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皇家小娇妻 > 第33章 愤怒

第33章 愤怒

作者:风荷游月
    严瑶安亲昵地拉住她的手,“可算找到你了!”

    方才她在附近转悠,没想到一眼就看到了她。也是,帷帽掉下来后,她的模样是最出色的,跟着大家伙儿的目光看过去,就一定能找到她。

    可惜是昙花一现,还没看够,她就把帷帽重新戴上去了。

    谢蓁不由得感到奇怪,“你找我做什么?”

    严瑶安说得理所当然,“今儿个是上巳节,我好不容易出来一趟,一个人没意思,不找你找谁啊?”

    一看她的阵势,就是刚从宫里出来的。身后跟了三五名侍女不说,不远处的马车旁还站着十来名侍卫,虽然都做了乔装打扮,但还是十分引人注目。再加上刚才谢蓁露了脸,一时间明秋湖大半的人都在看她们,委实太招摇了些。

    严瑶安向她诉苦,说自个儿怎么千方百计从宫里出来,又怎么去了定国公府,得知她不在府里后,再到明秋湖里千辛万苦地找到她。说完忽然想起一件事,往周围看了看,“我是跟六哥一起来的,六哥人呢?”

    谢蓁愣了愣,六皇子也来了?

    然而严瑶安在人群里逡巡了一遍,始终没找到六皇子的身影,一个人奇怪地自言自语:“刚才明明看到他在这儿的……”

    很快,严瑶安把此人抛到脑后,“不管他了,我们自己玩儿去!”

    谢蓁嗯一声,心想六皇子不在倒好,她们可以随心所欲玩自己的。她又想起刚才林子里见到的那只小鹿,拉住严瑶安的手往前走两步,“我带你看个东西,快跟我来!”

    严瑶安很少出宫,对什么都好奇,于是想也不想地跟着她走,“去看什么?”

    谢蓁回头朝她一笑,“小鹿。”

    她顿时来了兴致,疾走两步:“好好,我们快去。”

    在宫里最常看见的动物,要么是父皇养的海东青和各种鸟,要么就是后宫妃嫔的猫儿狗儿,小鹿还真是少见,尤其是在这野生的林子里。难怪她这么兴奋。

    后头跟了几个侍女,一直寸步不离地护着她,生怕她有任何危险。严瑶安嫌她们碍手碍脚,便只留下清风和白露两名侍女,其余的都在林子外面等着。

    谢蓁找到谢荨,忽然朝一个方向喊:“哥哥,你不要走,在这里等我们!”

    严瑶安随着看去,只见树下站着一个弱冠少年,气质清冷,如松如柏。他斜倚着树干,原本在看远处的湖面,闻言转过头,看到谢蓁的那一刻微微一笑,冲淡了眉眼间的冷漠,点了点头。

    谢蓁这才放心,带着她和谢荨往林子里面走。

    严瑶安呆呆地任由她拉着,半响才吞吞吐吐地问:“那是……你哥哥么?”

    声音轻微,跟方才的盛气凌人完全不同。

    谢蓁没发现她的不对劲,天真地点了下头,“是啊。”

    她哦一声,也不知是怎么回事,话明显比刚才少了。

    *

    她们没走多远,毕竟林中深处还是不□□全。谢蓁领着她们来到一条小溪跟前,沿着溪流走了十几步,果真看到一颗高大的樟木下卧着一只花斑小鹿。

    它大抵是跟母鹿走散了,谢蓁在周围找了一圈,始终没发现它的母亲。

    她们到时,它刚好睡醒。

    它缓缓站起来,见到她们很有些害怕,悄悄往后退了一步。可惜没找准方向,一下子撞在树干上。

    谢蓁忍俊不禁,蹲下来摸摸它的头,有模有样地跟它沟通,“你别害怕,我们不会伤害你的。”

    小鹿低低地叫了一声,还是没有放下戒心。

    谢蓁觉得它可怜,想把它带回家里去,但是它始终不肯靠近她,于是她捡起地上的青草喂它,“吃吗?”

    小鹿没动。

    她正要再喂,却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站起来往四周看了看。林中树叶婆娑,树影斑驳,一切都很平静,没有什么异常。

    她抿抿唇,还是觉得哪里有点奇怪。

    谢荨一边逗小鹿一边仰头问她,“阿姐,你在看什么?”

    她迟疑了下,然后说:“我觉得有人在偷看我们。”

    谢荨一顿,露出几分无措。

    那边严瑶安也听到了,跟着往周围看了看,可是什么异常也没看到,“该不是你看错了?”

    林子里三三两两有几个姑娘,都是由丫鬟婆子跟着的,没有什么奇怪的人啊?大家都在玩自己的,谁也没注意到她们这边。

    谢蓁点点头,“或许吧。”

    于是继续跟谢荨一起商量怎么把这只小鹿带回去。

    渐渐地这只小鹿跟她们熟起来,居然一口吃掉了谢蓁手里的草,把她吓了一跳,扑通跌坐在地上。还没从惊吓中反应过来,小鹿就像没吃饱似的,一下子扑到她身上,用脑袋拱掉了她头上的帷帽,伸出舌头就开始舔她的脸。

    谢蓁下意识要躲,然而晚了,已经被它舔了满脸口水。她呜咽一声,可能是跟小动物的声音有点像,小鹿又舔了她一样。

    严瑶安一开始也很震惊,后来笑得东倒西歪:“它大概觉得你们是同类……”

    双鱼双雁忙上来救她,拉开小鹿,把她从地上扶起来,用绢帕给她擦了擦脸:“姑娘没事吧?”

