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皇家小娇妻 > 第54章 雨夜

第54章 雨夜

作者:风荷游月
    是丫鬟晴霞。

    他对屋里丫鬟印象不深,是以想了一会才想起她的名字。

    他皱了下眉:“你来干什么?”

    晴霞手里拿着一盏油灯,见他醒来,低眉顺眼地站在他几步之外,声音在雷声下小得几乎听不清:“婢子见内室灯芯熄了,便想来给殿下续上。”

    严裕躺回去,语无波澜:“不必,下去吧。”

    今夜是她和笋芽当值,笋芽早就歪在门框上睡着了,雷打不动。她顿了顿,露出踯躅,“今夜风大,殿下冷不冷?可要婢子再拿一张毯子来?”

    严裕这会儿只想一个人待着,觉得她声音很吵,语气便有些不善:“你去侧室看看皇子妃醒了么,若是醒了就来告诉我。”

    晴霞欠身应是,走时回头看了一眼床榻,见他手臂放在额头上,曲着一条腿,明显心烦气闷的模样。她眼神闪了闪,也不知在想什么。

    来到侧室门口,晴霞抬手轻敲两下门。

    里面很快打开一条细缝,露出双雁的半张脸,“何事?”

    她道:“今夜雨大,殿下让婢子来问问王妃睡得可好?”

    双雁颔首,“很好,回去吧。”

    她不着痕迹地往里面看了看,奈何屋里黑暗,根本看不清里面的光景。只能看到一个模模糊糊的影子蜷成一团,也不知是睡着还是醒着。

    她说是,旋即关门退了下去。

    她是六皇子府建好以后才买进来的丫鬟,彼时只听说六皇子即将大婚,这府邸是为未来的皇子妃准备的。她一开始以为六皇子与未来的皇子妃情投意合,恩爱不移,谁知道两人成亲第一天,六皇子便把皇子妃一个人扔在新房,直至夜深才回来。

    这就算了,他们居然还分房睡。

    此举震惊了屋里伺候的丫鬟,但是她们被管事交代过,谁若是把这事说出去,谁就吃不了兜着走。

    是以大家惊讶归惊讶,但都默默都憋在心里,谁也不敢说,更不敢议论。

    隔天一早,皇子妃与六皇子便闹了别扭,起了争执。她们丫鬟暗暗猜测,六皇子必定是不满圣上赐婚,才会大婚没多久就跟皇子妃屡屡不和。

    有一回大家憋久了,忍不住在下人房悄悄议论,“你们说这样下去,殿下会不会休了皇子妃?”

    绿袄斥她胡说八道,赶紧让她闭嘴。

    翠衫却觉得自己说得很有道理,“婚后久不圆房,不仅如此,还分房睡。就算殿下不休妻,也是要纳妾的吧。”

    说罢调侃晴霞,“咱们几个数你最好看,你猜会不会是你先被收房?”

    晴霞登时烧红了脸,没有回应这句话。

    绿袄是真生气了,站起来反驳:“皇子妃生得不比咱们都好看?殿下若看不上她,能看得上咱们?”

    翠衫头头是道:“皇子妃不懂得讨殿下欢心,说不定殿下就喜欢乖顺听话的呢?”

    就是这么一番言论,深深扎根在晴霞心上。

    他不喜欢与她作对的,喜欢乖顺听话的。这些她都可以做到。

    *

    晴霞回到内室,只能看到严裕在床上躺着,分不清他是不是睡着了。

    她壮着胆子上前,刚来到床边,就对上严裕冷漠平静的一双眼。她忙低头,恭敬道:“殿下,皇子妃娘娘已经睡着了。”

    严裕心里一阵失望,闭上眼道:“下去吧。”

    她还想多留,但是怕引来他的反感,于是行了行礼便退下。

    大雨下了半个时辰还未停,窗外风雨交加,吵得人更加睡不着。严裕索性不睡了,披上外袍走到与侧室相通的那扇门,手刚放上去,门就轻轻开了。

    原来方才晴霞问过话后,双雁忘了栓门闩,是以他才能轻轻松松就进来。

    严裕强压下心中的欢喜,对床边的双雁挥挥手,示意她出去。双雁原本趴在床头东倒西歪,见他进来,瞌睡虫立马全跑了,见他让自己出去,知道他不会对谢蓁不利,于是一撒腿便跑了出去。

    严裕坐在床边,看着把自己缩成一团的小姑娘,恰好窗外响起一声惊雷,她皱了皱眉头。

    严裕脱鞋上床,罩在她身上,把她圈进自己怀里。

    谢蓁根本没睡着,外面那么大的声音,她怎么可能睡得着?可是她委实困了,是以迷迷糊糊的觉得有人进来,还以为是双雁出去又回来,根本没管,哪料到下一刻就被人紧紧缠住了?

    她睁大眼,只能看到一个脑袋,惊恐地问:“你是谁?”

    严裕在她耳边道:“我。”

    低沉沙哑的声音,在这么近的距离显得格外清晰,她耳朵一麻,抬手便要反抗:“你来干什么?你放开我!”

    窗外雷声一阵接着一阵,轰轰隆隆,好似没有尽头一般。

    她力气不大,但是这么挣扎下去也不是办法。严裕四肢都缠住她,心一横道:“我怕打雷。”

    谢蓁果真停下了,不可置信地扭头,“你怕打雷?”奈何他凑得太近,根本看不到他的脸。

    严裕抿紧薄唇,坚决不会重复第二遍。

    她扑哧一笑,笑完之后语气软了很多,“我刚才问你,你不是说不怕么?”

