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皇家小娇妻 > 第47章 暗示

第47章 暗示

作者:风荷游月
    亲事定下之后,便要开始准备嫁衣嫁妆等东西。

    做嫁衣之前要先量尺寸,谢蓁量完以后,才发觉自己比来京城之前长高了一点点。她高兴得不行,在屋里蹦蹦跳跳,郁闷的心情一扫而空,“谁说我不长了,我还在长个儿呢!”

    别的地方还没量好,冷氏让她消停一点,“瞧你高兴的,都要嫁人了,还这么毛毛躁躁。”

    一提起嫁人,她就整个人蔫下来,扁扁嘴控诉:“阿娘就不能说我点好的。”

    冷氏让双鹂和双鹭左右按住她,锦绣坊的掌柜亲自给她量胸口和腰肢的尺寸,看着胸前鼓鼓的衣料,她有点羞赧,总算肯老实了。量到腰的时候,软尺往她腰上一缠,勒出一个小小的圈,锦绣坊掌柜瞅一眼尺寸,禁不住称赞道:“五姑娘这腰,真细。”

    掌柜给她量尺寸的时候就注意到了,她每一处都生得纤细匀称,恰到好处。顾虑到这位是大家闺秀,有一句话憋在心里没说,那就是“天生尤物”。

    男人碰到这身子,还不骨头都酥了。

    谢蓁自己倒没在意过,她用手量了量,举到面前一看,觉得没掌柜说得这么夸张。

    她最近心情郁闷,吃得比以前少,当然会细了,还不是这门亲事闹得!

    身上各处量完以后,已是一个时辰后的事,谢蓁疲惫地倒在一旁的贵妃榻上,闭着眼睛眯了一会儿。外面天热,她懒得出去,索性就在屋里纳凉。

    谢荨大概知道这几个月是最后跟阿姐相处的日子,几乎每天都来她房里缠她,不是跟她一起闲聊便是一起绣花,从未有过的乖巧听话,甚至把自己私藏许久的果脯拿出来分她一半,“阿姐我晚上跟你睡好吗?”

    她们小时候是睡一张床的,自从谢蓁十岁以后便开始分床睡了。谢荨很想趁她走之前跟她多亲近亲近,一想到以后阿姐就是别人的了,更加舍不得她嫁人。

    谢蓁咬着冬瓜果脯,痛快地说:“好啊。”

    搁在以前她肯定是不同意的,天气那么热,两个人挨到一块又黏又腻,晚上还怎么睡觉?但是她跟谢荨想的一样,都知道相处的时间不多了,妹妹想跟她一起睡,她当然不会拒绝。

    谢荨高兴极了,起身就要回屋拿枕头,“阿姐等我哦!”

    谢蓁捧着脸,笑眯眯地提醒:“记得多拿两把扇子!”

    其实她屋里也有这些东西,不过既然谢荨乐意,那她就不会阻拦。

    桌上摆着谢荨送来的小点心,有冬瓜果脯、蜜枣果脯和乌梅果脯等……谢蓁以前都不知道,这个爱吃鬼居然偷偷藏了这么多点心!亏她以前一有好吃的,就跟她一块分享,谢蓁愤愤地想,她一定要把这些东西吃完才能平衡。

    正往嘴里送一颗乌梅,门口忽然传来动静,她以为是谢荨,张口就道:“找到扇子了吗?”

    门口没声音,她抬头看去,才发现谢莹站在门口,略带笑意。

    “五妹,是我。”

    *

    若非无事,谢莹绝对不会来玉堂院。

    当然,就算有事她也不会来。

    所以她出现在这里,谢蓁还是有些诧异的,她咬着果脯问:“三姐姐怎么有空到这儿来?”

    谢莹款步轻移,走到她跟前坐下,掀唇一笑,“以前不常来,是因为委实没空。你知道我要学功课和女红,还要跟着先生学筝,自打你和二婶从青州回来,便一直抽不出时间过来。”

    谢蓁眨眨眼,哦一声,出于礼节把蜜枣往她面前推了推,“三姐姐吃么?那你今天过来,想必是有很重要的事吧?”

    谢莹看看碟子里的蜜饯,她为了保持身形,已经许久都不吃甜食。“不了……我不爱吃。”

    谢蓁也不勉强,让双鱼去端两杯酸枣汁来,最好是用冰镇过的。谁知道谢莹嫌味道太甜,仍是不肯喝。

    于是谢蓁就不再管她了,端坐在位子上自己吃自己的,等她开口。

    谢莹笑得有些勉强,她以前对待谢蓁都是颐指气使,骄傲自信的,从来没有这样和颜悦色过。“五妹是咱们国公府第一个飞出的金凤凰……”

    居然在夸自己,谢蓁别扭得很,坐在垫子上扭了扭,心想她还不如对自己刻薄一点呢。

    谢蓁很惶恐:“三姐不要这样说……”

    难道是先礼后兵?