    她扁扁嘴,嫌弃地说:“脏死了……”

    脸上都是口水,她嫌帕子擦不干净,便提着裙子到溪边洗脸。把帕子浸在水里,拧干之后一点点把脸洗干净,帷帽搁在脚边,乌黑的头发从肩膀后面滑下来,她偏着头,露出一张白净无暇的面容。

    洗了两三遍,总算觉得洗干净了,她猛地站起来,颇有些头晕目眩。

    眼前一花,她似乎看到前面的林子里有一个人。

    再一看,除了浓密茂盛的树木之外,哪有什么别的东西?

    可是她真的看到有人,难道是眼花了么?

    谢蓁不知想到什么,慌忙把帽子戴在头上,转身就往后走。

    双鱼就在几步之外,见她步履匆忙,不仅问道:“姑娘怎么了?”

    她顾不得解释:“我们先出去再说。”

    她小时候经历过好几次危险,警惕心比一般人都强。不知怎么的,她忽然想起六七岁的时候,在荒山野岭被狼群盯上的那晚,也是这样的感觉。好像无论她怎么跑,跑到哪里,那束目光都会一直看着她,跟着她。

    她逃不掉。

    她猛一激灵,走得更快了些。

    *

    回到刚才的地方,原地除了谢荨与双雁之外,全然不见严瑶安的踪影。

    谢蓁问道:“和仪公主呢?”

    谢荨指指林子里一个方向,“她追着小鹿往那里走了。”

    原来谢蓁离开不久,那小鹿就开始不老实起来,要跑到别的地方去。严瑶安性子野,为了抓住它,跟着它一块跑了,两位侍女担心她出意外,便一起跟了过去。

    林子里面虽然没有野兽,但也不代表没有危险。万一里面有歹人,她一个姑娘家根本无从应付。

    谢蓁有点担心,在原地等了一会儿,不见严瑶安回来,便赶忙让双鱼去外面求助谢荣,顺道把公主的侍卫和侍女也都叫了过来。她跟谢荣说了一遍情况,真是急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谢荣安慰她道:“林子不深,应当不会出什么意外。”

    他声音冷静,莫名地就给人一种安全感。

    谢蓁抓住他的袖子,还是很不放心。毕竟严瑶安是公主,若是她出了意外,她们今天一行人都没有好下场,说不定整个定国公府都要被牵连。

    谢荣摸摸她的头,“我去那边找找,羔羔,你和阿荨在这里等着。”

    说着,又头脑清晰地给剩下的侍卫侍女分配了方向,让他们各自分散找人。若是找到了,便带回这里来。

    谢蓁点点头,“哥哥小心……”

    他说放心,往谢荨方才指的方向走去。

    一时间原地只剩下谢蓁谢荨和双鱼双雁,谢荣让她们到外面马车里等着,但是谢蓁坐立不安,还不如留在这里更安心一点。

    等了一会儿,林子没有任何消息,她越来越不安,总觉得会出什么事。

    谢荨拉了拉她的袖子,愧疚地说:“阿姐对不起,我没有阻止她……我不该让她走远的……”

    谢蓁回握住她的手,一点也没有责怪她的意思,“就算你拦了也拦不住她的,你别难过,跟你没关系。”

    她闷闷地嗯一声,还是很不开心。

    刚才严瑶安要去追小鹿,她以为他们不会走远,哪想到一眨眼人就不见了,早知道她应该阻止他们的。

    没一会,不远处传来脚步声,谢蓁惊喜地看过去,竟看到了刚才那只跑走的小鹿!

    小鹿藏在草丛里,只露出一个头顶和一双圆溜溜的眼睛,往她们这边看一眼,就跑走了。

    “哎!”

    谢蓁以为严瑶安也在那里,忙牵裙走过去,情急之下脱口而出:“你等等我!”

    小鹿跑得并不快,始终跟她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她追了一段路,正要放弃的时候,发现那只鹿却停在一块石头上,石头前面是一棵粗壮的巨树。

    她慢慢往前走两步,环顾四周,没看到严瑶安的影子。

    回头一看,双鱼已经跟了上来,她刚要开口,却被一股力道握住手腕,往一旁的树干后面带去。

    谢蓁惊愕地睁大眼,还没来得及呼救,视线一亮,帷帽已被人蓦然掀开。

    眼前是一堵结实的胸膛,往上看去,是一张英挺俊朗的脸,剑眉低压,薄唇紧抿,每一个眼神都昭显着他的不愉快。毋庸置疑,这是一张很漂亮的脸。

    谢蓁微微发愣,莫名有些熟悉,似乎脑海深处,认识这么一个人。

    可是仔细想又想不起来。

    她忘了呼救,眼里的迷茫让对方更加恼怒。

    他在等她想起来,可是过了好一会,树干后面双鱼呼喊的声音越来越近,她还是什么反应都没有。

    非但如此,还试图挣开他求救:“我……”

    他捂住她的嘴,贴近她,身高的优势使他看人时带着点居高临下,竟有种孤傲的味道。

    他咬着牙,一字一句地问:“谢蓁,你敢忘了我?”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