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皇家小娇妻 > 第32章 相遇

第32章 相遇

作者:风荷游月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

    谢荣站在国公府门口接她们,他已经长成了出色的男人,身姿挺拔,成熟稳重。&乐&文&小说 {www}.{lw}{xs520}.{com}

    印象中,他一直都是默默地站在两个妹妹身后,替她们扫平一切障碍,不动声色地看着她们成长。他现在变得比以前更加不苟言笑,只有在面对谢蓁和谢荨的时候,脸上的神情才会柔和一些。

    严裕静静地看着,直到谢蓁牵裙拾阶而上,扑入他的怀中。

    她埋在他怀里撒娇,那么大的姑娘了,居然还会露出小时候的表情。她仰着头向他说什么,眼睛里全是笑意,软软的,甜甜的,只是远远地看着,就能让人从心底里觉得温暖。

    严裕握着香囊的手渐渐放松,他拿到跟前,一边看着她,一边轻轻抚摸香囊上的纹路。

    小时候她总是比他高半个头,现在看来,总算有让他扳回一局的机会了。

    不知道她见到他,会是什么表情?

    严裕握紧缰绳,想打马靠近,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

    见面之后该说什么?怎么解释他的身份?他当初没有履行约定,明明说好带她去别院放风筝的,但是却没实现。不知道她有没有等他?等了多久?

    严裕看着定国公府门口,始终没有再前进一步。

    谢蓁跟在谢荣后面,牵着谢荨的手快走两步,走入院内。她笑着对谢荨说话,隔得太远,看不清她五官的轮廓,只能看到她笑得那么真诚,仿佛荟萃了整个春天的美景。

    她为什么会到京城来?又为什么是定国公府的五姑娘?

    人越走越远,再也看不到了。

    严裕在定国公府门口停了很久,一动不动。旁人路过,免不了好奇地观望几眼,他恍若未觉。

    直至暮色西陲,日落西山,他才重新握起缰绳,调转马头转身离开。

    他尚未在宫外建府,至今仍住在宫里的清嘉宫。宫中除他之外,还有五皇子和七皇子,其余几位皇兄皆已成家,在外建了府邸,不常留宿宫中。

    严裕住在清嘉宫中段的郴山院,他回来之后,让人把马牵回马厩,他则去了书房,一坐就是一整夜。

    夜里小公公袁全进去看了好几次,发现他一直坐在圈椅里,连姿势都没变一个。

    他的眼睛看着翘头案,案上有一个金累丝香囊,一看便是姑娘家的东西。

    袁全看直了眼睛,他的主子什么时候对女人的东西感兴趣过?

    真是不得了,难道是要开窍了?

    袁全端着茶水点心,放在案上,“殿下,您从回来就没吃过东西,不如吃点糕点垫垫肚子吧?”

    严裕这才动了动,伸手把香囊握在手心里,竟是当成宝贝似的,“拿下去吧,我不吃。”

    袁全露出担心,“不吃东西怎么成……”

    他没回应,看样子是又走神了。

    也不知道那个香囊究竟有什么好看的,值得他看一整夜?袁全偷偷瞄了瞄,除了香味好闻点,其他也没什么特别的嘛。

    袁全忍不住好奇,委婉地问:“殿下,这是……”

    他不说话。

    袁全壮着胆子,“这是姑娘送您的?”

    他霍地站起来,把袁全唬了一跳,还当他是生气了。正要叩头认错,却见他风一样往外面走,也不知道是要去哪里。

    *

    严裕彻夜未眠,天一亮便去了和仪公主的永平殿。

    殿内严瑶安刚起床,正在一个人吃饭,见他进来,忙让宫婢多准备了一副碗筷,“六哥怎么这么早来了?”她说完,忽然想起来他昨天干了什么好事,伸手便摊在他面前,“把香囊还给我。”

    严裕坐下,面不改色,“扔了。”

    严瑶安登时就怒了,那是她的东西,他凭什么扔了?顿时连早膳也不让他吃了,挥挥手赶他:“你给我走,别让我看见你!”

    她说赶人就是真赶,管你是不是哥哥。她从小野蛮惯了,对谁都不客气,整一个霸王性子。

    严裕却稳坐如山,权当没听见她的话,“明日是上巳节,你怎么过?”

    严瑶安以为他要转移话题,哼一声:“你管我怎么过?”

    每年都是在宫里过的,到水边洗洗手洗洗帕子,一点意思都没有。她倒是想去宫外玩一圈,但是哪有那么容易?谁肯带她出去?

    偏偏严裕就跟知道她想什么似的,垂眸说:“我明日要出宫一趟,可以带你一块出去。”

    她登时一喜,连香囊的事都不跟他计较了,站起来追问:“真的么?父皇同意么?咱们什么时候出发?”

    严裕想了想,“明日辰时。”又道:“我会去跟父皇说一声,若是为了祭祀去灾,他应当不会反对。”

    严瑶安简直高兴坏了,对他的态度立马变得恭恭敬敬,开始计划明日的行程:“六哥,我们明天要去哪儿?”

    在宫里憋闷了太久,还没出宫,就跟撒了欢儿似的。

    搁在以前,严裕肯定不会带她一起出宫的,毕竟嫌烦,但是这次不同以往,需要她一块同行掩人耳目。他说随你,又道:“我中途要去定国公府一趟,你最好找个人结伴而行,路上出了意外,也好有个照应。”

    他既然提到定国公府,那严瑶安第一个想到的便是谢蓁,果不其然,她说:“我找一起出来,六哥会派人保护我们么?”

