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皇家小娇妻 > 第70章 情敌

第70章 情敌

作者:风荷游月
    谢荨在床上躺了一整天,总算恢复精神,可以下床了。..

    明明才病一天,她却好像整个人都瘦了,下巴尖尖的,不如以前圆润。冷氏让厨房被她熬煮了滋补的海参乌鸡汤,她一个人喝得干干净净,哪怕是在病中,也胃口好得出奇。

    谢蓁总算放下心来,打算今晚留下过夜,等谢荨好了再回六皇子府。

    晚上一家人在堂屋用膳,定国公和老夫人坐在上位,只有二房和四房的人来了,大夫人和三夫人借口称病,没有过来一起用饭。

    倒也不奇怪,她们上回被严裕的侍卫掌嘴,面子里子都没了,哪里还愿意出现在她们面前

    于是一顿饭吃得还算平静。

    高洵也在场,谢立青把他留了下来,后日谢荣带着谢荨去将军府道谢,顺道把他一块带去,他可以跟仲尚一起回军营。

    高洵盛情难却,只好答应下来。

    或许因为谢荨大病初愈,谢立青心情不错,便说起他们小时候的趣事来。他们在青州有不少回忆,真要说起来,三天三夜也说不完。谢立青笑着道:“高洵成日来我们家中,有一日旁人问起,还当你是我的小儿子”说罢哈哈一笑,脱口而出:“原本我也以为你会跟”

    话未说完,被冷氏冷冷地瞪了一眼,立即噤声。

    谢立青掩唇咳嗽,故作淡定地把后半句话接上:“我以为你会跟荣儿一样,走上仕途,未料想你只对军营有兴趣。”

    高洵坐在谢荣旁边,另一边是严裕,他微微一笑,敛眸道:“当初以为这是条捷径,没想到却走错了路,如今想反悔都来不及了。”

    他话里有话,旁人听不明白,但是身边的严裕却意味不明地看他一眼,眉心微蹙,转头给谢蓁夹了一筷子菜,“多吃些菜。”

    谢蓁看着碗里绿油油的青菜,想挑出去,但是又不好当着众人的面,“我”

    高洵循着看去,下意识道:“阿蓁不喜欢吃龙须菜。”

    音落,便见严裕的脸色沉了沉。

    席上静了片刻,还是谢立青反应得快,笑着打圆场道:“还是高洵记性好,同我们吃过几顿饭,便把每个人的喜好都记住了。你还记得我不能吃什么吗”

    高洵回过神,勉强牵了牵唇角笑道:“伯父不能吃辛辣食物,一吃便会身上起疹。”

    谢立青颇欣慰,“你记得不错。”

    说起这个,他便不得不提一下当年的糗事。冷氏偏爱甜辣味的菜,谢立青刚娶她那阵,为了配合她的口味勉强吃了一短时间,结果就是浑身的疹子下不去,被定国公知道以后,非但没有同情他,反而狠狠地嘲笑了一顿。

    当时冷氏被他弄得好气又好笑,直骂他是傻子。

    他年轻时为了她确实做过不少傻事,不过甘之如饴罢了。

    被他这么一搅和,饭桌上的气氛顿时融洽不少,大伙儿都忘了刚才那一段小插曲。唯有严裕从头到尾绷着一张脸。谢蓁坐在他身边,只觉得浑身的气氛都不对劲了,她看着碗里的龙须菜,心里纠结究竟是吃还是不吃

    严裕看她一眼,大概猜到她在纠结什么,一声不响地把菜从她碗里夹出来,面无表情地自己吃了。

    好在饭桌上没人注意他们,否则谢蓁肯定会不好意思。

    她脸红红的,“你为什么吃我的菜”

    严裕轻轻哼一声,“你不是不喜欢吃么”

    两人对话声音小,不想让别人听见,是以谢蓁往他那边凑了凑,不知情的看过去,只会以为是小夫妻俩说悄悄话,别有一番情趣。她自己没察觉,但是严裕却很喜欢,脸色稍微有所缓和。

    高洵的视线落在两人身上,他们态度亲昵自然,一如多年前那样,没有旁人的容身之地。

    这顿饭大抵是他吃得最痛苦的一顿,饭菜到嘴里变得索然无味,时间过得缓慢,不知何时才是尽头。

    总算吃完一顿饭,他起身向定国公和谢立青告辞,准备回客房。好巧不巧的是,客房的方向跟玉堂院在同一个方向,要回屋,必须跟谢蓁和严裕同行。

    谢立青和谢荣留在堂屋,有话跟定国公商谈,冷氏要去后院看谢荨的药煎好没有,是以回玉堂院的路上,只有他们三人。

    严裕与谢蓁走在前面,到了抄手游廊,他忽然握住她的手。

    高洵走在两人身后,看到这一幕眼神黯了黯,掀唇唤道:“阿裕。”

    严裕脚步未停,好半天才应一声,“何事”

    他以为他要问什么高深莫测的问题,没想到他居然说:“你还是我认识的阿裕么”

