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皇家小娇妻 > 第76章 坦诚

第76章 坦诚

作者:风荷游月
    谢蓁坐上马车离开不久,身后的胡同便有人骑马走出来,缓缓跟在她身后。

    马上的人一身石青锦缎长袍,身躯挺拔,正是高洵。

    自从上回李氏死后,他就一直觉得六皇子府要出事,偶尔得空便来附近转一转。大抵是他一身正气,不像歹人,门口的下人竟没有怀疑过他。今日军中无事,他便和仲尚一起出来,仲尚回家办他父亲交代的事,他便又来到六皇子府最近的这条街上。

    没想到真能遇见谢蓁。

    谢蓁气鼓鼓地从府里出来,身后的丫鬟还带了两个包袱,她踏上马车,马车往定国公府的方向驶去,一看便非同寻常。高洵不放心,没等她走多久便跟了上去。怕被人发现,所以保持一定距离慢吞吞地跟在后面。

    马车走了一段路,来到一条街上。

    这条街人并不多,两旁多是住宅,路上只有三三两两的行人。

    刚穿过一条拱桥,街上的人多了一些,然而谢蓁乘坐的那匹马却忽然不受控制,嘶鸣一声横冲直撞起来,往人群里冲去。

    街上行人受到惊吓,纷纷往两旁逃去。

    马车撞翻了路旁的菜摊,失控的马却仍旧没停下,接着往另一个方向撞去。

    车厢东倒西歪,隔得远远的都能听到里面的惊呼声。

    高洵一骇,忙握紧缰绳冲上前去。

    那匹马像是忽然受了什么刺激,一边嘶叫一边乱冲乱撞。高洵快马加鞭赶到马车前面,顾不得危险,伸手便要去抓马的缰绳。

    然而那匹马前蹄乱动,险些踩到他身上。

    情急之下,他只好夺过路边卖糖人的扁担,从侧面击中马的前蹄。马受重击,身子向前倒去,这才慢慢安静下来。

    他顾不得许多,忙跳上马车掀开车帘,看向里面的人:“阿蓁”

    车厢里两个丫鬟惶恐不安地看向他,她们把谢蓁护在中间,大抵是受过惊吓,身子抖得很厉害。

    谢蓁抬头,小脸煞白,看到他的那一刻颇为震惊,“高洵你怎么来了”

    他没法解释,只好扯谎道:“我在路上看到马车失控,便上前搭救,认出了这是六皇子府的马车。”

    她露出感激,虚弱地笑了笑,“谢谢你。”

    高洵看出她的不对劲,她额头冒汗,手一直扶着左脚脚腕,他脱口而出:“你的脚怎么了”

    双鱼替她解释:“方才马车撞到墙上,我家姑娘不甚扭伤了脚。”言语里都是担忧。

    高洵立即紧张起来,“我带你去看大夫”

    说着就要走进马车。

    毕竟男女有别,谢蓁摇头拒绝:“不用双鱼双雁陪我去就行了。”

    他的心思被揭穿,眼里闪过一丝狼狈,“路边有医馆,我陪你过去这事不能马虎,万一没处理好,可能会落下一辈子的毛病。”

    谢蓁实在疼得厉害,便没有再拒绝。

    双鱼双雁扶着她过去,高洵便在后面默默地跟着,不远不近。到了医馆,大夫说不太严重,回去用冷水敷一晚上,再热敷三日,另外开了一种药膏让谢蓁每日涂抹,这几天尽量少下床走动。

    回去时,高洵用自己的马拉着车厢,把她们送回了定国公府。

    那匹失控的马不能再用,高洵想了想,马不可能无缘无故地发疯,恐怕有人在背后捣鬼,于是便随手叫住街上一个壮丁,给了他一些钱,让他把马送回六皇子府。

    快到定国公府时,高洵坐在外面,犹豫再三问道:“怎么就你一个人回国公府,阿裕呢”

    马车里静了静,半响才传出谢蓁的声音:“我不想跟他一起回来。”

    高洵轻笑,“吵架了”

    或许是小时候的友谊比较深厚,谢蓁并没有瞒他,她和严裕之间的事,只能用吵架两个字概括了。

    其实并没有吵架,只是她一个人生闷气而已。

    到了定国公府门口,谢蓁请高洵进去坐坐,他说不了,一会还要回军府。

    谢蓁进去以后,他不厌其烦地叮嘱:“小心你的脚,大夫说了别下床走动。”

    谢蓁只好再点点头。

    回到玉堂院,冷氏见到她被人扶着进来,吓了一跳,顾不得问她为何回来,忙把她扶到里面罗汉床上。谢蓁虽然嫁人了,但到底还是没及笄的孩子,什么都不说,扑在冷氏怀里掉了两颗眼泪,红着眼睛说:“我不想回去了。”

