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皇家小娇妻 > 第50章 认错

第50章 认错

作者:风荷游月
    严裕霍地站起来,厉声道:“来人!”

    丫鬟着急忙慌地跑进来,见他面色不豫,还当自己犯了什么错,惶惶不安地跪在他跟前:“殿下有何吩咐?”

    他问道:“皇子妃呢?她在哪儿?”

    丫鬟壮着胆子往床榻看一眼,见谢蓁不在里面,顿时恍悟过来怎么回事,心有余悸道:“回殿下,娘娘说您回来得晚,她夜里浅眠,便先在侧室歇下了。”

    谢蓁今天太过疲乏,没等多久便先睡了,然而心里憋着一口气,便没打算跟他同床共枕。反正他们提前商量过的,婚后分床睡,谁睡侧室都一样。

    严裕知道后,脸色缓和许多,对丫鬟道:“你下去吧。”

    丫鬟应一声是,蹑手蹑脚地退了下去。

    屋里只剩下一盏灯,烛光闪烁,估计撑不了多久。严裕得知谢蓁在内室后,心里平静许多,他坐在床榻上,没多久忽然站起来,想去敲响侧室的门,然而手还没抬起就放了下去。如此重复三四次,自己都有些瞧不起自己。

    她就在里面,他为什么不敢进去?

    他们不是成亲了么,不是应该理所当然地睡一张床?

    可是成亲前,他亲口答应过不碰她的。

    严裕挣扎许久,躺回床榻上,望着头顶的大红绣金帷幔,想起这是他的新婚之夜,不知为何忽然觉得有点悲凉。他一跃而起,再也顾不得什么约定,大步来到侧室与内室想通的门前,抬手轻轻一推。

    门没开。

    他蹙眉,又推了一下,还是没开。

    他不是让管事没装门闩么?

    管事确实没装门闩,但是谢蓁进屋的时候,发现这道门没法上锁,于是为了提防某些心怀不轨的人,她特意吩咐双鱼双雁搬来桌子,抵在门口。是以这一时半会,严裕还真推不开。

    他气急败坏地骂了声小混蛋,在门口站了一会儿,不甘地叫:“谢蓁?”

    屋里没回应,谢蓁早睡下了。

    他既然下了决心,便是不会轻易放弃的,重振旗鼓又重重一推,菱花门被推开一条宽缝。

    桌子腿在地上摩擦出沉闷的声音,吵醒了床上的谢蓁,她迷迷糊糊地问床边坐在杌子上的双鱼:“什么声音?”

    双鱼目瞪口呆地盯着从门缝里钻进来的严裕,结结巴巴道:“是,是……”

    严裕睨她一眼,她立即不敢说下去了。

    谢蓁以为没什么大事,翻身继续睡去,睡着前还不忘叮嘱:“记得看好桌子……”

    她说这话时,严裕已经走到床边。

    秋天夜里清凉,她穿着散花绫长衫,又盖了一条薄褥子。大抵是睡相不老实,领口微敞,露出里面胭脂色的绣玉兰纹肚兜,窗外皎洁的月光洒进来,落在她身上,更加显得她肤白胜雪,细腻柔软。

    严裕看着看着,俯身撑在她身体两侧,把她圈在自己怀中。

    双鱼在一旁看呆了,小声叫道:“殿下……”

    严裕偏头,冷声道:“出去。”

    主子的命令不能违抗,然而双鱼又担心他对谢蓁不利,一时间踟蹰不定,“我家姑娘睡了……”

    严裕好像没听到:“我叫你出去。”语气不容置喙。

    双鱼愁眉苦脸地退出侧室,在心里求了无数遍观音菩萨,希望菩萨保佑姑娘与殿下相处和睦,不要出事。

    *

    双鱼走后,屋里只剩下严裕和谢蓁两人。

    谢蓁睡得不安稳,是以严裕只敢撑在她上方,没再做出什么过分的举动。

    他静静地端详她的脸,睡着之后,倒跟小时候更像了。眉眼鼻子如出一辙,还是那么小巧玲珑,就连这身板儿,也没长大多少。

    他的目光往下,落在一处,似乎又不全没长大……

    他想跟她说话,但是不知如何开口,于是就这么一直看着,看了足足半个时辰。末了谢蓁翻身唔了一声,不甚压到他的手背,他才轻轻地抽出来,站在床边刮了刮她秀挺的鼻子,这才离开。

    这次他躺回内室床榻上,虽然有些遗憾,但心里比方才踏实多了。

    他闭上眼,一觉睡到天明。

    再睁开眼时,神智比昨晚清醒多了。他坐起来,只觉得喉咙干渴得有如火烧,正欲开口唤丫鬟端茶,一眼却瞥见谢蓁坐在梳妆镜前,手里举着一个烛台,烛台那头是蜡烛燃尽后露出的金刺,她居然眼睛都不眨一下,就要往手腕刺去!

