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皇家小娇妻 > 第77章 烟火

第77章 烟火

作者:风荷游月
    谢蓁以脚伤为由,在国公府住了三天。

    这三天里,严裕也一直没走,跟她挤在一个她的小屋子里。有时白天他外出办事,天黑之前便回来陪她。

    定国公为此纳闷了好大一阵,一开始以为是他小夫妻俩闹矛盾,然而来看过一趟,却又不太像。彼时严裕正背谢蓁在院子里走,京城刚下过一场大雪,院里积了厚厚一层雪,足以淹没人的脚背。

    谢蓁说想看雪,他就背着她出来看雪。

    这怎么看,都不像是吵架的样子啊?

    定国公原本想上前跟六皇子说说话,然而看看两人的温存劲儿,似乎没有他插足的余地,也就识趣里离开了。

    其实谢蓁是在屋里太闷了,才想出来走走。她自己腿脚不方便,原本想让双鱼推个椅子,没想到严裕居然主动背她。他要背她,她当然不会拒绝,顺理成章地趴在他的肩头上,让他走到院子里。

    这几天谢蓁最熟悉的,大抵就是他的后背。

    她不方便去的地方,他都会背着她去。以至于谢蓁现在已经能十分自然地揽着他的肩膀,指挥他去左还是去右。

    她指着一棵银杉树,“我要去那里!”

    严裕没有二话,背着她走到树底下。

    树枝上积了不少雪,不是还会扑簌簌落下几片雪花。谢蓁和严裕站在树底下,她直起身子够了够,正好能够到最低的树枝,于是忍不住打起坏主意,让严裕往后一点,再往后一点。

    严裕问她:“你要做什么?”

    她笑容狡猾,等他站稳以后,身后摇了摇头顶的树枝,向后一仰,积雪全部扑簌簌掉到严裕脖子上。

    他一凉,旋即怒道:“谢蓁!”

    谢蓁笑出声来,眼睛弯弯好像月牙,“你身上白白的,好像我今天早上吃的糯米团子……”

    她还好意思笑?

    严裕回头瞪她,然而一对上她满眼的笑意,顿时什么气都撒不出来了,抿紧薄唇,轻轻地哼了一声。

    算了,只要她高兴,怎么样都行吧。

    这两天她一直冷着他,无论他做什么她都不松口,今天好不容易心情好一点,露出璨璨笑靥,虽然可恶了点,不过他不跟她一般计较。

    谢蓁用手拍掉他脖子上的雪,继续搂住他的脖子,跟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

    严裕绕着院子走了半圈,问她:“还想去哪里?”

    她歪着脑袋,若有所思。

    天色渐渐不早,玉堂院的下人主子都起来了,从廊下路过的时候,难免会看到他们两个。

    谢荨来找谢蓁,屋里没看到,就到院子里找。远远地叫了声阿姐,正要跑过去,被冷氏从后面拽住了,“你过去做什么?”

    她回头,见是阿娘,“我找阿姐去后院看雪。”

    冷氏点点她的额头,“你阿姐在跟姐夫说话,你可别去打扰。”

    她似懂非懂,难过地问:“阿姐嫁人了,就不能跟我玩了吗?”

    这小笨蛋,冷氏好笑地说:“谁说不行?只不过现在不行而已,你要去后院看雪,阿娘陪你一块去吧。”

    谢立青入宫去了,元徽帝准备把边境几座城镇修建的重任交给他,与他同行的还有一位皇子,他主要是去辅佐皇子工作的。至于是任命大皇子还是六皇子……元徽帝正在权衡当中,恐怕再不久便有结果。

    约莫来年开春就要出发。

    谢立青要带着谢荣一起去,将这事跟冷氏说了以后,冷氏没有反对,多出去见见世面,磨砺磨砺,对谢荣来说不是坏事。这一去恐怕就是一两年,冷氏早早地准备了两人春夏秋冬的衣服,还有其他盘缠细软,处处都打点得细心。

    谢立青取笑她:“东西都准备好了,你就这么巴不得我走?”

