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皇家小娇妻 > 第57章 请求

第57章 请求

作者:风荷游月
    “婢,婢子”

    晴霞语无伦次,磕磕巴巴地开口。..

    他什么都不问,只平静地说:“你好大的胆子。”

    恰逢此时,谢蓁从屋里面走出来,两手空空。她原本也不是要去拿什么东西,只是为了引出晴霞而已,目下站在亭子外面,没有上前,安安静静地看着这一幕。

    晴霞扭头回望谢蓁,才恍悟自己已经落入圈套,露出可怜的神情:“娘娘,您为何要陷害我”

    谢蓁有些想笑,头一次见到这么能颠倒黑白的人,“你是什么身份,值当我陷害你”

    如果不是她心术不正,能被抓个现成么

    晴霞又看严裕,扑通跪在地上,抓着他的袍裾求饶:“殿下请听婢子解释婢子见您睡在亭子里,担心您受冻,是以才想试试您手上的体温,并未怀有不轨之心。请殿下绕了婢子一回吧”

    这个理由倒还说得过去。

    可惜严裕不想在她身上多浪费时间,让人府里管事请来。

    不多时赵管事来了,路上便听人说了怎么回事,一到凉亭先给严裕跪下,然后训斥晴霞,“你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不知好歹的东西”

    晴霞垂眸,一声不吭。

    严裕叫他,“该如何处置,你看着办吧。”

    说罢起身走出凉亭,路过谢蓁身边时,停下多看了她一眼。旋即绷着脸,面无表情地拉住她的手,往屋里带去。

    谢蓁心虚,知道自己利用了他,也就乖乖地任由他拉着走了。

    亭子里只剩下一干下人,赵管事站起来狠狠瞪向晴霞,毫不留情,劈头盖脸便讽刺起来,“你也不瞧瞧自己的身份,竟敢在皇子妃眼皮子底下做这等事如今落得这个下场,便怪不了别人。”

    晴霞两手撑地,手掌紧握成拳,端的是十分不服。

    任凭赵管事怎么说,她都一口咬定是要试探严裕的体温,并非存有非分之想。

    赵管事最后被她惹恼了,原本只想把她降为下等丫鬟,去后面扫院子,临时改了主意,让她去后院西南角清洗恭桶。

    晴霞以前好歹也是贴身伺候主子的丫鬟,吃住都没得挑,若是主子高兴,说不定还会赏赐一两样金银首饰,比其他丫鬟风光多了。如今忽然让她去清洗恭桶,那是比下等丫鬟扫院子还不如的活儿,登时面上青白交错,拽着赵管事的衣服连连求饶:“不管事,我不要去”

    赵管事挥开她的手,毫无商量余地,“要么去清洗恭桶,要么再被卖出去,你选一个吧。”

    被人买走再卖回去的丫鬟,多半没有人家再愿意买,几乎日日都要被人牙子打骂,她是见过的。更可怕的是,他们还会扒光她的衣服

    想到那场景,她忍不住瑟缩,含泪屈辱道:“我去。”

    赵管事漠然道:“既然要去,就回屋里收拾收拾包袱,我带你去以后住的地方。”

    晴霞站起来,往边上一扫,才发现有不少人都在看着她,包括往昔她熟悉的好姐妹。翠衫此时连一句话都不说,扭头与绿袄说话,假装没看见她。

    她心如死灰,低头从她们跟前走过。

    内室,谢蓁负手站在严裕面前,一副乖乖认错的模样。

    严裕很生气,但是他生气的时候不会表现出现,就是冷着一张脸,憋得脸黑如锅底,只会恶狠狠地瞪着她。

    仔细看,那眼神里还含着怨气。

    谢蓁抬眼瞧瞧觑他,一不小心对上他的视线,慌慌张张地重新垂下脑袋,继续站好。

    严裕等了半天,也没等到她开口,故意问:“你拿的东西呢”

    谢蓁根本没拿东西,她原本想找个东西随便凑合的,但是翻来翻去,屋里只有一些女儿家喜爱的簪子镯子,拿给他他肯定不屑。于是她只得放弃,空着两只手回来了。

    眼下被问起,她拿不出东西来,只好从身后抽出手,摊开白嫩嫩的手心举到他面前,“这里有我的一片心意。”

