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皇家小娇妻 > 第41章 良娣

第41章 良娣

作者:风荷游月
    谢蓁没有把这件事告诉谢荨,也没跟谢荣说,就算说了也无济于事,她一个人在屋里苦思冥想了好几天,终究也没想出什么好法子。

    她想过去求定国公,老太爷一定会答应帮助他们的。然而这并不是长久之计,何况还有一个老夫人横亘在中间,应该不会太容易。她想起自己在青州攒了不少名贵首饰和珍珠,有逢年过节别人送的,也有高洵心血来潮送给她的,大部分都用不上,如果能拿到街上当掉,应该能换不少银子。

    思及此,她立即从床榻上蹦下来,翻箱倒柜地开始折腾。

    东西四分五散地放着,自从回到京城后就没收拾过,谢蓁足足找了一个时辰,才整理出一小匣子珠串首饰。别看匣子虽小,但里面的东西都极其珍贵,一个碧玉攒珠金雀簪上便镶了三颗珍珠,绝对能值不少钱。

    谢蓁平常用不上这些,太华贵了,倒不如当了补贴家用。

    她叫来双鱼双雁,把这事儿跟她们说了一遍,“明日你们拿这些东西到街上,找一间当铺当了。”

    双鱼不解,打开一看惊奇连连,“姑娘为何要当了这些首饰?您可一下都没戴过的。”

    她倒觉得没什么,这些只是冰山一角罢了,她箱子里还剩下不少,当务之急是给家里减轻点负担:“反正也用不着……放在这里碍地方。”

    双鱼拿出一支翡翠鱼玉簪,觉得有点眼熟,“这个不是您十二岁生日时,高家公子送的吗?”

    谢蓁摸摸脸颊,悄悄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明知不会有人,还是怕被人听见,“你小声点……不许告诉别人。”

    她心里其实也有点愧疚,听说高洵为了买这个簪子,偷了他娘的私房钱,后来被赵氏狠狠教训了一顿。其实她也挺喜欢这个簪子的,但是这上面的翡翠色泽通透,青翠欲滴,一看便知能卖个好价钱……她内心挣扎了片刻,还是默默把这个簪子拿回来了,换成另一个金镶玉灯笼耳坠,“那我不当这个了,你不要告诉他哦。”

    双鱼扑哧一笑,“姑娘心里还是在乎高公子的吧。”

    她没忸怩,回答得坦坦荡荡,“他是我的好伙伴,我当然在乎他了。”

    高洵对她的心思她当然清楚,可是她不能给予回应,她只能把他当好朋友,再多的便不行了。

    双鱼走后,她一个人在房里坐了一会儿,闲来无事,重新拿了一条绢帕开始绣花。

    约莫傍晚时分,两人才从街上回来,怀里捧着一个檀木雕花盒子,一人在前一人在后,鬼鬼祟祟地出现在了房间门口。

    谢蓁一看,还当她们是刚刚做贼回来的,登时一愣:“你们这是怎么了?”

    双鱼三两步来到她跟前,把盒子往她怀里一推,“姑娘快打开看看。”

    谢蓁不明所以,掀开盒子一看,檀口微张,被里头一沓银票给震住了。她霍地重新阖上,“我给你们的东西,能当这么多钱么?”

    就算她金钱概念不强,也知道这数目委实太多了些。

    双鱼摇摇头,一言难尽的模样,最后还是双雁替她回答的:“我们到了当铺之后,有一个人要买下姑娘所有的首饰,开的价比别的地方都高出许多。他说日后您再有要当的东西,直接去找他就行了。”

    谢蓁颇为诧异,不相信有这等好事,“他是什么人?为何要买我的首饰?”

    双雁道:“听对方说,似乎是给妻子买的。”

    谢蓁放心了,不再胡思乱想,喜滋滋地把盒子捧在怀里,“我要把这些钱拿给阿爹阿娘!”

    她是个急性子,当即片刻也等不得,穿上绣鞋便噔噔噔往正房跑去。她推开房门,欢快地叫了声:“阿娘!”

