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皇家小娇妻 > 第59章 初恋

第59章 初恋

作者:风荷游月
    严裕一口擒住,终于吃到引诱他许久的双唇。

    很软,很甜。

    一开始两个人都不知道该怎么接吻,他就在外面啃啃咬咬,咬得她一双唇瓣都肿了,他才知道闯到里面去,品尝她嘴里的滋味。他的呼吸渐渐变重,无论她发出什么声音,就是不放开她。

    他尝不够,十几岁的少年原本就容易冲动,精力旺盛,如今终于碰到渴望已久的小姑娘,恨不得把她一口吞进肚子里,哪里舍得放开。

    谢蓁发出嘤咛,被他吻得喘不过气,憋得脸颊通红,“小……”

    她终于挣开,转头气喘吁吁。

    严裕比她好不了多少,红着眼睛看她,等她喘完以后,捧着她的脑袋继续吻她。

    这一吻便没有尽头,一刻钟以后,谢蓁简直想哭,无力地推他:“够了……”

    她嘴巴都被他咬疼了,他是狗么?

    以前都没发现,原来他有这么缠人的时候。

    严裕放开她的嘴唇,却改成在她脸上亲亲啃啃,一会是眼睛,一会是耳朵,啃得谢蓁脸上都是口水。他一边啃,她就一边拿袖子擦,总觉得这场面有些熟悉,“你别咬了……噫,好脏。”

    谁知道说完这话,他居然把舌头伸进她的耳朵里,“我都亲过你了,你居然嫌我脏?”

    谢蓁浑身一麻,半个身子都软了。她左边的耳朵很脆弱,平时只要有人在耳边说话,都会痒得受不了,如今他居然舔她的耳廓,她顿时一点反抗的力气都没有,身躯颤抖,“起来……”

    严裕发现了,眼神一深,故意在她耳朵边说话:“谢蓁?”

    她翻身趴在床上,用两只手捂住耳朵,只露出半边粉红的脸颊。

    他拿开她的手,提出请求:“叫我一声。”

    谢蓁不想搭理他,可是他就坏心眼地玩弄她的耳朵,一会呵气一会咬她的耳垂。她想哭,身子又软又麻,“严裕……”

    他抿唇,不满意:“不是这个。”

    “李裕?”

    “不是。”

    她心里明镜似的,知道他想让她说什么,可是就是不服气,凭什么她要乖乖听他的?她偏不让他如愿,于是故意叫:“小玉姐姐。”

    严裕一张俊脸都气黑了,“再叫一遍?”

    她脑袋埋在枕头里,看不到他的脸,理直气壮地又叫道:“小玉姐姐!”

    真是好得很……他在心里骂了一句小混蛋,把她翻过来,这才看到她眼里狡猾的笑。他更生气,一低头,再次含住她上扬的嘴角,反复辗转,缠绵不休。

    谢蓁这一晚上不知被他亲了多少下,最后看到他都躲得远远的,不让他靠近半步。

    她一双唇瓣都肿了,脸上脖子上都是他的口水,她拿袖子一遍遍地擦干净,嫌弃得不行。

    正要想起什么,严裕躺在她旁边开口:“你给我唱首歌。”

    谢蓁气鼓鼓:“不唱。”

    他自动忽略她的拒绝,缓慢地说:“唱你以前给我唱过的那首……你在青州学的。”

    谁说要给他唱了?

    谢蓁瞪他,“我忘了。”

    他心里一阵失望,扭头质问:“你怎么这么笨?我都还记得。”

    这一下,谢蓁忽然来了兴致,她笑眯眯地看着他,带着些不怀好意,“哦,是吗?那你唱给我听听,说不定我就想起来了。”

    严裕绷着脸,坚决不唱。

    谢蓁撑起上半身,软软甜甜地劝哄:“你唱吧?让我听听,到底是什么歌?”

    他直接拿褥子盖到她头上,双臂一缠,把她整个人抱进怀里,冷着声音说:“快点睡觉!”

    谢蓁扁扁嘴,在褥子里面瓮声瓮气地说:“我知道你唱歌不好听。”因为他的声音又哑又沉,就跟哥哥十五六岁时一样。哥哥那时候都不说话,他的话可真多。

    谢蓁觉得闷,从褥子里钻出来,正好对上严裕呆呆的视线,两人停了一下,一个晚上不由自主地亲昵太多,这才想起来害羞。幸好是在深夜,看不清互相脸上的红霞,一个低头装睡,一个看向别处。

    后半夜时,谢蓁睡得正浓。

    耳边总能听到一首熟悉的儿歌,唱歌的人嗓音低低的,生怕吵醒什么,又笨拙又温柔。

    “豌豆白,我再来……一般住到砍花柴……”

    院里伺候的丫鬟最近都能发现,六皇子和皇子妃的关系似乎有了变化。至于哪里变化,却又说不上来……总觉得两人一下子亲近不少。

    比如皇子妃无论做什么,六皇子的目光总是追逐着她,被皇子妃发现以后,他又匆匆移开。再比如六皇子总是支开下人,跟皇子妃单独待在屋子,也不知是做什么,每次都弄得两个人满脸通红。还有就是……六皇子睡内室的时间少了,总是半夜坐起来,到侧室跟皇子妃挤一张床。

