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皇家小娇妻 > 第31章 重逢

第31章 重逢

作者:风荷游月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

    和仪公主与六皇子都是惠妃所出,六皇子七年前才中民间找回来,对外宣称与和仪公主是龙凤胎,被宫人所害,才会多年下落不明。www。しwxs520。com其实这里面牵扯到宫中丑闻,外人并不知晓真相。

    和仪公主并非惠妃亲生,当年被人跟六皇子调换了身份,一朝入宫,享尽荣华富贵。原本六皇子回来后,她也应该恢复原来的身份的,但是当今圣上疼爱她,不舍得把她放出宫外,是以才保留了公主的封号,至今仍留在宫中。

    这件事情,只有为数不多的人知道。

    严瑶安与谢蓁依依不舍地辞别,临走前还提议:“你家住哪?不如我让六哥送你一程?”

    她可真敢说,谢蓁哪里敢让皇子送自己,用家里有马车拒绝了。

    侍女欠身,委婉地提醒:“公主,殿下已经在门口等候多时了。”

    六皇子严裕跟太子外出办事,回来时路过太子府,得知和仪公主也在府里,便顺道接她一起回宫。

    严瑶安站起来掸掸裙子,这才往外走。

    太子府外停着一辆青帷华盖的马车,马车简单却不失华贵,一看便知里面坐的非富即贵之人。马车四角立着八名侍卫,各个训练有素,贴身保护六皇子的安全。见到和仪公主过来,纷纷行礼,其中一个侍卫挑起一边绣暗金纹帘子,请她入内。

    严瑶安弯腰走进车厢,抬眼一瞧,笑着叫了声:“六哥。”

    严裕坐在车厢一边,斜倚着车厢,正在闭目养神。这几天他跟太子外出,为了调查太子受刺一事,少有休息的时候,这会忙里偷闲,便在马车里睡了一会。听到严瑶安的声音,他只微微抬了下眼皮子,眼里甚至没有一点情绪起伏,随口问了句:“怎么这么慢?”

    严瑶安让车夫启程出发,放下帘子,“跟定国公府的五姑娘多聊了一会。”

    严裕重新闭上眼,连问都没多问一句。

    严瑶安习惯了他的性子,她这个六哥总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情,好像什么事都不能撼动他的情绪,更没人能吸引他的注意。也不知道成天在想什么,就不能多说两句话么?

    她撇撇嘴,拿出谢蓁送给她的金累丝香囊,无聊地摆弄香囊下的穗子。

    一时间香味充盈车厢,这种香并不浓烈,淡雅素馨,徐徐蔓延,甚至有些让人心旷神怡。很特别的香味,起码严瑶安从没在别人身上闻到过。

    马车渐渐前行,一点点远离太子府,严裕仍旧在睡。

    严瑶安忽地想起什么,兴致勃勃地跟他说:“六哥,你上回去定国公府见到谢五姑娘没?她可真漂亮,比我见过的所有姑娘都漂亮。”

    严裕没搭理她。

    她继续自言自语:“她还有一个妹妹,也是个标致的美人儿……就是还小,有点怕生……”

    她的话让严裕想起另一个人。

    思绪飞远,脑子里只剩下五六岁时的光景。

    那也是一个很漂亮的小姑娘,她也有一个妹妹,她总是笑盈盈地叫他“小玉哥哥”,缠着他要跟他牵手。她的声音很好听,会唱动听的儿歌,还会背着他走很长的路……那个时候他总不耐烦她,因为第一次见面她就摸他裤裆。

    真是一个小混蛋。

    他心想,为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却还是对她念念不忘?

    一闭眼,每一幕都记得清清楚楚。

    不知道她长成了什么样?小时候就像个小狐狸,现在呢?他在宫里生活,每一步都如履薄冰,想找人去打探她的下落,但是又害怕知道她的消息。

    或许是因为近乡情怯,又或许怕给她招来麻烦。

    不知不觉竟已七年。

    他陷在回忆中,那边严瑶安还在喋喋不休:“看,这个香囊就是她送给我的!六哥闻闻,香么?”