    严裕真是要被她气死,瞪着她水灵灵的大眼睛,恨不得把她狠狠教训一顿。没见过这么能胡诌的,什么心意她把他当傻子么他气恼地问:“你就没什么要跟我说的”

    谢蓁这回答得很痛快:“有啊。”

    他脸色稍稍好点,“什么”

    她粉唇一抿,眼神飘忽,最后才看向他,“对不起。”

    严裕愣住,一瞬间气全消了,但还是不想轻易饶过她,“对不起什么”

    她自己干的好事,自己记得清清楚楚,“我没提前告诉你,利用了你对不起,你别生气了。”

    她跟严裕不一样,认识到错误懂得跟人赔罪道歉,而不像某个人,死要面子活受罪,打死也不肯说出“对不起”仨字儿。

    严裕张了张口,想说不仅如此。他介意的不仅仅是这一个,还有她把他推入别人怀里明知是陷阱,还是不能释怀。他在她心里,难道没有一丁点分量么

    然而他忽略了一件事,若真没有一丁点分量,谢蓁又为何对晴霞耿耿于怀

    这是一个最根本的问题,可惜他俩谁都没发现。

    谢蓁颇有点讨好的意识,上前拽了拽他的袖子,“你还吃饭么”

    气都气饱了,吃什么饭严裕盯着袖子上的小手,冷哼一声,话到嘴边却变了味道:“外面风大,让丫鬟把菜端到屋里来。”

    谢蓁笑弯了眼睛,“好呀。”

    他板着脸,目光却不离开她身上。

    桌上饭菜没动几口,双鱼双雁让人重新热了热再端上来。谢蓁和严裕分别坐在两侧,严裕见她爱吃醉虾,自己却懒得动手剥,他默不作声地剥了小半碗,放到旁边,“我剥好了,你吃吧。”

    谢蓁探头一看,疑惑地问:“你不吃么”

    他拿巾子擦了擦手,垂眸道:“我不喜欢吃虾。”

    谢蓁哦一声,自然而然地挪过去,坐到他身旁。夹起一块虾肉蘸了蘸酱,放入口中,偏头看他:“很好吃呀。”

    她眼里含笑,唇角微翘,说话的时候眼里都是他。

    严裕忽然有些想尝尝她口中的虾是什么味道。

    他忍住了,可惜心思却不在饭菜上,一顿饭下来,根本没动几次筷子。谢蓁问他为什么不吃,他说自己吃饱了。

    明明吃饱了却舍不得站起来,一直陪她吃完整顿饭。

    翌日严裕天没亮就离开了。

    谢蓁刚起来,坐在铜镜前听双鱼说晴霞的下场。她听完以后,让双雁吩咐下去:往后谁若不老实,便跟晴霞一样的下场。

    双鱼给她梳好翻荷髻,正要去准备早膳,便听前院来人道:“娘娘家中来人了。”

    谢蓁在内室听到这句话,忙走出来惊喜地问:“谁来了”

    下人道:“是谢六姑娘。”

    阿荨

    她喜出望外,换好衣服便往外走,谁都不等,一阵风似的走在前头。来到堂屋门口,谢荨正襟危坐地喝着茶,见到她来,笑道:“阿姐”

    她走上前,坐到谢荨身边,“你怎么来了阿爹阿娘知道么,来之前为何不同我说一声”

    谢荨缩缩脖子,附在她耳边悄悄地说:“我偷偷来的,阿爹阿娘不知道。”

    谢蓁收起笑容,端出姐姐的威严,“阿荨,你胆子越来越大了,万一这样出危险怎么办”

    谢荨只好道:“我有话对阿姐说”

    看她愁眉苦脸的样子,一定不是小事。谢蓁勉强原谅她,带她去后院春花坞说话,顺便带她参观一下这个院子。

    谢荨看后果真合不拢嘴,跟她那天一样惊奇又惊喜,四处看了一遍,跟谢蓁肩并肩坐在花架下,“姐夫对你真好”

    谢蓁不大习惯“姐夫”这个称呼,恍惚半天才反应过来这是在叫严裕。

    她开门见山:“说吧,你有什么要紧事”

    谢荨嘟起嘴,拧着眉头,有点像小大人,“还不是阿爹的事。”

    谢蓁紧张起来,“阿爹怎么了”

