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皇家小娇妻 > 第56章 对策

第56章 对策

作者:风荷游月
    谢蓁早就看出这丫鬟心思不对,只没点破而已。

    上回严裕叫屋里的人都出去,偏偏她不出去,说什么担心他们关系不和。从那时起,谢蓁便知道这是个不安分的丫鬟,她平日里倒还算老实,只是今天表现得太过明显,大抵是憋不住了,才会露出破绽。

    晴霞突然被点名,脸上闪过慌乱,很快低头道:“回娘娘,婢子没看什么。”

    谢蓁没那么好糊弄,懒洋洋地睨她一眼,“没看什么?那我在这坐了好一会,你不知道端茶倒水,你的心思在哪里?”

    “婢子……”晴霞欲言又止,想说双鱼不是去倒茶了吗……但是主子说什么,她们素来没有反驳的余地。

    谢蓁今日非要问出什么,故意恐吓她:“你再不说,我便把你卖给人牙子。”

    晴霞脸蛋一白,她们都是从人牙子手里出来的,知道那是怎样的生活,每日动不动打骂不说,还没有一顿好饭。她登时就怕了,老老实实地交代:“婢子见您是跟殿下一块出去的,目下只有您回来了,婢子出于好奇,就多看了两眼。”说罢诚惶诚恐地认错:“婢子知错了……日后再也不敢乱看,求娘娘不要把婢子卖掉。”

    话音刚落,严裕正好从外面踏进来,听到晴霞那句话,往这边看来:“什么卖掉?”

    晴霞抽抽噎噎,看了看谢蓁,明显想说不敢说的模样。

    谢蓁撑着脑袋,“如果府里有不听话的丫鬟,我能不能做主?”

    严裕心里装着另外一件事,漫不经心道:“随你。”

    谢蓁看向晴霞,抿唇一笑,“听见了么?”

    晴霞脸上的表情可谓精彩,一时间既是羞惭又是屈辱,但是她伪装得好,很快就变成乖顺屈服的模样,微微欠身:“婢子听见了,求娘娘再给婢子一次机会,婢子定当尽心尽力地服侍您。”

    谢蓁让她下去,等她走到门口又叫住:“你刚入府,许多地方做得不如双鱼双雁周到,这几日就先跟着她们,给她们打下手。”

    她们八个丫鬟原本是同等地位,都是贴身服侍六皇子和皇子妃的,这样一来,就只有晴霞的地位比她们低一等。晴霞顿时红了眼眶,下意识看向严裕,奈何严裕看都没她一眼,注意力全在怎么哄媳妇上。

    晴霞刚离开,双鱼就端着茶走了进来,刚想问晴霞的眼睛怎么红红的,就见谢蓁和严裕之间气氛诡异。她是个有眼力劲儿的丫鬟,没有多话便退了出去。

    人一走,严裕便道:“我说话声音大。”

    言下之意,便是不是故意大吼大叫的。

    谢蓁歪头,“有多大?”

    他想了一下,“像刚才那么大。”

    好吧……谢蓁唇角上扬,得寸进尺,“那你现在是不是该跟我道歉?”

    他扭头,不可思议地看她。

    他眼神的意思大概是——我都这么说了,为什么还要道歉?

    谢蓁就知道从他嘴里听到道歉的话是不可能的,她没有勉强,想出另外一个主意,“那你以前答应我的事,每违反一次,就让我多回家一天,行吗?”

    严裕认真思考一会儿,颔首答应下来。

    反正他认为自己只会犯这一次错,最多让她回家一天。

    晴霞被谢蓁指派给双鱼双雁打下手,心里不是没有不服气的。

    大概是心里成了魔,越想越不甘心,越想越觉得是谢蓁阻碍了自己前途。她心里不服,面上却维持得很好,仍旧尽力尽力地替双鱼双雁做事,底下的丫鬟都喜欢她,糕点茶水也都愿意让她送到堂屋来。

    偶尔会遇到严裕一人在屋里,时不时便搭话一两句,端的是乖顺娴熟。

    今日原本是翠衫到书房送茶水,翠衫肚子不舒服,临时换了她去。书房里只有严裕一人,他坐在床边静静地百~万\小!说,她上前轻轻唤了声“殿下”。

    严裕头都不抬,敲敲桌沿:“放下。”

    她一眼放下茶水点心,一样样放得极慢,“殿下在看什么书?”

    严裕很不给人面子,“与你何干?”

    她倒也不退缩,轻声细语道:“幼时父亲会念书,便教婢子学了几个字,可惜后来家贫,买不起笔墨纸砚,便没有继续下去。”

    严裕冷冷地:“与我何干?”