    严裕以为她要寻短见,连鞋都顾不得穿,快速上前一把夺过烛台,喘得厉害:“你干什么?”

    因为着急,声音带着几分严厉。

    谢蓁也是刚起床,乌发披在身后,遮住大半张脸,益发显得她的脸只有巴掌那么大。她仰头看他,水汪汪的大眼里满是平静:“阿娘说新婚第一天要拿带血的帕子入宫,我没有流血,所以想用这个割破手腕,滴两滴血。”

    她很怕疼,还没想好要在哪个地方下手,他就疯子一样冲了过来。

    昨晚她想了很多,既然他不喜欢她,那他们做一对相敬如宾的夫妻就行了。她不对他抱有任何期望,以后才不会让自己陷入难堪。

    所以割手腕这回事,她没有想过指望他。

    严裕脸色由黑转青,再由青转白,总算从刚才的惊吓中缓过神来,面色恢复正常。他拿起烛台,面无表情地往自己手臂上一划,顿时有血珠冒出来。他另一手夺过谢蓁手里的绢帕,盖在手臂上,胡乱抹了两下,再把绢帕递回给她:“这样行了么?”

    谁知道谢蓁根本不搭理他,站起来往里面走,“一会还要入宫,你自己交给皇后娘娘身边的人吧。”

    严裕站在原地,手里握着绢帕,轻轻蹙了下眉。

    不知为何,似乎有哪里不对劲。

    *

    成亲第一天要入宫向帝后请安,因为考虑到他们新婚燕尔,元徽帝特准他们晚一个时辰去。

    谢蓁换上粉色对衿衫儿和白罗绣彩色花鸟纹裙襕马面裙,今日太阳正好,暖融融地照在身上,容易使人心旷神怡。

    她坐在缠枝葡萄镜前,双鱼在身后替她梳头,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余光一扫,便看到严裕站在窗边,直勾勾地盯着她的后背。谢蓁粉唇微抿,移开目光,理都没理他。

    直到双鱼为她梳好百合髻,戴一副金丝翠叶头面,额头坠了一颗水滴状红宝石眉心坠,端是芙蓉玉面,娇丽无双。她起身走出内室,也不问严裕收拾好没,开口让丫鬟带她去门外马车里等候。

    严裕跟上她,总算忍不了了:“你没看到我么?”

    谢蓁走在廊下,轻轻点下头:“看到了。”然后便再无话。

    严裕一口气哽在嗓子眼儿,憋得难受,却又不知从何处发泄。他眼睁睁地看着她走远,竟然没有等他的意思,他下巴紧绷,默默无声地看着她的背影,竟有种被抛弃的感觉。

    贴身侍从吴泽从前院走来,停在他面前恭谨道:“殿下,马车已经准备好了,现在出发么?”

    他抿着唇,举步往外走,“出发。”

    吴泽又问:“您是骑马还是坐马车?”

    一般时候,严裕出入宫廷都习惯骑马,是以吴泽才会体贴地问一句。

    严裕想不都想,“坐马车。”

    说话间已经来到门口,门外停着一辆黄杨木马车,周围没人,谢蓁想必已经坐上马车了。他大步上前,踩上车辕,一掀帘子对立面的丫鬟道:“入宫面圣无需下人陪同,你们都下去。”

    双鱼双雁面面相觑,看看严裕,再看看谢蓁。

    他们小夫妻闹别扭,她们这些丫鬟夹在中间真是难做人啊。

    末了两人欠了欠身,对谢蓁道:“姑娘,婢子下去了……”

    谢蓁坐在里面,不动声色地看一眼严裕,然后收回视线,轻轻道:“下去吧。”

    丫鬟下去后,严裕从外面走上来。

    他哪里都不做,偏偏要坐在谢蓁旁边。马车本来不小,但是他大马金刀地坐下来,硬生生占去不少地方,显得她这边有点拥挤。

    谢蓁往旁边挪一挪,他也跟着挪一挪。

    最后谢蓁被逼到角落,一边是车壁,一边是他。她偏头看他,黑黢黢的眸子古井无波,粉唇轻启,“你跟着我干什么?”