    冷氏正靠着妆花迎枕午睡,被她这石破天惊的一声吵醒了,缓缓坐起来抿了抿鬓角:“何事这么高兴?”

    天转入夏,晌午的气温很是闷热,冷氏在屋里穿得凉薄,外头只披了一件薄薄的罗衫,透出婀娜姣好的身段。谢蓁身上大部分像极了她,肤白貌美,长腿细腰,还有丰满的胸口……说起这个,谢蓁好像很久没喊胸口疼了。

    她快步来到冷氏跟前,献宝似的把盒子拿出来:“阿娘,阿娘这个给你。”

    说完,自己迫不及待地把盒子打开了。

    冷氏看清里面的东西后,没有她预料中的惊喜,表情反而有些严肃,“羔羔,这钱是哪儿来的?”

    谢蓁实话实说:“我把自己的一些首饰当了。”

    她怕冷氏生气,低着头老老实实地交代:“我不小心听见你跟阿爹的对话……我想帮帮你们。”她不安地抠了抠裙子上的月季花纹,声音越来越小:“反正那些首饰我也用不上……哥哥如果要娶媳妇,我可以把首饰都拿出来。”

    冷氏教育三个孩子最成功的地方,便是教会了他们相亲相爱,兄妹同心。

    没有哪一家的孩子,像他们感情这么好的。虽然有时会有口角之争,但那不过是小打小闹,过不了一会,便又重归于好。

    就像现在,谢蓁为了哥哥,可以不要那些漂亮的首饰。要知道她可是从小就最臭美的。

    冷氏心中百感交集,将她揽进怀里,“羔羔放心,你阿爹只是一时不顺,不会一直如此的。你哥哥的事不必让你操心。”

    她眨眨眼,轻轻地嗯了一声,“那这些钱阿娘收下么?”

    冷氏揉揉她的头,“你先拿回去放着,若真的走投无路了,你再拿给阿娘好么?”

    她咧嘴一笑,痛快地说:“好呀!”

    回到自己房间后,她把檀木盒子放在箱子最底下,心里的一块大石头总算落地了。不管怎么说,阿娘没有拒绝她,她还是有能力帮助父母的。

    *

    那之后几天,双鱼和双雁出府过几次。

    偶然一回遇到上回买了谢蓁首饰的人,对方说他的妻子很喜欢,问她们还有没有要当的珠翠玉簪。谢蓁知道后,便把自己不需要的头面全找了出来,都是一等一的精致,她留了最喜欢的几样,剩下的全让双鱼卖给对方了。

    她把拿回来的银票一起放在箱子底下,闲来无事数了数,被这笔不小的数目惊了一惊。

    双鱼还说:“姑娘,那人说他的妻子夜里睡不好,问您有没有什么法子?”

    谢蓁歪着脑袋,到底还是有点戒心,“为什么要问我?”

    双鱼道:“婢子今日去购置香料被他瞧见了,香料里有助眠的成分。”

    她哦一声,琢磨了下,毕竟对方帮了自己不少,而且又是有家室的,应该不会有问题……于是便把自己床头上挂的香囊取了下来,为了保险起见,甚至还挑掉了上面所有的花纹,递给双鱼:“你把这个给他,让他挂在床头,他的妻子应该会睡的好一些。”

    这里面的香料是她自己配的,跟她帕子上的香味一样,有助人安眠的效果。她晚上睡不好的时候,便用这个助眠,十分见效。

    双鱼应下,在下次见面的时候交到了对方手上。

    一来二去,竟有了几分熟悉。

    这天,双鱼来跟她回禀:“姑娘,那人说他妻子用了您的香,夜里睡得安稳了许多,他很感激您。”

    能帮助别人,谢蓁也是挺高兴的,她坐在窗边的美人榻上,笑盈盈地吹着风:“那就好,我这里还有许多,他的夫人若是用完了,下回便再多送去一些。”

