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皇家小娇妻 > 第27章 家族

第27章 家族

作者:风荷游月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

    第二十七章

    二爷要回来,定国公府上下早就做足了准备。&乐&文&小说 {www}.{lw}{xs520}.{com}

    此时老太太和老太爷领着大房三房四房的人坐在堂屋等候,家仆每隔一刻钟就通传一次,随时汇报二爷到哪了。一直到了正午,总算听到下人说:“到了到了,已经到门口了!”

    老太爷坐不住了,拄着拐杖便要去门口迎接,老太太轻轻咳嗽一声,“那就赶紧请进来吧。”

    下人闻言,忙去门外迎接。

    不多时院里传来声响,众人齐齐往鹤鹿同春影壁后面看去。

    谢立青和冷氏走在前头,后面是谢荣,再后面是谢蓁和谢荨两个小姑娘。多年不见,谢立青被青州的风土磨砺得愈发成熟,比九年前黑了壮了,却也更像个顶天立地的男人了。他旁边的冷氏反而没什么变化,这是上天对一个女人最好的赏赐,三十几岁的妇人,看起来仍像二十几岁的姑娘。朱唇皓齿,肤白若雪,也不知道平时是怎么保养的,难怪谢立青对她爱不释手。

    这一家子都生了副好皮囊,父母齐整,儿女自然也很养眼。

    要说最惹眼的,还当数最后面披着白色绣牡丹纹狐狸毛斗篷的谢蓁。她唇边挂着浅笑,漫不经心地往前方看去,鹅蛋脸在融融日光的照耀下,仿佛一块白璧无瑕的美玉。身边的谢荨跟她说了一句话,她低头一笑,那一瞬间,周围似乎有花开的声音。

    她从小就笑容甜美,无论你再怎么生气,只要一看到她的笑脸,就什么脾气都没了。

    这种美是与生俱来的财富,旁人模仿不来,只能艳羡而已。

    其实谢蓁没说什么好笑的话,她只是问了句:“这是哪啊?”

    她三岁时离开京城,对这里早已没什么印象,更别提记住定国公府了。这里对她来说太过陌生,虽然富丽堂皇,雕梁画栋,但还是比不上青州那方小小的府邸。青州的家小是小,但更像一个家。

    谢蓁偏头看她,捏捏她水嫩的脸颊:“笨阿荨,这里是国公府。”

    谢荨不知道国公府是哪里,她听冷氏说过,他们在京城还有一个家,里面住着祖父祖母,以及一干叔伯婶娘。她抬眼看去,果见正堂里坐了许多人,所有人的眼光都往他们这边看来,她天生胆小,不动声响地躲到谢蓁后头。

    谢蓁反握住她的手,对她说了句:“别怕,他们不会吃人。”

    谢荨尚小,不明白这句话的含义,但是谢蓁却知道得清楚。

    她离开时五岁,寻常孩子早就忘了这时候的事,偏她记得清清楚楚。大抵是那时给她的印象太过深刻,以至于现在想忘都忘不了。

    正想着,人已到了正堂。

    众人呼啦啦站起来迎接,国公爷感慨万千道:“可算是回来了,在青州的这几年过得可好?”

    谢立青恭敬地弯腰,向二人行了个礼,“一切安好,劳父亲挂心。”

    国公爷又问了些青州的情况,这才作罢。

    他看向后头的孙儿,需要仰着头才能看到谢荣,“都已经长这么高了。”

    谢荣行礼叫一声祖父祖母。

    再看俩孙女,一个浅笑盈盈,一个怯懦娇憨,都是一等一标致的美人儿。他的目光停留在谢蓁脸上,着实震惊了好大一会儿。小时候看不出来,如今长大了,益发像当初的谭姨娘。

    谭姨娘是谢立青的生母,原本是小作坊家的女儿,生得貌美如花,倾国倾城。一日国公爷打马路过,看到她从门口出来,登时一见倾心,从此念念不忘。后来定国公把她纳入府中,做了姨娘。可惜红颜薄命,她生下谢立青没几年,就香消玉殒了,时至今日,国公爷都对她心怀愧疚,每常想起,总要怀念一阵子。

    倒从未想过,这个小孙女儿跟她生得如此像。

    *

    老太爷想起以前,无数思绪翻涌而至,说话很慢:“好,好……这是阿蓁和阿荨吧,这些年没见,还记得祖父么?”

    谢蓁水眸一弯,脆生生地叫道:“祖父!”

    老太爷高兴地应了一声。

    她说:“当然记得呀,我当年弄坏了祖父养的花,祖父把我训了好大一顿。”

    小孩子都这样,你对她好的时候她未必记得,但凡你一教训她,她就深深地记在心上。老太爷对谢蓁是最疼爱的,这小丫头能把你惹得火冒三丈,也能在下一刻把你哄得眉开眼笑,这就是一种本事,让人又爱又恨。

    定国公哈哈大笑,宠溺不言而喻:“你这丫头片子,竟还在怨祖父不成?那是要送给太后的姚黄魏紫,你把它弄坏了,让祖父怎么跟宫里交代?”

