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皇家小娇妻 > 第44章 圣旨

第44章 圣旨

作者:风荷游月
    圣旨到时候,谢蓁正端着一碗酸枣汤坐在桐树下,一小口一小口地啜饮。最近天越来越热,即便只穿着薄薄的罗衫也无济于事,她热得蔫蔫的,开口让两旁手持团扇打风的丫鬟用力一点。

    谢荨一身的汗,躺在她旁边的竹簟上翻来覆去地问:“阿姐看看我熟了吗?”

    谢蓁咽下一口酸枣汤,摸摸她嫩藕似的胳膊,捏了捏:“快了,已经八分熟了。”

    她翻个身,打算烤得更均匀一点,“那我再晒晒。”

    谢蓁被她逗笑了,把手里的酸枣汤送到她嘴边,喂她一口,“你打算烤熟了把自己吃掉吗?”

    谢荨倒也不客气,咕咚咕咚喝下去大半碗,鼻头上都是细密的汗珠,撅着嘴说:“我不好吃。”

    末了吸吸鼻子,好奇地往谢蓁身上凑了凑,“阿姐,什么味道?”

    谢蓁被她弄得莫名,也跟着闻了闻:“什么?”

    她总算找到源头,拦腰抱住谢蓁:“阿姐身上好香。”

    “……”

    天气一热,谢蓁身上的熏香就像从骨子里蒸出来似的,随着高温蒸腾而出,旁人若是凑得近了,鼻子里都是她的香味。往常不会这么浓郁,或许今儿天实在热得厉害,才让谢荨觉得稀罕。

    本来就热,两人挨得这么近,谢蓁更是受不了。她一手举着瓷碗,一手推搡谢蓁的脑袋,扁扁嘴故意嫌弃:“你快起来……汗都蹭我身上了!”

    谢荨不听,抱着她不撒手。

    两人便在美人塌上闹了起来,前院来人时,谢蓁正被谢荨压在身下讨饶。谢荨拿脑袋蹭她肩窝,她笑得一双眼睛都弯了,“阿荨,你再这样我要生气了!”

    可惜语气太较软,又含着笑意,一点威慑力都没有。

    前院的老嬷嬷紧赶慢赶地过来,看到这一幕差点跪在地上,“我的两个小祖宗,你们怎么还在闹呢,圣旨都下来了!”

    对面两人霎时停住。

    谢蓁眼里的笑意尚未来得及退去,一时没反应过来,“什么圣旨?”

    老嬷嬷让人把她俩扶起来,又另外叫人去通知冷氏和谢立青,急得跺脚:“老奴也不清楚,您先跟老奴过去看看吧,宫里的人送来了圣旨,可千万不能怠慢!”

    谢蓁慢慢收住笑意,从美人塌上坐起来,让双鱼去拿一件苏绣牡丹纹褙子披上。

    不一会冷氏和谢立青从屋里走出,神情凝重,领着她们和谢荣一起前往前院。一路上谢蓁都有些惴惴不安,不知是不是她想太多,总觉得这圣旨似乎跟她有关……她想起前阵子在萃英楼,严裕曾经跟她说过的话,该不是皇上赐婚的圣旨吧?

    如此一想,手脚都有些发软。

    来到前院,定国公和老夫人都已经到了,旁边还站着大房三房四房的人。

    听说皇上赐下圣旨,他们的眼神都透着古怪。

    人齐以后,定国公领着他们跪下,俞公公往二房那边看去一眼,打开圣旨,缓缓念道:“谢五姑娘端庄贤淑,蕙心兰质……特赐六皇子严裕为妻,于十月初六完婚,一应事宜交由礼部打点。”

    言讫,看了看地上呆住的众人,咳嗽一声:“谢五姑娘还不接旨?”

    谢蓁脑袋空空如也,只能凭着本能上前,双手接下圣旨,“民女接旨……”

    *

    俞公公回去后,定国公府就跟炸开了锅一样。

    尤其老夫人和徐氏脸上,可谓精彩,青一阵白一阵,好半天都没能说出话来。吴氏的表情也有些古怪,不过还是强撑着上前贺喜:“五姑娘好福气……”

    其实她更想问的是,怎么偏偏就是你?

    以前也没听说六皇子的事,一点风头都没有,怎么忽然就要娶妻了?还娶的是二房的女儿?

    谢蓁也懵懵的,没想到圣旨下来的这样快,她以为起码还有好长一段时间。严裕究竟用了什么方法说服圣上的?她真的就要嫁给他了?

    比她更错愕的是冷氏和谢立青两人,这毫无预兆的,闺女还没养大怎么就成别人的了……

    旁人对他们贺喜,他们自己都有些云里雾里,不知该如何回应。

    唯有定国公是真心为她感到高兴,摸着胡子笑得合不拢嘴,“我家羔羔有福气,有福气!”

