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皇家小娇妻 > 第67章 落水

第67章 落水

作者:风荷游月
    高洵穿着黛青锦袍,身高肩阔,器宇轩昂,与仲尚肩并肩站在严裕面前,倒显得有些不卑不亢。..

    严裕认得仲尚,元徽帝在宫中设宴他去过几次,两人交情不深,只说过几句话罢了。

    目光一转,落到他身边的人上。

    严裕默不作声地端详他的五官,眸色越来越深,最后皱了一下眉,有种不大好的预感。

    仲尚拍拍高洵的肩膀,让他回神,“傻了”

    高洵对上严裕视线的那一瞬,便怔住了。

    他以前跟严裕关系好,两个人从小玩到大,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兄弟,虽然这友情没维持多久,七岁时他们就分开了,但这并不代表他会忘记他的模样。

    高洵怔楞许久,正要开口,忽然想起那天在茶肆,谢荨跟他说过的一番话。

    “我阿姐已经成亲了。”

    “她嫁给六皇子了。”

    方才仲尚对他说什么这位是六殿下

    高洵的手不由自主地握紧,定定地看着面前的人,似要把严裕看透一般。仲尚在耳旁说了什么,他听不清楚,只看到严裕薄唇轻启,慢吞吞地吐出两个字:“高洵”

    音落,高洵的瞳孔紧紧一缩。

    仲尚在旁挑了挑眉,颇为诧异,“你们认识”

    何止是认识,他们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当年自己喜欢谢蓁,毫无保留地向倾诉情愫,当时他很不屑,对此一语不发。后来他一声不响地走了,是自己陪着谢蓁度过了七八年,陪着她长大,如今他又一声不响地回来,娶走了谢蓁。

    说不愤怒是假的。

    高洵像在发泄什么,极其缓慢地问:“你是李裕”

    他微微垂眸,“放肆。”

    用这种态度跟六皇子说话,确实是有些没规矩,然而高洵忍不住,若不是顾忌周围有人在场,早就冲上去把他揍趴下了。

    什么六皇子他以为换了个身份,他就不认识了么

    仲尚发现两人之间气氛不对劲,与严裕寒暄两句,便带着高洵往外走。两人站在廊下,仲尚坐在围栏上,抬眼看他,眼里明明白白写着:说吧,老实交代。

    高洵一动不动,看似冷静,眼里却一片紊乱,凝聚着狂风骤雨。

    他控制不住一拳砸在廊柱上,红着眼睛道:“那个混账”

    他一想到里面坐着的是幼时伙伴,就满腔怒火翻涌。他听说六皇子今日会到场,想看看对方是何方人物,才会来到将军府向仲将军贺寿。却没想到看到李裕,他当初离开,就是为了入宫当皇子么

    为何又要娶谢蓁为何要动他的小仙女

    廊下来来往往不少人,仲尚却自得其乐地坐着,丝毫不在意旁人的目光。他歪着嘴笑话高洵,“六皇子曾在宫外流落过一段时间,这不是什么秘事,当年在宫外,你们认识过么”

    高洵渐渐冷静,收手坐在另一边,“还记得我要找的人么”

    仲尚抬抬眉,“记得。”

    他掀唇,苦涩地扯出一抹笑,“如今是他的皇子妃了。”

    仲尚微愣,听到这话第一反应不是别的,而是想问,他要找的人不是那只圆乎乎的小馋猫么

    后院谢蓁全然不知高洵到场,她许久见冷氏,少不得在她跟前撒娇卖乖。

    冷氏点点她的眉心,“都嫁人,怎么还这么缠人。”

    谢蓁嘿嘿一笑,开始耍起无赖,“谁说长大就不能缠着阿娘了”

    冷氏看出她心情好,自打她嫁人以后,便很少见到她这般真诚的笑脸,忍不住私底下问她是不是跟六皇子有了进展。她想起跟严裕亲昵的画面,忍不住红了脸,嗔道:“阿娘不要老问我这些”

    她们身边就是将军夫人姜氏和其他几位命妇,要是被人听见了,她以后还要不要做人啦

    谢蓁悄悄往后面一看,好在姜氏正跟几人交谈,没有注意她这边。

    她仔细听了下,姜氏似乎对那几位夫人的女儿颇有兴趣,不断地打听她们的生辰八字,意图再明显不过。仲将军和姜氏仅得一个儿子,宝贝疙瘩似的宠着,大抵是宠过了头,以至于仲尚在外的名声并不怎么好,大部分人都不愿意把女儿送入火坑。

    冷氏两个女儿,一个已经嫁了,另一个还小,于是便没在姜氏考虑范围内。

    谢蓁四下看一圈,没看到谢荨人影,她方才还在这儿,不过一会儿的工夫,就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起初谢蓁和冷氏都没在意,有丫鬟跟着,应当不会出什么事。是以听到吆喝“有人落水了”时,她们根本没想到那人会是谢荨。