    犹记得圣旨刚下来的时候,谢莹看她的眼神恨不得把她撕了,怎么短短几天,就变了个人?

    谢莹没理会她的话,继续道:“你嫁给六皇子后,便是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地位更是一跃千丈。日后六皇子再在圣上面前替二叔美言几句,赏个一官半职,那你们一家后半辈子可就风光无限、衣食无忧了。”

    “……”

    谢蓁不太喜欢她这么说,好像自己嫁给严裕,就是为了得到这些好处似的。于是她抿抿唇,没有回应这句话。

    谢莹是个聪明人,看出她的不快,没再啰嗦这个话题,又开始称赞起严裕的好处。

    “六皇子英勇无畏,上阵杀敌,堪称少年英雄……又英姿勃发,俊朗无俦,五妹嫁给他,真是好福分……”

    谢蓁听了老半天,也没听出她的重点,托腮慢吞吞地问:“难道三姐姐也中意六皇子?”

    谢莹连连摆手,示意自己并非对六皇子有好感,“五妹别误会,我不过感叹一两句罢了。”

    谢蓁恍悟地点了下头,“那三姐姐找我,只是为了说这个吗?”

    她说不是,总算开始切入正题,问起心中最困惑的问题:“你与六皇子,莫非有什么渊源不成……圣上为何要将你许给他?”

    谢蓁眨眨眼,“我们就见过一面。”

    她没撒谎,来到京城后,她确实只跟严裕见过一面。只是那一面,就定了终身而已。

    谢莹显然不信,目光不经意落到她的脸上,又觉得并非没可能……大部分男人,大概都会被这张脸吸引吧。她重新堆起笑,语气很亲切,“无论怎么说,五妹以后都是皇室的人了……可千万不能忘了我们这些家中姐妹。”

    到这里,谢蓁总算听明白了,这是暗示她帮她牵桥搭线,做第二只飞上枝头的金凤凰呢。

    谢蓁有点想笑,好在忍住了,“三姐姐别担心,我怎么会忘记你们,即便我嫁人之后,也会时常回来看你们的。”

    谢莹根本不是这个意思,苦于不好明说,暗地里着急:“经常回来多麻烦,你若是想我们,可以随时在府里办个家宴,多叫几人,大家伙儿在一块聚聚。”

    这么明显的暗示,谢蓁怎么会听不懂,她是故意装听不懂罢了。在府里设宴,叫上她们,说不定还会遇上跟严裕交好的王孙贵胄,一来二去,自己不就做了红娘么。她叹一口气,总算知道谢莹是为何而来。

    她明面上不好拒绝,便敷衍下来,“三姐姐说得是,不过此事我不能做主,得跟六皇子商量一下。”

    谢莹目露失望,脸上勉强维持着一抹笑,“五妹说得是,那等你嫁过去后,再同殿下商量吧。”

    说罢坐了一会,实在找不到话题,谢莹起身告辞,一转身正好觑到落地罩下站着的谢荨。

    谢莹吓一跳,叫一声“六妹”,绕过她走了。

    谢荨一手抱着枕头,一手抓着两把团扇,飞快地跑到谢蓁面前:“阿姐,三姐姐来跟你说什么?”

    谢蓁见窗外谢莹已经走远,才轻轻一笑道:“来用自己的矛,刺自己的盾。”

    *

    半个月后,礼部带着人到定国公府下聘。

    聘礼流水一样,足足抬了小半个时辰,府外的围观的百姓悄悄数了数,足足有一百零八抬。皇室的派头就是不一样,看呆了众人,直叹国公府五姑娘有福气。

    定国公让管事带人从后门进去,送入库房,把聘礼都记下来,傍晚时再清点。

    到了傍晚,一箱箱清点里面的东西时,简直要被晃花眼。珠钏首饰,珍珠玛瑙,还有珍惜古玩,绫罗绸缎……每一样都是精品,就连定国公这种见惯大风大浪的人,也免不了感慨:“圣上真是下足了血本。”

    可见对六皇子的宠爱程度。

    谢蓁没看到那场面,但是听下人口口相传,第一个想的不是东西多珍贵,而是那些东西能记在二房账上吗?

    不管怎么说,那是她卖身得来的金银珠宝啊!

    后来没顾得上多想,因为嫁衣已经缝制好了,她要在领口上亲手绣一朵并蒂莲。她绣活不好,为此联系了好几个夜晚,才勉强绣得像模像样。

    绣完以后试了试,大小都很合适,她便让丫鬟收起来,等到成亲那天再穿。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过了溽暑,转入秋季。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