    不是这样的。

    她对他不是这样的。

    以前她面对他时,总是天真又娇俏,带着甜甜的笑,还有软绵绵的嗓音。而不是现在这样冷淡平静。昨天之前还好好,为什么今天忽然不一样了?

    他有些不安,想问她怎么回事,但是说出口的话却成了:“入宫以后随时有人看着,坐得近才不会引人怀疑。”

    谢蓁居然信了,哦一声便没再理他。

    她低头摆弄裙襕上的花鸟纹,也不知道有什么好看的,能看得这么入神?

    严裕低头看着她的侧脸,腻白的皮肤,精致的眉眼,粉嫩的唇瓣,每一样都很诱人。她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眨得他心里发痒,他想伸手碰碰,但是手在膝盖上紧了又紧,还是没伸出去。他靠在车壁上,挫败地闭上眼:“你昨晚睡得好么?”

    谢蓁嗯一声,“好啊。”

    他又问:“昨晚等了多久?”

    她说:“没多久。”

    “……你想何时回定国公府?”

    她想了一下,“明天好么?”

    严裕顿了下:“好。”

    然后又是沉默。

    过了许久,马车辘辘走远,他问:“你没什么话跟我说么?”

    她说:“没有。”

    “……”

    严裕脸一黑,闭上眼睛睡觉,不再吭声。

    *

    马车很快来到宫门口,马车不停,一直驶入昭阳殿前才停下。殿外有宫婢迎接,将他俩请下马车,便带着往殿内走去。

    走上长长的丹陛,皇后早已在殿内等候他二人多时。

    皇后气虚,等了一会便有些疲乏,见两人来了,强打起精神笑着道:“可算来了,快坐。”

    严裕的生母早逝,谢蓁敬的茶也是由她承受。

    两人终究没坐,不多时宫婢奉上一碗热茶,谢蓁接过,上前递给王皇后:“娘娘请用茶。”

    王皇后接过去,抿了一口,便让人把她给谢蓁准备的礼物拿上来。宫婢呈上一个紫檀雕花纹盒子,打开送到谢蓁手中,里面是一对红玉镯子,通透晶莹,无一丝瑕疵。谢蓁跪下行谢礼,到底是国公府的金枝玉叶,端起姿态宠辱不惊,又做得恰到好处,让人心里舒服。

    王皇后让她起来,留下两人说了一会儿话。

    然而到底身体不适,没多久皇后便有些吃力,无奈只得让两人先退下,她回屋休息一会。

    严裕和谢蓁一前一后走出昭阳殿,谁都没有搭理谁。没走多久,前面便出现一个人,身穿绛紫柿蒂纹锦袍,高首阔步,气质不俗。他身后跟着两个侍从,正往这边走来。

    谢蓁察觉严裕微微僵了一下。

    等人走到跟前,他叫一声“二哥”,她才知道眼前的人是太子。

    她心中一紧,面上却波澜不惊,垂眸不再多看一眼,规规矩矩地跟着叫:“二哥。”

    严韬听说王皇后情况不好,这才一大早就赶了过来,目下遇见他们两个,仍旧能端出一副翩翩风度:“你们来跟母后奉茶?”

    严裕站直身体,把谢蓁挡在身后,“是。”

    严韬微微一笑,看向他身后只露出一个脑袋顶的姑娘,没多言语,意味深长地拍了拍他的肩膀,错身而过:“我去看望母后。”

    太子走后,严裕索性直接牵住谢蓁的手,大步往御书房走去:“你走得太慢了,跟着我。”

    谢蓁猝不及防被他一拽,踉跄了下,想甩开:“我不用你拉着。”

    他握紧她的手,说什么都不松开,“用。”

    她说:“不用。”

    前头的宫婢听到他俩对话,还当这是他们小打小闹的情趣,禁不住弯起嘴角,偷偷地笑。

    严裕憋了很久,心中有一团浊气,语气古怪地说:“小时候你不是很想牵我的手么?”