    左右看一圈,不见谢荨踪影,谢蓁才慌起来。

    如今正值深秋,湖水冰凉,掉进去寒冷刺骨,若是时间长一点,很有可能毙命。她跟冷氏一起赶到湖边,人已经沉下去了,不能确定究竟是谁。谢蓁急得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趴在岸边不断地叫:“阿荨,阿荨”

    仲柔早在她们来之前就已跳下去救人了,好片刻以后,才把人从水里救出来。

    那个躺在岸上娇娇小小的人,除了谢荨还能是谁

    冷氏心疼得一颗心都揪起来,顾不得问怎么回事,忙让丫鬟脱下衣裳裹在谢荨身上,抱着她为她取暖。一旁姜氏到底是当家主母,立即让人把谢荨带到客房里,准备干净衣服为她换上,并不断地向冷氏赔罪道歉。

    毕竟是在她家后院出了事,无论如何都是她的过失。

    冷氏和谢蓁的心都挂在谢荨身上,没时间去想谢荨为何落水。谢荨已经昏迷,无论怎么叫都没反应。

    仲柔拧干身上的水,从冷氏怀里接过谢荨,把她平放在地上,然后按了几下她的胸腔,她吐出几口水后,才有缓缓转醒的迹象。仲柔抱起她,长腿一迈,“我带她去客房,阿娘先请大夫。”

    她比一般姑娘家高,抱起小小的谢荨毫不费力,一眨眼的工夫就走出好几步远。

    姜氏回神,吩咐丫鬟赶紧去请大夫。

    谢蓁和冷氏不放心,一起跟在仲柔身后,来到客房。

    将军府的丫鬟做事麻利,很快便把干净的衣服拿了过来,给谢荨和仲柔换上。不多时大夫便来了,捏着谢荨的腕子给她把脉,慎重道:“先喂她一碗姜汤驱寒,一会可能会发热,我先留下一副药方,若是发起热来,便照着药方上的给她煎药。”

    除此之外,大夫还叮嘱她别再受寒,今日所幸被救上来得及时,否则很可能对身体有损,日后调理起来便麻烦了。

    送走大夫,谢蓁亲自喂谢荨喝下一碗姜汤驱寒。

    此时谢荨已经醒了,就是身体有些烫,迷迷糊糊地不大清楚:“阿姐,我不是故意掉进去的”

    谢蓁摸摸她的额头,果真开始烫起来,一边让丫鬟去照着大夫的方子煎药,一边安抚谢荨:“不是你的错,阿荨好好休息,没有人怪你。”

    谢荨抓住她的袖子,心有余悸地说:“有人推我”

    她很害怕,落入水中的时候真以为自己要死了,湖水冰冷,她被呛了好几口水,头一次体会到什么叫绝望。好在后来有人搂住她的腰救了她,她想问那个人是谁,但是头越来越重,意识渐渐不清,人也昏迷了过去。

    谢蓁听到她最后一句话,紧紧握住她的手,不无震惊。

    当时后院有不少人,站在湖岸徘徊的姑娘也不少,她们刚回京城,更没有得罪过人,究竟是谁对谢荨下如此毒手

    谢蓁走出屋外,冷氏正在对仲柔道谢。

    冷氏至今仍旧脸色发白,不敢想象如果仲柔没有救人,谢荨会怎么样她不是感性的人,更很少哭,如今忍不住红了眼眶:“多谢仲姑娘。”

    语气诚恳。

    仲柔忙回以一礼,“不过举手之劳罢了,夫人无需如此。”

    她换回姑娘家的打扮,穿着月白合天蓝冰纱小袖衫,配一条蜜合罗裙子,水墨披风,头上插着水晶簪和碧玉簪,与方才的英姿飒爽截然不同,又是另一种截然不同的韵味。若说方才谢蓁觉得她异类,目下却觉得她真是漂亮到了极致。

    冷氏要到前面跟谢立青说一声,让他准备马车,提前带谢荨回家。

    客房门口只剩下谢蓁和仲柔,以及另外几个丫鬟。

    虽然冷氏谢过了,但谢蓁还是要多说一句:“多谢仲姑娘救了阿荨,若不是你,恐怕”

    仲柔看向她,“你知道她为何落水么”

    谢蓁一愣,脱口而出:“你看到了”

    仲柔正要说话,余光瞥到不远处的人影,偏头看去,只见仲尚与另一人向这边走来。

    仲尚担心高洵继续留在前面会跟六皇子打起来,便带他到后院走走,没想到路上听到有人落水的消息,便来到客房看一看。

    打眼看去,仲柔面前站着一个穿翠蓝小衫,白纱连裙的姑娘,她不似别的姑娘满头珠翠,只戴了金丝翡翠簪,侧对着他们,肌肤莹泽照人,粉腮晶莹,是万里挑一的绝色。尚未走到跟前,高洵便停住脚步。

    仲尚往前走了两步,回头看他,“怎么不走了”

    他不回答,目光定定地看着前方。

    仲尚循着看去。

    谢蓁注意到两道视线,一偏头,正好对上高洵的注视。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