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皇家小娇妻 > 第66章 害怕

第66章 害怕

作者:风荷游月
    请柬送到六皇子府时,丫鬟正犹豫着该不该往里面送。

    最近六皇子和皇子妃腻得厉害,根本没有他们下人的容身之地。准确地说,应该是六皇子缠皇子妃缠得厉害。

    殿下一回家,恨不得把皇子妃拴在裤腰带上,时时刻刻带着算了。丫鬟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自打表姑娘来了以后,殿下和皇子妃的感情似乎变好了。这种好跟以前不一样,是一种雨过天晴的好。

    就比如现在,殿下在书房看书,皇子妃也在里面,里面时不时传来些声音,她们丫鬟都不好意思进去打扰……

    书房里,谢蓁也不知道怎么会变成这样。

    严裕非要她到书房陪他,她答应了,坐在在一边老老实实地看着书,他忽然把她叫过去,臭着脸问她为什么一句话都不说。

    谢蓁简直莫名其妙,他不是在看书么?她不打扰他,他还不满意了?

    严裕岂止不满意,简直是有很大的落差。她小时候那么喜欢缠着他,就算他在看书,她也会在窗户外面甜甜地叫他小玉哥哥。现在她不叫了,他当然不满意。

    他抱着她坐在书案上,下巴抵着她的头顶,跟自己生闷气一样,“谁说你不能打扰我了?”

    谢蓁在他怀里眨眨眼,懵懵懂懂,“你上回自己说的。”

    上次她让双鱼来给他送饭,他凶神恶煞地把人赶回去了,并且让双鱼带话告诉她,不要去打扰他。

    严裕沉默了一下,自己说的话,不得不自己圆回来,“别人不行。”

    谢蓁似懂非懂地哦一声,“我就可以吗?”

    他不吭声。

    谢蓁抓住他的袖子,仰头想看他的脸,声音又软又甜,“小玉哥哥,我可以吗?”

    严裕是十几岁的少年,正值精力旺盛的时候,面对喜欢的姑娘自制力非常不好,尤其谢蓁还这样跟他说话,他登时就有了反应,低头找到她喋喋不休的小嘴,一口含住。他喜欢亲她,强势又凶猛地品尝她嘴里的滋味,从来不知道温柔,有一次把谢蓁的舌头都咬破了。谢蓁觉得疼,捂着嘴不让他亲,他不会认错,就一边温柔地舔她的伤口一边红着脸叫她“羔羔”,从那以后才知道收敛一点。

    吻着吻着,就渐渐失去控制。

    谢蓁坐在书案上,他俯身扶住她的肩膀,把她嘴里都尝了一遍,越来越不满足。他是个正常男人,对她的需求也越来越强烈,前几天是她的小日子,他只好忍着。正好她昨天结束了,他就更加忍不住,手从她肩膀滑下去,落在她纤细的腰上,再往下,便感觉她身子僵了僵。

    严裕松开她的唇,低头往下,从她的下巴吻到脖子,埋在她肩窝重重地喘了几口气,“我想……”

    谢蓁哆哆嗦嗦,心里有预感知道他想做什么,但是很陌生,又很害怕,“你想什么啊?”

    他的手心滚烫,温度隔着衣料传进来,让她不由自主地缩了缩。

    这一动刺激了他,怕她又逃走,于是忍不住用另一只手解她领口的衣服,头也顺势埋进去,毫无章法地吮吻她的皮肤。她皮肤娇嫩,轻轻一吮便是一个红印,让他不禁想起饭后吃的杏仁豆腐,白白嫩嫩的,上面点缀了一颗红樱桃,他舍不得吃,只好一口一口慢慢地舔吻。

    谢蓁抖如风中落叶,既害怕又不安,尤其被他亲到的地方,奇怪得很。

    她羞怯地推搡他的头,蚊子一般开口:“小玉哥哥……”

    他以为她只是害羞,把她整个身子都圈进怀里,嗓音沙哑得不像话,“好不好?羔羔,我们圆房好不好?”

    这是他第一次这么坦白,大概是真忍不住了,想现在就把她占为己有。

    一边说一边抓着她的手摸向自己,往下滑,感受他最热的地方,“我这里很难受……”

    谢蓁刚一触到,反应过来那是什么,脑子轰地一声,猛地缩回手去。

    偏偏他握得紧,不让她逃离。

    谢蓁整个人都不好了,傻了一般任由他动作。

    严裕等了一会儿,等不到她任何反应,禁不住抬头看她。这一看就愣住了。

    她眼泪汪汪地咬着唇,身躯轻颤,抬眸对上他的目光,可怜巴巴地恳求:“等我及笄好不好,小玉哥哥等等我……”

    严裕顿时涌上前所未有的负罪感,把她从书案上抱下来,让她坐在自己腿上,“哭什么?”

    她抽抽噎噎地哭,手心里还残留着那个东西的触感,那么陌生,根本不是她熟悉的严裕,“我害怕……”

    严裕只好压下欲念,抱着她安抚,“有什么好怕的?”