    她始终没有怀疑,半个月后把香料缝进香囊里,通过做了五六个,让双鱼一块给对方送去了。

    几日后,双鱼兴致勃勃地告诉她:“姑娘,那人说他妻子想见您一面,当面感谢您。问您后天是否有空,他们想约您在城南的萃英楼一见。”

    夏日天热,谢蓁最喜欢坐在院里的桐树下纳凉,两旁的丫鬟打着风,她倚在榻上打瞌睡,再惬意不过。听到双鱼这么一说,刚酝酿起来的睡意顿时烟消云散,她睁开水雾氤氲的双眼:“萃英楼?”

    萃英楼是京城有名的茶楼,听说当年太子在此处歇脚,夸赞那里的茶水一绝,这才因此出了名。

    双鱼点点头,“对方姓陶,他妻子是凌氏。”

    谢蓁沉吟了下,不知该不该去。

    既然对方的妻子也去,那应该不会落人话柄,她犹豫一会儿,正好当面感谢他们买了她的首饰,于是颔首道:“你跟他们说我会去的。”

    后天一早,谢蓁换了身白绫对衿衫儿和鹅黄裙,外头罩一件轻透罗衫,头上插一支水精簪,云鬟鬈鬈,莹泽照人。她带了两个丫鬟和两个仆从,事先跟冷氏支会过,冷氏仍旧不放心,便让谢荣陪她一块同行。

    到了城南萃英楼楼下,谢蓁走下马车,她戴着帷帽,朝谢荣微微一笑:“哥哥在这等我。”

    谢荣骑在马上,叮嘱道:“若是有什么事,便让丫鬟下来通知我。”

    她点头,跟着双鱼双雁往里面走。

    听说陶氏夫妻在二楼雅间,她们停在门口,双鱼敲了两下门,门里有个穿粉衣白裙的丫鬟打开门,对她们道:“我家少爷和少夫人还没到,姑娘请到里面等候吧。”

    一边说一边请她们进去。

    雅间紫檀小插屏后面是一张朱漆螺钿小几,几上摆了几碟点心和一壶茶水,谢蓁坐在垫子上,问了一些他们少夫人的情况,便开始静静地等候。

    不多时,粉衣白裙的丫鬟退了出去,屋里只剩下她和双鱼双雁三人。

    起初谢蓁坐在那儿很安静,渐渐过去一炷香,对方还是不来,她便有些忧虑了。

    等待最能看出一个人真实的模样。

    若是脾气不好,或是耐心不好,恐怕早已坐立不安,搓手跺脚了。

    可是她不一样。

    她就算等得有点着急,也不会让丫鬟去催促,而是一个人坐在桌几后面,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细品慢酌。茶喝完之后,她摘下帷帽,露出一张精致无暇的俏脸,双手托腮,撑着下巴滴溜溜地打量屋里的摆设。她坐的方向离门口最近,是个很聪明的小姑娘。

    雅间里面有个十二扇绣竹韵常青的屏风,屏风是半透明的纱质,后面的人能看到屋里的光景,屋里的人却看不到后面的摆设。

    严韬坐在花梨木圈椅中,腰上挂着她亲手绣的香囊,以手支颐,含笑看着她的一举一动。

    连她的丫鬟都不耐烦了,往门口看了一眼:“姑娘,要不要婢子去问问……”

    她想了一会儿,“去吧。”

    没片刻双鱼去而复返,有些泄气:“她说陶家夫妇在路上耽误了,恐怕还要一阵子。”

    谢蓁自己倒没什么,但是她怕谢荣等得不耐烦,便让双雁下去跟谢荣说一声:“你告诉哥哥我没事,就是得晚一会才回去。”

    双雁应是,走出雅间。

    转眼又过去一炷香,谢蓁起身在雅间走了一圈,看看屋里的摆设。她来到十二扇折屏前,伸手摸了摸上面的花纹,正要往里走,方才的丫鬟推门而入,略带愧歉地开口:“实在抱歉,我家少爷和少夫人家中出了急事,怕是不能如约而至了。”

    谢蓁踅身,愣了愣,很快大度地一笑,“没事,那就只能改日再见了。”

    丫鬟将她们送出门外,为了表示歉疚,还打包了几种点心送给她。

    等她们离开后,严韬才从屏风后面走出来。

    他站在窗边,看着下方谢家的马车,谢蓁坐上马车,很快消失在视线中。

    许久才道:“想不到谢家还藏了这么标致的小姑娘。”

    梁宽站在他身后,“殿下打算怎么做?”

