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皇家小娇妻 > 第53章 出气

第53章 出气

作者:风荷游月
    徐氏不回答,他寒着脸又问了一遍:“我问你对她说了什么?你是聋子?”

    事已至此,再装傻也瞒不过去了。而是六皇子处于盛怒中,凌厉的眼神看得她心头一怵,心惊胆颤地跪到地上,到了这会仍想隐瞒:“回殿下……民妇只是跟娘娘唠唠家常罢了……”

    严裕不是好糊弄的,一拂袖把旁边八仙桌上的茶杯扫到她面前,溅了她一脸的茶水茶叶,“唠家常能把人唠哭?你若再不说实话,本宫今日便掀了你这定国公府!”

    他极少在人面前拿身份压人,更很少自称“本宫”,大抵是小时候没养成习惯,谢蓁从未从他口中听过这两个字。今日或许是气急了,说出的话处处都透着杀气,好像一把锋利的匕首,随时都能捅到对方心口上。

    此言一出,非但许氏面色一惊,两旁的人都呼啦啦跪了下去,包括方才趾高气昂的吴氏。

    吴氏面色煞白,抖得不成样子。清楚自己方才也说了谢蓁是非,恐怕今日逃不过一劫……

    谢蓁坐在冷氏怀里,抬头怔怔地看着严裕的后背,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感觉。她刚才趁他进来的时候故意装可怜,想着他们夫妻一场,他怎么着也会帮自己出气的。但是没想到他这么当回事,居然一本正经地帮她教训大娘……倒让她心里有点愧疚。

    她低下头,默默地揉了揉眼睛,不知为何眼睛又有点酸。

    严裕放出狠话,果真有人坐不住了。

    吴氏低头,忐忑不安地阐述:“都是民妇的错,是民妇先起的头……”

    严裕偏头,睨向她。

    她继续惴惴道:“前日殿下与阿蓁大婚,隔日便有消息传出来,说殿下新婚夜弃阿蓁不顾……民妇也是关心阿蓁,便多嘴问了一句。”话说到这,她几乎能感觉到头顶锋利的眼光,登时身子一软,强撑着把后面的话说下去,“后来大嫂接了两句话,或许是话说的重了,才会让阿蓁委屈。”

    许氏闻言,震惊地看向她。

    严裕面色不豫,“她说了什么?”

    吴氏头头是道:“说殿下之所以离开,是因为瞧不上阿蓁……”

    许氏猛地叫了一声“三弟妹”,语气不无咬牙切齿,“你岂能如此搬弄是非?莫非你没搭腔?”

    吴氏此时态度与方才判若两人,端的是一心为谢蓁出气的好婶婶,“我只不过问了一句,哪像你语气刻薄?若不是你,阿蓁能哭么?”

    许氏气得头顶冒烟,偏偏又拿不出话反驳她,毕竟那句话确实是自己说的。

    严裕脸色难看,垂在身侧的手拢握成拳,仿佛随时都会出手。

    许氏和吴氏争执不休,两人谁都不让谁,但是许氏没有吴氏嘴皮子厉害,不多时便被噎得气急败坏。谢莹和谢茵见状,纷纷上去劝慰自己的娘亲,再加上四房的人也在劝和,一时间一个小屋子里,叽叽喳喳全是女人的声音。

    “都闭嘴!”严裕忍无可忍地斥道。

    他胸口燃着一团火,差点就把自己燃烧殆尽。

    既愤怒这些人欺负他的谢蓁,又懊悔这一切的源头都是他自己。

    如果不是他,他们的新婚之夜岂会传出那样的言论?谢蓁又怎么会被人非议?连她的婶母至亲都能随意议论她,难以想象旁人口中会是什么样子。

    *

    或许是西厢房的动静惊动了堂屋,没一会定国公和老夫人便匆匆赶来这边,进屋一看,被里头跪倒一片的场面震惊了。

    大房,三房和四房的人都在地上跪着,谢蓁眼眶红红地坐在贵妃榻上,身边是冷氏和谢荨。

    两位老人直觉出了大事,一问之下,才知道是两个儿媳妇嘴欠惹得祸。

    老夫人敲了敲拐杖,指着许氏道:“你,你们两个……”