    冷氏问她原因,她说讨厌欧阳仪。

    冷氏问她:“那你这样回来,就高兴了吗”

    她摇摇头,诚实地说:“不高兴。”

    冷氏摸摸她的头,她不懂,身为母亲的就一步步开导她,“你凡事不同他说,他又是个闷葫芦,两人凑在一块,连对方为何生气都不知道,这算哪门子吵架你这样回来了,只能让别人高兴而已。”

    她闷闷地问:“那我怎么办”

    冷氏让丫鬟准备半盆冷水,双鱼上前褪下她的鞋袜,把她的左脚浸到冷水里。她冷得浑身一哆嗦,咬着牙齿拼命忍住了。

    “你若是不想回去,就留下来住几天,阿娘对外宣称身子不舒服,你是回来看我的。”冷氏细心地想好了一切。

    她感动地叫了声“阿娘”。

    冷氏轻轻地捏了下她的鼻子,“小麻烦精”

    她嘿嘿一笑,心情这才有所好转。

    左脚冷敷以后,扭伤的脚踝才不至于肿得那么厉害,只是淤血仍旧不散。双鱼拿了药膏替她轻轻地抹在伤处,她又疼又想躲,最后被冷氏恐吓一句“小心日后便成瘸子”,才老老实实地不敢再动。

    上完药后,她坐在罗汉床上想起那匹失控的马,她跟高洵想的一样,认为有人在后头动手脚,但是究竟是谁,一时半会还真猜不出来。

    今天受到惊吓,外面天气又冷,她坐没多久便困意袭来,打了个哈欠,懒得再挪动地方,便直接在罗汉床睡下了。双鱼拿来毯子替她盖上,屋里又少着火炉,不多时,她便昏昏沉沉地睡去。

    中间谢荨得知她回来兴冲冲地跑了过来,得知她在睡觉,便一个人坐在边上玩自己的,等她醒来。

    严裕刚一出门,便遇到一个壮汉拉着一匹马过来。

    壮汉说是他府上的马,他让管事过来查看,确实是马厩里养的马无疑。

    而且是谢蓁今天出门用的那匹。

    怎么会在这里

    细问以后,才知道这匹马路上失去控制,在街上横冲直撞,疯了一样,还撞翻了不少摊贩,好在没有人受伤。

    严裕闻言,眼睛一红,抓住他的手臂,“马车里的人呢”

    壮汉说道:“被一个年轻人救了,应该没什么大碍。”

    严裕警惕:“被谁救了”

    “这我就不知道了,只知道他让我把马送过来”壮汉说到一半,恍然大悟,“他说他姓高”

    严裕静默,许久不语。

    然后翻身上马,交代管事,“去查这匹马被谁动过手脚,但凡跟它有过接触的,一个都不许放过”

    管事连连应下,还想说什么,他却已经骑马走远了。

    严裕骑得飞快,冷风在耳畔呼啸而过,雪花刮在脸上,凉意一直蔓延到四肢百骸。他不知道高洵为何会出现,更不知道他是怎么救了谢蓁,不敢往深处想,一想便要发疯,只知道快点赶到定国公府,看看谢蓁有没有受伤。

    一人一马停在定国公府门口,路上跑得太快,马刚到门口就卧在地上不肯再动。

    严裕没工夫管他,把缰绳交给下人,脚下生风一般,直接往玉堂院走去。

    此时天色已晚,夜色笼罩在府邸上空,下人得知六皇子到来,慌慌张张地去禀告定国公。

    严裕来到玉堂院,问院里洒扫的丫鬟:“谢蓁回来了么”

    丫鬟受惊,磕磕巴巴地答:“回,回来了五姑娘”

    他没听完,直接往堂屋走去。

    正好冷氏从屋里出来,见到他也不意外。他张口叫了声岳母,莫名有些紧张,“我找谢蓁。”

    冷氏没有让开,而是笑了笑道:“羔羔在里面睡着了。”

    他下意识往屋里看去,可惜被屏风挡住了一切,看也看不到。

    冷氏知他着急,但还是有些话想对他说:“让她再睡一会,你随我到偏房来一趟,我跟你说两句话。”

    或许是因为小时候就认识冷氏,再加上她是谢蓁的母亲,爱屋及乌,他对冷氏一直很尊敬。目下虽然着急见到谢蓁,但是却还是跟着她来到了偏室,走的时候频频回头,生怕谢蓁醒来似的。

    偏室有一张矮几,地上铺着氍毹,冷氏和严裕分别坐在矮几两侧。

    屋子里暖融融的,丫鬟端上茶水,严裕来时灌了一肚子冷风,这才觉得喉咙干渴,端起一杯来不及细品,一饮而尽。

    冷氏等他喝完,挥退屋里的丫鬟,说道:“这话有些不敬,殿下若是听了不高兴,就告诉我,我便不说了。”