    严韬笑笑,收回视线,“慢慢来吧,别吓到她。”

    反正已经知道她是谁了,不急于这一天两天的。

    他忽然想起一事,问道:“上回让你调查的事如何了?”

    既然她是定国公府五姑娘,为何又要当掉自己的首饰?她在府里过得不好么?严韬特意让梁宽调查此事,不知结果如何。

    梁宽回道:“谢立青去年年底回京述职,未被圣上重用,这几个月一直闲在家中。再加上他家中地位尴尬,日子似乎不大好过。”

    严韬问:“为何没被重用?他以前在青州担任什么官职?”

    梁宽道:“在青州担任知府。他极有能力,把青州管治得井井有条,日益繁荣。但是青州巡抚林大人弹劾他在青州任职时与突厥人有来往,圣上不放心,便暂时将他留在家中查看,过段时间再做打算。”

    原来如此,严韬若有所思,“林睿所言属实?”

    梁宽摇头,“属下让人查了一下,谢立青与林大人在青州曾有过节,至于他话中真假……有待考究。”

    林睿此人,心胸狭隘,容易记仇,偏偏又是个滚刀肉,懂得讨好上头的人欢心,估计就是凭着那张舌灿莲花的嘴才让元徽帝信了他的话。谢立青又是个老实人,自然斗不过他。

    严韬得知事情缘由,放在窗棂上的手拂了拂上头的灰,慢慢说道:“时刻注意林睿的举动,找个机会抓住他的把柄……至于谢立青,是个良才,别埋没了才好。”

    *

    近日边境又生事端,西夷人以五万兵攻打大小邬羌两座城市,骠骑将军仲开守城数十日,渐渐有破城之势。

    元徽帝又调遣了三万兵前去支援,命严裕护送粮草提前一日出发,此事来得突然,连严裕都有些措手不及。

    元徽帝既是为了锻炼他,又是为了让他增援仲开,并允他胜仗之后,必定答应他任何请求。

    严裕只好连夜整装出城,前往千里之外的边境。

    临走前,他甚至没来得及去定国公府跟谢蓁说一声。他们走的街道与定国公府隔着两条街,他骑马走过,只往那边看了一眼。

    彼时刚刚敲过三更的梆子,谢蓁还在睡梦中,她没有听到铁骑铮铮的声音,更没有城门打开的声音。只有醒了,才听说夜里三万兵马离开了京城。

    日子流水般滑过,期间她被邀请去了太子府几次。

    当然不是她一个人,还有其他贵女千金。

    有一回太子也在场,远远地瞧见一眼,她甚至没记住他长什么模样。其他姑娘倒是芳心大动,激动了好半天没缓过来。

    太子跟太子妃说了两句话就离开了,不知为何,谢蓁总觉得他身上的香味颇有几分熟悉。

    有时候和仪公主也在,便拉着她和凌香云坐一块说话。严瑶安喜欢她身上的香味,还缠着她要她教自己调香料,奈何时间地点都不方便,最后只得作罢。

    一日和仪公主去昭阳殿给王皇后问安,正好碰到严韬也在。

    王皇后体弱多病,常年缠绵病榻,身子骨很有些虚弱。饶是如此,她仍旧衣着端庄素雅,雍容平和,只是苍白的唇色给她添了几分柔弱之感。她已有四十,即便保养得再好,眼角也有了淡淡的纹路,笑时会更加明显。

    今天她气色好,脸上明显比往昔红润一些。

    严韬到时,严瑶安正在下方陪她说话。

    王皇后牵出一抹笑,让他坐下,“今日怎么只有你一个人来了?”

