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皇家小娇妻 > 第55章 童趣

第55章 童趣

作者:风荷游月
    春花坞这个名字,曾经贯穿了谢蓁整个童年。

    她大部分喜怒哀乐,都是在这里发生的。

    那时候谢立青给她和谢荨建了这样的房子,她们两个一天之中大部分时间,都在这里面度过。里面有花藤秋千,小桥流水,还有她们养的两只小乌龟。

    每次家里来人,她们都会把小伙伴邀请到春花坞去。

    后来渐渐长大了,虽然不再跟小时候一样闹腾,但她和谢荨还是常常去那里,坐在各自的秋千上说悄悄话。再后来回到京城,春花坞里的东西没法搬过来,就只能作罢。

    所以现在看到这三个字,第一反应是惊奇,然后才是惊喜。

    她拾阶而上,把严裕扔到身后,迫不及待地走入院子里。

    入目还是一模一样的场景,院子正中央有一座紫藤花架,紫藤花都枯了,只剩下一些枯黄的枝条。旁边是一架秋千,左手边是一座小小的拱桥,桥下有流淌的溪水,她走到水边一看,里面不止有十几条鲤鱼,还有一大一小两只乌龟。

    她惊奇连连,走到桥上探着脑袋往下看,眼里都是欢喜,“大千岁和小千岁!”

    仔细一看,龟壳上的纹路还是有些不一样的,不过这已经够了。能看到这一幕,她已经十分心满意足。

    从桥上下来,她脚步不停地来到秋千旁,坐上去前后荡了荡,握着秋千的绳索,笑容灿烂地看向严裕,“你怎么想起来建这个院子的?”

    自从她冒冒失失地跑进来后,严裕便一直跟在她身后,看着她从这里跑到那里,再从那里跑到这里,幼稚得要命。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她高兴,他的心里就像开花一样,一朵一朵开满胸腔。

    他偏头,看向别处:“这个院子太偏僻,用不着,正好拿来给你建东西了。”

    说罢,转头看谢蓁的反应。

    谢蓁笑盈盈地坐在秋千上,眼里盛载熠熠光芒,她歪着脑袋,绵绵软软地说:“可是我很喜欢啊。”

    她笑时脸颊有浅浅的梨涡,眼睛弯弯,好似月牙,又明又亮。

    严裕耳朵通红,红晕逐渐蔓延到脸上,他站在太阳底下挣扎:“哦……”半响生涩地补上一句,“你喜欢就好。”

    谢蓁是真的喜欢,如果能让谢荨也过来就好了。不过她很知足,他能有心为她建造一个这样的地方,无论是什么原因,她都很感激。

    谢蓁问他:“我以后能不能把阿荨带来?”

    他点头,反正这个院子是她的,她想带谁来都行,“可以。”

    她仰头看他,“哥哥呢?”

    “可以。”

    她又问:“阿爹阿娘呢?”

    他不厌其烦:“也可以。”

    她好像来劲儿了,一迭声吐出好多名字:“瑶安呢?凌香云呢?谢莹谢茵呢?”

    他眼角抽了抽,“都可以。”

    许久,她问道:“那你呢?”

    他愣了一下,然后抑制不住地冒出欣喜,但是却嘴硬:“我不喜欢这些小玩意儿。”说完,看到她眼里闪过失望,登时后悔了,匆匆补上一句:“不过我可以陪你过来。”

    可惜他说这话时,谢蓁的注意力已经被另一样东西吸引了。

    桐树后面露出一只花斑小鹿,圆溜溜的眼睛,看着很有几分熟悉。谢蓁忙走过去,又惊又喜,“哎,你……你是不是明秋湖那只鹿?”

    小鹿当然不会回答她,她转头又问严裕,严裕还沉浸在刚才的对话里,心不在焉地点了下头。

    她到底听到他后面的话没?

    如果听到了,为什么没有表示?如果没听到,为什么这么快就释怀了?