    冷氏睨他一眼,故意问道:“我让你现在走,你舍得走吗?”

    他说不舍得,搂着她的腰,“舍不得,有你在这,我当然舍不得。”

    冷氏虽然三十好几,但仍旧腰身纤细,身段窈窕,如同双十妙龄少妇。两人是老夫老妻了,却感情深厚,若不是这次仕途机会难得,谢立青委实舍不得离开她们母女。

    冷氏是面冷心热的人,她嘴上虽然不说,但是对他的情意却体现在每一处细节里。在他低谷的时候,从来不责怪他,把他周围的一切打理得井井有条,无言地支持他鼓励他。她对三个孩子也都教育有方,有些道理他参不透,她却比他看得更透彻。谢立青常常感慨,得妻如此,此生还有什么好遗憾的?

    这么一想,更加舍不得离开。

    好在还剩下两个月时间,他有机会与她慢慢话别。

    天冷,不适宜在外面逗留太长时间。

    严裕顶着一院下人的目光,背着谢蓁走了两圈,便回到屋里去了。

    屋里火炉烧得暖意融融,谢蓁怀里揣着一个手炉,脸颊被冻得红通通的,双眼含着笑意。

    严裕解下两人的斗篷挂到一边,借着她心情好的机会,再一次问:“你打算何时跟我回家?”

    谢蓁仰头问他,“这里不是我家吗?”

    他抿唇,“这是国公府,不是我们家。”

    顿了顿又说道:“皇子府才是我们家。”

    她说:“欧阳仪住在里面,我不想回去。”

    严裕坐在绣墩上,把她的左脚放在腿上,脱下她的鞋袜。她的脚每天都要上药,早晚各一回,一开始是丫鬟帮忙,有一次谢蓁被她们弄疼了,他从此便亲力亲为。他看了看,见已经好得差不多,估计明天就能下地了,倒了一些药膏在手心,轻轻地涂抹在她细嫩的脚腕上,“你跟我回去,我让她搬出去。”

    谢蓁的脚被他抓在手里,很痒,她忍不住想动,但是越动他就握得越紧,最后仍不住抗议:“别挠我……”

    她的眼睛像月牙,但是嘴巴却撅起来,“那她以后想回来怎么办?她住在外面,你常去看她?”

    严裕顿了顿,语气坚定:“不去。”

    谢蓁见他抹好药了,便把脚缩回来,自己慢吞吞地揉了两下,才套上袜子。

    每当她的脚在他手里,她总觉得很不安全……

    他想了半天,“我让赵管事找一个好人家,把她嫁过去。”

    不过欧阳仪仍在孝期内,暂时不能嫁人。严裕便先叫来吴泽,在别处为她选一座宅子,让她先搬过去。

    吴泽这两天都跟着他留在国公府,闻言下去办了。

    没过半个时辰,他去而复返。

    严裕问他:“宅子选好了?”

    他说没有,却带来了另一个消息,“府里来人,说那匹马失控的原因查到了。”

    严裕站起来,走到廊下,“详细说。”

    吴泽便一五一十地道来,前天皇子妃出事以后,管事便让人把去过马厩的名单全列了出来。统共没几个人,马厩里养马的人就那几个,每一个都仔细盘问过了,谁都没有嫌疑。然而有一个人的行踪却比较古怪。

    那人既不是马厩的人,工作范围也不在这附近,却在谢蓁准备回国公府的时候,出入过马厩一次。

    此人正是前阵子被赵管事吩咐去洗恭桶的晴霞。

    自打晴霞被降为下等丫鬟后,一直对谢蓁怀恨在心,她等候这个机会大概很久了,才会往马的饲料里加入能使马精神失常的药物。

    管事找到她时,她死活都不肯承认,最后管事让人打了她二十板子,并威胁她若是不老实交代,便将她打死为止。她才哭哭啼啼地承认了。

    严裕听罢,寒声问道:“人呢?”