    严韬先行一礼,掀袍坐在下方,笑道:“香雾身体不适,儿臣便让她在家中养病了,免得把病气儿过给您。”说着看向对面,叫了声六妹,便继续对王皇后道:“母后今日气色不错。”

    王皇后道:“瑶安陪我说了会儿话,我这才觉得精神了些。”言讫不忘关怀凌香雾的身体,让他回去好好照看着点。

    他道:“母后放心,已经让大夫看过了,只是普通的风寒,并无大碍。”

    皇后道:“那就好。”

    母子俩坐在一块,无非是说些关怀的话。王皇后想起最近边境的动荡,不免担忧地问:“那边战事如何,圣上可有叫你过去看看?”

    他摇头,“有六弟在,应该便不用我过去了。”

    前几日边境传来捷报,道西夷人被后方赶来的三万大军打得猝不及防,立即放弃了攻城的打算,改为退军十里。当然,西夷人是万万不会轻易放弃的,他们在城外十里安营扎寨,商量对策,打算再做攻打。

    严裕与仲开一个守城,一个进攻,听说西夷的军队已经溃不成军。

    想来用不了多久就能回来了。

    正说话间,那边严瑶安吸了吸鼻子,好奇地问:“我好像闻到一种熟悉的香味……”

    王皇后闻言一笑,让人把香炉抬出来,“你是说这个么?”

    她摇摇头,又仔细闻了闻,“不是这种香,是……是很特别的荷香,只有阿蓁身上才有的。”

    王皇后哦一声,“这位阿蓁是谁?”

    “娘娘有所不知,阿蓁是定国公府的五姑娘,她调的香料十分特别,既能助人安眠,又极其好闻,”严瑶安一本正经地解释,站起来看了一圈,像严韬走去,“似乎是从这里传来的……”

    她停下,不可思议地看向太子。

    再闻闻,香味果真是从他身上传来的。

    这下连皇后的目光都被吸引过来了,两人的表情都有些意味深长,严韬轻笑,只好把腰上的香囊拿出来,“是这个么?”

    严瑶安接过去,点头不迭,“就是它。”

    王皇后叫了声韬儿,眸中含笑,“你告诉母后,这是怎么回事?”

    严韬没打算这么早说出来,毕竟对方还未满十五,他可以慢慢等她及笄。这下是想隐瞒都瞒不住了,他只得道:“儿臣浅眠,母后是知道的。有一回在定国公府拾到了她的帕子,发现上面的香味能让儿臣睡得很安稳,事后便千方百计找到了她,让她给儿臣缝制了几个香囊,这才日日戴在身上。”

    王皇后尚未开口,那边严瑶安便惊讶地睁圆了眼,“太子哥哥,你……你这是阿蓁缝的?”

    他道:“正是。”

    王皇后听明白了,她这个儿子怕是对人家小姑娘动了心思,不舍得说,在心里藏着掖着呢。

    “你就打算一直戴着她的香囊?”皇后问。

    严韬摇摇头,到了这地步,只好坦诚道:“若是母后同意,儿臣想纳她为良娣。”

    谢立青是庶出,以谢蓁的身份做侧妃还有些勉强,可以先封她为良娣,日后再慢慢向皇上请封为侧妃。

    太子娶妻多年,府里只有一个太子妃和几名姬妾,他要纳谢蓁为良娣,王皇后并不反对,“这事需得跟你父皇说一声,他若是同意了,过几日便能下圣旨赐婚。”

    言下之意,便是你自己跟皇上说吧,她没什么意见。

    严韬松一口气,起身下跪,“多谢母后成全。”

    这边事情定下了,那边严瑶安看得目瞪口呆。她跟谢蓁关系好,怎么不知道谢蓁曾给太子绣过香囊……

    不行,她下回见面一定要问问谢蓁是怎么回事!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