    他不说话。

    天空劈下一道闪电,将屋里瞬间照亮。床上有两个交叠的人,身形颀长的男人把娇小玲珑的姑娘盖得严严实实,每一个姿势都透着占有。

    然后雷声大作,严裕应景地把她搂得更紧。

    谢蓁总算抓住他的一个弱点,眯起眼睛,也就不跟他计较那么多了,“你怎么会害怕打雷啊?我都不怕,阿荨也不怕,你是男人,为什么会害怕?”

    严裕心想,我也不害怕,若不是为了你,我何必装成这样?

    谢蓁说完以后,总算想起来提醒:“雨停之后,你就回去睡哦。”

    严裕不出声。

    谢蓁是个小话唠,反正睡不着,于是就好奇地问:“你是不是害怕得说不出话了?”

    严裕咬着牙,“不是。”

    她哦一声,已经不大瞌睡,“今天谢谢你帮我。”

    严裕闭上眼,非常不喜欢听到她说“谢谢”两个字,他们是夫妻,做什么都是应该的。于是他只道:“嗯。”

    他们贴得这么近,他感觉到她胸前软乎乎的地方,脸颊染上血色,好在屋里黑暗,她看不到。但是时间长了,难免会有反应,于是他不动声色地退了退,不让她察觉到自己的变化。

    谢蓁又问:“你为什么要帮我?”

    这是她思考一天的问题,可惜最终也没想出个答案。

    严裕腾出一只手放在她的腰上,玲珑的腰线让他爱不释手,手掌往下滑了一点,不敢太放肆,怕她起疑,便放在她的腰窝下方,忍得手心滚烫。

    他声音沙哑:“你哭了。”

    谢蓁水眸明亮,一门心思都在对话上,根本没注意他不安分的手。“还不都是你的错……”

    他顿住,点了下头。

    能让他认识到错误已属不易,今天这事他是真知道错了,估计以后都不会再犯同样的错。

    外面雨势渐小,谢蓁的声音也慢慢弱下去,等到完全雨停的时候,她已经躺在他怀里睡着了。严裕撑起身,摸摸她的脸,又摸摸她的眼睛鼻子,最后盯住她粉唇的双唇,迫切地想尝一尝是什么滋味。

    他刚要低头,她就翻了个身,吓得他动作戛然而止。

    做贼心虚大概就是他这种感觉……他最后放弃了,抱着她老老实实地睡觉。

    什么雨停后就回去?他早忘了。

    *

    经过一整晚雨水的洗涤,翌日天高气爽,碧空万里。

    谢蓁睡到日上三竿,最后是被勒醒的。

    她只觉得自己喘不上气,浑身上下都被束缚着,难受得很。她睁开双眼,发现严裕正像大狗一样抱住她,把她缠得密不透风。

    难怪她会觉得难受。

    脑子迟钝地转了转,回想昨晚的画面,他说他怕打雷,自己就勉强让他抱了一会……后来,后来他们好像都睡着了?

    谢蓁手忙脚乱地推开他,就差没把他踢下床去:“你,你快起来!”

    严裕被闹醒,先是皱了皱眉,才缓缓睁开双眼。他刚睡醒时带着几分慵懒,漂亮的脸没了锋芒,领口微敞,眼神迷蒙,看得谢蓁有一瞬间的呆滞。

    “怎么了?”他看清她后,不明所以地问道。

    谢蓁回神,往床榻角落里躲,“你还问我?这……这是我的床。”

    他清醒过来,带着睡音嗯一声,薄唇一抿,居然耍起无赖,“反正都天亮了,再睡一会也无妨。”

    说完闭上眼睛当真要睡。

    谢蓁岂会让他如愿,连推带搡地把他从床上赶下去。她叫来丫鬟,让人在门外看着,谁都不许进来,换好衣服才去外面洗漱梳头。

    严裕已经换过一身衣裳,此刻正站在铜盂前洗脸,已经恢复平常清贵冷傲的形象。

    晴霞替他绞干净巾子,正欲替他擦脸,他面无表情地接过去,没有让别的女人碰触的习惯。

    听到身后有声音,他头也不回道:“用过早饭,我带你去个地方。”

    谢蓁坐在铜镜前,从镜子里面看他,“什么地方?”

    他却不肯说。

    元徽帝念在他新婚燕尔的份上,特意准了他十天的假,这十天他都不必入朝。与其在家闲着,不如自己找点乐子。

    用过早饭,他带着她往外走。

    院里到处都是积水,一不留神就会踩到水洼里,溅上一身泥水。谢蓁走得小心翼翼,牵裙跟在他身后,他现在走路学会等着她了,偶尔还会递上手,把她从对面牵过来。于是这一路,谢蓁发现他们走的都是坑坑洼洼的水路。

    终于到了鹅卵石小径,路才好走一些,谢蓁刚刚松一口气,路边草丛里便蹿出一只不小的□□,朝她叫了一声。

    她哇一声,上前紧紧握住严裕的手:“小玉哥哥!”

    严裕身子一僵,顺着她的视线看去,“它不会咬人。”

    她说:“可是我害怕……”

    于是严裕从一旁树上折下一根树枝,挥了挥,把□□赶走了。

    她这才放心。

    两人继续往前走,她完全忘了自己刚刚脱口而出叫了声什么,可是却在他心里惊起不小的波澜。成亲以后,她没叫过他的名字,也没叫过他殿下,她是否还把他当成小玉哥哥?

    最后停在一个院子前,谢蓁抬头一看,念出声来。

    “春花坞?”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