    谢蓁捧着圣旨不知所措,看向冷氏,迷茫地叫了一声“阿娘”。

    冷氏把她拉到跟前,勉强笑着回应了其他几房的问话,先将他们打发走了。临走时谢莹复杂地看了谢蓁一眼,嘴唇紧抿,嫉恨又不甘。

    待人都离开后,冷氏才一本正经地问:“你告诉阿娘,这是怎么回事?”

    谢蓁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久久才道:“我见过六皇子了……”

    一听这话,连冷氏这样冷静的人都着急了,恨不得让她一次□□代清楚:“何时见过的?你们说了什么,跟皇上赐婚有什么关系?”

    谢蓁一想起那天在萃英楼的对话,就无助得厉害,她明明谁都不想嫁,却不得不答应严裕的提议。其实她既不想给太子当妾,也不想嫁给他当皇子妃,她只想在爹娘身边多待几年,然后嫁给一个门当户对的人,从此过一辈子顺心顺意的小日子。

    她想起这些,心里泛起一阵阵委屈,双手抱住冷氏,像小时候那样往她怀里拱了拱,“阿娘,六皇子是小玉哥哥。”

    冷氏跟她当初的反应一样,一下子没想起是谁,“谁?”

    她闷闷地重复,“李裕。”

    这下冷氏想起来了,李裕就是当初邻居李家的孩子,彼时李家无声无息地走了,冷氏还当以后再也见不到了。目下听谢蓁这么说,不免错愕,“他怎么会是皇子?”

    这些事情谢蓁也不知道,没法解释,“我问过他了,他不说。”

    冷氏与谢立青对视一眼,从彼此眼里看到了震惊。

    谢蓁还挂在她身上胡思乱想,忧心忡忡地自言自语,“阿娘,我觉得他跟小时候比起来变了很多……对我更凶了,他那么讨厌我,为何还要娶我?”

    冷氏摸摸她的头,从最初的震撼中缓过来,得知对方是李裕后,心里渐渐平静下来,“你们从小就认识……如今多年不见,感情应该比以前好才是。”

    谢蓁说:“一点也不好。”

    他们每次见面,他都一副要吃了她的模样,哪里好了?

    一想到要他过一辈子,她就忧愁得很。她觉得自己得想一个法子,为日后的生活想一条后路。

    *

    宣读圣旨的俞公公回到宫中,像元徽帝回禀了一下结果:“谢五姑娘已经接旨谢恩了。”

    元徽帝坐在龙椅上,随手翻阅了一下奏折,偏头问站在一旁的少年,“满意了?”

    这小子大清早就来书房等着,除了刚进来时说了句“我来看望父皇”,接下来几个时辰一句话都没有,谁不知道他是等结果的!来看父皇?元徽帝冷笑一声,傻子才会信呢。

    严裕站在背光的地方,阳光从槅扇流泻进来,照在他的下巴上。他薄唇罕见地翘起一丝弧度,他很少笑,笑起来极其赏心悦目。可惜只那一瞬,便收了回去,很快恢复冷傲的一张脸,“多谢父皇。”

    哼,臭小子。

    心里不知高兴成什么样了,还在这儿装模作样。元徽帝批阅完一张奏折,睨他一眼,“改日跟礼部商量个时间,去定国公府下聘吧。朕看你也等不及了。”

    严裕微滞,“是。”

    过一会,元徽帝想起另外一件事,语重心长道:“顺道再抽空去一趟太子府,你抢了你二哥的女人,总该给他一个说法。”

    他这个父皇夹在中间,也是很难做人的啊。

    严裕静默片刻,回答的不着边际,“谢蓁不是他的女人。”

    哦,说错话了。元徽帝改口:“是是,是你的女人。”

    他没出声,算是默认了。

    “你在宫外的府邸八月底大约便能建成了,剩下一个月自己添置点东西,若是有什么不会的便去请教皇后,需要什么便跟朕说。免得到时候娶了媳妇儿,府里参差不全,让旁人看了笑话。”元徽帝事事都考虑得周到,前头几位皇兄都是成亲后才建的府,府里有皇子妃帮忙操持着,再不济还有母妃参谋,根本用不着当爹的操心。唯有他,没娶媳妇,还没有母妃,怎么能让人省心?

    严裕一一应下。

    一切都交代完后,元徽帝见他杵在边上没事干,便挥挥手让他退下了。

    严裕没有回清嘉宫,而是翻上马背,往太子府的方向而去。

    有一件事元徽帝说得很对,他得给严韬一个说法。圣旨是早上宣读的,到这会儿,该知道的肯定都知道了。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