    真是没有脑子,私底下议论也就算了,哪怕谢蓁再不济,她的身份也是皇子妃,是她们能明面上胡说的么?更何况今日她是和六皇子一块回来,按规矩是明日回来省亲,六皇子肯答应她今日回来,那就说明了他对她宠爱有加。而且回门礼准备得十分周全,给足了谢蓁面子,她们连这点都看不出来,真是白白活了几十年。

    许氏和吴氏总算消停了,两人都认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追悔莫及。

    老夫人再生气,也得为两个儿媳妇求情,一把年纪就要下跪:“殿下看在她们是谢蓁长辈的份上,饶了她们这回吧……”

    严裕与谢蓁不愧是夫妻,说出的话都如出一辙,“她们可有把自己当成长辈?”

    老夫人与定国公面面相觑,定国公也琢磨不透他是什么打算,便跟着一块求情:“殿下……”

    他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今日一定要严惩这些碎嘴的妇人,否则谁知道以后她们还会传出什么话?不管她们是不是谢蓁的长辈都一样,但凡欺负他媳妇的,都不能轻易放过,“许氏私下议论皇室是非,对皇子妃不敬,胆大包天。”他剑眉一蹙,疾言厉色,“来人,带下去掌嘴!我倒要看看,谁以后还敢口无遮拦?”

    音落,吴泽带着两个侍卫从外面走进,架着许氏就要往外走。

    许氏大惊失色,她一个妇人,若是被这些牛高马大的侍卫掌嘴,那还有活路么?顿时挣扎着向严裕求饶,见他不为所动,便又去求谢蓁:“阿蓁,我好歹是你大娘,你难道忍心……”

    谢蓁把头埋在冷氏怀里,假装听不见。

    其实她嘴角的弧度早就翘起来了,原来有人替她出头,比她自己替自己出头还痛快。

    谢荨坐在她旁边,还以为她又伤心了。方才阿姐被大娘和三婶看笑话,她跟冷氏在一旁干着急,却帮不上忙。那时候她真是恨透了严裕,把他想成了虐待阿姐辜负阿姐的大坏蛋,现在他替阿姐出气,她很快就对他改观了,甚至还有点刮目相看。

    到底是小孩子,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她叫道:“姐夫。”

    严裕一开始没反应过来,很快知道明白这是在叫他,心情稍霁:“何事?”

    谢荨一指对面的吴氏,揭露道:“三婶方才也议论阿姐是非了,还说外人传的都是实话。”

    吴氏脸一白,还没来得及求饶,那边严裕就冰冷道:“那就带下去一起掌嘴。”

    她惊愕地睁大眼,“不……我没……”

    侍卫刚要把她带下去,严裕说一声等等,吴氏还当事情有转圜余地,眼里迸发出希冀的光彩。谁知道他下一句话居然是:“下回若再让我听到这话,便不是掌嘴这么简单。”

    说完,侍卫便把她也带了下去。

    严裕的侍卫都是习武之人,力气足得很,一巴掌打下去,便打落了许氏的一颗牙齿,她半边脸几乎立刻就肿成馒头。吴氏见状,双腿一软,涕泗横流地求饶。

    可惜严裕不发话,谁都救不了她。

    *

    好端端的一场家宴,最后闹得不欢而散。

    定国公也很郁卒,让人把双颊高肿,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的许氏和吴氏送回院里,连连向严裕赔罪:“都是老臣管教无方……”

    严裕说:“管教无方,以后就好好管。”

    定国公满口答应:“是是是,老臣一定好好管理内宅。”

    最后几人草草在正堂用了午膳,谢蓁胃口不好,只吃了一点,冷氏怎么劝都没用。严裕从头到尾都没说什么,但是表情渐渐不好,定国公见状,怕他又动怒,忙让人去准备谢蓁最爱吃的杏仁酪。杏仁酪端上来后,她多吃了两口,严裕的表情这才好点。

    用过饭后谢蓁跟冷氏一起回玉堂院歇息,严裕不好进内院,谢立青怕他觉得无趣,便对谢荣道:“荣儿,你陪着六皇子到府里逛一逛吧。”