    严裕蓦地停住,回身看他,“什么意思”

    高洵从旁人口中得知他如今不叫李裕,而是跟随元徽帝改姓严,严裕。他变得陌生了许多,跟小时候判若两人,只有在面对谢蓁的时候才会露出一些孩子气。

    后面跟着两个丫鬟,见他们气氛不对劲,站在后面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高洵轻笑,“你当初走时一声不响,如今换了个身份再回来,难道不打算解释解释么”

    严裕看向别处,态度很随意,“没什么好解释的。”

    搁在以前,谢蓁肯定会跟别人一样觉得他傲慢无礼,可是她知道了他当初离开的原因,如今居然有些理解他了。这事无论放在谁身上,都是一个无法触碰的伤疤,多年养育之恩的父母被人杀害,他被陌生人接回宫中,一下子成了当今六皇子,在宫中如履薄冰,不知吃了多少苦头。这原本就不是一言两语能说得清楚的,更何况他的脾气又古怪得要命,当初若不是他告诉她,她是怎么都想不到这其中有多少变故的。

    高洵愤怒又无奈,上前攥住他的衣领,一句话饱含多种深意,“你当真把我当过兄弟么”

    高洵比严裕大两岁,身高也比他高了半个头,再加上他高大伟岸,两人要真打起来,严裕肯定是吃亏的那个。

    谢蓁有点着急,脱口而出:“高洵哥哥,不要打他”

    她一边说一边拉开严裕,期间不得不推了高洵两下。她把严裕护在身后,一如小时候那样,小小的身躯似乎真的能替他遮风挡雨,“他他是皇子,你打了他要进大牢的。”

    都什么关头了,居然还在为别人考虑。

    严裕本来很感动,听到这句话不禁恨得牙痒痒,伸出手臂把她捞进自己怀里,“你究竟是在关心谁”

    谢蓁看到高洵眼里一闪而过的受伤,没来得及说话,便听他道:“阿蓁,当时他不告而别的时候,我说要揍他几拳,你还记得自己说过什么吗”

    谢蓁认真地想了想,“不记得了。”

    高洵只得告诉她:“你说过会在一边看着。”

    严裕拧了拧眉心。

    他又问:“如今你还能心如止水地在一旁看着么”

    谢蓁答不出这个问题,她肯定做不到了,不仅是因为她嫁给了严裕,而是因为他们都不是小孩子了,没道理再为小时候那些矛盾纠缠不休。可是她又说不出口,怕伤了高洵的心,只好沉默不语站在严裕跟前,躲避他的视线。

    高洵或许明白了什么,无奈牵起一抹笑,“你以为我真会打他”

    谢蓁不明所以地抬眸。

    他脸上说不清什么表情,既像笑又像哭,最终什么也没说,从他们两人身边走过,往客房的方向走去。

    回屋以后,谢蓁的情绪一直不太高涨。

    甚至有点低落。

    丫鬟端来的饭后茶点,她一口都没动,也没有去看谢荨,一个人双手托腮看着窗户,不知在想什么。

    严裕站在她身后,表情不好地问:“你刚才叫高洵什么”

    谢蓁眨眨眼,不明所以地问:“高洵哥哥”

    他果然还是介意这个,两只手臂撑在她身边,咬住她的耳垂说:“我记得你以前叫他高洵。”

    她没闻到空气里的醋味儿,还在傻乎乎地说:“他比我大两岁呢阿娘说我应该叫他哥哥。”

    冷氏虽然说过她,但她依然很少叫高洵为高洵哥哥,方才那一声是太着急了,脑子还没反应过来,嘴巴就已经叫出声。

    严裕抿抿唇,想说什么,最终没开得了口。

    总不能要求她以后只叫他哥哥那谢荣怎么办

    他自己挺矛盾的,生了一肚子闷气,偏偏不能跟她说,只能自己一个人慢慢消化。

    晚上那顿饭是在自己屋子里吃的,严裕让人准备了几十道菜,荤素各十五道,一个桌子摆不完,旁边还放了两张小方桌。谢蓁走过去一看,差点被这阵势吓到了,扭头问他:“你要设宴么这么多菜,我们两个怎么吃得完”

    严裕让她不用管,坐下吃就是。

    她惶惶不安地坐下,总觉得事有蹊跷。

    谁知道一顿饭下来根本不用她动筷子,他每一样都给她夹一点,然后问她好不好吃。她若是答好吃,他便让人记下来,若是答不好吃,便让人把那道菜撤下去。每样菜吃一点,足足三十道菜,谢蓁被他喂得饱饱的,总算明白了他的意图。

    她恍然大悟,长长地哦了一声,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小玉哥哥想知道我喜欢吃什么,为何不直接问我”

    他故作淡定,从下人手里接过记录她口味的那张纸,叠起来,揣进袖子里。

    “不用问,我也能知道。”

    高洵都不用问,他为何要问

    总有一天,他要比高洵了解她还多。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