    见严裕没反应,她倒也没气馁,继续说:“不知道我戴久了,身上会不会跟她一样香?她说她妹妹阿荨也有一个,是她自己调的香料……”

    话没说完,严裕蓦地睁开眼,漆黑乌瞳再也没有平静,只剩下震惊:“你说什么?”

    严瑶安没见过他这反应,呆呆地说:“我说她自己调香料……”

    不是这个,严裕抓住她的拿香囊的那只手,“你说她妹妹叫什么?”

    严瑶安张了张口,“阿荨,谢荨。”

    许久,车厢里只剩下寂静。

    严裕松开她的手,朝外面道:“停车,立刻停车!”

    车夫得了命令,匆匆忙忙把马车停在路边。

    他原本想让车夫调头,重新回太子府,但是又嫌马车走得太慢,于是直接夺走严瑶安手中的香囊,大步走出车厢。

    严瑶安不干了,掀起帘子抗议:“那是我的!”

    他没听见,让一个侍卫从马背上下来,他接过缰绳,翻身上马。他甚至连招呼都没跟严瑶安打一声,直接喊了一声驾,扬尘而去。

    从没见他这么着急过。

    严瑶安在后面气得跺脚,回过味来后,开始思考他为何如此反常?好像是从听到谢荨的名字开始……

    他认识谢荨?什么时候认识的?

    *

    严瑶安说她姓谢的时候,他根本没有多想。

    直到听到谢荨的名字。

    这天底下,生得漂亮,妹妹又叫谢荨的人,能有多少个?

    或许很多,然而这一刻,他却管不了那么多,只想回去见她一面。见到她,看看她是不是他认识的那个小混蛋。

    谢蓁,谢蓁。

    那个可恶又可爱的小姑娘,经过这么多年,他以前的东西都毁了,她是不是还跟小时候一样?

    耳畔风声喧嚣,他却仿佛听到她撒娇叫他“小玉哥哥”的声音。

    不知道还好,他可以把所有的情绪都压制在心底。一旦知道她就在京城,就在离他这么近的地方,他竟如此迫不及待。

    街上行人很多,他骑马飞奔,强行闯出一条路来。

    到了太子府,他跳下马,不等下人把马拴好,便直接往院里走,“太子妃在哪里设的赏花宴?”

    下人一愣,不好回答:“这……殿下要去么?”

    那里都是姑娘,他去似乎不太合适啊?而且六皇子来太子府,不是一般都找太子殿下么?今儿怎么想起来赏花了?

    他没有耐心,又问了一遍,“在哪?”

    下人只好说:“在牡丹园,小人带您过去。”

    他步履匆忙,下人也不好走的太慢,几乎是小跑着带他过去的。

    然而到了牡丹园,却发现里面空无一人,赏花宴早就散了,姑娘们也各自回了家中。

    下人面露为难:“殿下……”

    严裕站立片刻,手里握着金累丝香囊,指节泛白,捏得香囊都变形了。他一言不发地转身往外走,来到太子府门口,跃上马背,朝定国公府的方向骑去。

    他上回跟着严韬去过定国公府,是以知道在什么方向。

    这一路比刚才平静了点,只是手心仍旧不断地冒汗,差点握不住缰绳。他下颔紧绷,面无表情,快马加鞭总算看到定国公府的大门。

    门口停着一辆马车,应当是刚从太子府回来,丫鬟打帘,从马车里走下两个人。

    谢荨先踩着黄木凳走下来,她还是圆圆的苹果脸,没什么变化。

    她身后,谢蓁缓缓走出。

    大抵是路上坐累了,她有些困,谢荨不知跟她讲了什么,她唇边弯起一抹笑,整个人顿时鲜活起来。

    她笑起来眉眼弯弯,明亮耀眼,跟小时候一模一样。</p>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