    他对是不感兴趣的事,回答通常只能分成两大类,那就是“与你何干”和“与我何干”。

    晴霞不死心,“殿下不尝尝点心吗……”

    最近谢蓁对他不大热情,他很受伤,便想到书房看会书静静。却没想到到哪都不能清净,他只觉得这女人废话真多,送完点心还杵在这干什么?他冷眼看她,直言不讳:“你可以走了。”

    晴霞失望,欠身退下。

    刚走出书房,便看到双鱼迎面而来,双鱼见到她很热情:“晴霞妹妹,堂屋廊下有一块地板脏了,我没时间清理,你帮我去擦擦吧。”

    晴霞刚想拒绝,她便到:“平常在定国公府,这些事情都是我和双雁做的,毕竟不是什么大事儿,能做就做了。”

    说完,人已走远。

    她是故意说后面那句话的,因为谢蓁曾吩咐过,让晴霞给她和双雁打下手,所以她说出这句话后,晴霞根本没有拒绝的道理。

    晴霞站在廊庑,眼里浮起一丝戾气。

    双鱼从书房离开,直接去了正院正室。谢蓁正在屋里坐着,她进去把听到的对话一五一十地复述了一遍,然后提议道:“姑娘,这样的丫鬟不能留。”

    骨子里不安分,用不了多久便会爬上主子的床。如今谢蓁跟严裕刚刚大婚,便有丫鬟蠢蠢欲动,再过一段时间还了得?她语重心长地站到谢蓁身便,附耳低声:“不只是晴霞……这院子伺候的丫鬟,都得好好管治管治。”

    谢蓁也有此意,她托腮好奇地问:“那你说该怎么管治?”

    双鱼跟过冷氏两三年,在彼时冷氏跟谢立青住在定国公府,尚未移居青州,她在府里见多了这种例子,对付起来还是有些手段的。双鱼附在谢蓁耳边,悄声耳语一阵,末了道:“姑娘只需以儆效尤,剩下的人便该懂得收敛了。”

    谢蓁若有所思地点了下头,点完以后,自己有点迷茫,她为什么要这么做?谁想勾搭严裕,同她有什么关系?

    她想一会儿,大概是不喜欢有人在她眼皮子底下耍心眼儿吧。

    十五这日是严裕休息最后一日。

    晚上月明星稀,清风和畅。谢蓁心血来潮,在院里的小亭子里摆了一桌菜,一边赏月一边吃饭。

    她把严裕也邀请过来,两人同坐一桌,面对着面。

    谢蓁在那头笑靥盈盈,主动夹一只醉虾给他:“你尝尝这个,是我最喜欢吃的菜。”

    严裕并不喜欢这些需要剥壳的东西,觉得麻烦,不过既然是她夹的,他就勉强可以尝尝。他去掉头尾,剥壳送入口中,嚼一嚼。

    谢蓁期待地问:“好吃么?”

    除了肉质鲜嫩,别的没什么特殊。严裕勉强点了下头,“嗯。”

    她弯唇一笑,给自己也夹了一只。

    严裕几乎没怎么动筷子,一直都在看她吃饭,最后看得她浑身不自在,停箸问道:“你看我干什么?”

    她刚吃完一口糖醋咕咾肉,嘴角沾着一点汤汁,她不以为意,伸出舌头轻轻一舔,完全不知道这个动作让他喉咙一紧。

    严裕匆匆移开目光,哑声道:“你叫我来这做什么?”

    谢蓁唔一声,指指头顶,“赏月呀。”

    今晚的月亮像个银盘,又亮又圆,高高地挂在天上,两旁是树木枝桠,仿佛一伸手便能触到。

    可是这个答案严裕却不信,前几日她对他不冷不热,他甚至提出再带她去春花坞,她都没同意,怎么今天就忽然对他热情起来了……严裕直觉其中必有古怪,至于哪里古怪,却说不上来。

    正好这时檀眉端上一壶酒来,打断他所有的思绪,他把酒壶拦下,“不用上酒。”

    这酒是谢蓁要上的,她疑惑地问:“为什么不用?”

    她不知道上回自己只喝了一杯合卺酒,便醉倒不醒的模样。

    严裕看向她,眼里居然含了几分嘲笑,“你知道自己喝醉酒是什么模样?”

    她拨浪鼓似的摇头,“我喝醉过?”

    严裕不打算跟她解释,直接让檀眉把酒端下去。

    不喝酒也行,那就吃饭赏月。吃到一半,谢蓁说要回屋取样东西,她对严裕道:“你趴在桌子上,闭上眼,不能偷看。”

    严裕蹙眉,“什么东西?”

    她神秘兮兮,“不告诉你。”

    严裕起初不愿意做,但对上她期盼的目光,只得面无表情地照做了。

    谢蓁走时不放心,特特叮嘱了好几遍:“不许睁开眼哦。”说完见严裕老老实实地趴在桌上,一动不动,她一溜烟跑回屋里,翻箱倒柜地找东西。

    那边厨房刚做好一道热菜,厨子忙得腾不出手,便让晴霞帮忙送过去。

    晴霞提着食盒到时,严裕仍趴伏在石桌上,露出半张俊朗的侧脸,眼睛闭起,似是睡着了。

    她从食盒里端出菜式,放在桌上,他还是没醒。

    于是壮着胆子来到他身边,忍不住伸手,覆在他放在桌上的手背上。

    还没收回,便被一股力道擒住手腕,力道极大,疼得她立即叫出声来。

    严裕睁开双目,冷厉地看向她。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