    谢蓁不知他的纠结,悄悄绕到小鹿后面,一把抓住它的尾巴:“你怎么会在这?谁把你带回来的?”

    小鹿受到惊吓,挣脱她的手飞快地跑到严裕身后,好奇又畏惧地露出一对鹿角和一双眼睛。

    谢蓁惊讶地看向严裕,“是你带回来的?”

    他嗯一声,想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谢蓁,我……”

    小鹿从他身后逃走,她匆忙追上去:“等等我呀!”

    严裕:“……”

    最后小鹿被追得走投无路,扑通跳进水池里,谢蓁就在它后面,躲避不及,被溅了一身一脸的水。水下鲤鱼被惊动,慌张地四下逃去。

    她脸上挂着水珠,呆呆地站在原地。

    严裕走过来,哪里料到才一会的功夫她就把自己弄成这样,错愕之余,拿自己的袖子给她擦擦脸,一边擦一边气恼地问:“你不知道躲躲么?”

    他不会控制力气,布料重重地摩擦她娇嫩的脸,她忍不住抗议:“疼……”

    严裕瞪她,手上的力气却明显放轻很多。

    他一点点擦掉她脸上的水珠,语气不善:“鹿有这么好玩?”

    她说:“我以前没见过嘛。”

    过了一会,袖子渐渐换成了手,他的手指在她眼睛上慢慢摩挲,不舍得离手。

    谢蓁等了很久,忍不住问:“擦干净了么?”

    他说没有,在她脸上多摸了两下才放开。她的皮肤光洁无瑕,白豆腐一样,又滑又嫩。

    他趁她走之前拉住她的手,咳嗽一声,“我刚才说的话你听到没有?”

    她疑惑:“什么话?”

    瞧这模样,果真是没听到。严裕剑眉一压,气急败坏地质问:“你没听到就瞎跑什么?”

    谢蓁往后一缩,眼里闪过畏怯。

    他好不容易才让她重新露出笑意,他一训斥,她又要缩回自己的壳子里。严裕又心疼又懊恼,语气不由自主地放轻许多,他重复道:“日后只要你想来,我就带你来这里。”

    谢蓁点点头,却不再笑。

    她知道自己有些得意忘形,但那是情理之中。猛地看到跟小时候一模一样的场景,能不欢喜吗?

    是不是因为她太放肆,所以他生气了?

    *

    回去的路上,谢蓁不再说话。

    严裕心烦意乱地走在前面,不知道她为何突然沉默。刚才不是还好好的,难道他对她凶一点,她就生气了?

    他沉着脸,谁也不搭理谁。

    走了一段路,没有听到身后的声音,他回头一看,才发现谢蓁正提着裙子慢吞吞地走在后面。他抿抿唇,大步折返,停到她跟前,弯腰不由分说地打横抱起她,一边走一边问:“为什么不说话?”

    谢蓁一惊,下意识抓紧他的衣襟,“说什么?”

    严裕问:“路不好走,你怎么不叫我等你?”

    她莫名其妙,觉得这人简直反复无常,“我们不是吵架了么?”

    他顿住,漆黑乌瞳直勾勾地盯着她,“谁说我们吵架了?”

    他的眼睛像一泓深水,藏着无底的深渊,容易让人沉溺。谢蓁辩驳:“你之前答应过我,不能打我也不能对我大吼大叫。”

    他一阵心虚。

    果不其然,她下一句话就是:“你刚才对我大吼大叫。”

    严裕试图辩解:“那是……”

    可惜他嘴拙,半天也说不清楚。

    正好他们走出最艰难的那段路,谢蓁从他怀里下来,前面不远便是正院,她可以自己走过去。

    回到正院,两口站着两个丫鬟。

    双鱼和晴霞把她迎入正室,双鱼转身去倒茶,晴霞却屡屡看向门外。

    谢蓁注意她的视线,突然问道:“你看什么?”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