    这种感觉并不坏,因为连他们下人都觉得心里甜滋滋的。就像小孩子闹腾了很久,终于吃到喜欢的糖。

    怕吃得太快糖会化,就一遍一遍小心地舔,每舔一遍心里就甜一层。

    严裕也是这种感觉。

    他不敢对谢蓁做太放肆的事,可是又忍不住想亲近她,便只能对她又亲又舔。有一次急红了眼,差点剥掉她的衣服,才刚露出一件桃红色肚兜,他甚至来不及多看一眼她白腻的皮肤,谢蓁就手忙脚乱地推开他,红着眼眶对他说:“我,我还没及笄呢……”

    也是,他们成亲成得太匆忙,她到现在都是个孩子。

    于是即便忍得难受,也舍不得再碰她。

    这阵子严裕经常去书房,为了整理谢立青的功绩,一去便是大半天。他一忙起来就总是忘记吃饭,原本就胃不好,以至于夜里常常胃疼。谢蓁便让双鱼踩着饭点给他送饭,他不吃,说要她过去送。

    谢蓁没见过这么无理取闹的,嘴上说他麻烦,最后还是自己去了。

    她提着食盒来到书房,见他全神贯注地看文书,也就没打扰他,端出一碟碟饭菜放在一旁的方桌上,站起来便走。

    严裕叫住她:“你怎么不说话?”

    她好奇地问:“你不是在忙?”

    他放下羊毫笔,“你说,我能听见。”

    其实谢蓁也没什么要说的,想了大半天,指指桌上的饭菜,“你一会记得吃饭。”说完牵裙一溜烟跑出书房。

    严裕薄唇抿成一条线,从窗户里看到她离去的背影,轻轻地哼一声,最终也没听她的话乖乖吃饭。

    这事被谢蓁知道后很不高兴,为了监督他,她便每日坐在书房里,等他吃完饭才离去。

    时间一长,她便在书房找自己爱看的书,坐在一旁的短榻上陪他一块百~万\小!说。一开始还好好的,后来他忍受不了屋里有她的存在,每看一会资料,便瞟一眼她,见她看得入神,根本不在乎他,便有些不痛快。索性站起来走到她身边,捧住她的脑袋低头就吻。

    他学得很快,短短几天就技术了得,把她亲得晕头转向,趴在他的胸口任由他胡作非为。

    “什么书这么好看?”他凑到她左边耳朵,低声询问。

    谢蓁俏脸烧红,放下书便走:“我不看了。”

    他总是这样不分场合地亲她,背地里她都被双鱼双雁笑话好几回了!她总算知道那天晚上的大狗是从何而来,可不就是他么,那时候他们还在闹别扭,没想到他白天装得正人君子,晚上竟做出这种不要脸得事,真是道貌岸然!

    严裕哪里舍得,把她罩在又是一顿温存,然后才说:“你以后就在这百~万\小!说。”

    谢蓁不答应,他用拇指揉捏她的耳朵,“看不看?”

    她脖子一缩,忍不住想躲,然而哪里都是他,能躲到哪儿去?只能妥协道:“看,我看。”

    他满意了,抱着她娇软的身体,爱不释手。

    青州提督孙扬从青州来到京城,亲自向骠骑大将军引荐了一个少年。

    少年只有十七八岁,身姿矫健,相貌堂堂,更关键的是他射击了得,射程精准,简直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孙扬觉得此人是可造之材,为了不埋没英才,便把他引荐给骠骑大将军。

    大将军仲开亲自考验他几回,委实被他的准头折服。无论目标是动是静,跑得多快,他都能迅速拉弓上箭,一举射中目标。

    仲开对他很满意,便把他留在军中,暂时从千总做起。

    这人正是高洵。

    高洵长得好看,又会说话,笑起来眼睛明亮,十分亲切,很快便在军中混得风生水起。短短几天,便掌握了京城近况。

    其中跟他关系最好的,便数骠骑大将军的长子仲尚。

    此人参军以前,是个斗鸡走狗的纨绔公子,成日跟他的狐朋狗友走街串巷,不务正业。最后仲开实在看不下去,便把他扔到军营里历练了。一年以后,他虽然改掉了一身的臭毛病,但还是改不掉骨子里的痞气,说话时歪着嘴一笑,配上一双上扬的凤眼,能把良家姑娘看得面红耳赤。

    这一日练完军棍,两人坐在太阳底下,高洵问他:“你知道京城有一户姓谢的人家吗?”

    仲尚不以为意,“京城姓谢的人有好几百户,不知你说的哪一户?”

    他想了下,“他家有一个儿子,名叫谢荣。”顿了顿,“还有两个姑娘,分别叫谢蓁和谢荨。”

    仲尚斜眼看他,“你要找定国公府的人?”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