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皇家小娇妻 > 第64章 告白

第64章 告白

作者:风荷游月
    瞻月院虽然与长青阁只隔着一条长廊加一条小径,但是布局却天差地别。

    刚一进入瞻月院,便是一道浮雕鹤鹿同春纹的屏风,屏风后面是一座精美的庭院。庭院宽阔,东边是一座凉亭,西边栽种几株梅树和桂树,如今桂花都开了,满院都是清新淡雅的桂香。院里丫鬟足足十余人,做事井然有序,她刚进院子,便有人进去通传,另一人领着她往正室走去。

    正室更加精细,两把椅子放在正中央,一看便知不是普通的木材。欧阳仪的视线在屋里巡视一遍,入目都是珍贵的玉器,就连条案上随随便便拜访的白釉花瓶,都是她以前想都不敢想的。

    百宝嵌花鸟纹曲屏后面,应该就是内室。

    欧阳仪隐约能看到红色的罗帏和墙上的壁画,不知里面又是怎样的精致。

    她心里的不满渐渐涌上来,谢蓁何德何能,能住这么好的屋子她和阿娘在外面流落街头的时候,谢蓁就过得这么好的日子么

    还不是因为嫁给了她表哥

    丫鬟请她入座,她想了想,毫不客气地坐在中间主位的黄花梨玫瑰椅上,等谢蓁从里面出来。

    外面是双雁伺候,见状先是一愣,然后提醒她:“表姑娘,你应该坐这儿”

    说罢指了指下方的椅子。

    欧阳仪假装听不懂,询问道:“我为何不能坐这”

    双雁直言:“这是我家娘娘的位子。”

    她疑惑地指向对面,没有挪地方的打算,“这里不是也能坐么”

    双雁许久不出声,大概知道了这位是什么样的人,说好听点是六皇子的表妹,说白了不就是个普通的平民百姓么有什么资格在皇子妃这里拿腔作势的

    双鱼改变了态度,语气也不那么客气了:“这是殿下的位子。”

    欧阳仪这才无话可说,但还是不愿意挪动。

    眼看着谢蓁要从里面出来,红眉端着茶水从外面走进来,双雁直接接过去,放在下方的八仙桌上,对她道:“请姑娘坐这里。”

    欧阳仪这才不情不愿地站起来,坐到下面去。

    双雁站在她后面,朝屋顶翻了个白眼。

    这就是六皇子的表妹昨儿听人提起,还以为是个什么样的姑娘,害得她们好奇了好一阵。没想到今日一见,真是开了眼界

    俨然是个毫无教养,不知礼数的山野村姑

    先不说对方身份比她尊贵多了,就算去别人家做客,哪有一屁股就坐在主位上的这不是让人笑话么

    双雁算服了,只盼着谢蓁出来,她不要再做出什么让人意外的举动才好。

    约莫一刻钟后,谢蓁穿戴完毕从里面出来。天气稍凉,谢蓁在外面多穿了一件红织金缠枝牡丹披风,比起昨日那件更加明艳,也更显富贵。她是完全能撑得住这些衣裳的美人儿,穿上身非但不显得庸俗,反而更显得精细大气。她梳了一个百合髻,头顶簪一个宝相花纹猫眼花钿,髻上用攒丝珠花点缀,耳朵上戴一个嵌珠宝花蝶金耳环,端的是穿金戴银,艳丽无双。

    她盈盈走来,似一盏明灯,照得屋子瞬间亮堂起来。

    欧阳仪紧紧盯着她,看着她目不斜视地从眼前走过,坐到主位上,期间连看都没看自己一眼。

    双雁在后面提醒:“表姑娘,该行礼了。”

    欧阳仪却一动不动。

    谢蓁坐定,等红眉端上茶水,她才看向欧阳仪,等了一会儿才说:“表姑娘才住进府里,不懂得府上的规矩,今天就算了。”

