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皇家小娇妻 > 第40章 银两

第40章 银两

作者:风荷游月
    回到家后,谢蓁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不仅太子妃这场宴席很有问题,就连李裕身上也到处都是疑团。

    她不知道太子妃有什么目的,也猜不出来,为了保险起见,她甚至没在绢帕上绣自己的名字。希望不会有什么事。

    而李裕,他神出鬼没的,究竟为什么知道她丢了一块帕子?谢蓁一方面有点担心,一方面又想知道宋姨的下落,便把这事跟谢荣说了一下,让他帮忙调查李裕的事情。

    谢荣不知此人在京城里,顺道问了句:“你什么时候遇见他的?”

    谢蓁在他面前不敢撒谎,因为很容易就会被看穿,她抿唇,低头抠了抠指甲上的蔻丹,“上巳节在明秋湖边上,偶然遇见了。”

    这话说得半真半假,其实不是偶然遇见的,也不知道李裕在那儿埋伏了多久,一把就把她抓了过去。这点小细节无伤大雅,谢荣看了看她,叫了声她的小名:“为什么现在才说?”

    她抬起头,找不出合适的借口,只好耍赖卖乖,“上回那么多人在,我找不到机会开口,回家之后就忘了,一直到今天才想起来嘛!”

    谢荣不说话,显然不相信她真能忘记。

    她也知道这个理由蹩脚,从八仙桌那边探出半个身子,讨好地端过来一杯茶,眼巴巴地看着他:“哥哥帮我问问好么?”

    谢荣没接,气定神闲,“为何要打听他的下落?”

    她一噎,心想这能有什么为什么?想知道,不就打听了么!她要是这么跟谢荣说了,他估计更不会答应的,于是绞尽脑汁想了想,灵光一闪:“我不是想知道他的下落,我是想知道宋姨的下落。宋姨以前对我们那么好,我想知道她现在过得怎么样。”

    这个理由谢荣还能勉强接受,要真是为了李裕那小子,他是不会答应谢蓁的。

    那小子小时候就不讨喜,也不知道长大了什么样,是不是还跟以前一样?

    谢蓁见他有所松动,趁热打铁,掀开茶盖往前送了送,小脸笑得灿烂:“哥哥喝么?喝完这杯茶,你就答应我了。”

    谢荣无奈地弯起唇角,接过茶杯喝了一口。

    她很欢喜,满屋子蹦蹦跳跳,一会儿来到他的跟前,就着他的手喝了一口热茶,抿起粉唇,眼睛像两个弯弯的月牙。

    她大概自个儿也不知道为何这么高兴,大概是快要见到宋姨的缘故。她是绝对不是承认因为李裕的,毕竟他们白天才吵了一架,他那么凶,她不要跟他好了。

    在京城找人其实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每个进出京城的人都要出示公验,每一天都有记录。谢荣动用了关系,他正好与京兆尹的小公子赵进熟识,便让对方帮了个忙,查一查这京城里有没有一户叫李息清的商户,妻子宋氏,有一个儿子叫李裕。

    然而几天以后,赵进却告诉他没有这户人家,问他是不是记错人了。

    京城叫李息清的不少,但是却没一个跟他描述的一样。

    谢荣想了想,又请他调查有没有李裕此人。

    赵进是这么跟他说的:“有是有,但足足有二十七人,不知你说的是哪一个?还是我挨个拎过来让你瞧瞧?”

    谢荣到底没真让他拎过来,而是跟他过去一家一家地看了。明明名字都一样,可是却长得各不相同,没有一个是谢荣认识的李裕。

    直到看完最后一个人,他跟赵进打道回府,把这个消息告诉给谢蓁。

    谢蓁听罢很有些失望,怎么会找不到呢?他们都见过好几回了!

    他究竟在京城做什么?为什么不告诉她?

    不知不觉过去半个月,太子府没传来什么动静,她也再没见到过李裕。日子比她想象中还要平静一些,她这才渐渐放下心来,看来上回是她想多了,或许太子妃只是单纯想比拼绣工也不一定?

    *

    谢立青闲在家中已有一个月。

    一开始他还会着急,目下已经完全淡定下来了。圣上不给他官职,他就算着急也没用,还不如心平气和地在家等着,总归会有消息的。

    冷氏说他破罐子破摔,他自己一点也不这么认为,还头头是道地解释:“我就算着急也不能改变什么,倒不如在家中好好反思反思,自己前几年做得有哪些不好得地方,日后引以为鉴。往后可没有这么清闲的日子了。”

    冷氏把糕点一碟碟摆在桌上,又给他倒了一杯碧螺春:“你就不想想办法么?”

    他笑笑:“该想的办法都想了,时候到了,该来的总会来的。”

    与他的乐观豁达相反,冷氏不得不考虑得更多一些,“万一要等上七八载呢?三个孩子都是长身体的时候,吃穿用度都要花钱,你没有俸禄,咱们总不能坐吃山空。”

    谢立青喝茶的动作一顿,把茶杯放回桌案上,“从青州带回来的银两呢?不够用了么?”

    “够是够,就是不多了。”冷氏说道,回京城后各方面花销都比青州厉害,再加上他们只出不进,积攒下来的银子很快用下去一大半。如今入了夏,不仅要添置夏衫和其他东西,还有一件更要紧的事:“荣儿不小了,到了说亲的年纪。说亲提亲下聘都需要钱,咱们该想想办法,不能因为这些耽误了孩子的终身大事。”

    谢立青总算意识到事态严重,站起来走了两圈,与冷氏一块在屋里商量对策。

    外面廊下坐着一个小姑娘,穿着粉白襦裙,双手托腮,惆怅地看着院里的蔷薇花。

    谢蓁是来找冷氏的,不小心听到她跟谢立青的对话,忍不住好奇便站在外面听了一会儿。没想到是这么沉重的话题,她哎一声,头一次体会到没钱是什么滋味儿。以前在青州过得很富裕,他们想要什么父母就送什么,谁知道到了京城,居然还要操心起钱的问题。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