    严裕敛眸,“您说。”

    冷氏想了想,笑道:“虽然你现在是六皇子,但在我心里,依然是以前那个性格别扭的裕儿。”

    她不知道他为何变了身份,但是打心眼儿里还是把他当成了后辈,是以才会邀请他坐在这里,开诚布公地谈话。

    严裕不解渴,自己又倒了一杯茶。

    冷氏直接问:“你知道羔羔今日为何回来吗”

    他停住,敛眸道:“是我考虑得不周到,让她受了委屈。”

    知道自己错在哪里,那就还不算太笨。冷氏笑了笑,她不是喜欢拐弯抹角的人,说话开门见山:“那你告诉我,你对我家羔羔有情意吗”

    他刚喝下一口水,全呛进喉咙里,咳得满脸通红。

    好不容易止住了,他假装用袖子擦脸,顺道挡住通红的脸颊,点了一下头,“有。”

    要是没有,何必这么急切地赶回来找她

    虽说他早已在谢蓁面前说漏了嘴,但是让他在长辈面前坦白,还是有些艰难的。

    听到他这么说,冷氏反而放心了,递给他一条帕子让他擦擦脸,“我知道你不擅长表达小时候是羔羔缠着你,你大概被她缠得很烦吧。”

    他说没有,胡乱抹了一下脸,不好意思地说:“不烦。”

    要让他坦白还真是不容易

    冷氏扑哧一笑,满脸都是慈爱:“羔羔小时候是真喜欢你,我可从没见她对谁这么执着过。当时她常常念叨要找小玉哥哥,把荣儿都忘到一边了,为此荣儿一直都不大待见你。”

    严裕抿唇,“我知道。”

    她想起了什么,不无缅怀:“当年你离开时,她伤心难过了许久。我们到李家拜访,院里已经人去楼空。当时羔羔在院里遇见了你的表妹,两人在院里吵了一架,回来以后她哭得更厉害了,你知道她为何哭吗”

    严裕微怔,不知道还有这一件事,“为何”

    冷氏道:“欧阳仪说你之所以搬走,是因为讨厌羔羔。”她笑了笑,补充道:“还是最讨厌她。”

    严裕总算知道她当初为何问他“讨不讨厌她”,原来他不知道的时候,欧阳仪曾经这样骗过她。

    他着急解释:“我不”

    冷氏打断他的话:“你一声不响地走了,她又受了这打击,我和老爷都担心她缓不过来。好在当时高洵天天来陪她,她才慢慢好转。”

    “”

    严裕不吭声。

    “后来回到京城,你成了身份尊贵的六皇子,她大概对你心存畏惧,又被你稀里糊涂地娶回了家。”冷氏温和一笑,看向他,“或许是因为这样,她才对你有所防备,总是热情不起来吧。”

    严裕被戳中痛处,慢慢地嗯了一声。

    冷氏微笑,“你们两个都不诚实,若是能再坦诚一些恐怕会比现在好很多。”

    她见严裕不说话,偏头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已经不早了,想必谢蓁也快醒了,她站起来道:“羔羔是最好哄的,你多跟她说几句好话,对她体贴一些,她的气就会消了。”

    末了,走出偏室。

    严裕没走,在里面多坐了一会,脑子里过了一遍冷氏对他说的话,有如醍醐灌顶,一切都清明起来。

    严裕进屋时,谢蓁刚醒,正坐在床边跟谢荨说话。

    她笑语嫣然,两颊有浅浅的梨涡,笑容很甜。

    他这才恍悟,她这些天都没对他这么笑过。如果他早发现就好了,发现她心里的不痛快,发现她不喜欢欧阳仪,就不会让她一个人承受这些委屈。

    姐妹俩坐在罗汉床上翻花绳,一人坐在一边,谢蓁的左脚受伤了,便在脚踏上垫了一个小枕头,让她踩在上面。谢荨撑着两只手,谢蓁苦思冥想一阵,小心翼翼地勾起两旁的绳子,架出一个拱桥的形状。

    谢荨不会了,她笑盈盈地说:“阿荨好笨,我上回教过你的”

    话没说完,一抬头看到门外站着的严裕。

    笑意停在脸上,她慢慢收了回去。

    谢荨回头,脆声声地叫了声“姐夫”。

    严裕上前,停在两人面前,因为谢荨在,表现得比较克制,目光落到她的只穿着罗袜的脚上,再回到她脸上,“你”你了半天,笨拙地问出一句:“你的脚疼不疼”

    谢蓁仰头看他,“你怎么来了”

    她不问还好,一问他又要气急,脸色都变得不好,“你回来了,我能不过来么你居然”