    言下之意,就是以后见到还是要行礼的。

    而且欧阳仪听出了她的话外之音,她说她是外人,又不懂规矩,所以她不跟她一般计较。

    欧阳仪瞪向谢蓁,心里太不服气,所以说不出感激的话。

    此时天色尚早,谢蓁刚刚起床,尚未用过早饭便被双鱼从床上叫起来。双鱼说表姑娘来了,她反应了好半天才想起表姑娘是谁。

    在床上磨蹭了一会,她才起床洗漱更衣。

    屋里屋外距离不远,再加上欧阳仪说话声音高,是以她在里面把刚才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她当时在里面,明明该生气,但是又觉得好笑。

    这些年不见,欧阳仪的本性真是一点没变。

    当初她住在李家,也是这副高高在上的态度,完全没有寄人篱下的自觉。大抵跟她成长的地方有关,父亲过世,母亲又懦弱,没有人教她规矩,是以才养成这样的性子。

    她跟她有什么好计较的

    谢蓁心想,根本不值得生气。

    李家搬走后,她们在院子里吵了起来,欧阳仪说严裕是因为讨厌她才搬走的,当时她很伤心难过,现在想想,不知道是不是真话。她问过严裕,严裕说自己没说过,那么是欧阳仪骗她么

    为何要骗她

    谢蓁陷在回忆里,歪着脑袋想了好一会,直到欧阳仪叫她,她才回过神来。

    欧阳仪看一眼左右,咳嗽一声说:“我有话单独对你说。”

    谢蓁不知道她要问什么,弄得神神秘秘,为了配合她便让丫鬟们都到外面等候。双雁不放心,临走前磨磨蹭蹭,一副想说又不好说的表情:“娘娘”

    大概想提醒她别被欺负了。

    谢蓁想了想,笑道:“别走远,万一我有事想叫你们呢。”

    双雁哎一声,跟红眉肩并肩站在廊下。

    丫鬟离开后,欧阳仪才放松一些,对谢蓁的态度也随意了很多。在欧阳仪心里,谢蓁还是以前的谢蓁,她能有今天的身份,全是因为严裕给的。“你是怎么找到我表哥的”

    谢蓁收起笑,“是他找到我的。”

    “表哥找你”她明显不信,用怀疑的眼光打量谢蓁,“你在青州,他难道特意回去找你”

    谢蓁告诉她:“我家不在青州,我们搬到京城来了。”

    她露出原来如此的表情,但还是有些不解,到底不傻,知道这门亲事有问题,“你只是青州知府的女儿,表哥是六皇子,他要娶你,圣上能答应么”

    谢蓁若有所思地哦一声,语无波澜:“我们的婚事是圣上亲自赐婚的。”

    语毕,欧阳仪蓦然噤声。

    她傻了一般,或许是太震惊,连说话都吞吞吐吐:“圣,圣上怎么会给你赐婚,你不是”

    谢蓁喝一口茶,耐心地等她把话说完。

    她又道:“你爹只是个青州知府,哪里配”

    谢蓁微微敛眸,打断她的话:“我爹是青州知府,比不上皇孙贵族,但也是个四品官,矜矜业业,在职时一心为了青州百姓,你在我面前,最好不要这么说我爹。”

    欧阳仪见她脸色不好,总算醒悟到自己现在是住在别人家里,收敛了一点,不再做声。

    两人都不说话,屋里一时安静得过头。

    欧阳仪是太震惊,没想到他们的婚事是圣上亲自赐婚,圣上为何要给他们赐婚她想问谢蓁,但是看谢蓁脸色不大好,识趣地没再开口。

    坐了一会,双雁从外面走进来,对谢蓁道:“姑娘,国公府来人捎话了。”

    谢蓁忙坐起来,“人呢谁来了”

    双雁领着她往外走,“在堂屋呢,听说是夫人身边的陈嬷嬷。”

    没说是什么事,谢蓁刚要走,想起屋里还有一个人,便对红眉道:“一会你亲自送表姑娘回去,我先到前面看看。”