    他想着谢荣和严裕年纪差不多大,应该很有共同话题才是,可惜打错了算盘。谢荣领着严裕走出去,两人都是不爱说话的性子,走了大半个院子,对话都没超过两句。

    严裕想着谢蓁哭泣的模样,心乱如麻,根本没心情跟大舅子套近乎。

    谢荣是天生不爱说话,路上统共说过两句话,一句是“走这边”,一句是“走那边”。

    偌大的府邸,他俩没一会就逛完了。快回到堂屋的时候,谢荣总算先开口:“你跟羔羔本不合适。”

    严裕停住,偏头看他。

    其实谢荣这句话不无道理,严裕和谢蓁的性格确实有很多不合适的地方,他们两个都不成熟,小孩子心性,既冲动又容易意气用事。虽然严裕跟以前相比稳重了许多,但到底年纪太小,一遇到谢蓁,便容易不冷静。

    而且他太口是心非,心高气傲,不轻易低头。谢蓁脾气也倔,两个同样固执的人碰到一快,本来就不是一桩幸事。

    谢荣又道:“虽然说这些有些晚了,但我想告诉你,不要再让她承受今天这种委屈,你若是做不到,就把她还回定国公府。”

    严裕眼神一冷,“还给定国公府?不可能。”

    娶到手的媳妇,哪里有还回去的道理?

    他大步走到前头,甩下一句话:“我自有分寸,不必你操心。”

    *

    谢蓁跟冷氏回到玉堂院,起初还有点低落,没多久便躺在冷氏怀里睡着了。

    她睡觉的姿势还跟小时候一样,喜欢握着冷氏的衣角,蜷缩成一团,睡得满足又香甜。冷氏侧卧着,手里拿着一柄团扇轻轻地替她打风,秋天刚到,晌午仍旧有些热,冷氏怕她出汗,手上便一直没停。

    丫鬟想要接手,都被她无声地挥退了。

    谢荨坐在一旁,忧心忡忡地问:“阿娘,你觉得大娘她们说的真的吗?”

    她不是故意嚼舌根,就是想知道严裕对谢蓁究竟如何。

    冷氏半垂着眼,拨了拨谢蓁脸上的头发,“是真是假又如何?今日六皇子替你阿姐出头,你没看到么?只要日后他对羔羔好,我便别无所求了。至于外人传的那些话……即便是真的,想必其中也另有隐情吧。”

    谢荨似懂非懂地哦一声,“那阿娘觉得他是喜欢阿姐么?”

    冷氏笑了笑,“喜不喜欢我不清楚,但肯定是不讨厌的。”

    说这话的时候,她想起七岁那年李家搬走,谢蓁哭着对她说“小玉哥哥讨厌我”,直到今天,她似乎都还觉得严裕讨厌着她。她疼惜地摸了摸谢蓁的额头,心想这真是一个傻姑娘,严裕这么明显地护着她,她难道看不出来吗?

    谢蓁只睡了小半个时辰就醒了,醒来见到阿娘和妹妹都在身边,顿时觉得心中大定,真想留下来不走了。

    可惜事与愿违,该走还是要走的,只是时间早晚问题。

    临走前,冷氏特意把她叫到一旁问道:“你跟六皇子……圆房了么?”

    谢蓁双手背在身后,左顾右盼,“没有。”

    回答得倒很老实,冷氏哭笑不得。

    她仰着头问:“阿娘怪我么?”

    冷氏摇摇头,想说什么,最终化成一句:“只要你过得好就行,其他的顺其自然吧。”

    她开心极了,阿娘没有强迫她,她觉得一下子轻松很多。肚子里还有许多话说,可是前面的人已经来催了,马车就在门外等着,她再舍不得,这会也得回去。

    冷氏和谢荨把她送到玉堂院门口,她一步三回头,直到再也看不到了,才步履轻快地走到国公府门口。

    门口站着定国公和谢立青等人,严裕站在马车旁,往她的方向看来。

    她依次跟祖父父亲道别,然后才踩着脚凳上马车。双鱼双雁正打算进来,却被严裕挡在马车外,“你们坐在外面。”

    说着,打帘走了进来。

    双鱼双雁只好坐在车辕上,车夫一扬马鞭,马车缓缓驶出。

    严裕坐在谢蓁旁边,也不知道有什么话要单独对她说,非要支开丫鬟。

    谢蓁也不催他,窗户外面的阳光流泻进来,洒在两人身上,在脚边投下斑驳的影子。她的侧脸被镀上一层金边,或许是在想事情,她微微敛眸,模样有点出神,唇边甚至含了一丝暖融融的笑。

    严裕心潮涌动,张了张口,“你……”

    谢蓁斜斜看过来,眼神有尚未融化的笑意,轻轻一眨眼,把他的神智搅得七荤八素。他胸口跳得剧烈,多怕她会听到,于是往另一边挪了挪,移开视线不敢再看:“成亲那晚……我没想到会变成这样。”

    谢蓁回神,笑意慢慢收回去,“那你以为会变成哪样?”