    他还想说哪有成亲不圆房的,但是考虑到她的情绪,在喉咙里转了一圈,又咽回肚子里了。

    他替她整理好衣服,亲手替她扣上肚兜扣子,低头咬了一口她的耳朵,“再哭我就亲你。”

    谢蓁是真的吓到了,抬起泪眼朦胧的大眼睛,硬生生把眼泪憋了回去,忐忑不安,“不要……”

    严裕叹一口气,是真的拿她没办法。

    谢蓁抹抹眼泪,好不容易才把情绪缓和过来,拿手在他腿上蹭了蹭,“我不想摸那里……”

    边说还边撅起嘴,要多嫌弃有多嫌弃。

    严裕一口气哽在嗓子眼儿,气得不轻,“你小时候也摸过。”

    谢蓁睁大眼,不可思议地看向他,脱口而出:“不可能!”

    她早忘了他们第一次见面的事,更不记得她曾经摸过他裤裆……严裕咬着牙,一字字逼问:“你想不认账?”

    谢蓁根本不记得,哪来认不认账一说。

    严裕只好搂着她的腰,把那天发生的经过重复了一遍,说到自己尿裤子时顿了顿,最终选择了隐瞒:“你当时非要唱歌,我根本不想听。”

    谢蓁斜眼看他,“那你上次为何还非要我唱歌?”

    他别过头,“想听听你是不是还唱得那么难听。”

    谢蓁哦一声,揉揉眼睛,“那我以后不给你唱歌了。”

    她见他死鸭子嘴硬,情绪慢慢好转,狡猾地问:“小玉哥哥想听吗?”

    他绷着,“不想。”

    谢蓁从他怀里钻出来,笑盈盈地站在他面前,清澈明亮的眼睛看着他。看得他心虚,最终不得不承认:“……想。”

    谢蓁歪着头,佯装不懂,“想什么啊?”

    他瞪她,伸手想把她抓进怀里,偏偏她躲得快,一眨眼就溜到屏风后面。她悄悄探出半个头,露出一双月牙似的眼睛,眼见他想站起来捉她,她迅速地缩回头,小狐狸一样跑出屋外。

    *

    十五这日,骠骑大将军过寿,请柬上写着严裕和谢蓁两个人的名字。

    谢蓁本不想去,但是打听了一下,冷氏和谢荨也受邀前往,于是立即改变主意,跟严裕一起去将军府贺寿。

    仲开邀请了不少人,将军府门庭若市,到处都是马车。

    谢蓁跟着严裕一起走下马车,把请柬递给门口的下人,一人领着严裕去前堂,另一人领着谢蓁去后院。

    后院来了不少女眷,谢蓁几乎都不认识,她只跟将军夫人和老夫人见了一面,便领着丫鬟坐在一旁的石凳上,等候阿娘跟阿荨的到来。

    将军夫人姜氏跟冷氏差不多年纪,看起来很随和,逢人便笑,一点架子都没有。倒是老夫人显得严肃了一点,不苟言笑,有点不大好相处。

    仲将军和姜氏统共生了五个闺女,四个闺女都出嫁了,还有一个是巾帼英雄,跟着仲开上阵杀敌,冲锋陷阵,至今没有男人能降得住她。如今仲将军大寿,几个女儿都回门了,谢蓁也得以见上一面。

    姜氏秀眉,是以几个女儿都长得好,各有千秋。唯独第五个女儿仲柔,遗传了仲将军的脾气不说,连模样都跟他长得像,一双眼睛明亮带着英气,长眉一挑,活脱脱是个英武的少将军。

    谢蓁看到她的第一眼,还当自己看到了男人。

    她穿着胡服,又身高颀长,真不怪谢蓁误会。

    仲柔来到老夫人和将军夫人身边,坐下跟她们说话,谢蓁隐约听到姜氏不满地问:“我不是给你准备好了衣服,为何又穿这一身?”

    仲柔随口答:“穿习惯了。”

    再后面谢蓁就没注意听了,因为她看到冷氏和谢荨往这边走来,忙站起来,欢喜地上前迎接。

    *

    堂屋,严裕送罢寿礼,仲开亲自把他请入屋内,留了一个位子,“殿下坐。”

    屋内已有不少人官员,见到他纷纷行礼。

    严裕来得还算早,太子和其余几位皇子都没来。仲开在外头迎客,几位大臣便把注意力放到他身上,或是聊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或是谈论近日朝中大事,后来见他兴致缺缺,也就不再烦扰他。

    不多时,陆陆续续来了不少人。

    严裕坐在位上,漫不经心地听着旁边的大臣谈论边境状况,偶尔说一两句看法,低头喝自己的茶。

    没注意门外进来的两个人。

    仲尚领着高洵走入屋内,两人换下齐腰甲,身穿常服,倒也不显得那么引人注目。仲尚一一为他介绍在坐官员,停到严裕跟前,便听仲尚道:“这是六殿下。”

    严裕掀眸,看向两人。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