    红眉应下。

    她说罢头也不回地走了,只给欧阳仪留下一个背影。

    欧阳仪听到丫鬟说出“国公府”的字样,想了一会儿也想不明白谢蓁为何会跟国公府的人有牵扯。

    哪个国公府又或是她听错了

    谢蓁刚走,严裕正好散了早朝回来。

    他听说前面来人,本想来叫谢蓁一块过去,没想到谢蓁走了,他站在廊下,却碰到了准备回去的欧阳仪。

    欧阳仪一见到他,远远便叫了一声“表哥”。

    严裕眉心微拧,等她走到跟前第一个问:“你来这里做什么”

    她不以为意地笑了笑,“我能来做什么还不是来跟皇子妃说话的。”虽然嘴上说谢蓁是皇子妃,但她的表情却没有一点对皇子妃的尊敬。

    严裕问后面的红眉:“谢蓁呢”

    红眉欠身:“回殿下,娘娘已经去前院了。”

    他失望地抿唇,看来他们是在路上错过了,没有废话,转身就往院外走。欧阳仪跟上他的脚步,在他身边毫无顾忌地问:“表哥,我听她说,你们的婚事是圣上亲自赐的”

    严裕步子很大,她跟得有些吃力,但是他却没有放慢脚步的意思。

    欧阳仪没听到他回答,不死心地问了一句:“表哥,到底是不是呀”

    他总算嗯了一声。

    欧阳仪想不通,拽住他的袖子让他走慢点,他却直接抬起手臂,抽出自己的衣服,继续大步走。

    “表哥”她在原地嗔一声,见他没反应,直接大声问道:“圣上为何要给你们赐婚是不是她缠着你,败坏了名声,闹得人尽皆知,你不得已才娶她的”

    前面的严裕猛然定住。

    红眉都听不下去,皱着眉头提醒:“表姑娘,你不能这么说”

    严裕回身,脸色却黑得吓人。他目光锋利,一个字一个字地问道:“你说什么”

    欧阳仪被这样的目光看得心虚,没来由地感到害怕,气势也弱下来:“否则以她的身份,怎么可能配得上你”

    严裕静静地看她一会,漆黑的眸子只剩下冷漠,“她的身份怎么了”

    欧阳仪嗫声:“她是知府的女儿”

    严裕不喜欢用身份压人,今天是第二次为了谢蓁这么做:“她不但是知府的女儿,她还是定国公府的五姑娘。”

    说罢,又道:“无论她嫁不嫁给我,都是身份尊贵的玉叶金柯。”

    欧阳仪呆住,张了张嘴,说不出话。

    谢蓁是定国公府的姑娘这定国公府她虽然没了解过,但是知道但凡带了“国公”二字的,都不是寻常人家,甚至比一般官家地位都高谢蓁竟是这种出身为何她从不知道

    严裕垂下眼,他这几个月又长高了点,看人时带着点睥睨众生居高临下的味道,“而且,不是她缠着我。”

    欧阳仪抬头,仍旧没有从方才的冲击里回过神来。

    严裕薄唇轻启,移开视线,“是我要娶她,我心仪她,爱慕她。”

    这下不只是欧阳仪僵住,连后头的红眉都傻眼了。

    什么时候听到六皇子这么坦白过他脾气古怪,最喜欢口是心非,明明表现得把谢蓁爱进骨子里了,却还是闷在心里面,打死都不肯说。

    今儿个若不是被表姑娘逼急了,估计也不会说出这句话来。

    他自己说完都愣半天,抿了抿唇,大概觉得不好意思,踅身也不管欧阳仪,继续往前院走。

    然而刚一转身,就猛地停住。

    谢蓁傻愣愣地站在几步之外,不知道听了多久,对上他的视线,脸颊腾地泛上红霞。她觉得热,心口涨涨的,有什么东西要溢出来,她慌慌张张地捂住脸,看向一旁的大树:“我忘了换鞋我要回去换鞋”

    严裕低头一看,她果真穿着在屋里穿的丝鞋。

    他觉得丢人,半天才吐出一个字:“哦。”

    天底下大概没有比这更丢脸的事,他以前明明说过没有喜欢的人,才会勉强娶她。这下可好,该怎么圆回来

    如果知道他就在后面,他是绝对不会说出那句话的。

    严裕还在后悔,谢蓁已经匆匆从他身边走过,回屋换鞋去了。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