    一扭头,见谢荨还没走,后半句话只好硬生生地吞回肚子里。

    谢蓁眨眨眼:“我居然怎么”

    碍于谢荨在场,很多话都不方便说。

    好在冷氏及时过来,借口外面下雪把谢荨叫走了。走前谢荨还有点依依不舍,“我想跟阿姐玩绳子”

    冷氏敲敲她的脑门,说了一声“小笨蛋”。

    再说什么,谢蓁已经听不到了,因为冷氏和谢荨已经走远了。严裕坐在一旁的紫檀绣墩上,把她的脚放到腿上,“还疼么”

    谢蓁没理他,把绳子收起来放到一边。

    谁知道严裕居然毫无预兆地脱掉她的袜子,要查看她的伤势。

    她的脚被他握在手里,如果不是扭伤了,谢蓁真想替他。可是她现在怕疼,连动都不敢动,“你放开我”

    白皙精致的小脚像玉莲,不安地动了动,他的拇指按住她的脚心,认真查看她肿起的脚踝。“听说马车路上出事了”

    谢蓁怕痒,他略显粗糙的拇指按在她脚心,她忍得眼眶都红了,才不至于笑出来,“不要你管”

    他却没有放开她,垂眸问道:“不要我管,那要谁管高洵么”

    她咬牙,“放开我”

    再这样下去,小羊羔恐怕真会发怒,再也不理他了。他适可而止,重新替她穿上袜子,可是又忍不住心里的那股醋意,她坐在罗汉床上,他仰头看着她:“你怎么会遇到高洵他救了你”

    她眼眶红红的,低头揉了揉,扭头不看他。

    他有点可怜巴巴:“羔羔”

    谢蓁还是不看他。

    他往前坐了坐,握住她放在床上的手,“你们说了什么”

    谢蓁抿唇,“没说什么。”

    他不信,高洵那小子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他们单独相处,又是在他和她吵架的时候想问,但是又不敢再问。

    冷氏让他坦诚一些,为了她,他不介意拉下脸。

    他慢慢分开她的手,与她十指相扣,“你这些天不高兴”

    她说没有,但是却满脸都写着“对,我不高兴”。

    她要挣开他的手,但是他紧紧握住,不让她挣脱。他说:“我不知道我如果知道你不喜欢欧阳仪,就不会让她住进来的。”

    谢蓁这才看他。

    他喉咙发紧,一对上她的眼睛,就不由自主地紧张:“对不起”

    他有生以来第一次跟人道歉,很不熟练,可是为了她,什么都值得。

    谢蓁抿起粉唇,有点感动,但是脸上却没表现出来,“可是你已经让她住进来了。”

    他说:“我会把她安顿出去,不让你看见。”

    她哦一声,没再说什么。

    他着急地问:“你原谅我么”

    “没有。”

    他站起来,情绪不自觉地激动起来:“为什么”

    谢蓁被他吼得愣了一下,粉唇一点点抿起来,指着门口对他说:“你出去。”

    他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后露出后悔,站在原地怎么都不肯走。他恍然大悟,急急解释:“她的衣服不是我送的,簪子也不是,是管事一手准备的,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改日她嫁出去,那就是她的嫁妆。”

    两人在屋里说了好半天,眼看着天全黑了,这是冷氏的房间,冷氏为了给他俩腾地方,一直跟谢荨坐在偏室。

    时间不早了,冷氏让丫鬟收拾好谢蓁以前住的房间,让他们两个暂时住过去。

    谢蓁腿脚不便,原本该婆子背着,严裕却说不用,他亲自把谢蓁背了回去。

    廊下灯光昏昧,双鱼双雁在前面打着灯笼,他背着她一步步走回房间。

    严裕同她解释了半天,也不知道她听进去没有,目下背着她往回走,心里一阵阵忐忑。

    他酝酿许久,问她:“明天跟我回去好么”

    谢蓁趴在他背上,“不好。”

    他把她往上提了提,对她毫无办法,又不敢大声说话:“为什么,你还在生气”

    她说:“嗯。”

    背上背着她,前所未有的踏实,他只觉得这段路不够长,如果能一直走下去就好了。院里明月高悬,照在两人的身上,拖出一条长长的影子,慢慢往前走去。

    快到谢蓁房间的时候,他叫她:“谢蓁。”

    她不应。

    他又叫:“羔羔”

    她总算搭理他了,“什么事”

    他说:“我不讨厌你。”

    “”

    “我喜欢你。”

    月色迷蒙,看不清他的脸。若是能看到,应该会发现他的脸比晚霞还红。

    “别生气了好么”

    谢蓁在他肩上蹭了蹭,“不好。”

    他这么晚才说,她才不要轻易原谅他。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