想起这个人,就想起他的不告而别,想起他当初的那次失约,她慢吞吞地蜷缩进椅子里,“当然不会。”

    谢荨不解,“可是你以前不是很喜欢他吗?”

    她皱着眉头想了下,好像真有这么一回事,那时候她天天跟在他屁股后面,赶都赶不走。现在想想真是天真得很,要是再让她这么腆着脸喜欢一个人,她可做不出来。

    她说得义正言辞,“那是因为他长得漂亮!”

    过去这么多年,李裕的面孔早就模糊了,记忆最清楚的,便是他有一张比姑娘家还漂亮的脸。

    *

    入秋之后,百叶枯黄,天气也一天天冷起来。

    谢立青今年要上京述职,正好赶上老太太六十大寿,便打算带全家人回京一趟。若是有幸能在京城谋个一官半职,便不必再每年两地奔波了。

    回京之前,谢立青先修书一封寄到京城定国公府,说了自己的打算。

    定国公看完很是高兴,听说捋着胡须高兴了半天,逢人便笑眯眯的。追根究底,还是几个孙子孙女儿要回来了,他几年没见孩子们,想得厉害。

    定国公登时让人把他们住的二院清扫干净,免得到时候人回来了,屋子还没收拾好。

    青州,谢立青联系好京城的事宜,把回京的日子定在十月初二。这边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回去一趟不是小事,要带的东西很多,一辆马车根本拉不完,起码得两三辆。还有路上使唤的丫鬟婆子,每一个都不能少,这些都要安排。

    冷氏亲自打点好一切,到了十月初二那一日,一家人顺顺利利地坐上出城的马车,往京城驶去。

    爹娘坐一辆马车,谢蓁和谢荨一辆马车,谢荣骑马跟在外面,偶尔遇到什么突发状况,还能帮他们探探路。

    路上遇到一场大雪,积雪足足有半尺深,马车根本走不动。路上耽误了小半个月,老太太的寿礼迫在眉睫,只剩下七八天时间。

    谢立青跟车夫商量了下,让他们紧赶慢赶,总算赶在十一月底前抵达京城。

    这一路风餐露宿,可苦了两个如花似玉的姑娘。

    谢蓁原本懒洋洋地躺在坐褥上,马车一驶进京城,耳边便充斥着喧闹繁荣的声音,比青州热闹得多。她霍地从褥子上坐起来,侧耳倾听,这声音太亲切,让她有种回归故土的错觉。

    虽然她离开京城时还小,但她的潜意识里,京城便是她的故乡。

    如今她总算回到这个地方,算算时间,已有九年。</p>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