    吴泽回禀:“如今被关在柴房里。”又问,“殿下要如何处置她?”

    严裕拂袖回屋,留下冷冷的二字:“杖毙。”

    吴泽怔了怔,回去跟赵管事传话。

    赵管事几乎每天都差人询问严裕何时回去,然而严裕自己都不知道,他何时说服了谢蓁,何时再回吧。

    吴泽带话回去,赵管事领着人去柴房把晴霞从里面带出来。短短几个月,她就跟当初干净秀丽的丫鬟判若两人,一身脏污不说,头发蓬乱,身上还有上回被打的伤。如今被人带出去按在板子上,她听到赵管事无情地吩咐两旁的人:“殿下说了,要将人杖毙,你二人看着打吧。”

    说罢退到一旁,不再管她死活。

    晴霞有如五雷轰顶,呆愣半响,待板子落到身上才觉得惶恐,不断地哀求:“赵管事,婢子错了……求您绕了婢子一命……”

    可惜这事却由不得赵管事做主。

    谋害皇子妃是大罪,殿下没折磨她,直接赐她一死,已经算是便宜她了。原先她不老实,犯过一次错,本以为在后院能安分一些,没想到她心肠狠毒,竟想对皇子妃不利。自己断送了自己的命,怨不得别人。

    院里求救的声音渐渐弱了下去,管事走出院子,见多了这种事儿,也就越来越麻木了。

    只有不老实的下人才会落得如此下场。

    他们留在主子身边,就该一心一意地伺候主子,不该肖想那些有的没的,安守本分才是最重要的。

    严裕告诉谢蓁对马动手脚的人找到了,她问是谁,他说:“一个叫晴霞的丫鬟。”

    谢蓁想了一会,才想起来晴霞是谁。

    “那她现在呢?”

    他说:“死了。”

    “……”谢蓁大概猜到怎么回事,也就没有细问。

    她的脚今天请大夫看过,大夫说能下地走动了,就是需得小心一些别再崴到。她下床走了两圈,许久没走路,走得很慢。

    傍晚她原本想去冷氏房里坐坐,但是严裕却说带她出府。

    她不是很想出去,外面天冷,又快天黑了,她问道:“出去干什么啊?”

    偏偏他不肯告诉她,只说:“出去你便知道了。”

    弄得神神秘秘。

    谢蓁摇摇头拒绝,“我不想出去,我想去找阿娘说说话。”

    严裕劝不动她,最后没有办法,索性直接把她抱到马车上,强行带出府去了。等到马车从二门驶出大门,谢蓁才从呆愣中回神,“你!”

    然而这时候下马车已经晚了,严裕堵在车厢口,任凭她如何挣扎,就是不让她出去。

    最后他困在她的四肢,把她抱在怀里说:“我带你去看个东西。”

    她这才老实一些,“看什么?”

    他咳嗽一声,移开视线,“到了你就知道了。”

    又是这句话!

    谢蓁愤愤,被他弄得有些好奇,也就不反抗了,想知道他究竟要带她看什么。

    马车在街道中间停下,前面是夜市,灯火通明,有不少路人,马车不方便行走,他们便下车步行。严裕握着她的手,考虑到她脚伤初愈,便没有走得很快。后面跟了吴泽和吴滨两人,不远不近地护着他们的安全。

    谢蓁出来得仓促,没有戴帷帽,好在天黑,旁人也不会把目光放到她身上。

    严裕一直带着她往前走,夜市上没有多少人,天气寒冷,大部分百姓都回家睡觉了,少部分才出来走动。

    走没多久,谢蓁停了下来了,夜空下睁着一双灿若晨星的眸子,对他说:“我走累了……”

    她的脚伤刚好,确实不适合走太多路。

    然而这是外面,不是国公府,也不是玉堂院,他不能说背她就背她,要是被人看见,估计皇子的尊严都没了。

    可是他却什么都没说,在她面前蹲下.身,语气纵容,“上来吧。”