    严裕顿了顿,颔首。

    语毕,她忽然想起一事,神秘兮兮地凑到严裕跟前,挤眉弄眼地问:“昨日我一提到谢荨,你为何这么大的反应?六哥难道认识人家?”

    他偏头,半真半假地说:“早年认识她的哥哥谢荣,多年不见,想确认一下是不是他们。”

    严瑶安很好打发,当即就信了,“那你见到了么?是他们么?”

    他点头,说了声是。

    严瑶安一笑,热情高涨:“那正好,明日我把他们叫出来,让你们好好叙叙旧。”

    他没说话,但是也没反对。

    *

    三月三日上巳节,家家户户都要到溪边净身祛病消灾。

    富贵人家在家中用兰汤沐浴,普通人家便到溪边净身,祛病消灾。更有些文人雅士、王孙贵族喜好临水宴饮,曲水流觞。这一日可谓热闹非凡,家家户户都来到街上,就连平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姑娘们也都出了门,一起外出踏青游玩。

    严瑶安早就听说宫外的热闹了,可惜一直没机会亲眼见一面。

    如今有圣上恩准,还有六哥带着她,她可算如了一回愿。一大早不用人请,便自发自觉地收拾好一切,在永平殿里等着。

    不多时,严裕底下的人小公公袁全来传唤:“公主,可以出发了。”

    她一跃而起,飞奔而出。

    殿外停着一辆黄杨木马车,一看便是严裕的那辆。她不用人扶,踩着黄木凳上马车,兴高采烈地喊了声出发。

    马车缓缓驶出宫门,先往定国公府的方向驶去。

    到了定国公府门口,严裕走下马车,在朱漆大门前站了好一会儿,才举步上前。

    看门的阍者得知他们的身份后,惕惕然让他们在堂屋等候,很快把定国公和老夫人请了过来。

    定国公哪里料到他们会来,忙要跪下行礼。

    严裕把他们扶起来,开门见山:“府上二公子谢荣可在?”

    定国公惋惜道:“他方才出门。”

    和仪公主闻言,迫不及待地问:“那五姑娘和七姑娘在么?能否让她们出来一趟,我带她们出去玩一圈。”

    定国公还是摇头,同样的理由,“回公主,她们也不在府上,这仨孩子一块出去的。今儿个是上巳节,荣儿估计带他们去水边踏青了。”

    严瑶安失望地撇撇嘴,又问:“那你知道他们去哪儿了么?”

    定国公忙差人去玉堂院询问,没多久下人回来,告诉他们谢荣带着谢蓁和谢荨去明秋湖游玩了。

    明秋湖在城外,距离此处有二三里的路程,不是太远,马车两刻钟就能到。

    严瑶安道了声谢,转身就出门要去明秋湖。

    她上马车前问严裕:“六哥,你呢?”

    严裕说:“既然谢荣也在那里,我跟你一起过去。”

    严瑶安没多想,痛快地点了点头。

    于是两人一起坐上马车,往城外明秋湖而去。出了城,路上行人减少,马车走得很是畅快,再加上严瑶安的催促,到的时候比往常都快。

    明秋湖一边是山,一边是水,风景秀美,是个适合踏青的好地方。

    湖边站了不少男男女女,泰半女子都戴着帷帽,看不清面容。一眼望去,竟像大海捞针,完全找不到谢蓁和谢荨的影子。

    严瑶安怎么也没想到会这么多人,登时傻了眼:“这该怎么找?”

    她有点想放弃,毕竟这是一个浩大的工程。

    严裕让她站在原地,环顾一圈,然后说:“我去找。”

    说完不等严瑶安反对,他便已消失在人群中。

    明秋湖是个游山玩水的好地方,往常就有不少人来,今儿个更是人多。湖岸有不少姑娘泼水嬉闹,笑声传出好远,即便泼湿了帷帽也不以为意。一年中唯一一次放纵的机会,谁都不想错过。

    他沿着湖岸走了一段路,路上遇到很多人,却都不是他想见的那一个。

    正当他要往回走时,忽然听到一声娇软的催促:“你走快点呀!”

    他一定,循声看去。

    距离湖岸有一定距离,临近树林边沿,几颗高大的樟木下,站着一个穿粉衫白绫罗裙的姑娘。她戴着帷帽,一手拉着另一个小姑娘,林中吹来一阵风,刮起她面前的轻纱,露出一个光洁的下巴,以及微微扬起的粉唇。

    严裕转回身,漆黑如墨的眸子里只剩下她。

    她的身份毋庸置疑,因为另一边的马车旁,就是谢荣。

    谢蓁牵裙往前走两步,兴致勃勃:“阿荨,快跟我来。”

    谢荨慢吞吞地跟在后面,“阿姐走慢点,我跟不上。”

    她在林中发现了一只小鹿,那鹿躺在草丛里睡觉,她没有惊动它,回来先告诉了谢荨,想让妹妹跟她一块过去看。

    然而她只顾着回头看谢荨,连帷帽挂在树梢上都不知道,轻轻一扯,帽子便从她头上掉了下来。

    丫鬟来不及阻止,霎时间,青丝流泻,露出一张姣丽无双的面容。

    她一愣,正要弯腰拾起帷帽,严瑶安不知从哪儿冒了出来,远远便喊了一声:“阿蓁,阿荨!”

    顿时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谢蓁循声看去,严瑶安站在人群里,身后站着几个侍卫和宫婢,生怕别人不知道她身尊贵。

    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她,谢蓁有点惊讶,回过神后,重新把帷帽戴在头上,朝她走去。

    “瑶安,你怎么会在这儿?”

    严裕就站在严瑶安跟前不远,谢蓁从他身边直直走过,竟是连看都没看一眼。</p>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