    她吐了吐舌头,“我这不是知道错了嘛。”

    爷孙俩还跟多年前一样,唠叨起来没完没了,若不是老太太发话,估计他们还会旁若无人地说下去。

    老太太让他们一家五口坐下说话,谢立青坐在大爷谢立松下方,冷氏坐在对面,左右两边分别是大夫人许氏和三夫人吴氏。

    许氏穿一件杏色缂丝短袄,下系一条姜黄琮裙,头戴珠翠,双脸用簪花粉抹得腻白,然而与冷氏一比,立刻相形见绌。她朝冷氏微微一笑,叫一声弟妹,便再无话。

    倒是右手边的吴氏亲切许多,她向冷氏询问了几句青州的风土人情,然后又说了这些年定国公府的变化。谢三爷近两年刚入礼部,仕途颇为顺利,她言语之中不无炫耀之意。

    冷氏听罢,反应极其平静:“恭喜三弟妹。”

    吴氏碰了颗软钉子,讪讪地住了口,不再搭话。

    谢蓁和谢荨站在冷氏身后,左顾右盼一番,规规矩矩地不再乱动。

    谢蓁总觉得有一道视线在看她,循着看去,正好对上三姐姐谢莹的目光。

    谢莹是大夫人许氏所出,年方十六,也是个美人儿。只不过她继承了许氏的高颧骨,眼尾微挑,乍一看有些刻薄,不大好相处。谢蓁对她印象深刻,笑得意味深长:“三姐姐。”

    谢莹回以一笑,“多年不见,五妹越发标志了。”

    虽是称赞,但语气并无称赞之意。细听之下,反而有些酸溜溜的。

    谢蓁听出来了,也客气地寒暄:“三姐姐也是,我都差点不认识了。”

    话音刚落,谢莹脸色变了变。

    她最近脸上长了几颗小斑,不大明显,但她却非常介意。平常根本不让人说,如今谢蓁虽然没有明示,但她总觉得是在暗指什么,是以心中有些不快。

    偏谢蓁一副天真无邪的表情,问她的脸怎么回事,还给她提了几条不着边际的建议。

    她窝了一肚子火,无处发泄。

    *

    一家人在正堂用过午膳,谢立青和冷氏送走老太太和老太爷,这才带着儿女回到玉堂院。

    他们离开京城之前,一直住在玉堂院中。如今这里多年没有住人,处处都透着冷清,没有人气儿。不过定国公提前让人清扫过此院,屋里摆设整齐,桌椅柜架擦拭得一干二净,被褥也用熏香熏了一遍,冷氏里外看了一遍,还算满意。

    谢蓁和谢荨长大后要分房睡,冷氏便让她们住在西边两间次卧,谢荣住在东次卧。

    丫鬟婆子把东西一件件搬进去,依照冷氏的吩咐摆放整齐。有哪里不如意的,冷氏由让人重新打理一遍,一切都收拾好后,已是日落。

    谢蓁让双鱼双雁烧好热水送进来,倒进浴桶里,打算把自己好好洗一遍。

    这一路舟车劳顿,难得有个休息的时候,她已经好久没有舒舒服服泡个澡了。脱下衣裙,坐在热水里时,她懒洋洋地叹了口气。

    水温正好,她洗得昏昏欲睡。

    胸前两团沉甸甸的,她伸手碰了碰,还是有点胀痛。白白嫩嫩的像两块豆腐,这一个月非但好像又长大了点,她一只手无法丈量,也不知道它们要长到什么时候。

    谢蓁困扰地自言自语:“唔,疼……”

    阿娘说等长好了就不疼了,可怎么样才算长好?

    她想不通,索性不想了,站起来抓过屏风上的巾子,把身上的水擦干,换上樱色苏绣牡丹纹褙子和马面裙,走出房间。谢荨正在院里看下人忙活,见她出来,把袖筒里的手炉递给她:“阿姐,你穿的太少了。”

    屋里暖和,一到外面果真有些冷。她接过手炉,把谢荨拉进屋里,“你在看什么?”

    谢荨指指正房,“大娘刚才来了,正在跟阿娘说话。”

    谢蓁好奇地看过去,大夫人素来不跟他们亲近,来做什么?

    许氏来是为了老太太大寿一事。

    大后天就是寿宴,府里上下都已打点完毕。冷氏才回京,这些事无需她管,许氏只是来跟她说一声。

    “你刚从青州回来,本不该跟你说这些,但这次非同小可,万不可因你一家人,丢了整个国公府的脸面。。”许氏原本就不大瞧得上二房,如今他们待在青州几年,更是他们上不了台面。

    冷氏掀眸,淡淡地问:“大嫂此话何意?”

    许氏连桌上的茶都没看一眼,“这次老太太大寿,太子受王皇后嘱托,会跟六皇子一起来访国公府。你们刚回来,若是无事,就不必到前头去了。”

    许氏心里自有一番打算,若是二房两个闺女去了,必定会抢走别人的光彩。若是她们不去,那自家女儿幸见到太子或六皇子一面,或许能促成一桩姻缘。</p>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