    他今天帮了她,她其实很感激的……但仔细一想,这一切不都是拜他所赐么,所以功过相抵,她就不打算跟他道谢了。

    严裕眼神飘忽,明显没有底气,“总之,我以后不会……再……”

    谢蓁好奇地等着,以为他要说出什么话。

    他憋半天:“不会再把你一个人扔下了。”

    小时候遇到危险,那么危难的时候她都没有扔下他,他为什么舍得留下她一个人?现在再怎么后悔都晚了。

    谢蓁弯起眼睛,在太阳底下微笑,“你还想把我扔下几次啊?”

    一刹那,他以为他们之间再也没有猜忌了,终于忍不住,伸手就想抱她,“我……”

    谢蓁往后退了退,眨巴着无辜的眼睛:“你干什么?”

    她刚才那么说,一是因为心情好,二是因为他今天表现还不错,可不代表他就能随意碰她。

    严裕一僵,收回手坐回去,“没什么。”

    想了一路都想不明白,他今天帮她出气,为什么她只对他笑了一下?就不能多笑一会么?

    *

    晚上两人还是分房睡。

    谢蓁睡侧室,他睡内室。自从第一晚谢蓁知道侧室没有门闩后,隔天便让人装了一个,是以即便他想推门而入,也是不大可能了。

    晚上各自盥洗完,谢蓁坐在铜镜前拆卸珠翠,红眉站在后面替她梳头。

    严裕坐在灯下看书,偶尔抬眸瞥她一眼,书上写了什么内容,一个字都没看进去。

    她梳好头,站起来往侧室走,“我去睡了。”

    严裕下意识叫住她,她回头,他一时想不出留下她的借口,盯着书上的古训:“今天夜里有雨,你关好窗户。”

    谢蓁纳闷:“你怎么知道?”

    他说:“傍晚天气阴云密布,一看便知。”

    她点点头,“我知道了。”然后扭头继续往里走。

    他又道:“还会打雷。”

    谢蓁这回听明白了,转身好整以暇地看着他:“你害怕?”

    他恼羞成怒,瞪她一眼,“我怎么可能害怕?”

    他是怕她害怕好么!

    谁知道这个没良心的小混蛋居然不点不懂他的用心良苦,莫名其妙地反问:“那你跟我说这些干什么?我也不害怕。”

    他抿唇,绝不承认自己有点失望。

    谢蓁走进侧室没多久,他就放下书卷,洗漱上床了。

    说来奇怪,以前他都是一个人睡的,从来不觉得有什么,自从娶了谢蓁后,一个人睡就显得有点奇怪。他抬起手臂搁在额头上,扭头打量外面的月亮,也不知道谢蓁这会在干什么……睡着了么?

    到了后半夜时,果真下起雨来。

    起初雨很小,后来慢慢变大,漂泊大雨砸在屋檐上,发出密密集集声音,吵得人不能入眠。

    严裕被雨声吵醒,室内漆黑一片,桌上的油灯早就燃尽了。他一时间不能适应黑暗,躺在床上缓了一会,才勉强看清内室的轮廓。

    他记得谢蓁从小浅眠,夜里有一丁点声响便能把她吵醒。有一回晚上又打雷又下雨,她一整夜都没睡好,第二天早晨眼眶底下一圈青紫。那时候觉得滑稽,现在却会关心她睡得好不好。

    严裕正在犹豫过不过去,一扭头,便看到一个身影向他走来。

    身形轮廓跟谢蓁很有些像,他以为她害怕雷声,坐起来问道:“你醒了?”

    恰好窗外一道电闪雷鸣,一瞬间将屋里照亮。

    他看清了她的脸,却不是谢蓁。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