    “阿爹闲在家中已经好几个月了,上面也没个准话,只说让他等翰林院的闲缺。如今大伯三叔仕途顺利,如日中天,只有阿爹前路渺茫,他这阵子心情不好,我和阿娘都替他着急。”谢荨这两天瘦了点,露出尖尖的下巴,方才谢蓁没察觉,现在她抬头眼巴巴地看着她,她这才发现。她又道:“阿爹阿娘昨天商量了一下,想请姐夫在圣上面前说说好话,让阿爹早日入仕后来阿爹阿娘又觉得你刚嫁过来,不好给你添麻烦,便打消了这个打算。”

    说完,谢荨有点不好意思,“可是如果是我的话,我一定不觉得麻烦。”

    最后一句话几乎没有声音:“阿姐跟我想的一样么”

    谢蓁摸摸她的头,笑着说:“当然一样。”

    她眼神骤亮,张开双臂便挂到谢蓁身上,大喜过望,“阿姐真好”

    沉默了一会,总算想起来问:“姐夫会不会不答应”

    谢蓁想了想,也不是没可能,毕竟严裕这人阴晴不定的,谁知道他一天到晚想的什么不过她试试吧,尽量说服他。

    散朝以后,严裕跟几位大臣又去了御书房一趟。

    自从击退西夷大军后,边境几座城镇要重建,需要消耗巨大的财力物资。元徽帝最近犹豫该让谁去监管重建城池一事,太子严韬前几年刚去过,最近元徽帝准备把朝政慢慢交给他,是以他不合适。剩下的几个皇子里,唯有大皇子,三皇子和六皇子能委以重任。

    而六皇子刚刚大婚,还没温存便拆散人家小两口,似乎不太厚道

    君臣商量了一早上,也没商议出结果来。

    元徽帝挥挥手让大家散了,各自回家吃饭吧。

    严裕回来时,谢蓁还没想好该怎么开口。

    她心里装着事,破天荒地服侍他擦手,亲手绞干净帕子递到他手里,“你在宫里吃饭了么”

    他说没有,忍不住多看她两眼,“你有话要说”

    她点点头,事到临头才知道这么不好开口,“我我有件事想麻烦你。”

    严裕直接问:“何事”

    那口气,仿佛她说什么他都会答应。

    她便把今日谢荨来的事说了一遍,再说到谢立青官场不顺最后底气不足道:“你能不能帮帮我阿爹”

    本以为他肯定不答应,谢蓁原本没抱多少希望,没想到他居然痛快地颔首:“可以。”

    谢蓁惊喜不已,怀疑自己听错了,一个劲儿地问他:“真的么,真的可以么”

    他说真的,一点为难她的意思都没有。

    其实严裕原本就有这个打算,不单因为谢蓁,而是谢立青此人确实有能力。短短数年便将青州管理得改头换面,若不是官场被人弹劾,估计也不会落得今日下场。正好边关几座城镇需要重建,他可以向元徽帝引荐谢立青,若是做得好,赢得圣心,往后必定前途无量。

    这些他没跟谢蓁说,等一切定下后再说也不迟。

    他对上谢蓁熠熠生辉的双眸,不知为何,忽然改口:“我有一个条件。”

    谢蓁收起笑,一本正经,“什么条件”

    他别过头,表情很不自在,干巴巴地说:“你亲我一下。”

    谢蓁哪里料到他会提这个要求,先是错愕,再是紧张:“为,为什么”

    好端端的,怎么话题就变了

    他一时间也想不到好的借口,但是想亲她是真的。从把她娶回来的第一天,就觊觎她那双粉嫩的唇瓣很久了,一直不敢下嘴。如今总算抓住机会,说什么也不能放过。

    可是用什么借口呢

    难道要告诉她他偷偷喜欢她很久了他说不出口。

    严裕见她迟迟不动,剑眉一蹙,逼问:“你亲不亲”

    两人心里都有小小的萌动,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谁都没有说开。谢蓁明知他的要求无理取闹,但还是配合道:“那那你不能出尔反尔人。”

    他嗯一声,“不会。”

    屋里丫鬟早就识趣地退下了,她走到他面前,他太高,她根本够不着。

    “你低一点。”她说。

    他配合地弯下腰,把侧脸送给她,胸口砰砰直跳。

    她闭上眼,飞快地在他脸上啄了下,然后退开数步,转身就往内室跑,“我亲好了”

    严裕愣在原地,摸了摸被她亲到地方。

    轻轻的一下,便回味许久。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