    谢蓁弯腰爬上他的后背,身子一空,就被他背了起来。

    这样一来,路边不少人的目光都落到他们身上。

    可是他却始终走得很平稳,仿佛感受不到别人的目光,面色如常地继续往前走。

    谢蓁搂着他的脖子,扭头看他的脸,“我以前让你背我,你都不背。”

    她是指小时候。

    这姑娘小心眼儿,对她好的时候她不记得,对她不好的事她却记得一清二楚。

    严裕抿唇,直视前方,“那时候你比我高。”

    她想了想,好像真是。

    可是现在他比她高,还高了一个头不止。

    谢蓁问他:“你累不累?”

    他停下,把她往上提了提,扭头看她,然后转过头去不说话。谢蓁还以为他怎么了,谁知道他好半响才说:“你亲我一下我就不累了。”

    谢蓁:“……不要!”

    这是在大街上,谁要亲他!

    他却不生气,敛眸微微一笑。灯光下他表情柔和,五官俊美,原本他就长得很好看,却因为常年冷着一张脸,给人一种冷厉的感觉。如今他展颜一笑,倒是把路过的几个姑娘看呆了。

    他背着她穿过闹市,又走过一个石桥,最后停在湖畔边。

    湖畔停着不少画舫,画舫精美,断断续续地传来悦耳的丝竹声。离他们最近的一艘画舫上走下来几个人,其中有几个官场上的熟面孔,他们中间簇拥着一个人,宝蓝杭绸宝相花纹直裰,纡青佩紫,一身贵气。

    那人看到他们,好似惊讶了一下,走到他们跟前,叫道:“六弟。”

    严裕把谢蓁放下来,微微侧身挡住她,“大哥。”

    此人正是大皇子严韫。

    严韫不同于太子的温润之气,像一只目光锋利的狼,看起来极不容易相处。他视线滑过严裕的肩头,笑着问道:“这位莫非是六弟妹?”

    谢蓁没见过他,被他看到刚才那一幕,觉得有点丢人,低着头跟着叫了声大哥。

    严韫仿佛发现了什么有趣的玩意儿,耐人寻味地打量了他们一遍,哈哈一笑,“六弟与六弟妹真是……颇有情趣。”

    严裕僵硬地转移话题:“大哥怎会在此?”

    严韫指指后面的一干大臣,“几个老头儿非要拉着我来喝酒,我闲来无事,便跟他们过来了。”说罢再笑,“没想到会遇到六弟,也算意外收获。”

    严裕不语。

    他很懂得看形势,没有打扰他们,识趣地告辞,“我先走了,不打扰你们。”

    一行人离开后,许久,严裕才带她走向另一边的画舫。

    自从严韬被立为储君后,大皇子便很少出现,旁人以为他老实本分,其实不过在养精蓄锐罢了。

    画舫上有几个下人,一个乘船,另外两个站在一旁伺候。

    画舫渐渐驶出岸边,往湖畔中央划去。

    严裕带着她走到船头,她抓住他的袖子,“刚才那是大皇子?”

    他轻轻一嗯。

    “我还没见过……”她喃喃自语。

    站在船头遥望岸边,远处星星点点的灯火像天上的星辰,点缀了无边的黑夜。

    谢蓁看着岸边,“你带我来这里,就是为了看这个?”

    他站在她身后,叫她的小名,“羔羔。”

    她回头,恰在此时,对面的岸上发出砰的一声,火光绽放,在他的头顶绽开一朵绚烂的火花。她还没回神,接二连三的烟火已在对面燃了起来,一瞬间火树银花,照亮了夜空,整个湖面亮如白昼。

    她怔怔,耳边全是烟花爆炸的声音。

    砰砰砰,看得她眼花缭乱。

    严裕走到她跟前,弯腰抱住她,低低地说:“跟我回家吧。”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