    谢蓁看疯子一样看他,大概觉得他脑子有病,“那是以前的事……现在我不想跟你牵手。”

    他薄唇抿成一条线,直视前方:“为什么?”

    她挣了两下,鼓起腮帮子,“没有为什么,就是不想。”说着成功脱离他的掌控,继续不紧不慢地跟在他后面。

    手心蓦然空了,严裕握成拳头,心想女人真是太奇怪了,是不是每个人都跟谢蓁一样善变?

    就这么来到御书房,元徽帝正在里头批奏折,俞公公进去通传以后,便让他们进去。

    圣上以前没见过谢蓁,今天是第一次见面,见到之后,好像知道两个儿子为何争她了。

    确实是难得一遇的美人。

    整个京城里,估计都找不出跟她一样标致的。

    谢蓁给他奉茶,他露出满意的笑:“好好,真是乖顺。”

    大抵是心情好,元徽帝多赏赐了她几样东西,其中还有一颗手掌大的夜明珠。谢蓁显然对这个东西很有兴趣,回去的路上一直在摆弄它,一会捂在手里看看是不是真会发光,一会拿到太阳底下端详,更加没有工夫理会严裕了。

    是以回去的路上,严裕的脸简直阴云密布。

    他问:“有这么好玩么?我再给你弄几个?”

    她说不用,“我有一个就好了。”

    马车一直驶回北宁街六皇子府,刚停稳,谢蓁便牵着裙子走了下去,没有等他。双鱼双雁早已等候在门口,她上前,跟着她们走回府里。

    严裕一人被抛在门外,紧紧盯着她的背影。

    赵管事吩咐车夫把马车停到后院,转到前面,看到小两口这一幕,忍不住提醒:“殿下,您和娘娘路上是不是闹了矛盾?怎么娘娘好像生气了?”

    严裕转头看他,顿悟:“你说她生气了?”

    这不是明摆着的事么?管事有些无力,“娘娘似乎一整天都没笑过,您没发现?”

    他像忽然被人点醒了一般,扔下管事,大步便往府里走。他腿长步阔,谢蓁又走得慢,是以没多久,便追上了廊庑下的她。

    他气喘吁吁地抓住她的手腕,对上她疑惑的眼睛,紧张地咽了咽唾沫,“你……生气了?”

    谢蓁静静地看他,不回答。

    他又问:“为什么生气?”

    她用另一只手掰开他的手,孩子气地说:“不要碰我,你说过不碰我的。”

    他一噎,无法反驳。

    谢蓁转身继续往前走,他气急败坏地站到她面前,挡住她的去路:“谢蓁,跟我说话!”

    身后丫鬟都惊呆了,还没见过六皇子这么着急的时候。

    谢蓁歪着脑袋,黝黑明亮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我把你一个人留在马车里,你生气吗?”

    他目光闪烁,不置可否。

    她问:“早上出门,我先走了,把你一个人留在屋里,你生气吗?”

    他终于点了一下头。

    确实生气,当然生气,她当他不存在么?

    谢蓁看着他,又问:“那你昨晚把我一个人留在新房,我为什么不能生气?”

    说完,不等他有反应,绕过他往前走。

    严裕大彻大悟,心口砰砰跳个不停。他总算知道她为何忽视他,为何不对他笑了,他总算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其实昨晚他不是故意扔下她的,当时那么多人看着,她又那么美,他怕自己再看下去,会做出什么失态的事。他抱着逃避的心态,转身就走了,却没考虑过她的感受。

    当时那么多人在,她是不是受了委屈?

    如此一想,顿时抛下面子尊严,想继续追上她,跟她好好解释。可是廊下空空,她早就走远了。

    他一路追到正院,向下人打听她的去处,知道她在屋里,三两步便走了进去。

    谢蓁正坐在梳妆台前,摆放皇后和圣上送的东西,她一样样归置整齐。正要站起来,抬头从铜镜里看到身后的严裕。

    他也不知道站了多久,见她发现了,一开口,才知道自己嗓子又哑又沉:“你别生气。”

    谢蓁眨眨眼,“为什么要听你的?”

    他别开头,看向窗户外树叶枯黄的桐树,不习惯跟人认错,语气生涩:“昨晚,是我……”

    说到一半,半天都没再开口。

    谢蓁抿唇。

    眼看着她又要走,他着急了,挡在她跟前,直视她的眼睛——

    “是我不好。”

    话说完,自己脸红得不行。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